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蕩婦姐妹

軍營蕩婦姐妹 佚名 22415 字 2020-06-04

第一章:淫浪王中是透出一的氛,每天白天的,把士兵的力的干乾,著熄的吹,整瞬陷入寂。

只有摩挲的沙沙,黑夜予得的休息,而到了第二天,又陷入喧。

西,是的生,平常的候,士兵如果生病受的候,就看病,於生是有待的,哪怕只是一普通兵。

也是不用的。

在生後面。

是一片茂密的林。

在林中,突兀的泛起一些奇怪的呻吟。

影影的木,是已修剪好的,透木之的隙看去,那是一雪白的身影,一女人,容貌端正,偏生了一好似狐狸般的眼,本只能算是清秀的容拔高到了美的次。

妖惹火的身,此刻不著片,就那的跪在林,的大乳著地面,手在自己的股揉弄。

她叫王,是的生,中校,是中唯一的女生,所以,她自己有一立的宿舍。

今年二十五的她本身既有背景,又有真才,所以,如此年便成了中校,她的父在中又高的望。

王是很出色的女人,但是同也是性的女人,事上一美的,是很有人的,更何不只有蛋,有足的身份,身材,和才,一米七五的身高,在中女人中也是於高挑的存在,三十四D的乳,半球形的覆在身上,修的腿,腰上有清晰的甲,健美而又放浪,在床上腰力十足。

