楊過之母女通吃

楊過之母女通吃 佚名 11140 字 2020-06-04

自郭靖回了襄城照之後,蓉和郭芙的生活就起了很大的化,塬本郭靖就了和金人的事,忙得天日的,蓉和郭芙一天根本得和他得一面,然蓉身丐主,但迫於身女人,怕在於丐弟子抗金兵以令人信服,所以早已煺居幕後,一切都由老主持,故可是事一身,成日所事是。而郭芙塬本也有大小武塬本平常陪她玩,在也投身,整襄城可於的,而蓉母女身份特殊,人然不敢母女人身涉。

郭芙尚是花大女,感受到不到孤身人的寂寞之苦,而蓉正值虎狼之年,她整日守空,日子之熬可想而知,身一之主,其言行止更在人的之下,故些日子以,她可是守活寡太久了。

而的到,蓉母女人的日子,生了巨大的化,身故人之友,於其孤的照,郭靖然是不容,但是他本身公事繁忙,根本暇分心看,重大的任自然交由身妻子的蓉,而蓉本身自然不推,加上和女平皆事可做,如今有人陪她母女人,然十分意,所以蓉就著一怨家,除了教他武功之外,也他人四山玩水。

但命在冥冥之中有所安排,和郭芙然年相近,但八字是不合,人常常吵架,而郭芙又是家子女性,加上蓉著,所以郭芙常生不理,而也得清,乎整日著蓉身上,要蓉教他武功,陪他玩,而蓉因丈夫乎不在身,如今有乎跟大人一般的小男人陪她,好像又回到少女代一般,心情也好了起,更和密相,加上是丈夫好友的子,人然也不有所言,反而鼓位早己不被重的主,早日培一位任主,在天地和人和之下,一相差十乎可以母子相的男女,就此生了不之了。

日蓉又到城外一密人的山中小溪功,光著上身,身穿短,露出一身精的男性健美身材,而蓉一身粉色身,半透明的短袖上衣,白色肚兜著的峰,下著淡色的小裘,裹著高挺的臀,在烈日光照射之下,乎全身赤裸,看得是心不在焉。

今日蓉教降十八掌,的人,只不半月光景,就已有八成火候,加上幼根基打得好,如今人打,蓉己有招架不住,的真不的在四迫著她,沉重的力她喘不,半刻己全身力,四了,但根本不知蓉的情,下意他蓉的功力一定高自己,故起功自然全力以赴。

此手往前一推,塬本蓉可,故他也只是做子,下一招。想不到蓉早已全身力,往後一倒,而手掌已按上蓉高的乳峰上,手指一抓住了蓉的薄衣,只一衣衫的撕裂,蓉一雪白光滑的乳就瞬蹦跳出,而蓉也高挺著胸部向後倒去。

不禁一,以蓉被自己打,立刻向前抱住她的腰,但是因心中太,步不,也跟著往前,就部陷入蓉暖的乳之中,在蓉身上人到在地上,而蓉也不自的抱著的部。更因腿在想住身子,又被到地上,心急下膝一住的腰部,而也同怕蓉受,除了著她的腰外,膝也自然下一跪,蓉的下身往自己身上去,蓉很自然的小腿往上一抬,立刻交叉在的臀部上。

蓉大口的喘息吐想恢平,高的胸脯不停的上下起伏,而看著蓉,挺柔嫩的峰,晶剔透的皮,忍不住立刻那欲滴,因受刺激的挺立硬起的蓓蕾入口中,始吸吮舔弄。

蓉受此刺激立刻出人的呻吟,但她仍定的抓住的部,大口喘道「,不要如此,我受不了的,你……?」未完,蓉又「喔」的一叫,塬的肉棒早已破子,高挺立抖不止。

而蓉也因才受到挑逗,全身敏感的生反,下身肉洞早已潮,然粉嫩的肉瓣仍未,但的淫液仍自花瓣隙流出,不但弄了小裘,更因之前的振,下衫早已裂破口,迷人的肉洞裸露而不知,溢出的淫水有些更滴在那大的大菇上。此一不小心,肉棒的端可避免的一下蓉的胯下肉瓣,的肉瓣就被大香菇,肉棒端肉洞向入。

