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 我真的好愛你

女兒 我真的好愛你 佚名 8094 字 2020-06-04

我真的是不幸的男人。

我仍深刻的得,在十四年前,我那美的妻子,在生下家怡之後,在病床上白的面孔。

……我看我是不行了……。

她抱著生下的、著血的家怡,著苦笑力的道。

在她的身旁,我早就很用的哭著,只知道抓著妻子的手,也不管流在上的是水是鼻水;而言之,就是一塌糊。

你不的,你不的!你不是好要我和家怡去一趟知本,要他跟你一起泡你最的泉?!不起……,承,看我是……不了了……。

她吃力的道,眼皮的垂了下。

我深吸了一口,一把揪住在我身後已久站了的士吼道:你一定有法救她、一定有!!想想法,求求你!那士被我的呆了,奈的著站在一旁的生。

然而那生有制止我的,只是手放上我的肩膀道:先生……我明白您的痛苦,您冷一……。

冷?你他的怎叫我冷!?我怒道,一把甩了那名士,回跑回床前:玲,不要睡,你千不能睡著啊!!……我好累……真的好累……她道,我清楚的感到──我美妻子的生命之火正一一的熄。

玲、玲!不要我呀!我的眼睛早就被眼弄得模糊不清了,然如此,但是我不敢它抹去,因我真的很害怕自己的妻子在我眼前。

……答我一件事……。

你,你!我什事都答你,求求你……我……。

家怡……保持著笑容……就跟……你我一……。

我答你!我答你……上眼睛!玲、玲!我感到,他的手已的失去了力,指力的,我也落入了望的深……。

玲,回答我,求求你……。

我微微著她的身,希望她能我一回。

但是,我有得到我想要的一丁希望。

我只能哭,不的哭,任由水刷著我的,任由鼻水不雅的流入我的口中。

先生,哀……。

那名生拍拍我的肩膀,看著成一水平的心,了口道。

你他的做生?我!我怒的揪住那生,用力的拳在他的上,他倒在一旁,吐出了三被我硬生生打的牙。

就在此,妹妹也房外了,我拉住:哥!你搞什!?不要!不要我,我放!哥、哥!你了有!?突然一道很大的力著震耳的怒吼,狠狠的在我的上,我眼前一花,了圈翻在地,著撞倒了很多用的器。

