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美女在樓梯間被猛操

前天晚上,我去吧上,後看太晚了,反正第二天休息,索性就上通宵了。

在聊天室得意思了,我就用QQ查找本地的友,然後加了一叫月夜越美的女友。始就是聊,後感聊的挺心,她我多大,我26,她她比我大10。再聊,就感有些特了,我我能你?她答了,我互相留了手。

次日我一睡到中午,醒了以後她,她回,我想可能是她在睡吧。一直到晚上11,她才回,我她在有空?我想你。她可以,然後告了我一地址,我就打去了!到地方下,她已在等了,不是背著我的,只能看一卷,穿著她告我的一件淡色身休,下面是一皮裙和黑色皮靴,看身材,是非常好的,根本不像36的人。

我下了,上去拍她的肩膀,心祈著她千看。等她回,我放心了,然不上美女,也是很漂亮,大眼睛,高高的鼻,而且皮非常好,看子感她的年也就是比我大一而已。

一面有感到什尬,挺心的,她我去一地方,我哪啊,她是她的生意,我也在意,就去了。等到地方一看,我心啊,原是洗房,白了就是妓院,我是不光地方的,但又不好意思面什,就去了。一去,她忙著喊小姐,我去按摩,我算了,我不去,我坐就走。又先後男人,是找雅姐的,了,忘了,雅姐就是她。我一看更了,合著她是洗房的老娘,她上勾人,找人以後自己不理,然後分小姐接客。

我居然上了,我屋子太,我出去透口,著就出去了。我本想一走了之,可越想越,就通了她的,我她到底是什意思,她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不起了,那的友已去跟小姐事了,你男人不就是嘛,又不,跟不一。我就不碰小姐,不是差那,我就是不碰小姐。在了,我在口的梯,你出好?她答一,就把放下了。

上她就出了,走到我面前,低著不敢看我,一看她的子,我又有些不忍心她什了,我雅姐,我是你的,不是找小姐的。她不就那事嘛,跟小姐做也一啊!我想算了,不跟她了,我她白天有有,她不行,要不你就跟小姐一下吧。我心想得了,我就不信弄不明白你,即一把雅姐拉,抱在了,她先是扎了一下,但上被我住,她在低著,我一手著她的腰,一手口伸到面,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小,很滑嫩,手感非常好,捏在手像灌水的球似的。

她的乳房被我抓在手中揉搓著,呼吸始逐加重,最後成深深的喘息。她的臂也我的束,始抱我。我看到了,就把她抱起,走到1和2的梯拐,她又扎,我也阻,但扎是象徵性的,了她的一尊吧。

把她放下後,我仍然抱著她在,始去吻她的嘴。一吻著,一掀起她的的裙子,隔著在面的黑色摸她的三角地。很快她就「哼」「啊」、「哼」「啊」的始呻吟了。我又伸手拉下她的被子和,著她的唇,用食指挑逗著她的蒂。很快,她的液就流了我一手。我看真的成熟了,忙用另外一手拉自己被子的拉,褪去,把早已硬邦邦的掏了出。她抬手摸了摸我的,喘息著:「你要干我了,是?」我「嗯」了一,她意的身去,下腰,手抓著梯扶手,把白嫩的屁股撅起,腿微微的分。我扶著,把成紫色的在她的洞口,沾了些她的液,分片唇,略微用力,就把塞了她的逼,伴我的入,她「哦」了一,然後回跟我吻,而我只用出出的磨擦著。

「全吧,我半年多做了,折磨我了」她!

我很好奇地她,你不是有老公?她她跟老公感情不合,半年根本做。

我又她那你不跟人做?她她只跟她老公做,友面只是了生意好。

我了很心,本以做生意的,肯定男人搞了,想到她是一良家女。

但我仍然在用挑逗著她,直到她在忍受不了了,自己用手捂自己的嘴,以免音太大引人出,雅姐的淫水著她的腿流淌,我猛然用力,在她「噢」的一呼中,把去,在她的道口狂插猛,直至巨大的全捅她的道。

然後,我就始著大在她的道「咕唧咕唧」狂抽插!

「哦」「哦」「哦」「哦」雅姐始的叫起。

「雅姐,舒服」?我「嗯」她含混的答著!

我勇猛的她,摸著她雪白的屁股,黑暗中能看在她逼回回的抽插,每狠狠的一下,雅姐就快的叫一。她不的鼓我「,

就」,「哦」,「用力干我」,「嗯」,「好,好就干」,「哦」,「狠狠的操我」。

我始吸啜著雅姐的耳垂,刺激著她的春情。我不地插雅姐,真是奇怪,因在梯,怕被人看,我想快射精完事,越想,越是不射。也不知道了多久,我感到雅姐的道不由自主地把我的,穴心一下一下的吸啜著,肉著我的,一下一下回的套弄著。雅姐灼的精由她的穴心射而出,落在我的上,道大幅收,她似乎到高潮了。

我放抽插,享受著雅姐道的,再次以回磨擦著她的道,待她稍平息,便再次重猛烈的抽插。我雅姐越抱越,出出的刺她最深,恨不能把插雅姐的子,操她的逼,一她:「雅姐,你把友找,有有想到有天被友啊」?

「有想,我」「哦」「被友」「叫到」「啊」,「噢,哦」「他也想」「啊,在干我」

「那你怎她啊,雅姐」我一插,一又到。

「我不意他」。

「那怎我啊,雅姐」我挑逗她,又狠用力猛了她下。

雅姐一被我下乾的直晃,一:「蛋,你死了,噢」「哦,我是喜你」,「要不,嗯,你啊」,「哦,弟弟,你怎好啊,年就是能」。

著她的,不管真假,起人舒服,不,我也快射了,本想再她一次高潮的,看今天是不行了。小腹有的的感,我忙又加猛插下,瞬伴著一放的快感,便已久的精液,全雅姐的子。

一波一波的精液,源源不的射雅姐的子,先灌雅姐的子,再慢慢注中年美女的道。而雅姐也不由自主的蠕著,以吸更多我的精液,直到雅姐自己感到她的逼注了我灼的精液方才休。

我知道女人做完後,不能上把拔出,否那空空的感女人是折磨,於是我就仍然硬的塞在雅姐的道,甚至柔的挪一下。大概三分之後,我才抽出逐下的,而藉著手上的光,我看聚在雅姐道的精液沿著道口流出外,奶白色的精液沿著雅姐的大腿往下流淌著。

我拿出面巾,雅姐擦去精液和液,又各自穿好衣服。抱吻了一,便回到了她的洗房,有的小姐看看我,就始笑,我仔查一下,才自己被子的拉沾了好多她的淫水,只得忙找地方坐下,和雅姐聊著天,了半小,有些困了,才和雅姐告,回到了自己的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