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淫蕩女助理

我的淫蕩女助理 佚名 5937 字 2020-06-04

小殊是我用的女助理,年比我小四、五,人得不,生小孩,身材然不算是,但仍玲有曲,是很有一股熟女的味,尤其那美的臀部,容易人想入非非。

她的坐位就在我面前,到公司,或因我是她的主管,是唯唯而且有一小女人的味,然交的事偶出槌,看到她辜的表情欲滴的眼,是很起脾。

多日的共事,由於我的好脾相互的了解,她也相形的大方起,也因我的老,常常用言惑我主管,偶也拉著我的手撒撒,然小殊是不得,她的些也著我生理上起了莫名反。

她常我家做客我老婆也就熟稔起,做姐妹,天公司得上班,她老公又好小孩回港老家,要隔天才回,她又小夜疑神疑鬼的法好好入眠,也就央求我老婆大人我到她家陪她,我那傻老婆竟然同意,我也只好理成章的送她回家小殊伴。

回小殊家後,她穿著一件衣裙外面套著一件毛衣,包得密密。但仍掩不住她那玲浮凸的身材,我看著她的子不暗笑,想一如果能把你得光的,看你神甚。

我知道她最近喜打麻,就拿出副麻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上道可惜人不,玩不了,我跟她可以玩二人麻雀,她又她不玩,我便教她玩,不一她便了。

我看到了,便假太,不玩,小殊正玩得入迷,哪肯放我走。

我便要求,小殊自己身上有不少,又我是主管,不想她的,就先批道主管的不玩,又抹角地只此一次,下不例。我暗地笑破肚,表面於衷。好像我陪她玩一。

玩不到圈,小殊已了了大半,女孩子都都不大吧,一了便眼,小殊更加都了,我好了,朋友邀我出去KTV唱歌,我故意大和朋友,她知道我就要她家了。

果然她一我要走,就著急起,她知道我牛脾,一定不肯把她,於是便急著把回,要求加大注。然正中我的下。

我欣然同意,又要求玩二十一,快,因我急著赴,她起真天不怕地不怕,她已把光了,我她失魂落魄的子,暗暗好笑。

她好像想耍,要我把她,我然不肯。她急得要哭的子,我知道了,便你可以拿首和衣服,每二千,她有疑,我又著要走,她忙拉著我的手,又同意,她拉著我的候,下身,屁股得高高的,像淫似的,我的老二一下子醒了。

我又故意和她拉拉扯扯,乘摸她下屁股和胸脯,她也注意那多。到小我四、五的小殊被我玩弄在手中,我心得意了。

其做怎可能呢,於是又玩了,小殊已光了首,把鞋子、和毛衣都我了。我她疑著要不要下去,便衣服可以五千,她一下子答了,怕我反悔,我算了若她了肯定要回而不要回衣服,她更以我之前一定把衣服她,只不她不知道是,不要等我上了她再。

果然不出所料,小殊一就要回,一就衣服,,非但得不多,把衣裙和束腰了我,身上很快就得剩下奶罩和底了,她,一要我派牌,我春光限,然有多慢派多慢,看她慢慢才,而且太快我也怕她起疑,到她了竟在她的主管我面前衣服,我高之又有些息,然而衣舞太刺激了。

到自己已到了最後底,小殊又始疑了,再下去自己便光著身子了,一如此,我定始正事了。

我她我拿的三和所有首衣物,她的奶罩和,又服她了最多我看她的身,了她便可以走人,也是了眼,或者我主管不可能侵犯她,她竟然同意了,我乎要高得跳起,表面仍然著因而步。

不用,出千的我怎可能呢?不小殊了,起初她不肯,企以女助理的名要我把西她,不我硬是把她的奶罩和了下,一她不我大力,二她又不好意思也不敢我主管耍皮,於是一不的她拚命成一,遮掩自己的身,老是露出毛和乳,她害羞得也了,看到她那呼之欲出的身材,我的老二快要破而出了。除了我老婆以外,我看、玩女人的身,而小殊的是一品。特是那奶子和屁股,摸上去肯定特手。

接著我又行下一步的,我大笑著捧著回的和西要走,小殊急得要哭了,可是她又不肯在我所的主管面前掉眼,她也不上遮掩自己的身了,忙拉著我的手不我走,一屋春色一瞰,高起挺的乳峰,稀疏的毛,的屁股,修雪白的大腿,我看得直吞口水。

而我仍不色,打算底玩弄她,我你什都了,想拿甚玩,小殊也不出,只是不我走,我意和她多拉扯下,她的奶子和身免不得碰到我,她的更了,但其她也不上那多。

我看到了,便有一摺衷的法,一定,她了便拿回所有西,了只要陪我玩一便行了,花不了多少。而西照她,她一眼睛又亮了,大概她以我主管想不出什危西刁她,又可拿回她的西。她上同意了。

