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啟蒙導師笑瑤姐

性啟蒙導師笑瑤姐 佚名 2922 字 2020-06-04

笑姐于我,是我的性蒙老,在上大的候和她相,管我曾有一初女友,也生系,但那初根本法性的真和快感。

而笑姐把我男孩成了一真正的男人。

笑姐初,是在我表姐的生日Party上,我乎是最後一的屋,屋子的美女也有不少具有家息的男生,表姐是油的,我也是通她了解到院校女孩是多的媚,以至于我不看本校女孩一眼。

在人中,我送上了一抱抱熊,看著姐姐收到的各水晶品、、以及油和子品,我真有不起,感自己在群人面前那的幼稚,姐姐大家隆重的介了我,也是姐姐真得我弟弟很拿的出手,挽著我的胳膊提有多密,我承我有姐情,于很多男生,自己姐姐的幻想都是自己心深的秘密。

面一群散著的息的男生和女生,我多少有些不,他都有些恃才放,她又都媚和羞,有工科院校生的憨厚和直白,多的是那人高傲。

不我喜,用姐姐的,她的同很多都是富二代,男生一得自己就是未的加索,而女孩,更意花在商和男人身上而不是校。

就在我腆、羞、萌萌的候,一堪比女神一般的女孩向我伸出了芊芊玉手。

「弟弟好~」「,是你笑姐~」姐姐似乎更意把介位我有些眩的美女,「,你好」我似乎都不到自己的音,有些木的去握那只手,短的接已然我感到她的柔和白皙。

我在姐姐晚餐的候,想面打探下笑姐的,姐姐我更意外,「臭小子,喜哪?」「啊?」我清,或者是想清「啊,都不,男的都像家,女孩都是美女」「呵呵,她你可招惹不起,姐姐的,找象找院的」「啊,我知道,磨!」我喜姐姐,喜她的美、大方,和家族的朗、情,但也她的叨叨,我和姐姐一起大,我相差不2,但女孩竟早熟些,所以我成了更密的小夥伴,知道姐姐有好蜜,其中一叫的女孩後也上了我的床,此事再,因事姐姐和那蜜都掰了,但今天到位笑姐,我真的是到了市面,如果用比喻能各位看官更清楚,那我想笑姐更似宅男女神周彤的味道,然,那候周彤出名呢。

透房,看人群中淡淡微笑的笑姐,我不禁忍不住去姐姐。

「笑姐……」「漂亮吧,就知道你有眼,除了你老姐我,也就她能吸引你」姐姐很得意。

「你是算了……」我小一起大,那喜已成了情,而我在一起更多的是嘴。

姐姐忍不住的又掐了我一把,一赤裸裸的嫉妒和仇恨。

「她你就想了,比你好呢,了就要去上海婚,父母都在那,男友也在那」「那她在什?怎不去上海上?」我很不解一女孩孤身一人留在偏、塞的北什。

「她家老人都在,父母是後去的上海展,他男友是父母介的,只有假期才,相成功就等著她去上海完婚少奶奶了」姐姐的更多的是祝福,我知道她是真。

呵呵,玩笑,笑姐是校的生的副主席,姐姐入生後就和她了,也是有相同的好,人走的很近,然不上是不的蜜,但也有余。

我偷偷的打量位女神,170左右的身高,配著一水晶的色高跟鞋,一得的衣裙托出她婀娜多姿的身段,看不出有多大罩杯,微的臀部,露在裙外面的白皙的腿,有金的保,23的女孩怎有般的?比起其他T恤、、和逼短裙的女孩得如此超凡俗。

那一晚,我失眠了,那候的我才18,初的我得世界都黑暗了,但今天,一位女神我重新亮了人生。

那天我和笑姐有更多交流,我只能偷偷的看著她,看她的一一笑,看她的典雅、端。

乎很的一段,我都在表姐的QQ上找她的影子,有留言、有好友,我想要滴的索,姐姐和她系上,什人人、心、classme都找了,我甚至借偷偷的去翻姐姐的手,找她的,可一所,我乎要崩了,或者像行走肉一,上睡,下睡,睡……上帝是那的意捉弄人,有一天表姐我陪她去市,我噩噩的接了,百般的推是被逼就,我在市的口等待的候,先看到了她,我中的笑姐。

