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爹面前妳是女人,不是女兒—佳慧

我第一次佳慧苞,她只有17,小也不能算小了,17年,有的女孩都生小孩了,而且照我看,佳慧在17那年育得相不,小奶子已挺了起,屁股俏挺挺的,毛像芽的青草,花瓣含苞欲放。

那以後,我又她很多次,要是判刑的,我真不知被判多少年!我知道是一件罪的事,但我不在乎,世上比我更罪、更卑劣的行多的是,我一也不感到良心的不安。

佳慧是我哥哥的女,自我哥、嫂世後,佳慧和她的弟弟就我,算一算三年了,三年我的一份薪水,除了要佳慧姐弟以外,有自己老婆和正小的孩子要。

因此我的力相沉重,我靠著智慧、手段、甚至放尊去取突破,扶一家六口人,男人在力下生存,期情法,最演成黑暗思想。

像我的上班族,常找不同方法,有人藉由、喝酒、旅行、唱歌,甚至性交,其中我本人是以性交做管道。

至於性交的象,自己老婆我很早就玩了,所以我都找外的女人,曾我和朋友的妻子、公司的同事、年的援交妹上床,我和她玩SM、角色扮演,後越玩越麻木,找不到新感、刺激感,最我把歪筋到了我哥哥的女佳慧身上。

好次,她穿著校服,我在暗中偷偷著,中生穿的校服,深的水手,百褶裙,有我最的年肉,全都在佳慧的身上。

[太美了,直就和嫂嫂一,想初我也曾意淫佳慧她母我的嫂嫂。

]一晚,我起,要求老婆偷穿佳慧的校服供我快活,老婆原本百般不意,但不起我的再三要求,是同意了。

我把光得昏暗些,看老婆躺到了床上,她穿著佳慧的校服,似乎有,我同一起了上床,老婆看我了,笑得天花一般:[老公,我穿你有什感?]理老婆的笑,我心喃喃地想:[佳慧,好了?叔叔要上了!]昏暗的光下,老婆情地等待著插入,可我有入侵作,只伸手摸著佳慧的校服,手不知不地停留在她校服的名字字上。

我恍神,老婆咬著下唇抓起我手我:[怎?我穿美?]一我有些尬,我忙笑了笑回道:[美!老婆真美!]我套了套自己的具,撩百褶裙,肥肥的屁股了,就把具整根塞老婆穴。

[嗯啊!老公!]老婆胸腔地吐出一口,即上入淫麋的氛,我的具浸泡在老婆的穴,手抱著她的肩回抽送,老婆的手抓我的屁股,自己的屁股也高挺起迎接我的撞,[嗯!嗯!啊!啊!]老婆的穴被我肉棒出涓涓淫水,我的淫液在方的毛、大腿隙四流。

眼老婆上眼享受著我的抽送,我伸脖子嗅了嗅佳慧校服的衣,[噢!]一不於我老婆的少女清香,掠我的心中,我著老婆的脖,也把嘴唇在上方,能我到佳慧衣服的味,想像著自己正在操佳慧。

老婆:[嗯啊,老公!嗯,,,嗯!你今天好力!嗯啊!嗯,,,嗯,,,]我想著佳慧嫩的模,努力地抽送老婆,一猛烈的撞後,老婆穴的淫液愈愈稠、愈愈黏,於,我也把持不住,一不小心口而出:[嗯啊!佳慧!]接著,跳精液而出。

完事後,我和老婆具赤裸的喘著粗大汗淋漓躺在床上,休息了大概五分,老婆了身,坐起身走去浴室清洗,在房前,她冷冷地了一句:[以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主意!她是你哥的小孩!]也奇怪,自上次和老婆做,射精口而出佳慧的名字以後,我老婆佳慧的度不友善。

例如:一次我加班完,家就老婆在佳慧:[!?道不知道叔叔加班到多晚!?、,哪有多的!]佳慧咬著唇我老婆後,疲的她拖著力的步回房,[佳慧!等等!碗筷洗一洗再回房!]老婆大著。

下皮鞋以後,我走客,地老婆:[心情不好,嘛孩子出?]想到我的一席,非但有老婆收起怒,反而不分青皂白地了佳慧一耳光。

[不要以叔叔就起!我呸!]著被打的,佳慧著水身走房,默默地清洗碗,眼老婆正在上,我也多一句。

直到回房後,老婆不的情暴了,[怎?心疼啊?看我打你的小情人,你不得?]我直法相信自己所的言,我怒右手,想老婆一巴掌,老婆我作打她,更加凌人地:[打啊!打啊!你要了你小情人打我?],我心想,假如巴掌打了下去,佳慧和我老婆子就大了,所以我忍了下,不再有任何回。