看到她上了,我高了,而她也因可以拿回西而高。

果然又是她。不她也不大心,只催我快玩,好拿回自己的西,而在我耳,就好像叫我快上了她一。我自然仁不。我叫她打手,上身在餐桌上趴著。

小殊又死都不肯了,因一趴下,後面的浪穴就正著我,道理我一早知道,只是料到她得向,竟也可以考到。

我一地她什,她又不好意思口,只是叫我先她衣服再玩,到了地步,她了保持一的淑女子,死也不肯趴下。

於之下,我把她,她遮一下羞,我看著她把穿上,尻若若的子,心想:不用多久你不是一要下。你要不肯,就由我你扒下。

於是她穿上,伏在桌上,也她自己也意不到,那姿和一等待男人她的一模一,我看到,乎要失控了,老二的大,不我勉力住自己,要她一百下,之後便找我。然她不可能完一百下。

小殊笑了,她本以又要什令她情的事,她的戒心一下子了大半,本她我始有防,在我在她心目中又回了皮的主管。於是她始,我也始躲房衣服,也是迫不及待想操她吧,我衣服得特快。

也是小殊得好玩吧,小殊得特大,她的音很好,不在我耳,些就是耳的叫床。

小殊完三十下我已光衣服,悄悄到她背後。小殊一地在,於是我蹲下慢慢欣她的浪穴,可能是才和我下拉扯,她的已有,我定一次粗暴的。好好她一喜。

在小殊到五十下,我突然一下子把小殊的一下扯到膝下,小殊叫一,想爬起身,但我快地按住她手,又用她的,小殊的秘穴已清楚地在我面前,等待我的插入,小殊的姿就像一摺了腰的大字形,我想她怎也想不到自己出那淫的姿吧,我把大巴她的浪穴,狠狠地插了去。

於是她不及起身便叫一,我的大巴已插了她的浪穴中。

小殊大,性相保守,除了自己老公外,看到其他男人裸露的身都已常羞,哪敢人碰,不禁手足措,她一慌,力也了大半,嘴直叫道:「不要!求求你!!快拔出!!啊!!!!好痛!!啊呀!救命啊!!!啊痛死了!快拔出啊!!啊呀!!」

她然拚命想身,但打的手被我按著,只能拚命屁股,想我的抽插,她老公的玩意明小多了,因此她的浪穴很小,把我的巴包得的。起感特好。

我了,拚命抽插,小殊也不叫,後她定下,知道我花那多她上,不易放她,於是她想用我老婆威我,一哼叫一她是我老婆的妹子,我和她做是,要是我老婆非得治我不可。

我笑道:「我老婆只要我把她照的舒舒服服的就好,而且我老婆不刺同意我今晚好好陪著小妹?要我老婆真知道了,也不治我,最多只你小淫娃引我而已。」

她又是有罪的,我做要坐牢,我差笑得不出,我:「衣服也是你自己的,要是我硬扯下的,怎扣子都掉,怎能是啊,不明著你跟我合嘛?,信啊?」

小殊有些望了,也再不出,因浪穴我插得疼痛不堪,只能叫,不她扎,只是力越越小,而她上身也被我按住,只能屁股而已。

到後她有命了,只是象徵性著屁股,嚎哭也成抽泣,我看她的浪穴越越,淫水都著流到地上,我知道她生理上忍不住想要了,就的在小殊耳摩,低著好她,早就想插她了,把小殊弄的更想要,不自的扭小腰,我把她身,又把她的叉抬起,面面地抽插。小殊半推半就的然不大反抗,但仍是著眼睛抽泣。

才好一子,她都背著我,有摸到她的奶子,在不摸,我抓著她的奶子,一面有奏地抽插,到後小殊的屁股也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道:「小浪,不是不要?怎又配合得那好?看看你那穴,淫水都流地上了。」

小殊更了,眼睛也得更,只是屁股仍然不自地跟著奏。

我有意要她眼睛,而且她不口浪叫也我有,於是我把早就好的春抹在她的穴上,把巴拔了出,等著看好。小殊然是被我霸王硬上弓,但也由於震、生、害怕慢慢舒服享受,一下子小穴中了我的巴,好像整人被抽空了一般,她奇怪地眼睛,一下子看到自己大腿,屁股在一上一下,身四朝天地半躺在桌上,我在一似笑非笑地望著她的浪穴,看到自己淫的子,她不禁叫一,忙合上腿,直起身坐在桌上,手又捧著奶子,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

只是眼睛一打,便不敢合上了,她怕我又做甚,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起的老二。於是我人便光著身子互望方。

不分的,那春始生效了,小殊也不知道,只下身越越,始她著大腿不摩擦,但下身的越越忍,淫水越流越多,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到後手不得不奶子上移到浪穴,可能小殊平常手淫吧,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但越越害,她手著急地在浪穴上掐,嘴也始「嗯嗯」地呻吟起。

