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情SM之戀

迷情SM之戀 佚名 7214 字 2020-06-04

,我男友,我知道他有SM的向,不我什趣,想不到那一天,他竟然在我一心理都有的情下,我做了的事!>

(第一天)

晚上十後,跟往常一,我上班的地方走出,那是一家大型的百公司,我在三的少女服工作,他每晚都接我下班,今晚然也一,我就看到他的停在面。公司的制服穿在身上未下,白色公主袖衫、粉色的短背心、窄裙,腿套著米色透明,蹬著一白色高跟鞋,穿往往的,我入了。跟往常一,聊了句,他便加足油往前去,子很快的就穿市,入道路。

「妮!今晚我想不一的,好?」

我意出他的意思,他就子停在路,子不多,而且在昏暗的路下,一股不愉快的感油然而生。

「,我不懂你句的意思耶,你想做什?」

「很好玩的,!你先跟我到後座你就知道了……」

一茫然的我,不知道他倒底想什?反正平常也是他拿主意,就依他吧!我到了後座。他我低身了子,突然用力背後抓住我的手,把我推倒在座椅上!

「妮!在起,你就不我,我玩特的!」一淫笑……「你要我怎?我……」他不待我把完,就拿了一白布塞入我的嘴,把我的手扭到背後,拿出一堆麻,挑出一的,把我的手反起,後在手臂身子上了圈,住我的手臂身,接下他又挑一短一的,把我的捆起,了避免口中的布松落,他又拿出一的白布,我的唇,我咬在嘴,用力拉往後起,把口中的布固定住,我只感到喉一的受,但叫不出……

「好了,你在逃也逃不了,叫也叫不出,我就好好度天吧!」

我最後一次看了他那奇怪的眼神,之後我的眼睛也被他用布蒙了起,我拼命著抵抗,但是有用,只能任由他。在一片漆黑中,大行了半小,沿路上收音一直播著歌曲,我也不外的音,只的到他口中不哼呀哼的,最後有一拉的音,他把停了去!

我被反的手和,已麻木的不指,他打,把我拉出,我的不知的跪了下去,他索性把我扛在肩上,一、,我被放在地毯上。不知道是、害怕是不安,我竟得疲,意志模糊,於我昏了去。

被一醒,眼,我眼睛的布已被解,四周,是一陌生的房,耳一,正在隔壁房打。

「是的,她身不太舒服,要三天病假,不能上班了!」

啊?原他私自我跟公司了三天假,假造我生病的理由,他到底要做什?我扭著身,身的麻,已在我身上一整夜了,我的手,麻木的似乎有感。「喔!妮,你醒了呀,睡的好?」外走。

「~~~唔~~~嗯!」我想,但嘴巴被布塞著,另外咬在唇,著布。

「喔!我差忘了,你不能,!我你解,透透,我的乖!」我嘴上的布被解,口中塞著的布也被拿出,早被口水浸的透了。

「!你想要什?不要,快把我手解,求求你……」

我哀求著。「嘿,你了,你身上的西可要陪你度三天喔,是早它吧!」

「什?你要我三天?手被著三天?」

「然,很好玩的,!我你弄吃的西,你等!」

望著他身的背影,我意到我往後三天的情形,我流面。他用一大子,盛了一粉的西,和著一些流的汁液,感上像是狗食。

放在的地上,然後我招著。「!是你三天的食方式,自己想法爬吃,不吃可死喔!」又是一淫笑。

著他而去的身影,我不禁低啜泣,想像自己被狗一的食,不想如此被糟蹋,但忍渴,又不得不吃,我扭著身子,的向那狗食爬去,吃了起,再也不得形像了。由於手被反,只能用嘴近子食,那子,狗都不如。突然,我想到早上他在打,了!不就在房外?