然蓉早非女,但肉洞之窄,仍如未人事般充性,然肉洞早已淫水四溢,但的肉棒在於粗大,所以大香菇才探而入,一股充的感立刻她察,所以那火辣炙的粗硬棒身己的插入三分之一,蓉立刻及的阻止,她焦急口力急促的道「,快停住,你不能插!」而此也神志一清,手上托住蓉的臀,阻止了肉棒的前。

手蓉的踝摸向小腿,再停留在雪白柔嫩的大腿上,著臀部滑向腰腹,最後手摸著粉向下游停留在一挺的玉峰上,蓉只身一的麻,由身的的快感。不的摸著蓉每一敏感地,健的支著蓉赤裸裸的美胴。的手惜的揉捏著蓉那雪白滑嫩的乳房,接著再以舌在蓉乳上圈圈。

「啊!的,要吻我……啊……摸我的乳房……更用力……」

突然一口含住蓉殷挺立的乳始吸吮,蓉遭此刺激,乎快崩了。不久之後抱著蓉坐到地上,蓉始上下的套弄蓉禁不住的浪叫「好哥哥,插吧!好爽,好爽,再……再,不要停,我要了!

啊!啊!……」

蓉跨坐在的小腹上,白嫩的手在胸前,雪白光滑嫩高挺的臀A?寂?????皇舷著?掏?「哎呀……啊……哼哼……天……快……快活死了……嗯……」

「好哥哥……哥哥……妹子要上天了」

「大巴哥哥……妹子快要被你乾死了……啊……哼哼……」

「好哥哥……啊……哼哼……妹子快了……」淫水浪液肉棒得淋淋的,火的肉棒被她摩擦得抖不己。

著她的感,有重重的坐下肉棒完全的吞入,再用力的旋腰部、扭著臀,有急促上下起伏,快速的肉棒出肉洞,使得的肉瓣不的入翻出,淫液也弄得人一身,峰也著激烈的而四晃。

雪白的乳躺在下方的不禁意情迷,忍不住手揉搓捏弄,殷挺立的蓓蕾立刻入口中吸吮。的肉棒也配合蓉的套弄而向上挺刺,受此刺激蓉更加的狂激。

夕煦煦的霞,天的衣裳,和蓉激烈的交合,男下女上的姿,蓉激的上下她的小腰,高的乳房也跟著激烈的晃,下一滴滴的香汗,的肉棒不地抽插她的肉洞。

「嗯……嗯哼……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吧……啊……用力干我吧……」

「哎呀……啊啊……哼哼……天……快……快活死了……嗯……哼……唔唔……」

「嗯……哼……你插入得我好深……哼哼……好呀……嗯哼哼……」

「嗯……嗯哼……嗯嗯……我受不了了……啊……」好似永不足。

雪白柔嫩的肌,每一寸都有揉弄的痕,婪地享受蓉迷人的成熟味,清的面容,只有的媚,慧黠清秀的大眼,正燃著熊熊的火。

肉棒插入蓉的肉洞深,蓉散著瀑般的,扭她成熟的,赤裸裸地接受肉棒的抽插,突然得一刺激,肉棒一,就把狂射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全入蓉的,而蓉也在的高潮中到最高峰。

「嗯……啊……啊……啊……啊……嗯……快……再用力一……嗯……哼……嗯……啊……哥哥……大巴哥哥……妹子要升天了……啊……啊……」

全身直抖,瞬一叫全身的趴在身上。

次日,就在蓉教完老打狗棒法,和郭芙等人偷看被蓉叫出,便叫郭芙和大小武及主先煺下,有和,等到他人走,人便在林中互吐心。始吻蓉,在蓉身上摸,的下蓉的衣物,用舌在蓉的密穴回的舔,的肉棒插入。

此的肉棒早已淋淋的,淫水肉棒和肉瓣的交合溢出,沿著棒身流下,的下身己答答一片,就抱著蓉不知如何是好。

蓉心中暗自喜,然肉棒才吞下一小截,蓉「喔,,慢慢地…………我好好地感受你的大~~它慢慢地填塞我那空的小……喔……喔…………慢……慢……啊……」

但敏感的肉洞可感到粗的肉棒在洞不抖,急促收伸的肉壁,的包含吸引三分之一的肉棒,蓉早能感受到肉棒的火、硬、粗,只要往下一沉,她立刻可以全根吞全肉洞塞得的,好好的品一番,但理智她豫不,一人就定在那.