王低音的吟在林中,即使淫浪如她,也於自己在裸的在林中自慰感到羞臊。

著被的,在林完成今晚自己定的目,宿舍跪著爬到林中自慰到高潮。

王的手作快,一手在自己肉穴中抽,另一手的捏住自己的蒂。

光毛的,伴著手指抽的水,淫靡而人的景色可惜此刻人看。

竟暴露的羞感和感,在林中跪著不到十五分,王高挑的身抽下,便到高潮。

她那狐媚的眼中水的。

媚的蛋泛著。

的起身,林稀疏的月光,朦的在她的身上,留下光斑。

赤裸的肉,寂的深林,皎白的月光,好一美貌的月之女神。

王光著身子走宿舍,她的宿舍就在生後面,路程不,所以她才敢跑到旁的小林中淫浪的自慰。

躺在床上的王,一狐媚的大眼在黑暗中一眨一眨的,媚而又憨。

到中已有一段了。

段她只能看著一又一的士兵,但是自己久都有男人。

那一雄的男兵在久的她的眼竟然成一的流油的肥肉。

想想都流口水。

久的,她只能依靠著手指安慰自己。

前天上的那些西明天就能到了吧?放在以前,她什都不想用震棒安慰自己,多用灌器和肛栓自己一下肛。

可是在,渴的她已成了一母狼。

要勾引男兵的她又有那大的量。

哎,守著多年力的男生,又不敢太的勾引,而那群男兵一的都和木似的。

不能太的惑和啥都干啥啊。

想的王都有些抓狂了。

就在昨天晚上到自己在面被十大巴男兵,逼屁眼面是精液,可是醒之後,除了床上的一片水印以外,男人的都到。

真是念以前在校和院的生活啊,不和在似得,木就能敲出一段金……王在床上翻覆去的想男人,不知不中睡著了。

似乎是想要再做一段春。

伴著起,王床上坐起,窗外,朝初生,不了多久,整便再次始忙碌,本候她洗完,刷完牙之後就去操,看著那一群群男兵跑步,感受著操烈的男性荷蒙,可是在越看越空,的要命。

就好像小老鼠看一美的乳酪,果周是十大。

,那些大能勾引不?王的洞很大,而且在子都是操上那些可的男兵。

法,太想吃了。

王在只能期盼著起,通知自己去取西。

目前只有那些西能改一下自己的空感。

想想自己在著像是禁的生活。

王直要掉,以前自己在院工作的候,不能天天都有性,但好歹也是三天一次啊,那候想去酒吧就去酒吧,想院勾引就院勾引。

可是在日子清淡到一定地步。

伴著清脆的起,看看示赫然著字「首」,王口。

接起了。

「小王啊,我公室一趟。」

首事雷行的,啥原因都不就了。

如果是的那就好了……王嘀咕一,站起身走向外面。

慢悠悠的晃了十分,此的王是所有人的焦,一身墨色的常服,本完美的身段,在常服的托下更挺英。

挺的美臀大的常服子都遮不住,勾勒出心魄的弧,胸前的挺著上身的衣服,更令人遐想霏霏。

三年,母貂,何本就美貌的王.可是再怎想,看看王肩上星,是乖乖的了。

唉。

一群牲口,勇近人?面前的公,上面一一的色反光玻璃,面,啥都,自己的白大褂心底都感白色中青色呢。

王可瞻仰些,大步流星的走了公。

公室,王看首坐在公桌後面。

在他的面前,有一女人。

女人一挽起,露出修的脖,由於是在背後,王只看到那女人身高大一米六七,整身材很是美好,尤其是那一臀,她看了都想扇一巴掌上去。

肩膀瘦削,腰肢,好似骨般的柔,腿,可是那一美臀,好像成熟人的水蜜桃一。

「小王了啊。」

首笑道:「她是王,以後就是你的首了。

王,一下,葛青,今年生新的生。

宿舍就住你旁那,等她去衣服。」

著又向葛青道:「小葛啊,你位那啥,心太大了,你心比,平常的候也多一下,千她,小姑娘家家的性子虎了吧唧的。」

王:「……」「看什看,王,我你呢,以後性格太虎。

在下去整的男兵都能和你拜把子了。

啥事都得出。

前天居然在和病人掰手腕子。」

「我不是了?」王有不服的。

果公桌後面那位立刻吹子瞪眼。

「丫,你的意思是你想?吧。」

王已底表示奈了。

首有病,自己明明是很努力在惑男兵自己嘴,只不不敢太而已。

到他咋就成性子虎了吧唧,要和男兵拜把子呢?算了,拉著小妞走吧。

葛青的容貌秀,皮雪白,下巴上是一美人痣,她添了情。

漂亮的蛋,婉的。

最重要的是……第二章:葛青最重要她的那一大胸,王表示嫉妒,自己的胸部在女性中已算是大的了,可是葛青的那一直是要爆炸啊,暗暗的比一下,不是E就是F。

怎吃得,居然那大。

不人活了?王的身材高挑,那一D杯的胸在她身上得她的身段比完美,曲凹凸有致。

但是葛青的大胸令她的曲得格外魔鬼。

是人性的扭曲是道德的?葛青那胸中含了多少的秘密?敬注下集……跑了。

王心中疑葛青那爆乳中到底添了多少矽。

但是上笑容和煦,露出排白精巧的,那笑容怎看都是一傻白甜……王招呼著葛青就走了,走的候,很是用力的自家首了下。

那亮的音在整道中。

美人走在林小,王抬起四瞅瞅,有多少人的候,突兀的身站在葛青面前。

伸出根食指,著葛青胸前的山峰的一戳。

葛青完全有想到,和自己有有笑的王竟然第一次面就做出作。

她愣在那,而後又看到王俏上是不相信的表情,然後,自己的胸前又被戳了一下………「呀!居然是真的。」

王清楚的感到了葛青乳峰人的性。

不由道。

「不科啊,怎大?」葛青奈了,想了想也不跟王了,自己大胸是引人注目,但是像王直接上手的是少之又少的。

或者。

女生是感蠢萌蠢萌的。

王看葛青不,不死心的想再戳下。

然後葛青也被王弄得炸毛了。

人一追一跑的一路跑到。

完了衣服之後人哼著歌到宿舍,女生之的友是很快就能培起,然,撕逼的候翻翻得也很快。

了宿舍,葛青出了一口,慢慢的下外衣,明,曲人,一爆乳好像正在努力的衣的束。

而葛青的上,是的水印,葛青今年二十七,生有一三十六E的大胸,且度狂的接近F杯,一大胸形,性,都是品,且敏感,而王那手第一下戳到自己的乳上,第二下直接重重的在自己乳上,那酸疼感她股了起。

葛青用力的捏著自己大的巨乳,好似捏的不是自己的一般。

那疼痛令她著迷,事上,葛青小便喜疼痛,而到了青春期始育的候,那一大胸更是重照的地方,果越捏越大……著逐大,葛青也知道自己嗜好受虐,然知道不好,但是欲不能,在院工作的候,少和的男人上床,甚至有好多次和女人大搞。

