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們的新娘懷了我的孩子

2011年末,阿虎P老家打,要我去加他和甜妞的婚了,

我口答著,心酸楚了,我放下手之後,我就默默地念著一句:

「了,我的初,了,我的甜妞!」

有人:有憾的人生不完美,那年我年,不知憾何物,在我

明白了,甜妞成我的女人,是我人生的一憾!

阿虎是我在P老家最好的朋友,他小我一起混,是命的哥。

甜妞是我家的居,和我走得很近,她性事成熟得早,最喜我,多

次我躲林去,任由我摸她下那嫩的芳草地。

後,我爸在南方了,我家就南了,分的那天,甜妞哭成了

人,我安慰了她好久,以後一定回去娶她,她一漂亮的婚!想到

事隔三年,一切都有了,甜妞已我的好兄弟阿虎好上了,且上

就要婚!

我是乘火回P的,但因一罕的大雪,路塌了方,我能上他

的婚,我得到的那天是12月1,已是他新婚的第三天。

「大哥,你怎才到啊?!我和甜妞都以你把我忘了,不了呢!」

阿虎我到喜出望外,他一跛一跛的奔接了我的行李,身就

把我引向有喜字的房,是出租房,他的新房是租的。

「你是怎啦?」我阿虎,他答,掀起房的保暖,催促我快

房去。

才,我就看到甜妞坐床沿,正用吹筒吹著的,她一定是

沐浴,腿上著色的被,身上穿著棉的睡衣,那睡衣的前襟敞著,

一小巧的乳房,在我眼前裸露。

「啊……」

甜妞看的是我,她禁不住喜得叫了一,目光停留在我的上,

是那的切和注,竟不得拉敞的睡衣,任由玉兔在胸前跳蹦。

「甜妞,不快叫哥……」

甜妞著,扭看了看阿虎,然後香檀嘴,羞的叫了我一

「哥」。

我拿出好的金,向二人表示了祝,正要再阿虎的腿是怎跛的,

窗外突然有人喊了一:「虎哥……啦……快!」

「生了什事?」我盯著阿虎。

阿虎神色慌的道:「大哥,一言,我要出去躲天,你就我照

照甜妞啊……是啥事,甜妞慢慢告你的……」音落,他就跑得

影。

我腹疑的看著甜妞,正欲,想不到甜妞臂一,一下就了我

「甜、甜妞…………不好啊……」

「哥,我怎不好啦?……我要哥……先把欠我的我……要哥我

漂亮的婚!」

,甜妞流下了行,她一哭,一下了棉睡衣,那睡衣

什也穿,我一下就把她那赤裸的身收眼底!

「甜妞……啊……你已和阿虎婚了,他可是我的好兄弟……我

不能……不起他!」我面愧疚的甜妞道。

「我不,才是不住虎哥!哥,你知道?婚……就是他了

我和哥……的!」

甜妞著就坐了下,她下正著我,用力拉著我的手,要我去看她的

下。

我甜妞固的子,心想一定有什原因,又想立知道阿虎怎,

就甜妞:「你要我看……我就看……但你告我,你……究竟是怎回

事?」

「……你先看……我的……」

甜妞著就向我了腿,但:芳草萋萋的玉下,那蚌唇是那迷

人,片小唇然大了不少,堪似「柳」、更似「蝴蝶」舞,那色,

以前的,但肉芽,尚多少深黑的色素。

「甜妞,你的……是以前那美啊……哥很高,你能保得好

……」

「哥,不是我保,是阿虎……」甜妞停了,她有些欲言又止。

「是他……香惜玉?一向的猛……得斯文了?呵呵……」

「哥……我……我被你一看,好高,好了……哎呀,我……我都

流水了……」甜妞陡然有些不好意思起,她用手捂住的,「哥,你……

喜我?」

「喜……好喜……你在的子……」

我用手指掰甜妞的唇,果然看到不少的液流了出。

「哥……你喜……就插我啊……虎哥了……半月我都是你的……」

此刻我意情迷,心追是怎回事,看是阿虎有意安排,我和甜妞

「洞房花」的,而且他有商量,不然甜妞不敢主。

「哥……你怎啦?你快……插哦!」

候,我的巴硬邦邦了,把得老高,甜妞伸手我解皮,不

一,就把我身了精光。巴跳出的那一那,甜妞就不手

的握住了它,情不自禁的道:「哥……你的真大!」

我自小阿虎一起,知道他的也不小,甜妞如是,只她更成熟,知道

男人的大,增男人的自信心。

我用手掰甜妞的唇,巴插她小巧的蜜口,然有液滋著,

可甜妞是「啊」的了一!

「啊……哥……你哦……我已……好久了……啊……」

我正插得起,想不到甜妞竟始求,她出「好久」,更使我

大吃一!

