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豔高貴的姨媽

冷豔高貴的姨媽 佚名 7761 字 2020-06-05

李小健的姨淑珍,年方三十家住天母,他考上台北某高,要他寄宿在姨家,事忙碌的淑珍已多年未,在阿健海中印像模糊,後,阿健依著的字到天母,社是雪白浮雕外的豪墅居住的也是富豪家,阿健按址到了姨的家口伸手按了。此滴滴的女人:「是啊……」

「我是李小健……找淑珍阿姨……」

「喔……吧……」

雕花大打了,女管家阿健穿越百花盛的庭,走潢得比的豪客,他暗自之梯走下秀披肩身著一粉白洋的美少,皮雪白嫩、身材凹凸,她身散著成熟魅惑、高雅美,曳的秀香她吐如:「阿健,你已得俊俏高大耶,阿姨迎你……」

主人面面的坐在沙家常,阿健於眼前姨的美貌姿色竟看得目瞪口呆,姨那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大眼真迷人,姣白的粉白中透而唇膏彩下的桃小嘴得嫩欲滴,言那一一合的唇令人真想一芳,光滑肌雪白嫩,她凹凸玲的身材被包裹在雪白的低胸洋,露出大半的酥胸而的乳房出一道深深的乳,柳腰裙下一迷人玉腿雪白修,白的粉臂,成熟充著少的媚,比起故那淫的媚更扣人心魄,淡雅脂粉香及成熟女人的肉香味迎面。

姨的美性感竟使得阿健色心暗生,的盯瞧著姨而忘了面前的大美人是自己的,他逐模糊竟把眼前姨幻成一不的美女神,似乎看了她高白嫩的酥胸而奶像豆般的可,非份的遐想使得他那胯下的巴不禁悄悄勃起。姨阿健呆似的神情:「阿健,你怎啦……」

令陷入粉幻的阿健清醒,回神的他不禁有尬:「啊,不起……什……」

美的姨似乎阿健的眼神猛盯著她的前胸,姨不禁泛桃匆匆告退,她管家阿健到客房休息,阿健起身目送姨去的倩影,他眼盯著姨左右而被洋得微的肥臀,曲美得令人垂涎三尺,他心想要是能和姨美人的大美人做,必定是快得不得了!

他女管家探知未生一子一女的姨大公司的董事,老公於三年前去世,年美的姨受高保金成所目的富孀,男仕姨的美色富,可是姨才貌全、自甚高,她今生今世心守,男女之情掩心深,偌大的洋房就住著美迷人的年寡和女管家然富堂皇也得缺乏朝,姨的豪房位在二而女管家就近睡在下房,阿健下□於女管家房隔的客房。

阿健放下行李躺在睡床暗自忖思,想那姿色美、成熟迷人的姨三十有,正是情鼎盛、渴的年,日夜守空、孤枕眠是多的寂寞痛苦!阿健替年美的姨深深到委屈,不之的使阿健忘了人晚的理,意染指姨人胴,心找也把姨勾引上床,以滋她那久已缺乏男人慰的小穴。

阿健自生不情後,於成熟的女人特有「性」趣,巴不得天下成熟美的女都被他玩弄,他相信姨和一臣服於他的大巴下。姨那身洋包裹下凹凸、成熟媚惑的倩影使得阿健幻想著他那巴插入姨的小穴,使她舒服、爽快得欲仙欲死、不喘的媚,遐思幻想中他的巴不禁又傲然勃起,好到浴室冷水,冷一燃起的火。阿健就住於豪空的墅,美的姨朝夕相,她那玲有的身材散成熟女性比的媚惑力,使得阿健的色心情日俱增,由於欲情的混、望的期待,阿健信情化情有姨美的胴不了。

高一下有天傍晚,姨加新婚晚宴未返,女管家假回下,他自在房功。

九左右了下,阿健心知姨酬回,他去。那美姨是喝多了喜酒,粉泛然,的像是熟透的果,充限的媚,姨面醉意呼道:「阿健……、扶我屋…」

酬喜宴而穿的色露臂的低胸服,把姨那玲的身材包裹得凹凸有,充比的惑,光照人的姨在酒宴上光新娘美采,觥交之不知迷惑多少男人的有色目光。阿健感受到姨一晚服底充曲美的魔鬼身材,是那光滑白嫩,充妖媚、情,年少的他激起亢的火,阿健眼睛充了色的光芒罩住了姨全身,他忍著漾的心神,勤地扶姨客後,著她的柳腰、著她的玉手,往二姨的房去。

