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兩姐妹同床

我和兩姐妹同床 佚名 8679 字 2020-06-04

我婚,夫妻地分居,只有一年一度的探才能有性生活。

非人非的日子一直持了多年。

80年代初,交易舞盛行。

末,我一定找地方花元票去,充分利用多小的,拉拉女人的手、女人的腰,近距地感受女人的呼吸心跳┅┅到家之後,一回味、一幻想、一手淫,也算就了一回性生活。

真!下多好呀!何何地,只要花上百到毛便可以*一回女人。

徐娘小妹、高矮胖瘦、前庭後、吹拉唱、3P┅┅足可情,直至精竭。

因此,下的哥兄弟恐怕很少不有我那刻骨心的感受。

一晚上,我在大堂跳舞了一身高和我差不多的女孩,自始至我都在一起,跳了整每一首舞曲。

散後,我用著她在早春的夜中把她送回家。

後才知道她原是球,下退役在一家的被服工人。

此,乎每到末我就聚,把城的大小舞都跑遍了,跳舞、聊天、散步、打┅┅半年去,我越走越近。

那年10月,我舞上下一起延河散步送她回家。

走到大口,她似乎不太意分手,站在哪不停,我感到今晚生什。

果然,她「同屋的回家探了,你要意可以上去坐坐。」

她住的身宿舍在三,一路上她拽著我的手一言不地穿越在漆黑的道,我能感到她急促的呼吸,手在打,平十分熟悉的竟打不了,是我她手上匙把打。

到屋,她背靠在上,黑暗中我感她在望著我,在期待。

「呀!」

我。

┅┅人靠得很近,我用手挽住她的腰,就像是在跳舞。

她投我的抱,手著我的脖子,在我的胸膛上,呼出的我心。

一步一步地,著她把我向前推移,倒在床上。

我能感是她的床,上面漫著早已熟悉的息。

很久以每抱著她跳舞,沈醉在音和光包中我常常幻想和她做,甚至有多次按耐不住地勃起。

夏天,穿著薄,那硬度在靠著的候她一定是有感的。

偶她也有回,我的身,眼合,呼吸促局,曲也不把我放。

我同用嘴唇找到了方的,吻在一起,我吮吸她微微吐出的舌,恨不能一口吞下去。

近一年有性生活,此的我被熊熊火灼,粗地扯掉她的胸罩,一手去揉搓她胸。

乳小,由於的很,乳乎摸不到。

大概是我用力猛,她叫了一「弄痛我了!」

「吧,我想看看!」

叭嗒,床一小亮了。

她著眼,色潮。

「可以?」

我豫地明知故到。

她有毫表示,也有反抗,我迅速掉她的裙子、除去胸罩和。

曾次幻想的裸一瞬呈下目。

身高的她,皮有褐黑,充、健康的美;乳乎只有火柴大小,怪才摸不著;下光光的,有一毛。

我、嘴唇、脖子、胸、小腹、直到大腿、趾遍吻,道不流出液,竟然把褥了一小。

她仍然著眼,手把在我,交叉在胸前著乳,得、害羞。

不了多,我三下把自己光了,爬上她的身。

分腿,她有一本能的反抗,但很快便在我的努力下放了。

有任何前,有存,我的抵到那的洞口往戳。

她突然收腿,可那太,我的是去了。

「很痛!」

她。

我停下,抱她、吻她,以解她的。

「害怕,一就不痛。」

她了眼睛,望著我。

在我的吻中她信任地,腿部放了,「我不怕!吧,我要你。」

道管但是很,我狠狠地下去,去啦!面暖,潮┅┅我抽出再捅去,只一下就失去控制,在她的道射精,持了10多秒才完事,很舒服地爬在她身上不再,睡著了。

待醒我仍然在她身上,早已地她身掉出,感到褥了一片,那是人的混合液。

她一眼睛目不睛地看我。

「我是第一次,你信?!」

我然相信。

「你是我老婆之外的第二女人。」

那晚,我在也有睡,一直聊天、做。

最後一次我是提著她的站在床沿上*她,了差不多小,她「我好想叫啊!」

有敢叫出,竟把自己嘴唇咬破,也把我的屁股掐破了,她到了高潮,天也亮了。

此以後,我常做。

她知道我已婚,老婆也上了,但是有提任何要求。

我不她,只是想要的候才去找她。

