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和公公迷奸酒醉的我

那一晚,我大伯公公酒足後,大伯突然背後解我胸罩的扣子,件半罩杯肩的胸罩立刻我的身上,我不及掩出的肥乳,公公已一口含住了我的左乳,咬我的乳,不!是重咬。我全身立刻,公公上抓住我的弱,在酒精的催化下,我已有反抗的意志力了。

大伯背後吻著我的粉,我心中有明白,不就是在情?怎可以!

但是大伯舌伸我的耳朵,然後咬我的耳垂,我舒服的喘口。公公的嘴放我的乳,沿著乳房一路舔著,直到我的小腹,公公的粗舌伸我的肚,公公的舌功真是一流,肚也能有的快感,酸中疼痛,刺激的我腿差站不住。接著我的黑色透明,被公公褪到大腿上,公公的嘴咬住我的的蕾。

大伯有放我,我的,舌舔我的唇角,我知道大伯的下一步要吻我,我有意到是不允的,他是我丈夫的哥哥啊!但是被大伯控制住,我法,而且公公咬下我的,吸住我的唇,我已失道德理智了。

大伯的舌伸我嘴里,著我的舌,我自己居然烈大伯的交,大伯的唇我的唇,我伸出舌大伯的舌在空中交,接吻居然能生大的快感是以前的。

公公我泛的淫水舔弄到我阜的四周,一我的和下,但仍然勾在我的踝,我全身光溜溜的在赤裸的男人中。一是老公的哥哥,而另一是我老公的爸爸!

公公跪在地上起抬起我的左踩在茶上,公公伸我的胯下,我得自己好像像里的主角一淫。公公又吸又咬我的蒂,把舌伸我的唇里,直到道口,我的豪乳被大伯身後抱住,大伯的手指住我的乳,原本小巧可的乳被大伯挑逗的又高又。

公公拉著我的手躺在沙上,我自然的著公公跨坐公公腰上,低一看差有去,好粗大的一支肉棒,足足有我手臂大,光就有一小橘子那大!我疑了一下,公公抓著我的手握住他的睫,我一只手差握不住,我心想好硬的肉棒!

我勉的公公的住自己的唇,公公在唇上下滑了下,我一酸,全身重量下,瞬公公的分我的唇,去了一半,好住道口。

「不可以!是!」一念忽然心中,我豫一下,但是抵受不住大的惑力,大的睫是什感?不知不我己入欲望的深。

「啊!」我出一忘我的淫叫,公公的睫慢慢的滑入我的,粗大的迫著我的道壁,好像只有生小孩曾有的迫感,好好,但又有生小孩的痛楚。一烈的快感子深,我的淫水像洪水泛般泄而出,天啊!才插去我就已高潮了。

我整人都狂了,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容大的肉棒,公公的直到我的子壁,我趴在公公身上,公公一手始揉弄我的乳房,我才真正了解什叫做性,好舒服的感。

我得大伯在我屁眼上抹了抹,滑滑的,我已有法思考,只得一支火的肉棒分我的屁眼,然後一寸寸的滑入,裂的痛楚,我出叫,但是在大伯柔的挺後便保持不,支睫深入我,我感受到睫血管的跳,我的道和肛也本能的,一收一放,光是的快感,就快使我失去意了。

公公和大伯始抽,我陷入意的境界,我全身扭的搭配人,人巨大的睫在我隔著道摩擦的快感,我不的狂吟,才能舒不刺激的高潮,原高潮是可以持不的,我已陷入狂的境界。

我昏死在公公身上,我抵受不住持的快感,不知了次的高潮。公公和大伯在一抖後停止抽,我逐恢意,我得人的睫在我仍然半硬的,的,人有立刻抽出,我的抱住公公,而大伯柔的摸我,不像老公一射出後便,原的感是美好!