望著蓉那美慧黠的面貌,身段姣好,夕的在蓉赤裸的胴上,的姿色、挺柔嫩的峰、晶剔透的皮、雪白的臀部,人相接之正滴出晶淫水,在之下一。

此於下定心,托住蓉臀的手的向上,接著在蓉的腰上定住,然後站了起,著的起身,蓉敏感的住的腰部,手抱住他的部,臀部也抬了起想到口的肉棒吐出。怎知突然放手,蓉瞬失去支,才挺起的臀部一下子又往下沉去,只得「噗滋」一,淋淋的肉棒立刻全根入,完全塞蓉那淫液四溢的肉洞之中。

蓉哪堪如此刺激,正想口忽叫,立刻吻住她的唇,把舌伸蓉口中拌著滑的舌,但是他仍直挺挺的站立著,手只是抓住蓉住他臀部的踝,全身不,只和蓉吻著。蓉然立刻定住臀部,但人早已密的合在一起。

在火、粗硬的肉棒的肉瓣,滑溜的全根入性十足的肉洞中,「你……已到了我的小穴…………啊……吧,,再我好好地享受你的大肉棒在我抽插的快感……,不要太快……啊……啊啊……好好……爽……喔喔……啊……嗯……用力……嗯……用力干我……啊……唔……」蓉把半埋在臂「好棒啊……,你好好哦……真的很舒服……哦……哦……又……又弄到最深的……那了……哦……」

「…………」故意深插著。

「喔………………啊……好舒服……你真好……再多一……啊……啊…………好乖……再、再……哦……哦……快一……我好舒服啊……」

最消受美人恩,受到,更加直入的著,蓉浪水源源,白玉般的屁股泛起一片嫣,花心,穴口得既小又,全身都在偷偷抖,一秀四散,浪到了法收拾的地步。

「……哦……哦……快……不要停……哦……我……我要糟了……啊……

啊…………再插深一……插我、插我……啊……天……我好浪啊……啊……

爽死我了……啊……啊……要了……要了……啊啊……干我……干我……啊……啊……」

一番淫言浪把得血沸,豁出一切死拚活拼的著。

「啊……啊……弟弟……啊……我了……啊……啊……了……啊……

了……死了……啊……啊……」

大大,出,蓉被逼推到的境地,忘掉了老公和郭芙的事。快加鞭,力的取她,蓉抱住,高腿他,人激的吻著,的每一次抽插,都蓉的穴出股股浪水,蓉的致越越高昂,膣肉始,同的巴都一起著。

「唔……唔……好棒……哦……再用力……好……得好深……姐姐好爽啊……哦……又插到那了……哦……快……快……弟弟……我快了……

啊……啊…………哦……你好插……啊……啊……我要了……啊………

…天哪……噢……噢……了……了……姐姐了……哦……哦……」

她的美穴「噗唧、噗唧」地冒出更多的黏,也痛快到了,暴,青筋浮,他忙起身,把蓉也坐起,他巴蓉的穴抽出,蓉低看那充雄概的人工具,它抖的跳了跳,一沱精便眼而出,甚至到蓉的下巴,因此沿著她的乳房腰腹都成一白色的。

「……」蓉「你好有精神啊……」

「好……嗯……今以後……姊姊要……天天插穴。」

激情後的人仍的抱在一起,奈天色己晚,蓉才依依不的的身,趁著夜黑不明,立刻回襄城。

&郭芙

又是一年清秋,物索,落零。

有拂的小上,年的郭芙有些秋了。看著的落花,郭芙端端地就意味低迷起。夕就快要落到城後面了,郭芙知道一旦太落下,整襄城就然暗下。初小是了可以看看景,不料小是面南而建,除了小花,什也看不。想懿德建小花,又要好妾,又要防止杏出,著了一番功夫。

又起了,秋天的和春天的大不一,然都是的,但在秋站久了,寒浸到身面去,春是一即逝,只留下柔柔的清。

郭芙在就得有些冷,意是赤足的底慢慢透上。她想:也回房了。正在郭芙得自己身後很近的地方好像站著一人。而且人似乎已呆在那很久了。郭芙有些被感住了,竟法身移步,等她回神,郭芙整人就被腰抱起。郭芙此,一下子了去。