微醺的姨把整柔依偎著他,他隔著服感到姨盈的胴柔富有性,他藉扶持姨得以居高下,透她的低胸口瞧了那乎奔跳而出的雪白肥嫩、的大乳房,高雪白的乳成了一道深又密的乳。

姨那鼻的乳香脂粉味令阿健全身血液加速流,他心想真是天良辰,今夜非要有姨那令多少男仕憧憬迷惑的胴不可,他色心大起,胯下的巴早已迫不及待,硬挺得乎穿而出,那原本扶著姨柳腰的手掌也趁上之,趁往下托住姨的肥臀摸了把,感肥嫩嫩的像是球般有性。

阿健扶持著姨跚地到上姨的房,她的皮包取出匙房。打光後,他眼前豪的套房看呆了,差忘了把姨扶到舒柔的床,阿健把姨身子的放到床上後身上了房,好一幅美人春睡,美色前他情急的先解去自身的衣,姨此刻力的醉於床,然不知淫邪眼神的阿健,正虎眈眈她那晚服下令男人垂涎三尺的美胴。

姨撩人的睡姿使得光衣的阿健,那粗的巴亢得高挺立,恨不得立刻插姨的肥穴嫩逼,他走到床想要拿起著凰舞的枕以高姨的部,好她舒服一些,突然枕下竟藏著一根造形栩栩如生的假巴,假巴是式的呢!

外表冷端的姨是已婚的女人,已悟男女交那魂骨的快感,成熟媚的她生理上必然的有所需求,但失去老公後,夜深人孤床眠、月夜良宵床空被寒,每想起去老公水之、夫妻恩的情景不禁潸然下,情寂寞的般奈,身寡的她痛苦到了,每每反以入眠,她好借助假巴抽弄小穴,藉著手淫」的方式足身成熟掩的情、生理的需求,能□解外表高端的姨,心竟是如此苦、般的渴!

知悉姨的心底秘密後,阿健心想今夜必使出教的熟床技,苦的姨重拾男女交的喜。阿健小心翼翼地褪去姨的服,全身盈雪白的肉留下那黑色半透明著蕾的奶罩三角,黑白比分明,胸前酥乳得乎要覆不住,阿健吞一口婪口水,用手著酥胸,摸著捏著十分柔富有性的肉球,趁著姨酣睡未醒,柔地褪下了她那黑色魅惑的三式,姨就此被精光在床然不知,赤裸裸的她凹凸有曲美得像水晶般玲剔透,那的嫩蛋、小巧微的香唇盈雪白的肌、肥嫩的乳房、嫩的小奶、白嫩滑的肥臀,美腿光滑得有,那凸起的丘和黑的毛是比的魅惑。

姨身的冰肌玉令阿健看得火亢,法抗拒!

他姨那赤裸的胴,姨身上散出的肉香、淡淡的酒香,他摸她的秀、嫩的小耳、桃的粉,手放肆的撩,移在姨那白嫩高挺、柔的大乳房上,揉捏著像豆般小可的乳,不久敏感的乳得膨突起,他姨那雪白的玉腿向外伸,黑密、茂盛如林的三角林中央凸一道肉,穴口微片唇如嫩。阿健伏身用舌尖舔著吮著那花生米粒般的核,更不舌尖深入小穴舔吸著。

「嗯…哼…啊…啊…」

生理的自然反,使得酣醉未醒的姨不由自主的出呻吟,小穴泌出的淫水,使得阿健火高、常,左手姨那片嫩的唇,右手握住粗巨的大巴,了姨那的肥穴嫩逼,他臀部猛然挺入。「滋!…」

偌大的硬巴全根小穴。用力一插,使得酣睡中的姨倏然醒眼,自己竟一不的被光溜溜的阿健住,那下充感她直自己被阿健淫了,姨醉意全消、惶恐:「阿健…你、你什……不要……不可以啊……」