我放子,不身的往房外爬去,只要我能出,任何人都行,只要有人知道我不是生病假,自然有人救我的。

但是手被著,在法站起,勉扎著站了起,跳不到步又跌倒在地,只有匍伏前,短短步路的距,那像法到般的,不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大半天的功夫,我於爬到桌的前面,我用拌住,用力扯了下,摔到地板上,我扭身向後,用反著的手,按了熟的朋友玲的。「~~~~~~~~~~」著方的震,我心跳越越快!

「快呀!快接呀,任何人都好,只要有人知道我被在。」忽然,一大手背後抱住我,同一像球一的西塞入我的嘴中,即用皮扣固定在後,在那同,方有人接了。

「喂,找哪位?」我出那是玲的音,然,也知道那是玲。「喂,玲呀,我是,妮妮生病假了,身不太舒服,三天公司就偏你了,不好意思!」

(天呀!玲也被了,救命呀!玲!)

然句玲是不到的,那球塞住我的嘴巴,根本不出。

「啊!那要不要,她在能?我跟她句。」

「~~~~嗯~~~~」我拼命想大叫!「喔!不太方便喔!她在不方便!」

的同,一後用力拉著皮,我嘴的球深陷入喉中。

「喔!那不勉!得去看生,有,今晚我去看她,你接我好了!」

(啊~~~玲,你千不要,你上了!)

「好啊!那今晚我在你公司前等你,再一起看妮妮!」到玲允的答覆,我眼流了出,我害了她!

「嘿嘿!不嘛,你找伴,我也省的麻,呵……想打求救,看我怎修理你!」啪啪啪!下耳光,我,更把我手捆起打我,是第一遭。

「你一,中午吃,也不水喝,看你敢不。」

我又被回房,眼睛再度被蒙上,不同的,只是嘴的布成了硬球,口水不停的自球上的洞流出,乾的受的喉、麻痹知的手,我力的在地毯上。

再次被醒,是小腹尿的感,遭糕,想小便,怎?昨晚到在都如,於法忍耐想上所,可是在怎解?

手被麻捆著,到哪去了,我著身子,忍著!

「唔~~~~~~~~~~~!」

我力自喉深出最大的呻吟,想到。

可是一分、分去了,毫不,你到底去哪了?忍著尿的力,我在地板上翻覆去,急欲小便,法索束,我不知道怎?(救命呀!我解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上所!)我仰著身子,企那股的感,腿用力,下私也想法用力,我甚至把被捆的腿往胸前起,我不要尿出!

於,我是忍不住,尿液像洪般的而出,的感,小底透,由臀泄而出,著大腿,透短裙,流到地板上,大流了近一分,第一次感受到那地自容的羞愧,我竟然尿,而且是在模下,真是羞死了!啪!啪!,然眼睛被蒙住,但我也感得出那是相光的,有人拿著相著我拍照,那是?是?

「哈….於受不了尿出!我就是故意要你尿在,怎,好不好玩?」

扯下蒙著我眼睛的布,情的拍著照片,我拼命抵抗,可是法阻他,只能任由他拍下我狼的子。原一切他早有,我在地上翻覆、扎,他一定躲在角落看得一清二楚,!你何要折磨我?何要待我?

「呵….真可,尿唷,!我你洗乾,乖喔!呵….」穿廊,我被抱到浴室,把我放在浴室地板上,用力把我的上衣、短裙、鞋都了下,上衣由於手臂被著,所以用剪刀剪破,同胸罩一扯下,露出腴尖挺的乳,在我身上只剩小、,然有那捆得像粽子般的、以及塞在口中的球。

拉下我的,接下,用剪刀慢慢把我的小剪,那被尿液透的小,拿起可到尿液如雨般的滴下,身,我口中的球被解拿出,正想清清喉,想到上又被塞入一布,天呀!