手站在床前,心中何以刁的郭芙竟是如此的不事。本想到走走,不想打撞竟先到了郭芙的小。

郭芙正倚而立,娜娜的身子、的神情,看得不由呆了。平日一向郭芙反感,一下子就被郭芙迷住了。想到一向以刁著名的郭芙也有露出小女家神的候,不禁大喜。本要她一下,想到郭芙竟然被得昏了去。

把郭芙抱上床,褪了人的衣服,本想上昏天黑地一把,但看到郭芙得白的笑和微微的睫毛,竟有一些不忍,於是便停了下,一等郭芙自己醒,一琢磨怎才能上了郭芙。其知道多呆一刻便多一分危,但他即不想失良,又不屑乘人之危。

了小半晌,郭芙大叫一醒了。急忙住郭芙的嘴,只盼郭靖、蓉有,心中大悔怎料到郭芙一醒就大忽小叫。郭芙赤在自己身上的竟是,得差一又了去。起耳朵了一,什,才放下一心。

郭芙不出,只有拚命扎,扎了一後,猛然自己也是一不,羞交集,狠命在捂著自己嘴的手上咬了一口。

武功高出郭芙很多,手掌自然力,反把郭芙的震得生痛。此又得好整以暇,笑嘻嘻地盯著郭芙的眼睛道:「我的小不,作的我都作了,不叫一老公。」

郭芙然明白言外之意,得魂魄散,一不怔怔看了半晌,水慢慢流了出。

郭芙信以真,心中大,知道郭靖、蓉平日家教甚,郭芙了,於男女之事是一不通,不然哪被唬住。郭芙和自己赤身裸在一起,又知到做到,哪疑有它,只道已被了清白,一片空白。

且郭芙然刁,但和的普通女子。如今被了身子,自己是不能嫁人了,但要嫁夫夫,自己又怎能嫁呢?

郭芙著眼睛七想八想,也著,一面摸郭芙尚不盈握的一玉乳,一面住檀唇郭芙的舌吸了。郭芙不料有此,昏矛盾的思中清醒,心中大羞,急忙把香舌了回去,但何等技巧高超,就把舌突破了郭芙的牙。郭芙不妥,已了,小舌拚命想躲,但想那唇之有多大的旋地,只一人的舌就在一起不分你我了。

郭芙的手正在自己的胸上大不老,忙用手去推,就向下滑向郭芙的腿之,郭芙忙腿,早料有此,一腿放在郭芙腿之,一反倒似郭芙住一般。一住郭芙的檀唇不放,一大肆探幽,郭芙手推,故意那根巨物上去,郭芙一不小心抓了正著,未人道,郭芙略一疑登反了,只羞得恨不得找地去。她如此怕羞,偏偏在郭芙耳又了句薄,郭芙只得人登了。

再吻,郭芙不再扎,大喜,翻身上,一根巨物在郭芙胯不停挑,一小功夫,郭芙便淋淋的喘微微了。

一面挑一面悄悄找到位置,冷不防一挺就插了去。郭芙昏忽下撕裂一般的一痛,「啊……」地一叫了出。忙用嘴封上,下快地抽了下,郭芙的液物,地,整伙都插去了。才郭芙都是水,死死住自己的腿微微抖著,手也住自己的腰。

用舌舔去了郭芙上的水,柔道:「小乖乖,怕,一就好了。」

又抽送了下,郭芙著哭腔求道「了……求求你……我好痛……」郭芙的怕痛有些不耐,著力地了下。郭芙用手住自己的嘴,水地了出。

大奇,停了下掰郭芙的手,道:「捂自己的嘴?」

「我真的好痛,」郭芙低道「我怕爹他。」

郭芙言竟有一小心翼翼的好之意,心下大奇,然自己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但郭芙如此柔可人,倒是始未料及。略一思量便打定了主意。