我摸著起的,瞪著怒的老爸。

冷,你都的人了?想把事情越越大是不是?我恨恨的坐在地上,想著妻子前的,拭去不落下的水。

抱歉,子不懂事,用我再您院的。

老爸朝那生鞠了躬,那生站了起,只是著眉了……。

然而此以後,就是痛苦的始了……。

那件事後,那家院狠狠的我告上法庭,然在受害人的下我只是了一些了事,但是心理的很因此而平息。

我了很多拜的班,主管也知道我在的困境,只是我扛下了多的工作,我好好的在家。

但是也是之而已,到我是要面一成不的生活──我非常清楚。

然而,在的我真的提不起,甚至女,我都爸去扶,什身人父之的任我一都不想管,接光也嫌麻。

所以我乾脆很不起主管的掉了工作,用著微薄的存款勉的活。

八年就悄悄的去了……八年我得好像了一子。

已是第六通了,的又急又快,切以後上又再度起。

我也不想管是哪件事那急,就算世界末日即我也只不得是理所然的事。

……。

是第七通了……道打的人都不得?我只是想要就渡完生……反正等我的存在感完全消失的候,就有再活下去的力了。

下的房也巴不得我上死去。

……信箱塞的投信房租催信告我。

……。

第八通了。

我索性拔掉了,於我一人的黑暗空。

那吵的音於停了下,再也有起,再也不打我早就死掉了的魂。

……。

咦?我不是早就把拔掉了?什有呢?我的抬起,在被我拔去以後又再度入了角落。

是吧………。

咚咚咚……。

死的笨子,在上就我!!那是老爸的音……看麻真的惹到了家。

拜,我……就我走,我也不干到人……。

你女都已八了、八了!你想把他成路的孤是不是?惠玲走了以後你就把他留下的物了?!言,我的海又浮出以前玲的一一笑、幸福的跟我一起生活的日子,我的眼又不的掉了下。

我不管了。

哪有做爸爸的把女爸的?我先走了,你就你女一起在陪葬算了!不久之後,下了急促的引擎。

我也想到老爸真的那狠心,就把自己的女在。

真……麻。

我要去理她?反正世界上被的小孩那多,而且房在看到家怡之後一定把她去收容所吧。

家怡……家怡……?家怡……保持著笑容……就跟……你我一……。

玲……。

想起惠玲的承,我了一口,擦去上的眼後打(打四年前我就把日光再度打),突然的光亮我的眼睛好一子才能。

透,能看到一小巧的身影坐在前。

才正要去,突然我透在上那面子看到了一蓬垢面、眼神的男人。

摸著自己的,我直不敢相信就是自己的子。

再回看看房,到是空酒瓶、泡碗跟空罐,而且散著一一的臭。

算了……反正生活等我把家怡安置好以後再下去吧……。

我抱持著想法,奈而慢的打了。

外的小女孩有著白白的蛋、白白的肌,透上方日光的映照之下更得是晶剔透,我打量了好一子。

然而能引起我的致站在原地甚至起眼睛去打量的,是她的小蛋。

那蛋般的小、大大的眼睛、咖啡色的和披肩的柔型、青色的小洋……怎看都跟小了的惠玲一模一呀……。

老爸老……是故意把家怡弄成的?想起去,我又感到一鼻酸,但面子的性我硬生生把眼逼了回去。

家怡看到我的子,似乎也被我了。

只是呆呆的站在口,抱住中熊型的布娃娃,眼直盯著我的眼睛。

我才想起我自己的子是多的糟糕。

家怡……?我叫著。

原本我是想用冷淡的口,她能不我有一感情,好方便把她送去收容所,也便送走我的麻;然而想到多的字在出口是柔到我自己都感心的口,甚至惠玲都那柔。

爸……爸爸……?家怡也探著叫了一,那充恐的音有毫,也把我本想做的神了回。

然而我想也知道,若是用子著家怡去收容所,不定被作拐小孩的逮捕,只是引起更多的麻。