虐待的越疼,葛青就越。

而且她常混色站,看著各各的虐待作品。

心深渴望的是一根大的可以把她的道裂的巨根……但是很快她便清醒起,下,行李箱中取出新的衣上。

她的不同於王天生的毛,但是也是精心修剪的。

片肥厚的大唇微微褐色,面是粉嫩的穴肉。

人而又美。

在股中,褐色的小菊花若若。

似乎很少,放下手的那一爆乳因腰而被拉,在那一晃一晃的,雪峰上面被自己捏出的印是那般眼。

王等多久,便看到葛青走了出,不禁眼前一亮,婉的配挺的,一矛盾感但又有另一情,而唯一改不了的是那一大乳把得的。

著葛青走了一圈。

捏著下巴道:「不啊。

穿上之後很多啊。」

葛青指指自己的胸部,「有……」「要是不才奇怪,更好啊,更有感,看著更有力……」王完就被葛青一巴掌扇到上。

「你一天到晚子想著什?」「想男人啊。」

王很是真的答道。

葛青只王是玩笑,心道:「怪首都她不著……在看要是靠才怪,一天到晚大大咧咧的。」

吃之後,王千辛苦等的於了。

打葛青宿舍自己收拾西之後,王便向著北走去。

地面相大,最西是生,最是男兵宿舍,最北面是正,南面就是操。

所以,生食堂走到北,最少也要走四十分。

王心是一千槽。

但是也於事。

只能自己乖乖的走到北。

午休,整面也有多少人活,大好的景色,花,著的,也的氛到了寂。

一路上。

只有王一人影子。

是自由,亦是孤寂。

到了宿舍的王一猥的拆包裹,第一,第二,咦?有一?拆了,我勒去,有一?俄斯套娃?整整拆了七包,王才看那是一紫色的AV棒,看看旁有七包裹,王的表情起。

只因旁啪啪,旁是葛青的房。

王怎也是性的女人,著啪啪有那如泣如的呻吟。

王眼神逐。

男人?想著,王手的挪到隔壁的房,正正好好的,留了一小,所以才有音出。

王著抓到那「夫」的心,把到上。

葛青在非常痛苦,自己嫩的乳上面是子,子住乳,清晰的痛感令她情不自禁的呻吟出。

她一手拿著一橡子,著自己大的腿之抽打,房啪啪,便是由此。

此刻的她,大腿已是一片片印,而早已,上面那肉蔻挺立而起。

葛青另一手而掐著自己的峰,但是更多的候在按揉著自己的道。

也真是她了。

而王很失望,也很喜。

「,同道中人啊。

嘿嘿嘿……」小上的猥之意怎看都得可。

沈溺在痛苦快感之的葛青於外界的一切毫所知,也看到王抱著包裹的摸到她的床。

王拿起拆的AV棒,直接放在葛青的蒂上方,按。

???怎反?第三章:姐妹私葛青表示受到的太大,完全忘了什……任何一女人在自慰的候突然看到另一女人出在自己的面前都是一度的羞臊感,可是偏偏王的作令她想笑。

此刻的王小上是不解之色,拿著按摩棒不停的弄著。

在思考著按摩棒什不震。

那表情令葛青忍俊不禁。

「池……哈哈,你安池,哈哈,笑死我了。」

葛青性感的身子不停的抖著,她此刻忍不住的大笑起,但是笑著笑著,只感乳上的子更了分。

想了想性把子拿下,笑,少了子的束,那一爆乳著她的笑不,端嫩的蓓蕾抖之中添著惑。

在葛青清脆的笑中。

王的迅速的染上一,不出的羞人。

音中多了分道。

「笑什,陪我拆快。」

葛青才注意到地上一堆散落的包裹,又想到她之前打自己宿舍的事。

才明白,到底怎事。

「行,陪你拆快。」

著妖的玉慢慢的爬下床,看著穿著的王道。

「不,你也得把衣服光。

和我一。」

葛青一玉手了托自己大酥胸。

胸前蓓蕾此刻又又。

煞是人。

看著王高挑的身,葛青一眼中是之色。

王本就是乾脆的女子此刻又是在宿舍,就只有她女人,於是手伸向衣扣,王衣服的速度很快,不一,房便是句性感的胴。

葛青的目光放肆的在王身上去,最定格在王光的私。

一眼睛是好奇。

不由伸手摸去。

光滑平坦,竟有半毛根?「你?天生的白虎?」葛青笑道。

王推到床上。

掰王的腿,仔的打量著她那漂亮粉嫩的私。

瓣粉色的大唇中只留下一小,好似原本便在一的嫩肉被一刀,裂粉色,一眼就能看出的致窄,著裂往下,雪白的瓣臀部中深深的股,壑中一朵嫩的菊蕾著。

王被她的目光看的有不好意思,伸手住自己的私。

「,天生毛的。

我也了,你也看了。

咱拆快吧。」

「吆,害羞了。」

葛青著王腿之爬起。

「以後咱在一起多研究研究,我白虎呢。」

王:「………」具赤裸裸的身子在地上拆著快,速度很慢,窗外和煦的微光,照在她人的上,雪白的肌泛著微微的光。

「哇塞……」葛青故作道:「AV棒,模具,跳蛋,灌器,肛栓,珠棒,拉珠,有嘴器。

小姑娘你玩的花不少嘛?都是牌子。

多,有有店家好呢?」王此刻眼睛定定的望著葛青有不少印的大腿。

笑道:「其我再一根皮鞭的。」

她那一手已伸了去,在葛青大腿最眼的那一道印上按了一下。

「嘶……」葛青抽了口冷。

拿起那根橡具砸在王上。

「手怎呢你?什可,我用呢。

我先跟你一下,池的事,除了珠棒是充的,肛栓拉珠注射器嘴器不用池以外,其他的都要用池。

所以池你最少要六池,然後最好再一些池做用,更。」

葛青完看著王那崇拜的目光。

挑了挑眉。

「姐姐我知道的可比你多太多了。」

女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

相互聊著天。

友加深。

「哎,了,,你怎些西啊,你之前用?」「我本就是靠男人解的,些西我第一次呢,以前只注射器和肛栓。

然後,那些西我都用。」

王懊道:「久,日子清淡的要命,你是不知道,我在看那些男兵真想去把他衣服撕了……」「小浪蹄子,望。」

葛青撇撇嘴。

「我呢,是在?」王著拿起子,在手把玩著。

「西真的好玩?青姐你的模可真是了。」

「怎呢,於我是很好玩的。

至於你的,不就好了。」

王想再什,急促的。

拉起葛青,穿好衣服。

身上下收拾利之後。

拉著葛青向生走去。

上白大褂之後,一美人相而坐,葛青的公桌在王的面。

然後,一玩手,天南海北的聊著,的,你看,就是清,因是,各年人身力,除了季可能有感冒以外,基本上都有什病症,至於扭到,交士解就行了。

女生之的升方式,聊天,西。

一起吃。

然後,再聊天,西。

再一起吃。

最後就很容易成蜜。

短短一下午,人之的迅速升酵。

以至於人走在通往小部的道路上看著一男兵的列排的整整的候,人之的腐女的息是的些男兵搞基。

每都有小部,要是在男兵宿舍附近,前文中已的面……所以人走了一多小才到小部。

途中,葛青於的化境表示,打算才千人的,地面大,中除了操以外,其很多地方都上草坪花朵,在公附近有一片很大的人工水池,每年夏天的候有清香。