我的小塞我的嘴巴,那尿液的味道直到我的喉中,即被固定住,回用的是我的,我受的上眼睛,不有就此放我,他拿出水管往我身上,我全身透。

「呵….洗乾,不然有味道的!」

接下是更酷的,拿出一架扇,打源,冷往我身上直灌,透的身,在吹下,令我冷的直抖,我全身蜷著,扎著躲到角落,情的不停的往我身上吹,我喊叫也法,我一直流著眼。

在一酷的虐後,我的手於被解,不我有因此得到自由,是晚餐到了,我被到房,安置在一有靠背的木椅上,手有麻束,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手,我的手反在椅背,在椅的杆上,嘴的小被拿出,我忙吐了口,那股刺鼻、心感真受,跟早上一,拿了一子,了食物,一口一口的喂我,我的心情,哪吃的下?

「啊!差不多了,吃完後,我去接你的好朋友陪你了,你乖乖在家等我回。」「!我求你,放玲,我便你怎都可以,只求你放玲….」

他像一,身,整理整理麻,手又拿出那球,抓住我的下巴,用力的把球塞入我的嘴,仍用皮扣住,然後拿一麻我的上半身在椅背,胸乳被勒得更尖挺。

「玲也是漂亮的女孩,我好好待她的,待你最好乖一,不要便出音,否要你好看!」

接著是重重的一掌,打在我的後部,我得眼前一片昏眩,我又昏了去。不知了多久,我逐恢意,朦的眼,眼前一位漂亮的女孩,熟悉的身影,是玲!我像救一般,不了塞在嘴的球,拼命想出音!「嗯~~~~!~~~~~~」(玲,快救我,快我解!)我心想著。可是出乎意料的,玲有上我解,她只是望著我,露出的微笑。她走近我的身,看了看我,又到我的背後,弄著我的,挑逗般的。

「妮!你好漂亮,我喜你在子,真的!」又是一甜甜的微笑。(玲,你了,我快一起逃吧!待回了我都走不了。)

玲不到我的,只看到我流著、著,扎著身子,自喉深出咽的音。接下的情景,乎我完全望,我想到,竟生事!玲走到我面前,我到看著她,她穿著一白色袖身窄裙,的裹住那傲人的曲,黑亮的,披在左胸前,蛋上著淡淡的,水汪汪的大眼,甜甜的酒,著挑逗般的微笑;上穿的是一白色根的高根鞋,修的腿,透一薄薄的色,更吸引人。她的把手放到背後,展露出模特般的身影。

在那同,出在我的身後,手拿著麻,往玲走去,毫不力的把玲的手反起,同的子胸前,在胸乳上下捆,接下始捆玲的,好後玲被推著跪在我前面。

「呵……比起你,玲多了,本以她也力抵抗,打算在上就想她起,想到她十分配合,要求在你面前你看,原玲跟我一,有SM的向,呵….真是巧遇呀!」

「妮!我真的希望有男人捆我、折磨我,我好喜!」玲笑著。接下是令人欲火的一幕,把子了下,他那硬挺的肉棒早昂著,後喝令玲嘴,把那肉棒吞了去,看著玲吸吮著的神情,我用力咬著口中的球,心一激。

就眼的看著他人回的抽送,越越激,於射了出,射在玲的上,都是,玲用舌舔著上的的精液,拿起他的,蹲下替玲擦著,擦著擦著,擦到嘴,手沾精液的塞入玲的嘴中,再用另一布,固定在嘴,此的玲也法了。

到此我抱著逃走的希望,已完全幻,把玲的眼睛用布蒙上後,拿一根具,狠狠插入玲的私,打源,到小的,看到玲蜷在我跟前,那股陶醉的足感,我又流下眼,就在、玲的浪叫中,度我的第二夜晚。

(第二天)

清晨的光窗投射,我感弱力的身,整人在椅子上,袋一片空白,什也不去思考。玲躺在地板上了一夜,具因池的力耗,已停止,在眼前的女孩,是一熟悉的身影,但此得常的陌生。房走了出,裸露著上半身,手拿著一根皮鞭,看著我,也看著玲,他用踢著玲,玲出呻吟,叱喝著,手中的鞭子,情的落在玲的身上,玲出痛苦的哀嚎,扭著身子,蜷起。