你先去坐一下,等一下爸爸你去一地方。

出句後,我於恢了我所想的冷淡。

喔……哦……。

家怡其很,也很。

在了一之後,他踏了房,但是起了眉。

爸爸……臭臭……。

家怡在到那臭後似乎法忍受,放下了熊娃娃,捏著鼻子,用另一小手在前面去。

反早就在我料之,所以我也只是走浴室,拿起久用的刮刀,始理我早就在整理的面容。

哦,那,反正等一下我就要了。

一水向自己的,我冷冷的道。

爸爸……我要去哪?家怡的音客,我不禁在心中OS:小鬼那多嘛?去一很多陪你玩的小朋友的地方。

完我就後悔了。

因刮刀早就因太久用,刀刃掉了,我不小心到了自己的皮,看刀下去一定流了不少血。

我起眉,拿起旁的更刀片,那些刀片也的差不多,只能忍著痛用著掉的刮刀理著。

客突然始塑袋的音,不知道那小鬼在做什。

然我房的垃圾真得很多,但是也不至於找不到地方坐的地步。

算了……反正也什重要的西,唯一重要的也只有在上,惠玲的照片而已。

在理完子之後,其已了很一段,而我也因刀片的故刮得自己痕累累,甚至有好滴血都已下巴流下。

但是再痛,都有比心中那道失去惠玲裂的口痛,所以我也索性不去理,就任由它滴落著。

再……就是理了。

正要蓬的水打,突然家怡的身影浴室口出,她吃力的一包很大包的西拖向口,不知道在玩什。

忙得大汗,衣服也了一半。

有必要……?回……我房有那大包的西?我一面用水著自己的,一面想道。

但是才想不久,我就自己早就得去思考了,很多常也因此而忘,甚至有老人呆症的前兆。

唔……水到口,真的很痛。

啊!爸爸,怎的?小鬼……又在什蠢。

我在眼睛被水到法,也不知道家怡在到底在做些什。

爸爸在洗,你先去玩你的,等一下再。

爸爸……我可以忙?……便了。

……便你吧。

由於有些水混著血到了眼睛,上口的痛和眼睛的痛我真的法眼睛。

在要我把洗完也有度,小娃娃想要忙就他也彷。

反正再糟,也不影到我接下的。

一柔而暖的小手扶著我的的下,也在不小心中碰到了我的口,我起眉,然而她似乎也有自,匆忙的移了。

小心的我的下巴有受的地方低。

我知道是因她的身高不高,要碰到我的也非常的困,於是我索性坐了下,她能利的洗。

爸爸……你受了好多……不痛?我露出了冷笑。

再痛,有比我心中的痛?然惠玲走了,我不怪她;但是惠玲是因生下她而死的,是不能改的事。

,你快洗吧。

哦……好……。

她柔的洗著我是油垢的,我都黏稠的感到的,她竟然一都有排斥的感,我想起在以前我跟惠玲一起洗澡,惠玲是也用同的手法我洗。

道作也是能的?的,她的手上我的,那柔而暖的小手我微微的心,我不禁抓著她的手,成是惠玲的手,悄悄地了一下。

而家怡然因我的而震了一下,然而有停止洗的作。

不久之後,也洗得差不多了,我也找到浴巾擦拭乾,才能眼睛。

看到家怡大了眼睛看著我,似乎是看到什奇怪的西一的眼神,我得一不舒服,我不禁道:怎了,自己的爸爸的相很奇怪?家怡言急忙移,似乎是小孩子犯了被父母抓到一般,用若蚊蚋的音回答道:有……只是爸爸上的口真的很多……。

爸爸你要不要擦一下?等一下吧。

原本被刀片刮的口因水的洗把血掉了,但一又再度流出血,我也得下去也不太妥。

然而,我忍不住把再度移到家怡身上。

小鬼果然是小鬼,弄得自己早就全身是汗不打,我洗都可以弄得一身,道洗也不?不,八的她然是小鬼,能由因透而身的衣服看出,胸部和腰身已微微成型,然只是含苞待放,能明的看出:大後,比起自己的一定是之而不及。