她是一十分的女人,未拒我的每一次性交要求,哪怕是在她例假也和我做──用口交,我在她嘴面射精。

她似乎天生就是我的尤物,我而生的欲的肉,道交、口交、乳交、肛交、手交,只要我要她就,不分、地、合。

有一晚我在河散步,我「回去吧,想要你。」

「太了,你能忍?」

她。

「不知道,好像忍不住了。」

「就在吧。」

著,她把我拉在地上坐下,掏出我的埋含在了嘴。

太刺激、太,好半天我都射不出。

她我一受,便撂起裙子,褪下,抓住我的她的平交道一屁股坐下去,手住我的脖子上下起,我同到了高潮。

也就是一次她孕了。

是她自一人去做了流之後才告我的,也是我三年的性生活中的唯一一次。

自她刮之後,很一段都性冷淡,完全有了以往做的激情,只是任我*、任我在她身上放,完事後人得索然。

似乎她也察到了一,於是生了下面的故事。

一年之後,我去了海南工作。

海南建省,我一家公司去那,工作十分辛苦,有一天要工作13小左右,上床之後就睡,乎有了望,也有能力想女人了。

竟是人,望禁。

基本了境工作奏之後,生活於定,淫又始折磨我心。

年的海南混,遍地都是小姐──,只要有、有、有精,可以早到晚不遇到麻。

但是,粹是一手提,一手交,特。

我是住在,是出是回,只要一停下,迎的不是童,而一定是那些婆。

一些放肆的,她的袋迫不及待地打的床、身想方法地往了,有的甚至直接把手伸向你的。

海南候炎,人穿著薄,因此巴很容易被逮正著。

另一些矩的,她就站在的遭侯著,待你下後才上吊你。

其,是最的,她不目的不休,乎一直跟你到房口,皮的甚至反覆敲或者不停你的房打。

初乍到的肯定上。

如何,些都是劣等色,而且大多患有性病一次。

曾有北京的一位客到就被小姐堵在下不。

位老兄大概出久了,加上被小姐番地挑逗,硬梆梆的被扯了出,差就在射了。

本好先去吃,他要先上房去休息一下,下挑了人就上去了,想是要大一。

我在大堂等了才差不到半小就他一步一瘸下。

我「了?快!」

他「!被小姐啦!子有完就被她放翻了,1200元啦!!!

真他。」

我差有笑倒在大堂。

是真正的冤大!!!

不是假,我在海南大半年就性交──不是做一次。

我住的有一家桑拿,每工作17、18小之後,家就我去那放一下,以便於更好地活。

每次我都找5小姐,她按摩手法不。

一二往也就熟悉了,始聊天,後是我在她身上意摸,加50元你打┅┅最後,一天晨5左右我在按摩床上把她了,有用套,因她不是。

我插去就射了,得她光著屁股、捂著部跑生去洗,出只埋怨「我正在危期,肯定要上!」

此以後,我再也有去找她,不知她是否真的中了。

不,她後也加入了口的迎行列。

在海南,我收到了老婆的信,是要和我婚。

我到海南,老婆已到了我位。

在我之後,我原的那位「她」

──菡了一封信寄到了位被老婆拆看了。

也就是事,致我最了婚。

我是不而,菡我思念有加。

因此我很快就她重新取得了。

那年,大生潮,海南展受到很大影,我不得以返回了原地。

航抵後菡接我,我直接去了她家。

她已身宿舍搬出,在外租住了一生的。

那晚,我又重了初夜的激情。

雨之後,她告我她租房的是一州人,是做具生意的家,每月大概有一周左右和她同居。

可能是有了固定的男人,相似居家日子,性生活定,菡的性冷淡自然消失,且更加有女人味道,更加懂得如何在床上男人受用。

她那一居室大多便被我自然而然地了。

女人或一子最以忘的是她初夜的男人,事,依。

男人多希望得到更多女人的初夜,始思,再好的女人也以相斯守。

古今中外,已成定。

前面有些主我是抄的小,其冤枉老弟了。

一切是本人的真,半做作。

要到真的有,菡的是我碰到的唯一真正我、心甘情委身於我想方法取於我的女人。

如今她早已人妻母。

我此才真正到男人如果有的女人做老婆是生之大幸!!!