「起了,今天有不同的等著你玩呢!」我身上的麻被解,只剩手有嘴的球。我首先被到另一房,那算是一,只不多放了床,接著我的手有一被高高的吊起,身上一不,吊著的疼痛令我受,我因只靠一站著而不平衡,彷佛一玩偶,在空中去。

接著玲也被,推著她往前走,但有解她手上的子,所以玲就一跳一跳的到房,折了半天,玲被推倒在床上,才被解手,嘴巴的、眼睛的布也被拿下。我嘴的球此也被拿出,用同的方式吃早餐後,玲的衣服、鞋被精光,光溜溜的身子,又被五花大起,次用好麻,在玲的身上捆出像甲般的花,下也用麻勒住,靠近私敏感麻打了,玲俯在床上,被屈到背後,跟反的手在一起,不得,接著口中一被塞了球,用皮扣在後,口水上不停的流出。接著忍的始了,了根,火的光,油一滴滴的落在玲的背後、臀部,身,尖挺的乳房一不放,滴在身上的油就像刺青般一,玲受不了高而哀嚎著,我不忍心看下去。

「!我求你放玲,不要再折磨她了,她已痛苦的法忍受了….」

瞪著我,在玲的腿,走近我,狠狠我巴掌,手拿起玲的小,塞我的嘴中,再用玲的在我嘴上了圈,把小固定在我嘴巴,令我不能。「你最好我安份,怎?是不是也想,好!」

重新池的具,插我的私,始,令我全身酥,在我呀的,一股的快感油然而生,我不停的扭著,第一次到那被虐的愉,未有的特殊感,逐的,我失去反抗的力量,在奇特的感中,茫然的失去自我,一也不想抗拒它。未待,玲的身上已油痕,的水,露出一足的感。始用皮鞭抽打著,每一鞭落在玲的身上,就打落了油的痕,玲也跟著嚎叫起,著床,皮鞭不停的,玲的身也不的抽搐著,抽十鞭,打得玲全身,油的痕也因此落。

整上午就在一片哀嚎中度,玲也了,整人倒在床上。下午,我仍然一不,所幸全身的束都被除下,不了防止我逃走,用一大型的子把我起,他命令我不得大喊叫,否又要把我起、塞住嘴,所以了不想被捆,我也就乖乖。另一方面玲被在另一子,不她就我幸,除了全身的衣物被光之外,手依然反在背後,也,嘴巴塞著球,不得的躺在子,全身未消,弱的身,惹人。大傍晚分,拿了一堆西,看像是院用浣的工具,一支特大的注射筒、一便盆、一些不知名的器具,全部放在玲的子前,接著玲被出子,像一狗般的趴在地上,屁股的高高的,那支注射筒吸了液,大有百西西吧!一筒又一筒的玲的後灌去,玲著眉,忍受著不自在的痛苦,一灌了次,放下注射筒,把便盆拿,放在地上,一手抓著玲的,另一手用力拍打著玲的臀部,我看到玲用力咬著嘴的球,著眼,不消分,感玲的腹部作,才灌的液,同一些排泄物,全部泄而出,的一便盆,看了看,得意的笑著,玲面露的倦容,趴在地上一也不,不放,硬玲的抓向便盆,乎近的可以接到那令人作的排泄物,玲反抗著著,嘴一怒吼,但叫不出音。

「呵….看看你自己出的西,味道如何呀?哈….」

玲瞪著他看,不料反被打了一耳光,摔倒在地上,便盆也翻精光,整房充的味。

「好吧!今晚你就在房忍受一夜的臭味吧!敢不,修理你!」

身要,突然回看著我,淫笑的著。

「啊!差便宜你了,好!否不你太好了。」

果不想像,我的手又被的捆起,塞住嘴,在子,後而去。就,度一夜晚。

(第三天)