姨抖得大冒冷汗,手猛敲阿健,她的一眼急得淌下了眼:「……不、不能啊……你不能的……我、我是你的姨呀……阿健你不可以……」

阿健惶恐哀怨的乞求著:「心的姨……你在太、太美了……美得我上了你……」

「啊……不要……你怎能我呢……你放我……」

他抽送著巴:「我阿姨你…阿健要享受你美的肉…」

「哎。…阿健你了…、是呀…」

姨肥臀不安地扭著、著:「不要啊……你怎可以阿姨……你、你不可以……」

阿健用巨大巴抽插著,在姨的耳根旁些猥挑逗的言。「阿姨……我、我你舒服的……你以後不要假巴了……我要你重做的快……」

假巴的秘密竟被阿健了,姨立自羞得通,在阿健眼得媚迷人,反而更加深他有姨胴的野心,加把的九一深把粗又巴往肉的小穴回狂抽猛插,插得久旱的姨快感肥穴嫩逼遍全身、舒爽比,狂的抽插竟引爆出她那久未挨插的小穴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正值狼虎之年的姨完全崩了,淫春心迅速侵了她,那久寂寞的小穴怎受得了那真的大巴狂野的抽插,是被阿健淫有了,但她身生理起了漪,理智形它抵抗不了狂火的燃,淫快感冉冉燃升而起,刺激和著她全身胞,姨感受到小穴的充,敏感的核被碰使她快感到高峰。「啊……喔……」

姨出呻吟抖,她法再抗拒了。

姨誓老公守寡,未曾和的男人有著密交往,不料守身年的她,竟然在家空的房中被人淫了,膨的大巴在姨小穴回抽插,那充暖的感使她不由得亢得火焚身,有生以第一次被其他的男人玩弄,般不同官能刺激使她中有羞,姨眼神似乎含著怨尤,怨疚的是婚宴上眼他人新婚笑,相之下深感到自己孤,景情不禁多喝杯藉酒消愁,不料了自己的清白。

激的火使她那小穴如至肉地一一合的吸吮著,姨生育又久未挨插那小穴窄如女,阿健得不禁大叫:「喔……美阿姨……你的小穴好……得我好爽啊……」

巴犀利的攻,使姨舒得呼吸急促,手抱住阿健,她的肥臀上下扭迎挺著他的抽插,粉霞羞地:「唉……你色包天……你竟敢淫了姨……我一生名被你全了……唉……你好狠啊……」

「阿姨……生米已煮成熟……你和我都合一了……就嘛……美阿姨……我永著你……」

阿健安慰著,用火的唇吮吻姨的粉、香使她感到的酥,阿健乘追向姨呵如的小嘴吻著。他陶醉的吮吸著姨的香舌,大巴仍不抽插著姨的小穴,插得她欲仙欲死,原始肉了理智理,期守空的她沈浸於阿健勇猛的攻。半後才了他激情的唇吻,不羞、粉通、媚眼微柔的呼道:「唉……守身如玉的身子被你淫了……失去了的我……你便了…」

阿健一知道姨了春心,得力的抽插,了羞心的姨,感到她那肥穴嫩逼深就像爬咬似的,又受又舒服,不出的快感在全身漾旋著,她那肥美臀竟著他的抽插不停地挺著、迎著,阿健九一深或九深一、忽左忽右地猛插著,燃的情焰促使姨暴露淫本能,她浪吟哼、朱口微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小色狼……我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阿健……你好神勇……啊……」

忍的愉於冶的叫,春意燎燃、芳心迷的她已再法矜持,浪哼不已:「嗯……唔……啊……妙了……阿健……你再、再用力……」

「叫我哥哥的……」

「哼……我才不要……我是你姨……怎可以叫你、哥哥的……你太、太分啊……」

「叫哥哥……不然我不玩穴了……」

阿健故意停止抽大巴,害得姨急得粉:「啊……真羞死人……、哥哥……阿健……我的哥哥……」

阿健言大,他番用力抽插硬如的巴,粗大的巴在姨那已被淫水的小穴如入人之地抽送著。「喔、喔……、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妙了……嗯、哼……」

姨眯住含春的媚眼,激的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小嘴出甜美人的叫床,她空已久的小穴在阿健粗大的巴勇猛的刺下呼快活,已把之事向九宵外,海充著水之的喜。阿健的大巴被姨又窄又的小穴得舒比,改用旋磨方式扭臀部,使巴在姨肥穴嫩逼旋。「喔……阿健……、哥哥……姨被你插得好舒服……」

姨的小穴被他又硬、粗又大的巴磨得舒服比,暴露出淫的本性,不得羞舒爽得呻吟浪叫著,她得手住阿健,高的勾住他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大巴的研磨,姨已陶醉在阿健年少健的精力中。

姨已舒得忘了她是被晚淫的而把阿健作是人!浪滋滋、床春色,小穴深深套住巴,如此的密旋磨是她去做不曾享受的快感,姨被插得喘、香汗淋淋、媚眼微、姣美的粉上出性足的:「哎……阿健……姨好爽……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不了啊!……喔……哎!……你的西太、太大了……」