起身郭芙柔地在,在依著珠的卷卷的睫毛上吻了吻道:「我的可人,我把你弄痛了,是不是?」

郭芙用手指在胸膛上著圈,低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可是我真的很痛……」

郭芙竟似自己生了情愫,心中暗,不知不演下去。

最後是打定主意它作到底,加意存起。得整程太刺激了,果也大大出乎意料之外。他本的打算是走回房遇到郭芙,想一她,不料郭芙竟自己了情。

一藏在自己柔情限的情初的少女一郭芙接吻,人的舌的在一起,一手摸著高的峰,的捏著逐硬起的乳,另外一手沿著的臀摸向郭芙的花瓣。

「啊!」郭芙不禁出一尖叫,手的住。

的手深入,不的揉著菊花蕾。的感部了,不有淫雨滴下,郭芙的大腿不禁一。也不去管她,手指抽插,郭芙的的乳更加硬,全身汗流背。

「嗷……大哥,你弄的人家好舒服啊……!就,不要停……啊……

啊……」郭芙一呻,一手握著。

「啊,人家不行了,啊……啊,快……快插。」

得下身潮上,巨大的肉棒一跳一跳。下把郭芙抱到床上,雪白的大腿分,露出粉的花瓣,淫水更加多了,在下光。

「快嘛……我要!」

受到催促,巨大的肉棒在唇上,臀部往前一送,「滋」的一插入根部。只感到郭芙暖的道,的包住肉棒,舒服了。上身在郭芙的峰上,乾燥的嘴巴不段吸吮著尖硬的乳,下身不的抽插。

「嗷……啊……哦,哥,不要停…………」

「得妹妹好爽……啊……插到花心了……」郭芙大的淫叫,腿的在的腰上,臀部著的抽送,有奏的一一,手住他的,他的在自己的乳房上。

「啊……好哥哥,我的穴要被你干穿了,啊……使的干……」

到郭芙狂的呻吟,更加起性,快的著下身,每次都深入郭芙的子,牙咬郭芙充血的乳……

行了一辰,郭芙的入了高潮,火,杏眼半半,「啊……啊……啊……好丈夫,丈夫……我要不行了……啊!……」郭芙只得全身一舒麻,道中出一道淫精,淋在巨大的上。

感到一抽搐,知道自己也要了,不禁加抽插。

「啊……啊……太舒服了……噢~~快一……用力……啊啊……啊……好爽……啊……大哥你太棒了……啊……用力……啊~~」

快速的挺,郭芙也扭著身迎合,郭芙很快的到了第二次高潮。

翻她的身,她躺在床上,屁股在床,抓住郭芙的踝,她的大腿分,肉棒用力的入他的穴。郭芙前一波高潮煺去,第二波的高潮又向他,郭芙扶著床,忘情的高喊著,淫水不停的流出,高潮他始次起

「天啊~~太棒了……我快死了……啊~~啊~~停一下……啊啊……不要停……快……用力……啊~~不要~~啊~~啊……」

在烈的作活塞中,又插了半多辰,感到要射出了,忽然心中一,猛力向前一,的精液射入了郭芙的子,同手熄,屋中一片黑暗……

暗悔自己把情弄了。正躇,只郭芙柔道:「你得走了。

我晚上我查看,不要被她碰上了。」

心中大是感激,低在郭芙的唇上著吻了一,道:「真是我的好姑娘!」

蓉郭芙

如今的襄城然情危急,但是蓉母女和有感到一的氛,除了功之外,就是陪著蓉和郭芙人。蓉是久旱逢甘霖,自是陷入不可自拔的地步,整心已放在身上,而郭芙是初情滋味,更是日跟著,母女人共事一人,可是佳合。

蓉和郭芙六九式地躺下,郭芙在下,蓉腿分取狗爬的姿在上。

蓉的埋郭芙雪白的大腿之吻著她的肉洞,郭芙出少女般足的呻吟。

郭芙淋淋的花瓣受到蓉的激烈挑逗弄,郭芙淫水,人舒服得直抖,美意波波向心

「娘……好……好舒服……啊……啊……要……要了……啊……啊……了……了……啊……」

位美女的唇始互相接吻,各自吐出人的哼,郭芙的小嘴唇吐出粉色的舌尖,舐蓉的粉,在蓉乳房、乳上著圈子,蓉玩弄著郭芙雪嫩的玉臀,中指插入郭芙的肉洞蕾,同瞪大眼睛媚看著郭芙的反。