被已整整三天了,受前所未有的虐委屈,身的拘束不自由,心理的羞愧助,有的,好像到了一新的世界,接到一些全新的事物。玲是我共事的好友,以前深深的情,突然,我感她有那一的,她原不是我想像的那,得她被起,真的好美好美。

不知道是了,是我真的,於身上的束,我已能接受,甚至已上它,我,我逐喜的束,我喜被、被的捆。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一大早,把我人的身都清洗乾,我一都有反抗,洗澡,互相著水花。洗完澡後把我到房,床上著套衣服、衣、化箱、高跟鞋、等,分要我穿上,首先打粉底化,上紫色的眼影口,穿上衣、,接著穿上衣服,那是一件短的黑色皮衣身窄裙,穿在身上真是惹火,然後配上那性感的高跟鞋,看著中的我,忍不住都要被吸引,告我,今天要我去SM界的「女王」,玲高的叫了起,我搞不清楚是怎一回事,不玲後告我,女王是不易人的,能到她是我的福,所以得,一定要好好表。

我人的手都被手反,嘴也塞著球,不一,女王的接我,坐,眼睛要被蒙上,是不我知道女王的住所,真是神秘。子行一小後,停了下,我跟玲被出,走室,蒙著眼睛的布才被解。那是一非常富的大,敞的乎可以停十部,旁站著西挺的男士,著我向前走去,最後到了一座抬前面停了下,有位女士坐在上,莫四十至五十左右,旁女侍,在跟前躺著位的美女,全身光溜溜的,手著麻,口同塞著球,流下的口水已弄地毯,有貌的鞠了躬後,跪了下。

「女王陛下,我把您要看的人了。」

原她就是女王,她上下仔的看了看我跟玲

「都得不嘛!挺可的,身材也很好!」

女王意的著,後示意身的女侍,女侍,往我走下。我的手被打,另一位女侍托著子走,子上面放著麻。

女侍一人拉一,把我的手反起,她熟的作令人奇,不消分,我跟玲已全身被五花大,押著跪在女王前面,低著,口水不停的流出,接著一位大走,手拿著皮鞭,往我身上抽了十下,我跟玲都出痛苦的哀嚎,眼不禁流下。接著我平躺在地上,被另一麻捆後,的被拉起,逐成倒吊的姿,得部充血得受,我倒吊在空中,稍一扎晃,皮鞭就不留情的落在身上,都是我的叫,在一旁。

被拷打後,我又跪在地上,位男士走上前,解我嘴的球,同也解自己的子,掏出硬挺的肉棒,分塞入我跟玲的嘴,我第一次感受到那西在我嘴的感,玲因曾受的教,已十分熟的始吸吮起,我抽送著,感受那肉棒住我的喉深,我不用舌去舔那滑的,那男士也因我的,出足的音。抽送分後,我感到肉棒瞬更硬、更粗大,那男士出一叫,即我口中的硬物像抽搐般的抖,最後一猛插,我感滑滑的液我的喉,嘴都是,射了下,那男士把肉棒抽出,精液不停的猛射著,回是射在我的上,同,玲的男人也射了出,我人都被的,女王高的,我的表非常意。

「你不,我喜你,迎加入SM界,今後你被予任,我SM界更光大!」

後女王去休息,我跟玲又被出,同戴上手、嘴球,蒙上眼睛,子又我,往我原的地方回去。往後的天,我跟玲像平常一,回到公司上班,段不平凡的,我跟的女孩提起,偶跟玲在公司碰面,人有默契般的微笑著,三天改了我的人生,也改了我一些看法,我公司制服的窄裙改得更短更窄,穿上,走起路腿的磨擦,生比的快感。我跟玲,除了友外,更添了分色彩,有我相在家、或甚至中午休息外出至,人互相捆、虐方,一起享受那愉的感!越越我了,我下班後,都直接我接到他的住所,行我的SM,有甚至就停在路,在上玩了起,就在他善的索捆下,我迷失在SM的世界….。

我喜,我喜被,在寂寞的夜,捆我、折磨我,我享受被虐的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