言正了,否各位大得老弟文不啦!我和菡最初的打入正作,日久生。

去,每偷偷她的宿舍溜出,身心具爽;下,每夜性交如衣食,很得再有什新刺激。

有候,明明在她身做活塞,子一片空白,或者是胡思想。

管她的性交技巧已到了相水,但是仍然不能足我所期望的那刺激。

直到一次偶然的,我之的性出了新生。

我喜泳,夏天每日必定要去泳池泡泡。

菡去在省打球,因退役。

在,她有一名叫春的友,好的象姐妹。

我菡後不久便了春,我常吃在一起、玩在一起。

春我十分敬重,因她想考大,是我助她之後如考上的。

我把春一直菡的妹妹一看待,倒也未有非分之想。

年夏天,春所在的省女子球去打全比,回送了我件物,一件阿迪斯恤、一同品牌的泳。

在,如此名牌的西不多,令我好生感,心也似有似地生出一的滋味。

菡在一旁笑道「春,怎什都每我啊?」

「是!你懂?」

春有些。

稍微一沈默之後,菡「既然你送了泳,脆我陪他去泳。」

三人一同去了院的泳。

已是晚上。

平泳都是下午外放,晚上供。

在她熟路的下,我利地去了。

我上了春送的子走到池,她已在水,向我招手。

身跳如水中,我迅速到姐妹身旁。

小去,的人散去,池中只有我和其他少人。

管理人掉了多照明,留下正中的一亮著,泳池一下得昏暗起,一、二米以外的人就晃如在中。

春是一泳好手,不停地在水中回浮。

我有些累,和菡站在池等。

菡得我很近,乎身。

我突然生,一把她住,吻了去。

「想要?!」

菡耳。

我的大著在她的腹部。

她拉我到人的角落,我的掏出,水下一口叼住套弄起。

很快地我回到高,她出水「千射了,我也想要。」

春似乎了我,了。

「我回去吧。」

菡。

「,到宿舍去洗洗,池水不。」

春附和道。

第一次去女的宿舍,上我有些。

春似有察,「事,比回,好多人有。」

春的室一共四床,置的十分整,有毫多的,到充著活力,唯有一床放有一大型的布老虎。

「春虎。」

菡我。

「你先休息,我去洗澡,待有人了你再去。」

春著端起面盆出去。

菡身我推倒在春的床上,撂起裙子,原她竟然有穿。

她一把我的短退至膝,一口含住我的吮吸起。

始我有些心春,但是很快便勃起在她的嘴。

接著,菡一屁股坐在我身上上下起,很快入亢。

受她的影,加上特殊境性交生的刺激,我也迅速地射了。

由於泳,加上又做完,我竟一下就睡了去。

不知去了多,我朦地意到有人在,清醒。

眼,看室已,窗外入的亮光下,菡和春正坐在床悄悄。

我的子已被穿好,身上著一毛巾,屋散出淡淡的香,那沐浴後的女人身出的。

一切,使我彷置身境。

「你真的他?」

「┅┅唉,有些西不清楚,感!我和他在一起感很好,在怎也找不到。」

「我不太懂。

是不是因你的女是了他?」

「不完全,我和他在一起得自己是真正的女人,我能享受到快感、高潮!和那人有,只有一被奸的感,完全是足他的性。」

「好像有道理。

我有感受什高潮,只是偶得面很、很,有感,小付就射精了。

每次都是。

是不是高潮呢?」

「不!高潮是欲死欲仙、身的每一毛孔都嘴喘息、每一寸皮都了┅┅」

「啊!!!

我有。」

女人在性方面的交流永比男人直率,她乎所不,哪怕是做的每一、每一感受、每一份快感,都彼此共享。

「才我好像看你他跟前水出。」

「是,我在水和他口交。」

「啊!┅┅」

黑暗之中,我仍然能察到春一的愕然。

各位大,以我有什了不得的床上工夫能令女人倒。

我其和大家一。

A片和性小中那些久不的景都是炒做,可行性,也法效仿。

我,性交和做有本上的差,性交必短,做方。

所性交,是指性性器官交媾的行。

比如,物的交配,乎都是雄性的生殖器插入雌性的生殖器的同即射精,完成交配繁衍後代的任。

有物像人一的在床上?嫖妓差不多就是似物交配,只不不是了繁衍,而是男人性的一行。

多人不持久。

本人很少嫖妓,在可的那些中,大凡插入抽不了多久,最超十分中就射了。

原因在於,妓女根本不你情,是了而和你性交,你巴有捅去她也就始叫床,一旦你插入後,她更是扭腰大叫,使出著,三下就把你搞定,不等你回神,她已拿走人。

各位都深有吧。

做,男女──夫妻是情人之的一超越性交的性行。

抱、吻、;不同位的插入、不同的抽送率┅┅身到心的交融,生出一物作用大,再遍及全身每一根血管和每一寸肌,其快感比,因而你有意意地感受量延、享受,直至方到成仙的境界。

