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遊戲

變態遊戲 佚名 5074 字 2020-06-04

我是高恩,二十八。那一次,我了汪小雨而受,似乎很不值得。

那晚上,我她家街口,看有一男人在打她。我下做花使者。

我那男人打了起。

大致是俱的局面,但我得更重。我扭打著下十石,我躺在地上不能起,那男人能爬起,一跛一跛的。汪小雨是去扶他。

那男人一拳把她打,自己走掉了。小雨去追,他已登上一部的士,而去。

小雨才扶我。

我去看生包起,躺在家中不能出外。

我是在追求小雨的,一次事件使我,原小雨已有男朋友,而且然非比常。她也很明地是重那男人多重我。

我有什好出呢?打就他打吧,那是他的事。

晚,小雨看我。

我有一腿打了石羔,不其功能,我便在家中作。我是家,我的家也就是我的室。

小雨拿了一大袋食物和水果,她正在照我的妹妹她是我的女朋友,晚上由她接班,妹妹可以明天中午再,於是我的妹妹先走了。

妹妹走後,小雨:「我看你也需要吃晚了,我得正好吧?」

我:「你是走吧,我不想麻你!」

她像不到,把西放下,我餐。

我肚子很,仍要下去。

我:「你何必把浪在我身上呢?你有你的男朋友!」

但小雨就像不到。她我把水果好,把食物出放在我的面前,:「你吃,我削水果!」

她下,又使我得不好意思再拒人千里了。

我很奇怪,我追求她,她是若即若的,也很刁,未如此下。

我:「你的男朋友呢?」

她:「你答我,不再提那件事,否我就真的上要走了!」

假如我真想她走,我祗要一提就行了,但我我不是真想她走,所以我祗好不提。

我吃了,又吃了水果,她把西收去了,:「真,我也要洗一澡了!」

我不出。我以她要回家了。

她:「我要借你一件睡衣!」

我:「你在洗澡?」

她:「不迎?」

「不是--祗是-祗是--」

我著不出一道理,她已走去拉我的抽。我的家就是一大房,有隔的,祗是有浴室立。她就拿了睡衣和毛巾了浴室。

我著淋浴的水,心抓。後她就穿著我的睡衣出。

我之目瞪口呆。

她就穿著睡衣的上截,露出腿子,光著,看不衣是否在,可能在,但打扮是免令人推的。而她是那美,真使人心弦震。

她我微笑:「你看什?不舒服?」

我:「道你不打算回家?」

她:「你有人照,我留下陪你不好?」

「呃--」我著。

她摸我的:「我今晚陪你睡!」

我之然,我:「但--但--」

她:「你在要睡?」

「呃--不,」我,「我已睡了一整天,我不想再睡,我要作一些!」

她一姿:「你我如何?」

我:「也好,我很想你!」

她:「要不要光衣服?」

我忽然一身是汗,皮都了。我:「道你可以--?」

她:「人不是永都青春美的,趁著未老,留下自己的美也好。拍照片不方便,我找不到我可以信的影,你是家,我和你又要好,由你把我下最好了!」

她始衣服。我眼都花了。她什候始和我要好起呢?

但她一就光了。

她真是美。

一白哲的美女,但而不肥,成身像由四球合成,球球之有美妙的接,皮的表面滑得反光,乳是粉色的,她似乎全身都有深色,唯一深色的是三角地那一小黑的毛。我的具不由自主硬了。

她:「你喜我?」

我:「--然喜!」

她:「你以前裸女有?」

我:「然了,的候不知多少次了!」但我不敢,一次是不同的,一次有私人感情,我的腿之好像多了一支在阻著了。

她:「你呀,正一些!」

我祗好量正。我心是想去和她性交的,奈腿上打著石羔,做不到作。我推那借的椅到架的前面,放好,指她好姿。

真不容易,很集中精神。我可以嗅到她身上的幽香。奇怪,以前模特,就未嗅到身的味。

我力逼自己打好了草稿。

她又:「你女有?」

我:「我怎知人家是不是呢?而且那也不重要!」

她:「你在的就是一女!」

她是?那男人又如何?但也有可能他要好而未上床的。我祗能疑,而不能否定。

不她提起事,使我更集中精神了。

我工作,了一,她:「不准很疲倦,不如明天再!」

我也不反,明天再有她美妙的肉,我是求之不得的。

我以她要穿回衣服,她不是。她走看看我的架,:「唔,得真不!」

我忍得很辛苦,因我很想抱住她,但又不敢做,怕一做就破了氛。

跟著她:「你不洗澡的?」

「洗,」我,「怎不洗!」

她:「但你怎洗呢?」

我:「是很困,但不能不洗。我要用那洗衣服用的大盆,坐在面,腿在凳子上架高,淋浴也不能用了!」

她:「不如我替你洗,那你就不辛苦了!」

我以置信,不知如何回答,她已跑浴室去了。

看著她赤裸著走走去,四球一一的,我很想自己死去,因要做的事做不到,我死了的就不必受折磨。但在同我又不想死。死了的就些也看不到了。

她又回了,:「水放好了,我替你衣服!」

她不由分,就把我的衣服光了,一件不留。,她就看了那支多出的--我硬著的具,一柱擎天。

她指著嘻嘻笑。

她:「你在想著一些不正的事情!」

我苦笑:「----我忍不住呀!」

她:「你不要想呀!我是女,我也要保持!」

我奇怪她是女怎又知道多?