姨浪淫狎的呻吟她那性感惑的小嘴巴出,淋淋的淫水不向外溢出沾了床,人恣淫在肉的激情中!阿健嘴角溢著愉的淫笑:「心的阿姨……你意……你痛快……」

「嗯嗯……你真行啊……喔……姨太、太爽了……唉唷…」

姨被阿健挑逗得心跳加、血液急循、火猛身、淫水流,她耐得抖、呻吟不。阿健促追:「美阿姨,才你……什太大呢……」

「!你欺我……你明知故的……是你、你的巴太、太大了啦……」

美姨不羞,上媚眼著,除了老公外男人淫猥的性,使成熟的姨深感呼吸急促、芳心漾。阿健存心端淑的姨由口中出性器的淫邪俗,以促使她羞心完全享受男女交的趣:「阿姨你哪爽……」

「羞死啦……你就欺我……就是下、下面爽啦……」

姨喘急促,阿健傻如故:「下面什爽……出吧……不然哥哥可不玩啦……」

姨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小穴好、好爽……好舒服嘛……」

姨羞呻吟著,阿健得寸尺:「我……阿姨你在嘛……」

「唉唷……羞死人……」

性器的合更深,的巨大不停在小穴探索刺,粗大巴碰核生更烈的快感,姨著扭肥臀:「我、我和阿健做……我的小穴被阿健插得好舒服……姨是淫好色的女人……我、我喜阿健你的大巴……」

姨舒得次,直成了春情漾的淫女,她不再矜持放浪去迎接阿健的抽插,有教高雅的姨口出淫邪的浪已表出女人的屈服,阿健姿意的把玩姨那盈柔的肥腴美乳,她的乳房更愈形挺。阿健用嘴唇吮著拉拔,嫩的奶被刺激得立如豆,身上下享受那百般的挑逗,使得姨呻吟不已,淫浪媚的狂呼、全身、淫水不而出,美的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得媚比:「哎!……好舒服……拜你抱我……哥哥……啊啊……」

淫猥的啼露出限的意,姨已件的操奉了阿健。

阿健知道的姨已陷入性渴的峰高潮,尤其像她那成熟透的而又守寡多年的肉,此如不姨狠的抽插把她玩死去活,她重男女肉交的美妙而使姨足,否恐是法博取她日後的心,即翻身下床姨的往床一拉,此姨的媚眼瞄阿健胯下那根兀立著得紫的大肉,直四公分多粗就如力多瓶,近二十公分的巴,一巨大如蛋的色滑亮,看得姨芳心一震,暗想真是一根雄粗的大巴!

阿健拿了枕在姨光滑的大肥臀之下,使她那撮黑亮毛覆的丘得高突上挺,他站立在床分姨修白嫩的腿後,手架起她的小腿在肩上,手握著硬梆梆的巴先用大著姨那如小又的肉逗弄著,姨被逗弄得肥白臀部不停的往上挺著,片唇像似嘴般合著,似乎迫不及地食物:「喔……求求你再逗我啦……哥哥……我要大巴……拜你快插吧……」

阿健想是候了,猛力一挺、全根插入,施展出授令女人比的老推技,拚命前後抽插著,大巴塞得小穴的,抽插之更是下下底,插得的姨身酥麻、舒比。「滋!滋!」

男女性器官撞之不於耳。姨如如醉,舒服得把肥美臀高前後扭以迎合阿健勇猛狠命的抽插,她已陷入淫的激情中是限的舒爽、限的喜。「哎……阿健……哥哥……好舒服……哼……好棒啊……姨好久爽快……便你怎插……我都所……喔……我的人……我的心都你啦……喔……爽死我啦……」

姨失魂般的嗲喘,粉、媚眼如、秀舞、香汗淋淋火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淫的媚,海已有老公的形影,在的她完全沈溺在性的快感中,身心完全被阿健所征服了。她心花怒放、如疑如醉、急促啼,姨浪十足的狂,往昔端淑的夫人不存在,此刻她浪得有如情的母狗!阿健得意地大巴狠狠的抽插。姨眉蹙:「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了…」