「你怎早啊,你不知道你姐姐意到?」「姐……笑姐,你怎了?」「我早就好了,你是被我抓苦力的」苦力也好,也,我等待了久,了久,暮然回首,那人在火珊。

就,我在路聊了好一,笑姐今天的扮了格,牛仔短、一牛仔靴,配著一件白色的DIORT恤,一美格展在眼前,了小的在微中悄悄的起。

少了些不食人火,多了俏皮和,于女人,穿什格的衣服就有什格的子,如此般的精致,才敢得上是女神,人靠衣靠鞍,可穿衣的人永是最的。

看著她甜美的微笑,嗅著那淡淡的香水味,我乎醉了。

表姐算是了,我嘲了她一,就了人山人海的市,作一男人,要刻不盯著位天仙般的美女,既是苦力也是保,姐姐一直是挽著我的,笑姐好不慕,不跟表姐玩笑,打趣的道「像不大的小女,你著你老弟,耽他找象的」「唉,我得看,他的初就是我瞎了眼介的,差了我弟弟」姐姐又在悔了。

「呵呵,男子不雨怎成熟呢?初的我都不懂情」在我眼,笑姐已是女神了,都那有味道,我承我SB了。

一整下午的逛,也多少本,走走停停,不的偷著笑姐的身影,偶的,也我心像小鹿般跳,太快,笑姐取了就一吻像我道,真希望吻是送我的,而不是旁回吻的傻大姐。

在和姐姐分的候,我吱吱唔唔的想要笑姐的,也最出,只是假自己的了要家打,借她的用下,我靠著自己的了下表姐手中一下午打的所有,在後,逃了表姐的就始挨打,也是死,表姐那不是姑姑的就是姑父的,直到在打了6後,才接通了一位真正的女性,我中的笑姐。

「,你好,哪位」她的音那的甜,不嗲,是那平易近人的感,「啊,啊,嗯……那,你是,啊,你,你是那?」我都磕巴了……「呵呵,,我是那」笑姐笑的越的心了,「啊?你知道我是?」「知道,我在在我校附近的磨坊咖啡屋,你有空?」「有」我定的回答,似乎看到了限大的希望就要,我激不已,不及就招手去打,一路上催促著司快,啊,右等你的啊,以至于出租司我「老弟,你是不是想社,看路上的人都不眼,想了?」我心思和他嘴,只想瞬就到她的身。

可我真的到了磨坊的口,又有些不步子,她的色A4L就停在那,我看不到咖啡屋的景象,也看不到她的身影,我心是玩笑或者是圈套,我不清楚踏入那扇後,是什的果,我豫了好久,感,自己在人群中傻傻的呆立像等待施舍的乞丐。

直到我又一次到那透人心扉的香水味,我感到身有人和我一矗立在那,我的笑姐……後才知道笑姐接後就咖啡屋出了,一直在口等著我,她,看了一急在咖啡屋口的出租,和一乎是跳下的傻小子,可疾雨般向咖啡屋的那一刻,傻小子停了下,站在那,呆呆的。

也是後才知道,笑姐不上QQ,有MSN是了和男友系的,但多的候是打,我就始了,一不被人美,一要偷偷摸摸的。

我是借口校、比、上等敷衍我去跟班的表姐,而乘上了笑姐的,了城市,去家公、水,去接近大自然,也是笑姐也怕在的商街碰到熟人或者是我的姐姐。

我的始的那,有,然我也是性情中人,但永把自己喜的人成最珍的物,不意去打,不想去碰。

我手,也在路、或者爬山的候。

我真的不想那早就打破柏拉式的情,我想要的再慢些,再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