她把我扶了浴室。

她也是照我昨夜的法我坐盆中,用凳子架起了打著石羔的腿子。但有人扶和有人代洗,我就不辛苦了。

但又有一辛苦。

她赤裸在前面,替我洗,我反烈是自然的。她接近,我不能碰,我要忍得很辛苦。

她已提出警告,如我碰她,她一怒走掉。

但她又不避忌,洗到我的下,她本可以叫我自己洗的,但她的手伸下了,不是洗,而且花玩弄。

我欲仙,上眼睛,硬的具在她的手中跳。

她又笑,:「你又在想了,不准想!」

我呻吟道:「怎能不想呢?」

她:「就可以不想了!」

她著一手打下,我狂叫一,痛得乎了起。具是不起打的,尤其是勃起之。即痛又使我作一,具也小得像消失了似的。

她笑得喘不。她於:「在你不想了!」

我是不想,痛醒了。

她替我抹乾身子,扶我上床。

我:「我穿睡衣!」

她:「我是你的女朋友,我赤相!」

她也是一不在我的身躺下。

我怎可能入睡?我要她清楚此事,她很累,上眼睛不。

我不能忍了,我伸手到她的身上摸,她惺忪地:「不要.....不要....」但她又不推我的手。

但一到下,她就捉住我的手,腿子合得的。她:「你....不要吧,你想做,也做不到呀!」

我真要咬碎牙,我拖著那笨重的石羔,是做不到的,但假如她合作,坐上就行了,但是她不肯合作。

我想把她挑逗到起,她都有反。不准碰是挑逗得不成功的。

後她忽然眼睛:「不如我用手你解吧,那你就不打搞我了!」

我大喜望,迎之至。

她坐起握住我的硬如棍子的具,捋起,另一手玩弄我的乳。

她自女的人,手熟,也用手做她是富吧?

我很感恩,不能真,但能我出精打消念也是很好的。

我始升上仙境。但差一射精她停了手。她拍拍我的大腿:「我在太累,明天晚上再做吧!」

跟著她就起身把被子在地上,:「我睡地下,你就不能搞我!」

我真苦透了。本她祗要一分,我就可以得到泄,但她在最重要停了。她把火煽高了,不肯我,真不得了。

她又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你不准自己手淫,你要把精留起,等你的腿子好了之後出在我的面。假如你不依,我生的!」

有了承,又有了警告,我便死忍著不敢自己出精了。

而她睡在地上,又有另一人。天,她然不被子。而她又有穿衣服,偶姿,有曲著,有,有合上,每一角度我都可以看到了,但就是不能接。我下去是有用的,她可能跑上床叫我睡地下,我拖著重的石羔不便追上追下。而且她生。

第二天起床,我的精神很差,因睡得很不。

她我弄了早餐午餐之後便走了,晚再。

晚的程一式一。我又不想她走,然她走了我安得多。

第三天早上,她走了之後,她那男朋友了。了方便女人出而我不必去,是有上的。他就推。我大,要打,我是完全不的。

但她祗是在屋中走了一圈,我冷笑,:「她和你同居?」

我:「呃--又不算!」

他:「一切我都,你走不,她留下,你一痊她就走了。是她的,我在已清醒了。她喜把你逗到神魂倒,不你,她是的!」

我祗是愕愕地看著他。

他又:「你在已不是我的情了,你看著吧!」

他完便走了。

晚小雨,我有她提事。

我我的很痛,似乎步不佳。

她有她在就不要,她可以服侍一切。

她仍如前般玩弄我。

她那前男友得,他提醒了我,小雨是在玩的,明知我行不便就以此折磨我,我好得七七八八她就走掉,那是她的最後利。

如她真是要做我的女朋友,她大可合作而我性交的。她即使不想做也可以用手我出精。但她偏偏就差那一使我得不到泄。

假如她不想有肉的涉而展,那她是用不著在我的面前衣服的。

但在我痊之前我也有法。

再了三天,她仍是一,把我搞得天不到地不到就跑到地下去睡。

她是要睡的,也睡著。

我的不重了,因我的不是步不佳,而是步甚佳。下午我的妹妹陪我去院覆,已除去了石羔,我已事。但我用泡自假石羔上。

其很,但我仍假很重,小雨也不察。

在,她就不能欺我行不了。

她在地上好成大字形。我也是她的姿才取行。

她有穿衣服,又不我穿,也方便了行。

我爬下床,跪在她的腿中,小心地就好位置和角度,而一直不及她,以免把她弄醒。

也做是不太君子,不她是先小人的,她也多次等我的腿好了就可以性交,在我的腿是好了。

在最的候,我忽然猛地一插。

她不是乾的型,就容易了,祗要得就行。

她整人一震,眼睛一而,嘴巴也了,尖叫起。

但此我已全插入了。假如她是女,她的女膜肯定已我刺破了。

她慌地:「不.....不好....」

但她又有推我。我不知道她有什感,也她很矛盾,但她然不痛。

她不推我,我就可以抽插了。

那滑和使我舒服了。她也喉深出呻吟。她上眼睛,把扭著。

我祗能在那度快感中支持了大十秒,跟著就是一魂,精液狂射而出,她也呻吟得像快要死去似的。

跟著我就整了下。她深呼吸。

我相信她也到了高潮,否她就不忘了抗拒。

跟著她忽然用力把我一推,使我了。

我:「我的腿已好得差不多了,我可以--」

她不理我,跳起抓回她的衣服,跑浴室。

我看她留下了少血在我的具上。她她是女似乎不假,但在她已不是了。她那玩得很多,但此前未真正性交。我取去了她的桃。

她出已穿好了衣服,憎恨的表情,抓起手袋就走。

我:「你要出去?」

她不,祗是拉大。

我:「三更半夜,有什地方好去呢?」

她不就走了,大砰然上。

第二天中午我的妹妹,道:「你的女朋友呢?」

我:「我吵了大架,我猜她不再了!」

小雨果然不再了,我打找她她也不接。以後我也再有看到她。我不可惜失去她,她根本是我如人的。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