姨嗲如呢,端的快感使她魂神散,一股的淫水小穴急而出。

小穴出淫水後依然套著粗大硬的巴,使阿健差控不住精,了底取姨芳心,他抑住射精的,阿健把了身的姨抱起後翻她的胴,要她四肢屈跪床上,姨依的高高起那如白瓷般出光而的大肥臀,臀下小的肉暴露,穴口淋的淫水使赤的唇著晶亮光,姨回一瞥迷人的眸,媚的凝望著阿健:「你、你想怎……」

阿健跪在她的背後,用手著她的肥臀:「好美的臀啊!」

「哎呀!」

哼一,姨手抓床柳眉一,原阿健手搭在她的肥臀上,下半身用力一挺,比蛋粗的肉柱臀後一插入她性感的肉,他整人俯在雪白白的美背上,他撞地抽送著大巴,般姿使姨想起人不正像在街上情交媾的狗?是老公有玩的花,年少阿健不巴粗大傲人,而且性技也是花百出,番狗交式的做使得姨有一番感受,不禁火更加。

姨情淫地前後扭肥臀迎合著,美胴不停前後,使得肥大的乳房前後晃著甚,他左手伸前捏揉著姨晃不已的大乳房,右手摸著她白晰嫩、柔有肉的肥臀,他向前用力挺刺。

她竭力往後扭迎合!成熟美的姨初狗式的交媾,得四肢百骸悸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大巴在肥臀後面得姨的穴心酥麻快活透,她的桃小嘴出令天下男人魂不已的啼,「滋!滋!」

的插穴更是清脆亮,肉如似漆的合真是名附其的狗男女。喔……好舒服……爽死我了……玩穴的、哥哥……丈夫……姨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喔喔……」

她比急促喘著:「阿健……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巴……美死了……好爽快……姨又要了……」

她激的大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是否到房外,光滑雪白的胴加速前後狂,一身晶亮的汗珠。他得意地不容姨告,巴更用力的抽插,所的刺激竟一波波姨的情推向高潮尖峰,身酥麻、欲仙欲死,小穴口片嫩的唇著巴的抽插翻翻出,她舒得全身,姨小穴大量乎乎的淫水急,得阿健一酥麻,姨星目微地在唇角上露出了足的微笑,阿健感受到姨的小穴正收吸吮著巴。

他快速抽送著,於也把持不住叫道:「美阿姨……好爽喔……你的小穴……吸得我好舒服……我也要了……」

身後的姨拚命挺肥臀迎合阿健的最後的刺,快感那,阿健全身一精大,的精液狂注小穴,姨的穴深深感受到股的流。「喔、喔……在太爽了……」

姨如如醉的喘息著俯在床上,阿健倒在她的美背上,小穴深有如久旱的田地逢雨水的灌溉,激情淫的苟合後汗珠涔涔的人,足地相酣睡而去。不知睡多久,姨悠悠醒,但床上濡一片,回想起才的交,真是比的舒服爽快,有股令人留忘的甜蜜感。想不到阿健床技高超、花招百出,若非他色包天,趁她醉床上予以淫,使她得以重享受比激情、放的性滋味,否她下半可能空的活在世上。

姨著阿健又又吻,用腴性感的阿健,他被姨一吻、而醒,也情地吮吻姨的雪白粉、香唇,手在姨光滑赤裸的胴摸揉,弄得她搔不已。「美阿姨,你舒服……意……」

姨羞怯低地:「嗯……你可真害……姨真要被你玩死啦……」

「阿姨……你做我的太太嘛……我你爽歪歪的……」

姨更羞得粉:「哼……真皮厚……是你的太太……不要……唉……姨都被你玩了……那以後……就全看你的良心……」

「咦……阿姨你放心……我好好你的……喔……你不是也如如醉的喊丈夫……」

姨言,粉羞的住媚眼不敢正阿健,她上身撒似的扭:「!你、你真糗人……姨受不了你才口而叫嘛……你、你死啦……」

姨嗲後抱阿健,再次上她情火辣的吻。姨的身心被阿健征服了,阿健粗大的巴旺盛的性能力她欲仙欲死,她的神情肉恢了春天般的生,姨始沈溺肉的快感,久的她第一次到禁忌的情竟是如此甜美,姨再也舍不得阿健。著享受人生第二春的水之、性的滋,防止她淫的情外,姨走女管家,偌大的墅剩下年少的阿健和美的姨!

人此密如恩夫妻,白天在公司姨依然外表端秀、冷漠不可侵犯的董事模,下班回家後暗夜她褪衣物,的有如羊,姨愉快地奉出一身美赤裸充肉香的迷人胴任由阿健享受玩弄,享受男女偷情的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