蓉用舌著郭芙的舌尖,出出,互相吸吮,感到彼此的唾液融化在一起,蓉妖媚地把的乳房在郭芙的乳房上揉搓。郭芙的越越,用般肌乳房挑逗著蓉,人始吻,同狂的互相摩擦著彼此裸,花瓣肉洞的嫩肉烈的收,互相著方的手指。

蓉激昂的喘著,郭芙用活的舌了多唾液送入蓉的嘴,蓉吞下出惑人的哼,表示心的高。蓉扭裸,白玉般地膝淫的在郭芙的肉洞上,郭芙也用自己的柔滑大腿在蓉的唇上摩擦,的乳房也向蓉的乳房去。蓉、郭芙的手指互相插入方的花瓣肉洞中,不抽插著。

「啊……娘……娘……哦……真舒服……娘……再快一……哦…………

啊……啊……」手抓著蓉的手腕,不停的浪叫「娘……娘……好美……

好舒服……啊……哎呦……哎……啊……我……我不行了……娘呀……我真的不行了……啊……啊……」

蓉的舌舔著郭芙的花瓣,郭芙如仙般的呻吟不地,此的肉棒肆忌地「噗吱」一插入蓉的肉洞深,就在郭芙的上後面插入蓉的肉洞中。

「啊……啊……你……怎……害啊……喔……喔……我……受不了了……啊……不要停……啊……嗯……嗯……」

「嗯……喔……ㄟ……ㄟ……啊……啊…………你的大巴……好害……我都……有被……害的……巴……插………………啊啊……啊……我以後……都要被……巴……干……啊……喔……啊……

……你到我……的……不要……停…………我……玩死我……乾死我吧……好……我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用力……」

郭芙看著的肉棒在蓉的肉洞出不停,出,蓉呻吟後出精,淫液散在的肉棒上,更沿著大腿流下。瞬郭芙的肉洞「噗吱」一在蓉的上和嘴爆炸了,蓉的上流了郭芙的蜜汁。

此蓉的肉洞在的狂攻下,彷要暴炸般的急速收,享受著被抽插的快感,肉洞感到充的美味,很快的便攀上峰。液著的肉棒的抽插,滴在郭芙的上,郭芙不羞,不好意思到淫的一幕。

蓉快的呻吟著「……好……棒……喔……好……深……好舒……

服……啊……啊…………不好……又……啊……我又……要完……蛋……了……

啊……啊……」

的精液猛烈地射,一半精液射蓉的肉洞,一半精液射在郭芙的上,郭芙的和唇上流了的精液和蓉的淫液。郭芙的嘴唇在蓉的唇上,嘴吧堵住蓉的肉洞,吸取射在蓉的肉洞的精液和蓉的淫液。

「哦……哦……」蓉浪得凶,喊越越高「乖……芙……吃得真好……乖女……啊……啊……美死娘了……爽了…………啊……娘……平常好寂寞……有你和真好……啊……啊……哎呀……哎呀……娘要了……

嗯……嗯……啊……了……了……啊……」

郭芙吸蓉肉洞的汁液,蓉又一次高潮後昏迷去。郭芙又的肉棒含入嘴,舔蓉在肉棒上的蜜汁。郭芙不依,哀求「插我……插我嘛……」的巴一得自由,立刻挺,郭芙早就流得又黏又滑,巴直入,全根底。

「啊……哦……」郭芙美得不像,大巴果然好用,深深的插到穴眼的最。她叫著,以她要高潮了,上背直身,快的、心的插郭芙。郭芙雪雪忽美,手抱的腰,往後直仰,真的被他插到快要高潮。

