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的老師

失憶的老師 佚名 3720 字 2020-06-04

「各位同,你好!我是你的文老,也是你期的班主任,我的名字叫……」

此位新的班主任身在黑板上下自己的名字:小璇。

再老些什我完全不了,因我只能盯著她看著!老身高大一米七二左右,下一高跟鞋更是托出老的高挑,然身上黑色的教工套老裹得的,甚至只露出白皙的脖子,但掩不了她腴的身材,尤其老在台上踱步,的臀部生姿,一柔的搭在肩,配上明亮的大眼睛及密的睫毛,在是不出的美,大概唯一不足的是表情於,甚至一笑容都欠奉,活一冰山美人。

老自我介完,同有有其它?

竟有一位仁兄故意流里流地道:「老?」想是在位美的老心中留下特的印象。

老柳眉一挑,很大方的回答:「我今年二十九,有有其它?好!如果有在始排座位。」

我在班上算是不算高,因此我被安排到了前排的窗,再是各班部!事向我,因此只是後的我根本就心地偷偷的瞄著老凹凸有致的身材,管老一直站在台後面,只是我的位子在好,坐在窗,台根本有阻我的,我老跟本就不注意坐在角落的我的候,我便始大的欣老的身材,最吸引我的必然是那身套裙和套裙下那修的美腿,正看得我有想入非非,老椅子拉近桌坐了下,原本就只是及膝的短裙更是向上扯,黑色的上都露了出,修的腿就正面的映入我的眼,老不改腿交叉的方向,大腿跟就若若,看得我不禁心跳加速,色有不自然的潮,由於心被,只好低下作在新期的本,管看不到老,可那心魄的美腿是不停在海中,小弟弟不的有硬,不巧老候又突然念到我名字,得我站起,由於走神了不知道我名是做什,不小心撞到桌,盒掉下,和文具等散落在地,正我手足措的候,老我一茫然,竟好心地走下我收拾盒,由於老蹲下身前,我不禁瞄了一眼,目光很自然的老上衣口透去,管只有一瞬,但足以看到垂吊在胸前的美的乳房,老胸前有月牙胎,白的蕾胸罩包裹著挺的乳房,人不禁心乳房裂衣而出。去,管只有一瞬,但足以看到垂吊在胸前的美的乳房,老胸前有月牙胎,白的蕾胸罩包裹著挺的乳房,人不禁心乳房裂衣而出。

「嗯,介一下你自己吧,大家一下。」老收拾完站起後道。

原是名生介自己,面的美女,我完全有勇她,低著地了自己的姓名坐下。其他被到名字的男同是不同,一挖空心思地可能幽默地介自己的性格特,在美的女性面前的表演欲可是每男生都有的。

就在迷迷糊糊中去了,上下放,日子平淡如水,如果不是那次意外,我的日子估平淡下去,只能平上偷偷看一下美的文老。

那天是末,我到公寓不的超市西,出走到,居然碰到了文老小璇正面穿路快步走,一走一低看表,看著很的子,我正豫著要不要上去向老好,一感十足的豪居然直,不等我叫出,老已被撞倒碰到路旁的死去,可恨的是那主人完全有任何下救人的意思,直接一加速而去。

我什候事,得手足措。也不上那,跑去老身,好老福大命大,除了擦之外有受到重的。一想不到如何理,乾脆就把老背到自己住的公寓等她醒,反正不。

一路上感著老的肉,不禁我有些心猿意,特是背後乳肉身的摩擦更是人血膨。

老放到自己床上躺下後才始仔打量,今天老的穿著和平上的一,但仔一看可以裙子上有暗色的三角外形,而老胸罩的肩更是明地浮在背上,如此烈的刺激我始想像衣服下的肉,我看的越仔我就越想撕破那薄的套,的想法不地在海中上升,之不去,向生,居然大伸手的去解老套的衫扣,衫自然地滑落下,黑色的乳罩包著老有性的胸部,我吞吞口水,的著老的乳房,我一隔著乳罩地搓揉著,一察老的反,只心老突然醒。

察了一,老要醒的象,子大了,便肆忌的搓揉著老那的乳房,人的望是的,隔著胸罩把玩是得差了什,乾脆便胸罩往上推,老的胸部是那滑,看的我直接傻眼了,忽然老一呻吟,了我一身汗……

喘了一口,看了一眼老,她是熟睡著,才放下心,老是著身睡著的,我忘情地欣著老那玲有致的彤、白皙的肌,在胸部上的黑色蕾胸罩更添性感,我的肉棒的受。

老又喘了一,得我心又了半截,胡收拾,老穿戴好胸罩上衫的扣子。果然不了多久,老眼,手扶著呻吟道:「好疼……」抬看有人在,得叫出,「你、你是?是哪?」老完忽然楞了一下,眼中充迷茫,又道:[我是]

道老碰到袋,失了?