小部的女人是一年少,平常很侍弄花草,而小部建在林後面,她也是很有背景的女人,只是周境然很好,可是小部不大,在茂密的灌木和林中掩映,不仔看的丫的就是所啊。

少名叫林妍,小色的肌,五官端正,搭著小色的肌,怎看都英十足。

林妍性格爽朗。

很笑,一葛青是今天。

便著她去挑杯子,盒等等日用品。

平常和她的很好的王被晾在一欲哭。

好好的招惹了,葛青一就把她晾在一。

王是池的。

也是陪葛青一堆日用品,然部面都那些西,但是於美的女生是自己比好。

王不知道逗了林妍的那多久,反正那可的咪在她手中不的著。

小的子非常的可。

面前女人就是魔。

是拿著火腿逗它。

不它吃。

等等,火腿?了整整二十池和一根火腿的王在林妍的目光中走出商店。

林妍的眼神看著王的去。

了一才感道。

「又一朵花於啊……」好王有。

不然她一定抓狂的。

人走宿舍。

葛青的房。

王的那些西上池。

第四章:深夜情感受著手中震棒的烈震感。

葛青上笑容明。

的走到王身,著烈震感的按摩棒放在她的脖子上。

然後脖子滑到耳垂。

王只感的震感令自己耳垂。

好的看了葛青一眼。

然後媚道:「青姐,我得你中午的候好像高潮吧。

在又想了?」「,你了多玩具,不用一下太可惜了。

而且,些玩具都是很好玩的呢。」

葛青笑的拿起按摩棒。

人穿的都是薄薄的睡衣。

所以起也是不力。

很快人便坦相待。

而王走到窗前拉上窗。

宿舍迷的光下,一玉人在上演著美妙的情。

葛青把王的那些西加上自己子,橡,放在床上一字排。

王腿大,葛青跪在王腿中,看著王毛的。

一手的弄著。

「,你可真好看呢。」

葛青目光灼灼的盯著王的俏。

「看看你的些西,我你一件吧。」

王被葛青昧的羞得上通。

在光下好不人。

葛青拿起王的粉色跳蛋。

的在跳蛋的表面舔舐著。

矽材的跳蛋上面有著略微的磨砂感。

葛青舔了一之後,便把跳蛋放在王粉嫩的裂上摩,王本的便渴望著西的插入,但是葛青只是放在外面挑著她的情。

「我要,青姐,我放吧。」

葛青了不所。

磨蹭了一才。

「叫好姐姐,我就你,不然我就不放去。」

「好姐姐,我嘛。

好姐姐,我放到我的逼面吧。」

葛青著王本就微微沙的,完美的透出望的淫靡,感自己胯下也有。

音太惑了,而且王在整就是一情的小母。

「哦……」著跳蛋的塞入,王出一得的呻吟。

形的跳蛋著葛青的手指向前推。

越越深,只留下一段露在外面。

葛青打跳蛋的控器,震率到最大。

王感受著自己以前有的震感。

伴著震而的酥麻,竟是那爽快。

就在,葛青又控器上。

接著她的音起。

「你有用些玩具,所以,今天晚上,如果你好好,我可以你爽到致。」

完之後,葛青同腿分。

著王毫保留的敞自己的私。

同也是另一番美景。

在葛青的指引下,王拿起震棒,在葛青的上摩,而葛青也在那震的刺激感中按下了控器。

美人,一躺在床上,腿分,享受著震棒自己的安慰,另一高挑的美人跪在床上,道深,震感更加烈。

葛青拿起熟悉的子,熟的一在自己的左乳上。

看著另一子,眼神有些情的看著在自己面前乖得如一美人犬的王.示意她那子在自己的乳上。

王抓著那子,冰冷的感令她心神一。

看著葛青那一享受的表情,也那子在自己嫩的乳上。

痛感乳尖,王上表情在一起。

第一次接受痛感,令她有毫快感可言。

想要把子拿下,葛青就住她的身子。

一的唇瓣吻了去。

巧的舌撬她的。

在她的口腔中不停的,她的舌交在一起。

津液互,王感受著道深跳蛋的震,乳尖上的痛感,口舌交的情,有人肌相的滑嫩感,聚在一起,形成一而又烈的快感向海。

不由得的臂,抱住身上的。

一巧的手在葛青身上摸著,粉背到玉臀,在葛青挺的臀上揉捏。

一根玉指在她股中撩著。

葛青看著因激吻而失神的王,的在她的前。

的再她唇上啄了一下。

道:「怎,在是不是刺激了很多?有那疼了吧。」

王嫣然一笑。

葛青大的器上那子取下,然後在自己另一的乳尖上。

葛青,把子拿下。

「,我就是你一下西的感。

喜的也玩。」

著然道「想姐姐我,戒不掉了。

乖乖的,咱玩些玩具。」

慢慢的王身上起,一玉手在她的甲上摸了一。

便著滑到她的胯下,捏住那探出的,用力的把那枚在通震表自己存在感的跳蛋拽了出,期王的淫穴大的阻力。

但是是葛青拽出外。

那肉洞微微,好像又在渴望著什西的。

葛青看著在震的跳蛋上淫靡滑的液。

直接它放在王的嘴。

她的上嘴,不能西嘴出。

可王道中拿出的西又到自己身另一洞,嘴巴面一香舌被迫享受著腥味的淫液,而且那枚跳蛋在口腔中震。

的完美的容在她的口中。

不地震,令王口水分泌的更多。

葛青拿著珠棒,在王的淫穴中不的抽,噗嗤噗嗤的水起。

王因口中的跳蛋只能出些的。

但是掩不住那刺激的快感,珠棒棒身有不少的凸起。

著棒身的深入,刺激著王的身子抖不堪。

她於到了些西的快感,珠棒棒身有一分叉,同以烈的率刺激著自己的蒂。

她口中的震蛋,道的珠棒。

令她的向高潮去。

分的腿用力,的住葛青的手,葛青空的那手她如此放肆,直接用力的往王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雪白的屁股上出一的巴掌印,疼痛感令王清醒了,不解的看著葛青。

「把腿分,不起,不然的我就把掉。」

葛青看了王一眼道。

「,手抓著踝,往上拉。

然後把腿抬到最高分,手再抱著自己的腿。

我的命令不放下。」

王乖乖照,姿她柔的身有什,只是一,道和肛都暴漏在葛青眼前。

葛青次不只是用珠棒刺激她的道,一根手指塞她的肛。

配著道的珠棒不停的抽著。

胯下穴的快感令王很快到了高潮。

葛青在她高潮的候埋在王的股,用牙啃咬著她的唇。

王更大的刺激。

王抵高潮,淫液的流葛青嘴。

葛青也的品味著王的淫汁,巧的舌刺激著王的道壁。

更是令王感到魂。

了一,葛青才王口中的跳蛋拿出。

趴在王健美的身上。

看著王媚的眼。

「啊,你看有玩具用呢,咱是呢是呢?」王也不,嗯了一下。

同意了,灌和肛交王都有。

也不是特抗拒。

敬期待第五章浴室情。

正文【姐妹】(05-08)字:3第五章:浴室情此刻在浴室面,王屈膝跪在浴室冰冷的地上,健美的身在浴室的光下透著光。

她身是透著乳白色的浴缸,面的水,葛青慵的躺在面,揉捏著自己大的胸部,而王跪著承受著便意的侵,性感的菊蕾塞著冰冷的金肛栓,上面的石在反射著的光,著旁葛青放肆而又慵的呻吟,王只得自己度日如年,每一分都是一煎熬。