那她仍有些害羞,不我看她的奶子,於是她向前趴下,把一大奶子在桌上,但子使她看起像只母狗一伏在桌上,和著桌子,雪白的屁股高高抬起,手不在浪穴上按。

小殊的神智始性了,她嘴越叫越大,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叫大,直是忘情地浪叫。

我看得性起,上在我的公事包中拿了位相,把她那子照了下,我知道相片以後可以我大把甜。照完相,小殊在那自慰完了。把才腿的都了下,看平她「老公」可真的把她,在一次性全爆了。

我突然得有不起公,一良家女,出落得那漂亮,而且又是我的女助理,在被我搞得母狗都不如。於是我定一下公,她老公一忙把小殊。

我把小殊抱起,她反抗的空也有,手忙著自慰,於是我毫地把她抱到床上,我躺著一光著身子的美女,一手抓著柔嫩的屁股,一手著香的背,掌心半扣著小殊的半奶子,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

我把小殊放到床上,心她一次真正的「叫床」。

小殊早已全身力,我先把小殊的手浪穴上拿,她上受地叫起,我又打她的,在浪穴上地吹,小殊更加受了,她痛苦地身扭扭去,淫水也更加泛,我看是候了,就她:「要不要?嗯?」

她似是而非地又,於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她於忍不住了,了,小:「要,要。」

我假不到,「什?到。要什?」

她完全投降了,著眼睛小又:「要……要……我要…巴……求你…我…嗯……嗯……」

我了,又逗她:「大,你是不是小淫娃?」

她的浪穴已到了限,在她再不甚淑女的了,咽著:「是是……我是…小…淫娃……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呼呼……」

我有意再逗她一下:「你才不是不要?在怎又要了?小淫娃,敢跟我老婆告?」

小殊痛苦地扭著身,地:「不是……不敢了……好哥哥,我的好哥哥……我要……我了……嗯……嗯啊……求求你……插一插……插……插……你要怎插都行……啊……好受……我……求求你……求」

我一又有:「什哥哥!小淫娃,叫老公!」

小殊於把最後一尊也放下了,大哭求道:「好哥哥……好…老公……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小殊受死了……嗯……」

我笑道:「要我干你也行,先舔我的巴。」

小殊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巴,舔了起,我也想不到她如此乾脆,看她真是了,一含我的巴,一手淫。我看得性起,一把抓起她的,著她的口猛插,看到小殊痛苦又舒服的子,我快活了。可以有一美女跟你口交,不是每人都有的福份。

至此我於完全到了有的目的,我定大一了。我把小殊的屁股抬起,大巴她的浪穴,小殊十分配合地把腿,可能是渴度,她的腿得快成一字了,我笑道:「真是名副其的小淫娃,白了舞蹈啊,腿得那,人可那本事。」

小殊了一。於是我不再客,巴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小殊大叫一,手舞足蹈起,只是之後她又上由大叫成了哼叫,我又有了,於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又在她奶上又搓又拉,小殊痛得大叫起,不一她就合不上嘴了,嘴一直浪叫,小殊不愧是的婚後女,叫床都比人,不同於一般的啊啊,小殊叫床不但更耳,也多元化多了:「啊啊好嗯哎呀好不要喔唔唔啊…啊…啊…啊…我要…要哇好哇哎求你啊啊插死我了啊我要死了唔不行了……不行了要去了喔~~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殊一叫起床就全情投入,小殊然叫得力,不魂,好在她音好,身材也一流,己足有了,她次叫得透不,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

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伸到天上去了,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不的淫女娃就是平斯斯文文,低胸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小殊。於是此我知道,只要催起女人的情,女也可以成。也中促成了我和其女人的情事。

回,小殊可能是性能力弱,不到半小已了三次身,也了一次,只是我有些「能量」,不能就此放她走,小殊了身,更加浪了,她已我得神智不清,但是不浪叫,我在床上也了姿,小殊狗爬式地趴著,我托著她的腰抽插。

多久,小殊又高潮了,她的屁股拚命,叫也天地,好在她家那是立式墅,隔音又好,否人以在母狗。

插多下,小殊了下屁股,又了,只是次下,她的精已有之前那多了。小殊身,整人都了,趴在床上又了去。

我十分苦,只好慢抽慢插,小殊慢慢的醒,小殊一醒,我乾脆把她整人抱起插,小殊情又了,她又始浪叫:「唔唔啊好啊啊…啊…啊…好好……啊…啊…啊……」抽多十下,小殊又去了,整人抱著我不喘,我要抽插,此小殊有力地哀求道:「我不行了,不要再了,我要死了,你插人吧……呼…呼……」

也是累了,她的叫那多化了,只是著我的一抽一插有奏地叫,屁股也上下,身子力地靠在我身上,她的奶子十分柔,靠在我胸前我人都酥了,於是我更加,抽插也更加力。小殊此竭力的呻吟著:「嗯……嗯啊……求求你……插一插……嗯……嗯啊……求求你……插一插……射快出……射到啊啊啊插死我喔一起了呀……不行了要去了喔~~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巴一酥麻,中於忍不住把的精液毫保留的射了我最美的小殊。

此以後,不各位明白,美的小殊我的女助理,然也成了我的地下情人,永陪伴我最忠厚老的主管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