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電話

魔力電話 佚名 3659 字 2020-06-04

拖著疲倦的身,小明一步一步走回家,他然想截一部的士,可惜今日是月底了,一般打工仔,天是最,何他今日在公司,被他的女上司著人面前把自己臭了一,如果不是了找工作太,他真想手打她。

想到,又是一肚皮怨回到家了,其也是一房而已。推床上的物,打算蒙大睡,醒一切也忘,但一睡下,又被床上的硬物弄得整人起,拿床一看,原是,心想,不如打匿名,女上司臭一,也可稍消心之。

想到,即刻就去,立即便接通了,方拿起筒,小明便一三字,方狗血淋,看方被呆了,既不答、也不收,小明心之,加了句:「你有便吧!」

句完,怪事出了,他的女波士白妮立刻就出在眼前,看她也是回家,衣服也有,她呆呆的看著小明,小明也住了,他目瞪口呆的望著女上司白妮,不知如何是好。

白妮也像般,神智似乎不太清醒。了一,小明白妮有回神,便大著子叫她的名字,她也像在一般,茫然的看著小明。

小明心知有,便大著子,叫她光衣服。

白妮著,真的照他吩咐始下衣服。她去上衣,露出白色比基尼胸,再去裙,下身有一小得可的色,不要看白妮年近三十,身材也真的保持得瓜瓜,一乳房足有三十六寸,下身透,可以看到漆黑一,由此可知她的毛是十分茂盛的。

小明看得血,下也隆起了,他也不等她手,就自己光衣服,那根久被抑的具,也一下子了出。

他吩咐白妮替他口交,她著、上眼,跪在地上,了玫瑰色唇膏的口唇,他的具,慢慢含在口中。

小明感到一暖、,再加上的快感,差就在她口中射,幸好立即收拾住激的心情,意享受她的吸吮和舐。

想不到白妮的口技是出色的,他的具在她口,不膨,她的小嘴都塞得了。他的手也不空,他她的胸下,毫不留情的狂捏那挺的乳房。她的乳尖是色的,在他手中硬,可知她也已情。

小明要她躺下,他除去她那色的障,一黑子便出在他眼前,伸手一探那微的小嘴,然是已透了。

手指著那溪流侵入,白妮也挺起腰肢迎接他的手指,口不出的喘和呻吟。小明另一支手,玩弄她那雪白的臀部,手指在股中擦。她的分泌和呻吟越越利害了他眼她快要忍不住了,便分她腿,具她那已和了的洞口,一挺腰便全根入了。

她那然已很,但仍是很窄,看她是很少男人入的,小明一下一下的抽插,她也扭屁股,迎接他的抽插,赤裸身互相撞,出「拍……拍……」的音。

抽了二十多下,小明已到了限,於是就在她射了。他然已是弩之末,但仍然再出入了二十多下,才她的身,那半不硬、沾著液的具,伸入她口中,她也不怕污,用舌替他舐乾。

小明躺在床上,看著赤裸的白妮,她仍是一茫然,他叫她回去,但她仍是不知所措,小明看到仍未上,忽然明白了,於是放好。

就在他收的那,白妮也消失了……

第二天回到公司,小明心有鬼,一到白妮,便低下,而白妮竟仍然若其事,是在看到他的候,眼中一奇怪的眼神。

白妮面上一即的,之後便像平常一,小明的心大石才放下了,同明白,原他的「」有一特的魔力,看,他今後福不了。」

天晚上,小明一放工,立即就回家,上房,找出公司同事的表,看看坐在他面的那打字妹的,平眼高於,自己正眼也不看眼,今次了。通,方一接,小明筒:「你就。」

知方他一句「神病」便收了,小明拿著筒呆住了,什次不成功呢?了一,道要先一粗,才可成功?

於是他再打一次,待方一拿起筒,小明的三字便珠炮,再一句。

完,便已出在他面前,和上次的白妮一,也是一茫然。小明先吩咐她衣服,她也很,先上衣,一小的乳房,竟然有胸的束,粉色的,傲然挺在小明的面前,再下牛仔,面是一通花厘士的粉色。

小明自己也光了,先著她狂吻一,手不停把玩那大有三十二寸的乳房,粉色的乳尖,已弄得硬,小明流吸吮乳房,那似乎比才大了,再去她的,小腹下面,有稀疏芳草,柔地覆著那微微起的地方。

小明一玩她的乳房,一伸手按她的下,那是而微的,芳草遮之中,桃源洞口窄非常,甚至一根手指都放不下。

小明心知她可能是女,更加了,他的具也站了起,他按在床上,自己就站在床,具放在她面上不磨擦,然後吩咐她口,待她的桃小嘴微,他的具已放了去,不待她有任何作,小明已在一前一後的抽插著她的小嘴,那是暖而的,了一,小明身,用屁股向著她,吩咐她用舌服侍自己。