葛青她定的是半小,可是,王足足被灌了近一升的水。

平坦的小腹微微鼓,哪像以前自己只要忍不住便可以快的排泄。

葛青了,得在忍不了的就,只不那根橡就在那放著。

忍不住的就要打屁股。

打完屁股之後才能拿下肛栓,不排泄完了之後要浣。

王只能努力的忍著。

好有肛栓的助,令排泄不至於那容易,但是王依感自己的神受到大的挑。

健美的抖著。

王自己也不知道忍了多久。

不知怎的,海中蹦出一想法,打屁股就打屁股吧,只要能把屁眼的水排出去。

被打下屁股也事。

「姐姐。」

王的音抖道:「好姐姐,我在忍不住了。

您打我的屁股吧。」

葛青了之後抬起手腕,看看。

「才十五分你就忍不住了?十五下子,打一下一下,得的再加上逼姐姐。

不然不算。」

王了後伏在地上,姿使自己的臀部高高起,更是人。

葛青意的看著眼前的美景,拿起橡,不由趣味的想到,看她是不知道子用力抽下去到底多疼。

想著,手上的作可不慢,而有性的子著便重重的落在王雪白的屁股上。

整浴室著亮的「啪」的一。

此刻跪在地上的王只感屁股上火辣辣的痛,原本忍耐不住的便意瞬清空,只剩下屁股上的痛,一之竟然忘。

葛青看著王雪白的肥臀上面浮出一道印。

冷笑道:「,可按要求感我你的一下呢。

所以一下作,要再打你十五下。」

「姐姐,我……忍著行,您再打我屁股了好。」

著王的哀求,葛青而不。

又一次起手中的橡。

第二下王才醒悟。

忍著痛喊道:「一!逼……姐姐。」

王的喊不是很自然,很然,她受般的侮辱性的,只不抽打再起的候,王的音越越了,只不音起都在抖。

「二,逼姐姐。」

……十五下的抽打王烈的痛楚,但些痛楚比不以前未的屈辱感,王跪在地上,的哭泣著。

原本雪白的屁股此刻又又。

葛青看的也有心疼,但於衷。

俯下身子。

手指到肛栓的那一刻她了一下。

想了想,是定跪在王臀後。

大嘴巴,排的咬住肛栓漏在外面的那一如同扣子一的底座。

瓣唇覆王的股深。

然後,就那用嘴巴王取下肛栓。

著王和便的水柱而出,而首其的葛青被的都是臭的便。

王在哭泣,根本有想控制自己。

葛青跪在王身後,美的肉上面是是水。

一柔的爆乳在王起的屁股上摩擦。

了一王才停止哭泣。

只感到留便的肛被一根舌舔著。

一看,身水的葛青正在用舌打著她排泄的的肛。

王然舔自己的便也知道,的羞辱比被打屁股要更加力。

看著葛青的子,王也不葛青身便,抱住她。

再次哭了出,姐妹二人相互入浴缸,身洗之後。

王再次跪在地上。

迎接又一次的浣。

的水流粗大的注射器流出,向著王道深去。

一次的王跪在地上的姿好似在迎接著水流洗著自己的道。

的水流在王的肛道流,王行的忍著,的臀部高高起。

有一的反抗之意。

二五十毫升的玻璃注射器,整整灌去了五管。

王努力的收肛,得的。

她在等著那肛栓塞自己的菊。

葛青意的看著地上的王.巧的玉指捏著那枚金肛栓。

王的抬起,盯著她的眼睛:「自己,加上肛栓的是三十分,不加肛栓的是二十分。

然,如果不到的,是打屁股。

行不行?」王想了想,最是定不加肛栓。

致的肛因感而收的更。

腹中的水流在道生化反,化便,但是便意倍的增。

被抽打的屁股依,而且留著火辣辣的痛感。

烈的便意和屁股上的疼痛在拷著王的神。

葛青此刻那根二十厘米的假具放在地上,底座上的吸很容易的吸附在光滑的地面上。

葛青就是把假具放在王的面前。

王此刻在地上,下往上看去,那根具那般粗雄,好像要刺破穹。

葛青又取出那根拉珠,拉珠由小到大,在末端最大的那直有三五厘米,何,王了增快感,特意的那些表面凹凸不平的西。

葛青蹲在王面前,那根拉珠塞在王的小嘴面。

王配的在那些珠子上面舔舐。

葛青了。

「一把它放我的屁眼。」

王含著拉珠,。

想了一下,把柔的拉珠折了又折,折成一大用力的堵在自己嘴,她那小小的口腔被拉珠,不留隙。

玩法又刺激著口水的分泌,很快,王便表示好了。

葛青了之後跪在王面前,雪白的臀部。

此刻映入王眼。

美,腴,肉感十足。

再配上那魂的姿,一股熟女的情展示出,王忍著道的水流,埋在葛青的股,舔舐著葛青的小菊花。

舌尖在葛青菊褶上撩。

另外手捏著拉珠。

王紫色半透明的拉珠葛青的菊蕾。

的刺入,作柔,好像害怕弄疼葛青一。

「啊,,把根拉珠全塞。」

葛青得再次菊中的物感的酸,於是王自己的肛全部有。

王也是很。

一珠子刺激著葛青的菊蕾。

封了一段的口再一次通商。

於葛青久的刺激令她很是享受。

跪著了一之後。

葛青又命令王舔舐地上的假具。

舌尖著假具上的,王而舔舐,而吻。

再把假具伸自己的喉。

舔了一之後,王跪地上。

葛青看著那大的,的分早已遍是淫汁的逼。

坐了下去。

大的入的候,葛青便感久的道微微痛,得的足感再次浮出。

大的一的道的褶。

待插到最深的候,葛青出一快的淫叫。

然後不停的上下,假具的打,一直到最大率。

的震感令假具似乎要葛青的道,伴著震感,在王度渴望的目光中,葛青上下,出一又一的浪叫。

「啊啊,好棒,好害,插死我淫的逼了!」葛青秀舞,一大的爆乳在上下大幅度的晃著。

好像跳的大白兔。

逼的巴每一次抽插都著噗呲的水,力的震,抽插所出的色嫩肉。