我了,些想法到底是何而生我都搞不清楚,更想法根本毫意了。

回到房,我的看著自己的房。

原本堆泡酒杯的桌子的一乾二,地上的垃圾也被清空,甚至上的也擦的亮如新。

那一大包堆在口的西,想必就是我之前的利品了,而味也因此低多。

那……爸爸……我可以先洗澡再出去?便你吧。

我口道,坐在原本坐的地方,便包著自己的口。

在包完後,聊的打,──第四台早就因太久而被切了,只能奈的它掉。

此,浴室也了放水的音。

我向上,想藉由照片相思打之的──惠玲的相片不了!而且我找西找找了很久就是看到那照片!!家怡!你把上那的相片拿去哪了?!我的一掌拍浴室的,家怡也被我了一跳。

然才八,但是她男女有之事也非常清楚,急忙遮住自己的身身去,的看著我。

但是於曾未面的女,我在此有注意到事,只是用怒的眼光看著她。

那是……的相片?我……我把它在右的上。

我言回去,果然看惠玲的相片的在上,著微笑看著我,只是因家怡的身高不高,因此的有低。

被我在意忽略了。

那、爸爸……能不能、你出去?我才感到我的失,然而在知道自己的尬之後,死都拉不下面子:怎,被爸爸看到自己的身很羞?是……不……但是……。

家怡口吃道,我在他出下段前打了她。

那有什好害羞的?阿公阿有教你洗澡要?我的逐加重,立即感到後悔,不是什很好的示。

但是……浴室的……掉了。

我言看向的,果然,因久的,也不少。

我重重的一拍,竟然把拍掉了下。

一我不知道自己些什,在只有八的小鬼面前,我已三十的大人竟然被弄的口言,只能哦一,尬的浴室。

然而才在我不久,突然一叫,家怡竟然不著半了出,就到我的。

我了眉,想她推,有成功,她的力道竟然如此的大。

什什,搞什鬼?!爸爸……有……蟑螂!靠!蟑螂就可以把你成子?你都了?我看著一黑乎乎的西出浴室,黏在上,而家怡的叫也跟著越越大,我感到非常的刺耳。

我而用力她推,拿起桌上的典重重的砸在那蟑螂身上。

死掉啦,可以了吧?我用生擦掉流在上的痕,它到垃圾捅中道。

回去,家怡正坐在地上不哭泣著,似乎都忘自己有穿衣服。

我看著她那始育的身、微凸的胸部、仍未毛的部,久累的望竟然在此慢慢的溢出,某部位也生了一些特殊化。

死,那是自己的女,我在想些什?我猛地了自己一巴掌。

爸爸,什……一直我那……哇啊……。

一我不知道些什,才想去放任她哭泣,好死不死迎上了惠玲柔的眼神。

,中一片空白。

我……做了什?我家怡哭了?……哭了……?就在此,惠玲有力的再度我的海。

家怡……保持著笑容……就跟……你我一……。

────。

──我真是他的死!我到底做了些什啊?!我不是答惠玲了?什我要把家怡做一麻?想到,我再度了自己巴掌,力道之重,甚至我自己的得昏眼花,火辣火辣的。

於到自己的的我,自己的眼又始掉了下,我的抱著仍在哭泣的家怡,任由她的眼沾我的衣服,我的眼也滴到她的肩膀和仍是的上。

家怡……爸爸不起你……不起、不起。

我柔的摸著她的、吻著她的。

我有阻止眼落下,同我也到:什我有力延喘下去了。

因一切,本就是了惠玲的望。

爸爸、爸爸……哇啊啊……。

家怡哭著,但是他抓著我的衣服越抓越,越抓越。

他的小手是如此的有力,如此充了生命力,如此的有希望。

就是我跟我的女的去,然我的海仍然法忘去惠玲去世的痛楚。

但是我父女能忘我八年的的隔,接受方。

家怡在理家上真的十分完美,也是老爸老教育方式真的很好吧。

她能怨尤的理我造出的,而且用最切、最暖的微笑迎接我回家。

然才八,但是她也十分的懂事;我因回到工作位上而法接送她上下,但是她能我似的有怪罪,是我心洋溢著另一幸福的感。

即使如此,在家怡身旁我仍然笑不出;只要看到她那幼嫩的蛋,我就不禁想起去的日子。

爸爸,你什都不笑啊?家怡大了,也始的上中的考。

她非常的主,也非常的成熟,是怕我分神她的。

然而因在她一翻著自己的包,一望向我道。

我?……我有笑啊,你看。

我放下手的工作,眼睛幕上移,努力的出自己的笑容她看,但是假笑非常心,一定很看。

爸爸都人,爸爸根本就有真的在笑。

家怡嘟起嘴巴,那模可了,我起了一想要把她抱起吻一通的。

但是由之前的事件之後,我就一直努力抑著自己那邪的深望,不敢再做出任何越的。

呵呵……法,爸爸事情很多,所以常常弄很累……。

我努力的出的完,家怡便天真而毫修的我的言狠狠的戳破。

爸爸,你是不是在想?阿,你真的很很喔。

家怡坐在我的身旁道。

嗯……是啊。

我摸著她的,一又一的酸意著鼻子。

但是在自己的小孩面前,我不能易的露出脆弱的那一面。

爸爸,如果你想要哭的,可以到家怡的哭喔!就跟上次我被同欺的候一。

家怡。

然而,她有因此而自己的事我,只是用小小的身承受那巨大的悲。

直到有一天,我偶放了假,想突然她喜去接他放,好死不死好看到那群小鬼正好在家怡身旁,以不堪入耳的字眼辱著她。

我勃然大怒,狠狠的叫住臭了那群小鬼,也因此把事情大,校方都出面干涉。

原本方的家要以莫需有的罪名,想法我起,但是我反咬方一口,以公然侮辱罪及害罪等等法律上明文定的文警告方的家,件事才慢慢的平息下。

但是家怡的心在此早就受了,我自不已,只能跟家怡了句:家怡,如果想哭的,可以到爸爸的哭,爸爸一定保你的。

在在不同景、角色的情形下到句,是感有怪怪的。

但是家怡有及我的角度,私自我的拉到她的肩上。

然,他在的身高在同的小孩中算是很高,但是仍只到我的胸口,硬把我的低我的部有些,但是靠在她的肩上,那份暖、那份情有侵入嗅中、那跟惠玲一模一的香,我感受到一股安心感。

我的眼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了,也不想刻意去阻止眼掉下。

只能藉由抱著家怡,他的,遮住我看的……。

爸爸,能跟我的事情?家怡用小手拍著我的背道。

嗯……你她很柔喔……我跟你在一起以都吵架,而且你她呀……(略)。

要是下去,就不是一篇篇的事了。

我了很多以前的生活,而家怡到尾都有、有打,只是的著……。

把我人的事情分享我所的人的感真的很棒……尤其是我人同都著她的候。

其爸爸一到你的候就得你跟你真的得很像,爸爸怕心,所以一始原本打算把你送走的。

我跟惠玲的事了很久……最後我定勇於承我一始的,我眼拭去,等待女心的。

然而,我想到家怡竟然如此的成熟,面我番言竟然只是微笑著了,在我上吻了一下:我不怪爸爸的,我最喜爸爸了。

我家怡的番是多危,只是苦笑著捏了捏她的蛋。

倏忽即逝,家怡了自己的功真得很好,她考上了高雄市名列前矛的中。

在同相上也的滑,成熟而重的心更是多小朋友她感到尊敬,任也此感到。

有一次她的老,邀家去加教摩,家怡是口的美,我也因此戴上了不少耀的光。

然而,在家境生活上,我法做每家的楷模,竟少了一,家怡的心是有一偏差。

因少了母,她不懂得什是有有的反。

而且前教摩的家大多是母,只有我一其中感有突兀。

摩之後,就是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