「什?你不是一直跟著阿虎?道他是『柳下惠』?有洞房花,

他不碰你?」

由於我很吃,竟一忘了抽插,只是巴深插蜜,一不的著

甜妞。

插著不,甜妞更受,她的屁股地扭起,她了口,

我道:「哥,虎哥以前是很行的,可自他命根受了,就……不行了……」

她我不,就掐了我屁股蛋下,「哥……快啊……我……喜你一下一

下的……」

我配合著甜妞扭的奏,插著甜妞那久的,道:「他命根

受,是啥的事?」

「半年前……他替人收,被弄的……腿也是……」

「那嘛……抓他?」我很,禁不住的狠狠插了身下的甜妞下,甜

妞娥眉,但有吟。女人的力就是,看她已了些。

「人,是他挑起的,他了人家好,人家要人,有,我

吃了巴……哎呀,哥……在你……插快、插重嘛……我想要……快

高潮一回!」

著,甜妞就用手扶住了我的熊腰,我「噗嗤噗嗤」的激起。

那一夜,我使甜妞高潮了三次,我也射了三次,都是射在甜妞的下的。

因她告我,阿虎已有了生育能力,而她又想他生孩子,他小口只

有向哥我「」了,法,我就好人做到了底!

在那半多月的日子,我就做了件事:一是夜夜甜妞射,想

她快上孩子,我把她了自己的女人般疼,了前面提到的那憾,

然是的;二是叫我老爸了一,了,通,阿

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案。

可阿虎始不提前回,他在,甜妞本就是我的女人,他要我

好好再疼她天,待我啥回Q市,他就回替我送行。

P是小地方,返Q市的票很,我了不少,只到18日下午

的票。在甜妞相的日子,她天天都很心,也不知道心是真的,是

我看的。

17日那天下午,我相去拍了景,想回去爸看看,因他

在土生土,以慰藉他故的念。

回的候,我看到甜妞正在洗澡,她我明天就要走了,要好好的洗澡

先,通宵我做!

「哥,我一起洗,好?」甜妞洗著澡,媚笑著我。

「好啊!」我欣然答,但了手的相,「西怕潮,我得先把

它放回房去。」

「……」甜妞乖巧的著。

我拿著相走到回身,相了正在洗澡的甜妞。

「哥,你是嘛呢?」甜妞笑著。

「我你拍洗澡的照片,你知道?女人洗澡雅『出水芙蓉』,我要

在身,好好看看。」

「哎呀……我身子有什好看的?天天在一起……哥看?……哥

……快拍啦……洗澡!」

我按下快的那一那,甜妞把一低,用前的遮住了她那笑得

很的!

天晚上,阿虎果然回了,我喝不少的酒,了不少的。

直到夜深人之後,甜妞才照我的吩咐,一打著哈欠,一高撅著屁股上

床整理床,可阿虎意要走,我都不住。後是甜妞我使了眼色,我

才打消了我兄弟同一喜的女人共一夜的念。

「哥……虎哥不意……我懂……因他在硬不起……一定得很面子

……」甜妞衣物,一不的躺在床上,她大腿,迎我的巴

入港的候,她有些悲的我。

「事,我回去就他家大院,一定有治。」

「真的?如果真能治,那太好啦!」

甜妞的眼睛一亮,我她眼神看出了她阿虎的心。女人的心和男人的

都一,不大的心,都得下多男人和女人!

我是有些醋意吧,用手捉住巴,故意在甜妞那蜜洞的口

上磨蹭了久,直到甜妞有些猴急了,我才大插了去……

「哥……舒服?」

「舒服……舒服了!」

甜妞很,貌似比哪次做都主,她快速的扭腰肢,的

的屁股,有好多次,都差把我弄得提前射起精。了分散自己的精力,我

甜妞吟了首描女人的淫。

云:『天生妙物腰下居,雅蜜俗。茸茸美髯唇,幽幽蜜洞甘

露滴。牙只喜啃硬肉,嘴小尤好吞大。最是令人魂,亦收亦亦吮吸。』

「哎呀……哥……你怎……下流啊!」甜妞打了我一下「咯咯」

的笑不停。

「不是我的,是我在成人站看到的……」

我一用力猛,大巴甜妞的蹦了出,甜妞立刻用手捉住我的

巴,把它迅速的塞了她那液的!

那一夜,我真的是通宵做了,我了住一夜的真,一大

喜的窗花在了甜妞的乳上。

「哥……你做啥呢?是怕我冷?我不冷,背上冒汗了呢!」甜妞意

的。

一宵「教士」做,男人要「抱女人背床」,也的累。

「哥要再你拍照。」

「拍那多……天都快亮啦……我想……再去一次……」

她都高潮次了,想我再她高潮,我知道她是怕以後再我在一

起。

「……妞,你放心,我回去就立阿虎院,好就接你和阿虎

到Q市去,我住在一起。」

「哥……你不再我了吧?」

甜妞的眼眶泛起了花,我了,她才破涕笑的著我的腰,

我更加的做不停!

我回到Q市不久,阿虎就告了我甜妞已孕的消息。

那我已他了院,就叫他甜妞到Q市,我他了套住房,

我有就去,他住在一起。

甜妞然很高啦,有喜她、她也很喜的男人陪著她,可是她做

都想到的事!

我想,阿虎治,哪一天他能挺起了,甜妞一定我兄弟3P

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