而在她旁的王俏上是痛苦之色。

她的住屁眼耳著一出淫的大。

明明不想去看,眼睛挪不葛青那淫的肉。

整浴室面被葛青的浪叫填,而王也不的流出淫靡的汁水。

但是肛中的液是需要王行的忍住,她此後悔怎不加肛栓呢?王在屈辱的忍著便意的同事,葛青到了高潮。

那一高亢的叫之後便沈寂下,任由那根大的具在自己淫靡的道震。

「,拉出吧。」

葛青的音好似天一。

「看你忍得也怪累的。」

葛青假具上下。

的摸摸王柔的秀。

音柔的呢喃「我不打你屁股了,到桶上蹲著,拉我看。」

王的音著哭腔道:「姐姐,我不敢。」

王此刻真的不敢再了,自己的肛此刻一下就可能。

葛青爬到她的後面,看著她那著而又不停抖的菊。

伸出的手指碰了一下。

致的感,微微抖的候在保持。

葛青不由感王的肛的性,如果男人的巴插去是多爽的感。

那快要的力道。

真是好棒的屁眼。

王只感一滑的舌用力的在她的菊上,葛青舌在她的屁眼上。

在王的臀後稍微用力的推一些。

前面那健美的身立刻意的向前爬去。

等爬道抽水桶上,在葛青的助下,王分落在桶沿上,呈M形分的腿,粉色的裂谷微微翕著,人比。

那粉嫩的裂此刻一淫液流了下。

葛青一手按揉著她的小腹,她放下。

王的屁眼微微,一股著之物的水柱出,只不一次比上一次排泄出的要清澈多了。

王感受到身上下的感都著排泄消失一空,那快感比起以往自己的要烈多倍,在那快感之下,一道清澈的水流尿道出,直直的落在葛青的上。

葛青:「……」「小妮子……」葛青然失笑。

摸著自己上清澈的液。

居然被丫尿了一身。

等好好的她明白自己的威。

反反覆覆的又灌了五六次,知道王的排出的水流清澈底之後。

葛青王跪著,粗大的假具塞她渴已久的肉穴之中,的震感未神,接著嫩的菊迎那根珠棒的攻城。

痛,王只感肛的疼痛感,但是疼痛感之中又是一爽快,葛青王手按住在自己道中逞威的具,自己拿著那根珠棒在王的菊穴中弄著。

王的淫叫整整持了一多小。

中高潮多少次她自己都不清楚了,只知道自己嗓子都喊了,而肛不光是被珠棒刺激,而且那根巨大的假具也在自己的肛中出出。

王被葛青力的扶到床上。

就那趴在床上,她已累得不行了,葛青掰王瓣臀,看著那在蠕收的屁眼。

笑的是那。

女人躺在床上。

而葛青面色的菊的拉珠抽了出。

看著上面沾染的色物。

不由苦笑。

光著王灌,果自己有清理好。

第六章:早安教清晨的光有吵醒床上熟睡的王,竟她昨夜玩的於狂。

起床未拉,但是葛青已起床好浣液了。

只不不是王使用,而是自己使用的。

葛青有一,那就是早上起床之後都要先自己虐待一通。

而今天她似乎不用再那辛苦的自己虐待自己了。

起床之後葛青先掰王的美臀看了一下,王的肛已恢到了原本的致窄。

粉嫩依,戳了下都戳去。

葛青想想自己昨天夜在上的西。

又看著在自己床上熟睡的王.泛起一抹微笑。

「啪。」

沈睡中的王屁股上又是一道印。

疼痛令王醒。

看著身裸的葛青。

王有。

「青姐,怎了?什打我啊。」

「是叫你起床。

昨天晚上你不是答我每天早上虐待我。

我的好妹妹。」

葛青的音有「想想昨天晚上我虐待你的候。

今天早上你虐待我了呢。」

「唔,好的。」

王到。

「青姐你,昨天晚上打我屁股打的真疼。

今天早上又打了一下。」

葛青自己肥美的臀高高撅起。

手中的橡交到王手中。

「妹妹,打姐姐淫的屁股。」

王拍了拍自己手中的橡,然後再看向著腰,自己的肥臀和美腿最大暴露在王面前的葛青。

目光定定的看著葛青的屁眼。

那是肛栓?葛青感王弄著自己屁眼的肛栓。

道。

「妹妹,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灌了多少水。

我是直接把淋浴花下插到屁眼面灌得。

很受呢。」

著扭了一下自己的屁股。

「妹妹打我的屁股,打完之後我跪著您的安排。」

「。」

王嘟囔著:「青姐,昨天的打多少下著?」「五十下。

每打一下我都要,然後喊一我是母狗。

妹妹用力的打,不要心我母狗。」

葛青看著傻乎乎的王,不由把原本三十下直接改成五十下。

王床上站了起,看著那腿分,直腰的身影。

又摸摸自己被打的地方。

火辣辣的痛感,在早上感竟是那提神。

手中的橡高高起,重重的落在葛青的屁股上。

白皙的屁股很快就泛起印。

音亮清脆。

葛青婉的音起:「一,我是母狗。」

,王感慨道,原打人屁股爽啊,不昨天晚上自己被打的候也是挺爽的呢。

想著王的抽打不由更加用力了。

彷是把昨夜的痛苦宣在葛青身上。

五十下打完之後,葛青原本的雪臀又又。

著大腿根都是一道道印,可以想到,今天上午的候葛青坐在公室到底多痛苦。

王看著自己的作,有後悔的。

「姐姐,那……你要不也打我屁股,看你我有受。」

葛青溺的一笑,接著拉著王的手伸向自己的胯下。

王只感自己的手陷入了一充滑的穴。

「妹妹打的很棒,看我的逼面流了多少水。

你打的我很快呢。

不用心了,等有更疼的等著呢。」

浴室,葛青蹲在桶上,肛放,一股股水流出。

看著王的眼神。

浪的笑著。

王心,青姐的子怎能容多的水?整整了快分。