一念忽然海,我得以自抑,心中暗暗提醒自己,要冷,冷。

「我是你男朋友,你忘了,小?」我伸出手摸著老的,量地道。

老中一片混,完全回想不出任何,她有躲我的手,只是有豫,「你是我男朋友?」

我直接住她,不想她任何豫的空,「你才被撞了,估是碰到失了,好我在身。你胸前有月牙形的胎的。」最後一句是我咬著她耳朵的,吹了她耳朵,老耳朵,心中我是他男朋友件事倒是信了,因她的胎只可能是密的人才能看到,她是不知道不我才解她衣服看了一次,就是在上我也偷偷地看到。

「我叫做小?」看她自己失件事已接受了。

「嗯,是叫做小。不用心,只要你再一下你曾做的印象深刻的事情,你很快就回想起自己的了,譬如……」我著著突然就把手伸她衫,揉搓著它那的乳房。

「嗯……」老了一跳,身受的刺激她忍不住出呻吟:「嗯……嗯……不要……嗯……」

「你真的想我停下?你忘了你著身是有多好色了?每天不停求著跟我做,制服癖,受虐癖,不是最喜我在人多的地方玩弄你那大乳房?你情的母狗。」我始用左手粗暴摸哪粉嫩美的乳,柔嫩的乳房上因揉捏而的更加,右手伸了她裙,隔著慢慢的摸著,更也埋她胸脯,用口隔著乳罩啃咬,很快老的胸罩就了一,乳明凸起。

「我不是……嗯……嗯……」老口上否,然而身是不了人的,被玩弄得快感,下更是早已得不像,「看我真的是淫的女人……」

「,你以前最是喜自慰的。」我拉起她的手按在她胸前,她此已是全身燥、火焚身,嫩的手掌配合地自己的乳房,麻的感令老禁不住的喘著,她的下早已得分。

老甚至自己右手伸,用手指的碰自己小裂,麻麻感,忍不住手指不回搓,忘情的用中指在片嫩肉滑入道,老一搓揉自己那雪白的峰,一用中指跟食指抽插著道:「啊……」老忍不住放呻吟……

「你可不能光著自己爽……」我一把拉正情不自禁的老,乳罩往上一推,本已被一豪乳到了限的胸罩就向上滑了,我捏住那法一手掌握的嫩肉,先是的搓揉了一,然後就始向上提。「啊…」老不由自主的把胸部挺了起,「嗯……你想要怎啊?」

「我要你我乳交,嘿嘿」我直接做到床沿,老跪在地上,拉起她的手臂,她的胳膊架在自己大腿上。老一「乳交」二字,羞了,白了我一眼,但是明白怎做了。她捧起了自己的乳,住了我早已一柱擎天的,抬眼望著我,「是…是?」

「是是是是…」我一的,心中早已激得不行,看著端的老粉面上升起了朵桃,明是有害羞,可真往日法想像的景色。又能想到以前只能望的美老有的一面,老始上下推胸前的嫩肉,敏感的乳房磨擦著我硬的下,被我不的用手揉捏玩弄著,那是很有快感的,老的本就敏感的身很快就了,奶也硬了起。

我肉棒的端白嫩的乳肉探出,老伸了舌,在正中的眼上去,烈的刺激我有了要爆的。此的老是越相信自己是天生的了,不然怎做出羞的事。「反正我以前就是了,只要取我的男人就好了」老心想,底相信了我的。

「舒服?」

「然舒服了…」眼老乳肉已被磨得通,我再也忍不住了,射出身的精,老躲不及,被了一,口中,胸前都了乳白色的液。「我清理一下,得要吞下去。」我拍拍老的命令道,彷是理所然的子,老也有疑,地用口我仔清理肉棒,下白色的精,就像一切本就如此,她只不是重之前自己做次的事而已,想不到一切只是她生的一念之差。

看著老跪在地板上我清理精液的的子,本已下去的肉棒居然又硬了起,了老一跳。我次老跪坐在床上,套裙早已被推到腰,直接的一同扒下到膝,中指插她小穴,往上一勾,老就屁股拱起,害羞得埋在枕,活像一趴著的小狗,我手指出出,就是不肉棒插入,要吊吊她胃口,老最得迫不急待似的,只好焦急地挺起腰,把主去迎合我的深入。我的手改而握住老的腰抵住腰垂直的大腿,向最嫩的之滑,蜜汁被泊泊地了出,自己也受不了了,始用力的抽插。此老就趴在床上,手抓著天色的床,力的向後仰,嘴中不停呻吟著。

「啊……要不行了……嗯……嗯……舒服死了……啊……又要了……我……啊……真的持不住了……嗯……」著老的浪叫,看著自己的肉棒在她白嫩的臀出,手揉捏老漂亮的乳房,於忍不住,射出精,倒在老背上。

我摸著老的,「怎,有想起什有?」

「嗯,有……」老是有害羞。

「,事急不得,要不明天去公做一次,你以前最喜去公做了,不定你起。」我淫笑著提。

「我以前……真的是子……」

「你呢?」我埋老胸脯,叨起一桃吮吸起。

我已不想去理果怎了,反正老清醒以前,她就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