「啊……啊……好哥哥……好哥……好男人……哦……真美……哦……我以前……曾……了……好……好深哪……唉呀……哎……啊……」

巴得更力,郭芙又叫「好哥哥……再用力……妹妹不怕……啊……你真好……我什晚……啊……才和你好……哦……你什不……

啊……早乾妹妹……啊唷……好深……好美……大巴……插死人了……啊……啊……插死了……插死了……哎……好哥……好哥哥……你真棒……啊……

噢……噢……真好啊……啊……娘……娘……娘……」

郭芙突然叫起了蓉,蓉被服完後,正在回味,便羞的回答道「嘛!」

郭芙「好舒服……他……他……弄得……啊……好舒服……啊……」

蓉「在才知道呀!不用你告我。」

不停的,插得郭芙腰猛曲,穴肉巴咬得死。知道她回挺不了,遂大起大落,用力的在她花心上,她果然完蛋了。

「啊~~啊~~到了……要到了……啊~~啊~~」她越叫音越高,精直是尖狂叫。

她很容易就高潮「芙妹……你好浪啊!」

「是啊……我浪……我……浪……哥……快插……我……插我……」

「哎呀……真好……真的好好……好哥哥……哥……我要……要死……了……啊……」

看她淫媚可人,忍不住低吻她的嘴,她也伸出灼的香舌相迎,人吻得乎透不。香唇,又去她的耳朵,用牙耳珠,舌回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

郭芙哪忍受得了,「啊~~啊~~」的死叫,身麻,抖,手的抱住的背,勾住的腰臀,屁股猛挺,小穴水不停的流出,大巴出出「!」「!」。

「哥呀……我……又要……了……死了……啊~~啊~~」她哼叫著,果然一股的水又冒而出,但是回完身子,她再也有力去著,手四肢洋洋的放,著眼睛直深喘。

郭芙在一旁已累倒,多久其肉棒又再度挺立,和蓉入人世界,激烈的性交。

「啊~~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痛快死了……好啊……哦~~……哦…………了好多……啊~~死人了……死人了……

啊~~好冤家呀……哦~~再弄……再弄……啊……再弄我……啊~~浪死我算了……啊~~在啦……啊~~真的死了……喔~~喔~~」

蓉和黏在一起猛烈地同,蓉的哽咽高亢而匆促,且成「啊~~~~啊~~~~」的曲,又突然僵直停止,了一之後,她才再「嗯~~」地舒眉,都是足的,而且得像一熟透的水蜜桃。

但是爽,他抓著蓉的腰,硬生生地她的上身扶持仰起,他自己向後坐倒,成蓉胯坐在他的身上,只是她背著他。蓉一坐定,也等他吩咐,就主的上下起。

蓉略略腰,把手掌在他的大腿上,蹲起腿,巧的臀空,就上下,套得既深入、又,屁股到大腿的姿曲直要迷死人。也不客的在她的臀肉上回摸,捏捏、那捏捏,她雪雪忽痛。

「唉唷……死人了……」蓉仰著蛋「大好人……大巴哥哥……好棒……唉唷……好深哪……」

「啊~~啊~~好……好深啊……很美啊……你……好硬啊……真舒服……啊~~比你郭伯伯好……啊~~好舒服……啊~~我你……哦~~哦……

……不要管……管他……插我……插我……」

到她的美,真是心花怒放,更插得汗流背。

「啊~~……啊~~我美不美啊……啊~~」

「很美,你很美!」他。

「嗯……比……小女美……?」她,就是的妻子。

「美,美一百倍,一千倍,一倍……」他也很媚。

「啊~~啊~~」蓉十分意「哥哥……死你了……啊~~再插……

哦……哦……我……啊~~好舒服……啊~~妹妹天天都陪你……和你好……啊啊~~啊~~真好啊……你真硬……啊~~」

低咬住她的乳,用力的吮著。

「啊~~啊~~~…………是……哦……哦……美死了……爽死了……啊~~啊~~不行……不行……要了…………好哥哥……再快……

妹妹要了……啊~~再快一……」

上她的哥哥,然努力的要做好表,乎是拼了命在干。

「啊~~啊~~了……插那……哎呀……哎呀……要了……我要了……哥哥啊……哥……了……啊~~啊~~」

蓉了,被她喊得心旌,跟著就也出精了。他的精是那、那多,蓉他得的,他吻她的唇。

人存了一,蓉「哥……你真好,再跟我作一次。」

「哇!怪郭伯伯填不你……」

「快嘛……」蓉催他「你你我的……」

二更的敲,官府的床上,一名清野性的少女和一名味十足的少,赤裸裸地躺在一名俊美男子的胸膛,男子的一手,握著少的乳房。

他是和蓉母女二人,正沉沉的睡著,享受三人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