而且能忍久。

王心底道。

於了好一,王又略微的水一管又一管的送葛青的菊。

微微的水刺激著葛青出撩人的呻吟。

整整往她的肛灌了七管,王拿起肛栓葛青的肛塞住。

冰冷的金感在配微的水。

葛青很是意。

拉著王走出浴室。

王只葛青坐在一著扶手的椅子上。

腿分,膝落在椅子扶手上,腰肢用力,臀部往前了下,好,被的鼓鼓的。

然後葛青把自己手放在腿膝上。

然後王自己手腿在扶手上。

王看著手的根色的子。

想了想依言照。

葛青左手和左腿在左扶手上,右手右腿在右扶手上。

看著出如此淫姿的葛青。

道:「青姐,神神秘秘的什啊。

你自慰?用手是用嘴?」葛青笑的浪。

「好妹妹,把昨天咱的拿。」

「等把塞姐姐嘴,然後用手或者嘴巴我玩我的逼。

但是得,等我又感的候,你就拿子狠狠的抽我的逼。

抽下之後玩,然後再打。

共十下,知道了?」王了之後。

「不行,你舔逼可以,但是如果打你的我不。」

「王!」葛青的音有生硬道:「你看看我的屁股,就是你打的,我你抽我你就抽,把我屁股打成在乎什,姐姐我喜被人打,越疼越爽,我就是。

你打的越疼我才越高。」

「我怕你太疼了。」

王小道。

「放心,我早就了,我以前的候整唇都有被人打。

疼的我下不了床。」

葛青柔的,眼中是神往之色。

「然後我就不停的拿手按我的道。

越越痛,最後我就直接高潮了。」

了,王手塞葛青大的嘴巴。

葛青的淫水味道比自己的稍微腥,但是的品味的是有甜味。

王此刻巧的舌伸葛青的蜜道。

她的舌很,平常的候都能的舔自己的鼻尖。

此刻入到葛青的道,。

巧的舌在蜜穴中弄著,感受著穴的肉褶。

葛青都在奇王的口舌之技。

很快,淫液分泌加快。

王才葛青的胯下抬起,的葛青。

「姐姐,我打了啊?」被捆的葛青。

但是此王又了一句「我真打了啊?」葛青奈的。

王又了一句「真打了啊,等怪我啊?」「我勒去,二。

真不是一格的S啊。」

葛青如果不是被堵住嘴,早就想王了。

看看葛青有反,依,王拿著橡,著葛青的用力的抽了下去。

上的重令葛青身的的。

始的痛之後,葛青便感有了知一。

但是得及喘口,第二下抽打又了,是那的疼痛,葛青痛苦的起身子,然後重重的放。

幸好肛栓足的大,不然真有可能出。

想到,葛青不由出音。

王把葛青口中的沾口水的拿出。

葛青急促的呼吸起。

弱的道。

「浴室,把我推到浴室面,然後打,打到我把屁眼的水拉出止。」

浴室,葛青的哀嚎伴著清脆的抽起。

王打了六七下。

之後,葛青身一抽搐,肛的肛栓撞在地面,出清脆的敲,好似景重一般,王的身上沾之物。

等到葛青肛的水全部完。

她的意已模糊不清。

道火辣辣的痛感令她出多少。

白嫩的小腹不的蠕著。

王想起昨夜葛青口舌的柔,不身上的物,趴在葛青的胯下舔舐著,道到肛,最,柔的小舌抵葛青的大的菊,清理著葛青菊壁留的便。

著臭味的便被王吸到嘴,了下去。

而葛青也很享受著王的口舌服。

葛青被王扶到浴缸,一通洗之後,葛青灌,只不一次不再搞那刺激的虐待了。

因上要上班去了。

人也再多玩。

葛青忍著道和屁股的疼痛穿好衣服……第七章:室春色林小,穿著墨色的美人,一高挑健美,一性感撩人。

她走的很慢,就好像是在慢慢的踱步,事上,葛青被抽打的很狠,王有半的留情,所以葛青大腿根每一次摩擦都痛,而自己本身的情也因部的痛,削弱很多。

人手挽手的走著,而在路上,王於葛青的身很是切。

然而心,王居然要拿些葛青按摩一下……然後招葛青好一白眼。

治跌打的有什能往道上?她然喜疼痛,但也不至於拿那玩笑。

反正段就好了。

葛青突然想等晚上的候一定要狠狠的打王一。

省的蠢萌的她哭笑不得。

人肩坐在生食堂。

今天早是米粥,然後有炒油菜。

王正在吃著呢,只感到葛青的小手放在她的子上。

就那的摩挲著她大腿。

「青姐,。」

王很好的。

位置是葛青挑的,最角落的一,所以葛青的小作人也看不。

但是可是在食堂面啊。

葛青在王耳小:「的怎抽我的?,今天是你的教。

你道不接受?」王被她口中的弄得耳垂,羞道:「不接受,有明明是你要求我打的。

所以我可不管。」

「但是我那可是特疼呢,怎都是你的作。

有我的屁股,在坐在椅子上都火辣辣的疼呢。」

葛青的音充著惑力。

「何,大庭之下高潮,多好呢?你小浪蹄子最喜的。」

「如果你要是反抗的,作可以再大一,被人的看看你怎解吧。」

「所以,你程度的反抗,只是稍微加情趣而已。」

「但是,被人的,不管你是我都有以解呢。」

「你最好乖乖的接受教,在高潮的,也是很刺激的。」

「所以,你到底接受,是不接受?」王了之後,面羞臊。

但是腿是乖乖的分,任由葛青那小手弄著自己的下。

葛青的小手隔著不算太厚的夏常服子。

摸到王的大腿上。

不由秀美的柳眉了一下。

著正在喝粥的王的道口用力掐了一下。

王突兀的感受到痛感,手一抖,米粥撒到自己的衣服上。

鼓鼓的看向葛青。

葛青捏了捏她的大腿。

「放,大腿的完全有什手感可言。」

王只好乖乖的放。

,葛青那如同魔般的音起。

「真是心啊,把粥在身上,也是可以有理由解自己的子何沾著水印了。」

那小手隔著常服子和薄薄的蕾清晰的摸到了王的裂。