果然伸出舌,的舔他的股,甚至伸入肛之,用舌舐,作令他常,想不到一女居然肯自己作的口舌服,何是平看不起自己的女人。

小明定今晚要她量玩弄,舐完肛,他按得趴在床上,一雪白的屁股,高高起,後面可以看到她的私是粉色的,而股正中,那窄的洞口,像花蕾似的,非常迷人,今次到小明用舌舐她的下和股,作令她全身抽搐,下可以到分泌源源不的流出,一滴一滴那稀疏的芳草都弄了。

他不再用舌,而用手指插入股正中那花蕾似的洞口,面的肌肉即的他的手指裹著,他的手指的推,迫力越越大,而她也痛得全身,小明另一方面,具捧向她的下,那也是常窄,但由於有足的分泌,比起手指,入是利得多了,不入到一半,便有障,小明心中一喜,大力一逼,便已破障,全根入,也出一呼,同全身也一,小明趁手指和具同在洞口行抽插,她也始著他的出入,著屁股迎合他的奏,就方配合著,他活了十多下,便已射。

抽出具一看,除了精液外,有一血,手指也有,小明心分,高的女,今日於自己搞到了,而她不知道自己的女之身,是如何被去。

他手再捏了捏她的乳房,然後筒上,也立即消失,小明不禁得意地哈哈大笑。

一宿,明天是星期日,一早起,小明又起淫念,今次他打住在下的那一小姐妹,她一大,另一中未,一通,他故技重施,完,那姐妹花便出在他面前,可能她家中的有分,她同一接,所以同一出。

她之大的一叫阿萍,小的一叫阿芬,她也是一茫然,阿萍身上有一件背心,一短,而阿芬是光,身上有水珠,可能接正在。小明到阿芬的乳房,是微微隆起的嫩白肉,粉色的粒,因水的刺激而微微硬,下是一毛也有,正中的裂清楚可。

他叫阿萍衣服,阿萍很快就已光,因背心、短之下,原有衣,她乳房比大一,而下也有一小撮三角型的黑毛,她的身特小可。

在赤裸少女面前,小明的西很快就已硬了。他迅速光衣服,具便了出,他吩咐阿萍先自摸一番,在自己面前手淫,另外叫阿芬跪在自己面前替他口交,阿芬一口,便他的具含著,一下又一下的吮吸和舐。

另一方面,阿萍亦已一摸自己的乳房,另一支手按在小腹上,手指慢慢伸入自己那窄的迷人洞。她的呼吸著手指的出速度加快而加,阿芬口的具,在和重刺激下,越越大了。小明便吩咐她人趴在地上,屁股高高地起。

她都很,立即便有雪白的月亮,出在小明眼前。在腿之的地方各有一粉色、似花瓣的洞口,微微,小明用舌,流著舐花瓣,他的舌一到花瓣,可以感到她的身在的,而分泌就她的小肉洞,一直的流至花瓣附近,由此可知,她已刺激得情了。

小明拿著自己的具,阿萍的迷人小洞就插,在一小撮黑毛之中,那裂是粉色的,由於已有分泌,入不太,但了一小,便有障阻住,他知那是女膜了。

阿萍也全身,她竭力忍受大的痛楚,小明大力迫,「卜……」的一,粗硬的大具便已全根入,阿萍亦嘴大力喘。

他得不人,具抽出再大力插入,那初人道的小,仍是窄非常,他的具箍住,要出倒是非常困的一件事。小明好阿萍休息一,而攻阿芬,由於阿芬仍然是趴在地上,在她的屁股和大腿正中,那有一撮毛的小洞,非常明地微微分,小明一挺腰肢,具的送入洞。

那面是而窄的,和阿萍同的,具入了一小便阻住了,小明照煮碗,大力迫,又阿芬的女膜弄破了,然後他又再阿萍,可能中休息,阿萍的迷人洞,已稍放,小明今次可以自由活,他一一出,阿萍的神仙洞搞到天翻地覆。

抽插了二十多下,阿萍已高潮迭起,倒在地,而他仍然忍著,因有另一目,他抽出具,而插向阿芬,也活了十多下,便在阿芬射,看著她人大腿上的血,小明感到所未有的舒和快感。

休息了一,小明又她口交,然後又抽插她的道,最後在阿萍的肉射精,心意足地上後,她便又消失了。

一三晚上的大,小明休息了天,才恢元,到了星期四晚上,他又一放工便回家,向另一目攻,今次他看中了住在面大的一身女子,千方百才查到她的,定今晚向她刀了。

匆匆了,方才拿起筒,小明便粗口珠炮,然後叫方,知才一完,一大群大肥婆、肥妹便出在他面前,小明知道打,一定是打了去那女子下的健身院,他正想收,但群一茫然的人逼得他完全法子起身,一不留神,筒跌在地上,那一群女人已步迫向他,小明得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