如果有例外,那就是和性伴之的交媾,介於性交和做之,於道明。

我有的我一小兄弟前不久城出差回我津津到「哥,我一品,口技一流,一百大毛搞定,值!!!」

於是,在他三番五次恿下,晚我就他去了城。

二斤酒下肚,酒足之後,我在委招待所了房,他便打那「品」

招。

「砰砰」,有人敲房。

「。」

小兄弟前去,引一女人。

「是我哥,是小。

姐,把我哥伺候好,小算我的。」

完,他出走了。

小,身高不足160cm,穿袖黑色T恤、牛仔,皮黑,波大臀肥,人不算漂亮,也不;走起路腿外,峰。

於那男人一就立刻生想上她的女人。

她走到床坐下,「哥,我陪你去,好?」

我得一不了生。

在淋浴下,她熟地我上到下洗了一遍,特仔地洗了我的肛。

然後,她在一大波上沐浴液,我的巴捧在中回抽插恰如其分地在我要停下。

接著,她迅速洗,揩我和她的身,然後一起回到室。

我十分舒坦地躺在床上,她我腿,我的脖子、胸博、小腹向下而柔地吻下去,舌在肛舔,很快令我勃起。

我的巴已,便含口中。

的口技了得,怪我那小兄弟她是品。

她巧妙地用嘴唇、舌、咽喉,慢吮,快慢急拿捏得十分到位,比起巴在道抽的感受更一。

分,我就再忍耐。

我站身,她跪在地,手拽著她的,巴在她的嘴猛烈地抽送,每一下都撞得她朝後仰。

「啵、啵┅┅」

著巴次搏,我射精了,她用力我吸,已抵到咽喉。

完事了,我倒在床疲地一下就睡了。

一睡腥已是第二天早晨。

透窗的光下,我她躺在我的大腿根,嘴仍然含著我疲多的巴,正在熟睡。

,心真有一以言表的感受。

我不禁地摩她,揉捏她的乳,忍不住在她口中又硬了起。

,她似醒非醒地眼瞥了我,身一又睡去。

我身坐起,她的波向下摩,摸到部,竟感像是摸到了的屁股般。

下,我分她肥腿望去。

那大唇特肥,腿外,也只能到中的小唇像是口中微吐的舌尖。

本人不少女人,的有。

我用指戳平交道,面。

她尚未醒。

於是,我似乎早已忘她是招的妓女,我在巴上摸了些唾沫,爬上她身,朝道戳了去。

回三下,於去了。

在我的抽之下,她醒。

也是早上性旺盛、也是昨夜曾放、也是酒精的作用,之,和她那一性交持了好一,最後她身大汗,我也一如注。

是我嫖妓史上最舒服的、唯一的一次,倒也不於所做。

後,小成了我的性伴,至今我仍然偶有交媾。

哦,扯了。

是回。

那晚,菡春的因我醒而中,也就彼此告分手。

一周午後。

我在菡家中和她做完午睡正酣。

房突然了。

肯定是菡的包老公回了!我猛地醒,床上一翻身而起,抓起扔在地上的衣欲奔向生。

同,菡也被醒。

「你蛋,不敲就,想死我?」

菡的,我才回神。

原是春。

她有的匙,原本我都知道,菡曾告戒她一定要先敲,以免入引起尬。

今天,不知是她忘了是故意之。

面的令人尬,我和菡均一不,春退。

竟是姐妹,方心有犀。

「春,吧,不好意思,他光屁股你那天晚上不是也看嘛」

春豫著,是了。

我忙生去。

才和菡完事後就睡了,下得下有些,我便打水洗起。

待洗穿戴整又才回到室。

菡光著身子穿上她的睡袍,乳、毛可。

她彼此方的裸早已不。

但是,竟我在,春似乎有些自然,我出去一下就了。

菡此刻也起身下床走生,撂下一句「我洗澡,你先聊聊。」

聊?聊什,怎聊!尬塞中,春在生叫我「把我的衣服拿。」

我忙藉。

各位大,不是我君子相。

在是因突如其,毫思想,不知所措。

晚,我在菡家中一同煮菜晚餐。

後,大家又打啤酒直至深夜。

「太晚了,我回上去了。」

「呀!12了,早就啦。」

菡下意地看看表。

春楞了。

望著我不知如何是好。

菡若有所思地「就住,走了。」

,我心面突然泛起一未有的感,似是而非。

菡拉起春一同了生,不知姐妹在面了些什,那容於我至今仍然是一有揭的密。

他出後,菡,你睡沙,我睡床。

後,她衣躺在床上著悄悄,我睡在沙了想怎也不清楚,迷迷糊糊中,我胡思想了一便入了。

彷之中,一景入的地方,我裸身舒地躺在如茵的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