在那上下其手,修的手指有的候甚至隔著子伸她的肉洞,就那的抽插,薄的感在道的嫩肉中限的放大。

很快便撩起王的火。

淫穴起。

葛青的作又快又柔。

直接王不往高潮送去。

王此刻像是大海中的一扁舟,想到自己在的境,王根本不敢出任何音。

忍著快感,白的玉咬著嘴唇。

偏生境快感的比一般的更加烈。

相的,高潮的更快。

葛青在王嫩穴中的手指感受到了大的力。

此的王身抽搐了下。

嫩穴咬住葛青的手指。

的感令葛青的手指有抽不出。

王的看著葛青。

子被那淫液打了一片。

咬牙切的。

「我宿舍衣服去。」

「不。」

葛青完。

王便如怒的母一。

呼呼的「什不行,我就了。」

王好衣服直接去了公室。

只自己的面,葛青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看著葛青的笑,王恨不能去咬一口。

半小去了,王自自的玩著手,有和葛青一句。

最是葛青打破了份沈默。

「金肛栓太硬了,然很爽,但是是矽的用起更舒服。」

「你什意思?」王想想自己早上如何抽打葛青的景,肚子的都消得乾乾。

道:「你那,疼?」「能不疼,你下手那重。」

著站起身,上身趴在桌子上。

向王手指。

看著王的姣好容。

不由想到,真是好毛的小咪呢。

看著王也和她一的趴在公桌上。

葛青著王的耳朵吹一口。

「但是很爽呢。」

接著自自的道。

「就好像你早晨在食堂一,在那境下高潮的感。

很刺激吧?我在就和你一的刺激。

不,有更刺激的呢。」

葛青抓住王的手,的揉捏著。

然後往她的手中放了一紫色的控器。

笑的像一狐狸。

「喜紫色啊。

不今天上午,你想我怎玩都可以呢。」

王手。

看著那控器。

上的之色怎也藏不住。

「跳蛋?你那成那,你往面塞跳蛋?」「嗯。

更刺激呢,早上我那你。

所以在想想,控器在你手最了。」

著好像想到了什。

「了,我的屁眼塞著拉珠,你要不要?」王「……」「你了什?」第八章:姐妹情深葛青嫣然一笑。

站起身,的走出那大的公桌。

撩起自己的白大褂。

她的子不知道什候已得乾乾了。

白大褂下,上身是常服,但是下半身不著片。

的唇的住跳蛋露出的。

美腿一,怪之前葛青坐著的候,腰部乎著公桌,腿放在桌下的空洞。

原她的下身一不。

王在想不到葛青如此大。

忙催促道「你在搞什,快去穿上子啊。

子大?一人了呢?」葛青身,背著王,的片臀瓣著紫色的拉珠末端。

三十多厘米的拉珠全部都被塞去,只留下一拉。

葛青手掰臀瓣。

更是在中向王展示自己只了跳蛋和拉珠上班。

坐座位的葛青有按王的要求穿上子。

反而更加的腿大,玉腿搭在座位扶手上,一如早上被捆在椅子上的姿。

只是此刻的下身,白的大褂,好一出制服惑。

「葛青,我的好青姐啊,我求求您老人家穿上子行不?」王乎都要哭了。

一真有人,看到一幕不就全完了?「姐姐,咱能不,一有人了你就全走光了。」

「那你不?」看著王快的跑去。

葛青的音稍微委屈的:「,你可要知道,姐姐我在很寂寞的。

需要刺激。

求求你了,把控器打吧。」

「姐姐的逼很渴,我就是一母狗,。

求你了,打控器,的我早上的候是怎你在那高潮的?」王背著葛青,的扭。

率到最大。

葛青感著力的震。

揪住肛中的拉珠。

著王道。

「,你也衣服吧?」「嗯?」王於火上。

大步走到葛青面前。

冷到:「你有得寸尺了吧?」「是?」才不一天,葛青已摸清楚王的性子了。

即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上。

「弄得?」「我……」王了。

葛青翻身跪在椅子上,拿著她的手按在屁股上。

道「又是弄的?」「我……」「那,昨天晚上你灌,你逼屁眼的候爽不爽?」面著葛青一串的。

王音越越小。

到了最後,性任由葛青自己的衣服光。

葛青王跪在自己的公桌上。

葛青拍了拍王的屁股。

「知道什你衣服。」

王疑惑道「什?」「昨天你的那些西,是不是有一件西你用呢?」葛青把玩著自己肛的拉珠。

此刻葛青又恢那淫靡的姿。

那拉在她手指中玩弄著。

王真的想了想。

跳蛋,肛栓……有一西用。

葛青摸著王的俏。

柔的。

「你想我自己手拿出?自己用嘴我拽出吧」王乖乖的伏在葛青的屁股上。

嘴巴叼著拉。

慢慢的拉珠拿了出。

到葛青的手上。

然後乖巧的身,自己的屁股露出。

葛青一一的把拉珠塞王的肛中。

王配的出呻吟,但是好好始叫呢,葛青狠狠的一巴掌拍在她的上。

「什呢?好了,你可以穿上衣服了。」

「。

要光?」王一穿著衣服,一道。

「不知道哪欠操的我得寸尺。

我想想,我是得寸尺她看看。」

葛青道。

「了,,你屁眼的拉珠在那面塞著,那跳蛋就不能我掉。

了,你知道,你是,我也是。」

「知道了。」

王。

然後真的葛青:「我是欠操的。

你是我姐姐。」

葛青「……」葛青道的跳蛋狂震著,而她自己手伸衣服揉捏著自己的大乳,且不的出性感的吟,然,途中有人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