公公大伯交媾束後,听到他的「爸,小浪蹄子懂得享受,加上弟在常常出差有空照她,不如我同插入根巴玩三好了!」

大伯一完,便仰躺著身地抱住我,我只好害羞地伏在他胸前,嘴上不要,心想象著二男干一女的三滋味,又期待又怕受害。

「怡欣,怕啦!你真的很幸福,同有位男人一起足你的需求,保你全身酥到。」著他已挺著巴,以方便弄我的。

「恩……大伯你好喔……又要作弄小妹……啊……啊……下得好深哦……」我竟然不意出番淫刺激大伯。

公公看著的肉穴,不被大伯奸插著,上露出行性福的,不禁醋海翻,下的淫棍也不甘示弱的勃起抖。

「爸,快插,我一起怡欣上天,他知道什是性福!」

于公公禁不住三的惑,手握著淫棍在人性器交合,此大伯也停抽插,以便他瞄洞口,塞入第二根肉棒。

「小媳,我要去第二根,等著好好享受喔!」公公完,「滋」一,下也同插入原本窄的肉洞抽送。

「啊……好……人家快被你破了……快抽出……」我著期待又害怕的心情呼喊著,希望他就此手,但一切看事,反而更激起他的欲念。

了我小穴不有男根抽插,人一前一後,一插入、一抽出,合作地流干子,于是我一分不清,此刻到底是插到子里,而子口不吸咬著男人的,送往迎,好不忙碌!一叫天,一叫地,一又叫床,下的感真的很舒爽。

「怡欣,男人同伺候你,爽不爽阿?」大伯一面抽插一面侃的候我,我羞道「,大伯,都是你的主意,人家被你流出,在快受不了啦!子被你的干得好重好深哦!」

公公看了段情,也跟著我玩笑「怡欣,你下面的小嘴得真,得我好爽,真想射入你口渴的子,喂你的子喝精液,我就不愁抱不到子阿,哈哈!」完後,公公後面干一後,也要求和大伯交,想要我面面相干,便享受豪乳的快感。

此成大伯向上仰躺著,我只好背著大伯,手握著他的巴,一洞,而公公再度分我的大腿,露出已塞的肉洞,握住大肉棍在的洞口。

「小美人,我在要去喔,等著享受吧!」著他已用力一挺,火的肉棍狠狠塞入爆、即被破的小淫穴。

「啊……好……你的棒棒好好粗……快把人家破了……慢一!一前,一後,快把人家插了……爸……你的西好粗……撞得人家穴心好麻……大伯……你的棒棒好……下插到底了!」我一面享受前所未有的快感,一面胡言表我的意,此的我已搞不清楚自己在什。

此的我,正看著公公大伯一抽出、一插入,完全不子有空感,而且人默契良好,穴心被插得直淌淫水,彷佛快招不住支勇猛肉棒的流奸插。

「想不到小浪蹄子真有性,竟然能同承受男人的抽插。」,「淫穴很有性,子得我一收一放的,真爽啊!」

一番抽抽插後,我已高潮,道肉壁不住地亢,子始收,以致一一放地吻著人的。

最後公公大伯人已使全身的力,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巴直抵花心,也干得我子口承受的撞,高潮也不清次地叫床「啊……下太深了……人家快死了……啊……人家快被你干死了……爸……大伯……快停阿……人家快被你干破了……一下插到人家子了……一下又插到人家心上了……」

「你小人,我一定要射你的子里,你好好享受被射精的爽,好不好?」

大伯的著,我意地道「啊……不行……快抽出……人家被你干到受精,了你的……不行……」

此公公也著淫笑道「不用怕,我孝的媳,我真想干得你受精孕,就不用心用的昂生不出子!哈哈……」

我害羞的抬不起看著公公,想到大伯道「怡欣,反正你年,就我再干到大肚子吧!而且你也知道爸自你嫁後,每天想著你交今天得的他射精去,他不放你的。」

「大伯,爸,你好哦,想人家你的的……你不害羞?」我嗔地道。

三小的性,三肉密迭著,翻覆雨也近高潮峰,位男人的丸已住,有射精之,公公便和大伯使眼色「子阿,我要射出了,我一起射去,她子射精液,生下我的吧!」

「好喔……爸爸……人家今天已身你要你的……今天了我吧……大伯……人家已你干得上天……今晚就此手嘛!」

正我嗔哀求,公公和大伯乎同根肉棒,深深插入受奸淫的淫穴,大在子口,「咻咻」地射出的精,灌人又又的精液。

完我感受到穴又又,子浸泡在暖的精中格外舒。想到自己可能了公公的,才害羞地公公的下,好似怕他的精液出。

不久大伯首先抽出肉棒,公公了怕他的精液出,在我身上,大肉棒住子,我只好害羞地手他的背部,腿也高高抬起,密地勾住他的臀部,有些的精液慢慢塞肉棒的道出。

「小美人媳,被我干得孕了……爽不爽啊?」公公得了便宜乖的著,我羞道「,爸爸,你好哦……害人家被你干得大肚子。」完爸爸把巴在子十分後,才依依不舍地拔出。

的混,三人均已疲累不堪,我依依不舍先把衣服穿好,媚的他「爸,大伯,今天的事就到此止,是我三不能的秘密!」

公公和大伯听完後,一面我的敏感地,一面淫笑的「下次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