莫午夜12,我翻覆去睡不著,起身抽根菸,佳慧房口,地板透出微弱光,我明白她睡,敲了敲想安慰她一番。

房以後,佳慧嚅地看著我,委屈地落下,[叔叔,,,什,,,什要我!?]她下微微仰高,拚命不眼掉下,那逞忍水的表情,我心弦震了下,看佳慧梨花的,我忍不住她入中,如此蛋、身材苗的女孩在我,我心有著烈的矛盾,我是她一向十分信任的叔叔,我不可以趁人之危,可是,看著名我期意淫的女孩,我的眼睛完全法她。

[不哭,,,不哭,,,佳慧最乖了,,,]我一手拍拍她的安慰她,另一手情不自禁地在她腰部游移。

前我跟佳慧再怎近,我之也不有的肢接,[噢!女孩好香呢!]我忍不住嗅了嗅她,心她自己的委屈。

[好孩子,叔叔靠,,,叔叔保!]我著佳慧,直著她那有魔力的眼,陡然一悸,分不清心那莫名情何,我心跳得更加紊,和佳慧共一室,原本循蹈矩的我,像被某形的引著,想束,不受控制。

豫了下,我用大拇指滑佳慧上的水,那肌的感,攫取了我所有的注意,我上著和的笑,但心中燃起烈的望,想眼前的女子!

在肉上有富的老我,生平第一次有搞上家族中的女孩,所以我不打算放,扯了扯嘴角,起邪魅的笑,我不知道,自己如此大妄,一手滑佳慧的肩,她衣物褪去半,露出香肩,即伸脖子靠了上去,吻她的每一分清、每一分媚,怕她喊叫出,我也先在她耳冷冷地:[叫!看,更!]大的睡衣映出她的,而她的、她的清香,更刺激著我身上的。

[啊!叔叔,,,你要做什?]

[嗯,,,佳慧,,,真美,,,]我突如其的作,佳慧的失了血色,扎著想把我推,不。

[叔叔,,,叔叔,,,,,,,,,叔叔,,,][真香啊,,,佳慧,,,]

我捉住她,渴切地吻她,有的意味厚,她法逃,不安地瑟,[啊,,,不要,,,啊,,,叔叔,,,]佳慧舞著自己的小手扎,任由我用吮吻和她焚。

突然,她冷不防抓起西往我上一敲,[啊!]摸向,少的血染我的手指,急的我,忍不住打了她一耳光,[啪!]下她攻我的物品,是放有我哥哥、嫂嫂照片的相框,我若其事地看了看,直接放在床上。

哥、嫂的照片又怎?我有利作若睹!深吸口,我死去的哥哥、嫂嫂默默喃到:[我了佳慧三年,向她索取回,不吧?]

接著,近佳慧耳狠狠地:[不要再扎了!我了和弟弟那多年,答叔叔一下!]我得更有侵略性,得更霸道、更冷冽,鼻息散著佳慧迷人的香味,足足著我征服的望,[我要!佳慧!]

句是多心魄、多令人意情迷啊!如果出自人的口中,那是多甜蜜啊!可是,我叔叔口中出,使她像受的小一,我的狼爪完全不知所措![不要碰我!求求你,,,叔叔,,,]

佳慧地哀求著,看著小巧可、千百媚的小女人,要我放了她,根本是要我的命![叔叔柔的!叫好?]我低道,手掌拂她的大腿,上衣下探入,迫不及待把她薄的衣物扯去,她又急又怕、死命扎,可哪是我男人的手?一番扎後,我佳慧在床上,用力扯下了她的胸罩,低含住她胸前粉小乳,用舌舔著,不停上下吮弄。

[啊!叔叔!不要!不要!,,,,,,]害怕她的哭引起我老婆的注意,我上用手住她的嘴,且狠狠地掐住她脖子威道:[我今天要定了!假如叫,、弟弟、妹妹,他怎看?][,,,,,,]她的音失去了力,弱的身子想要反抗,是越反抗越力。

接著,我以有力的腿固定住她的腿,霸道地手行伸向她的下,始摸著她的秘,佳慧感受到自己完全抗拒不了我,一股不安令她啜泣起,眼一地滑落而下。

要是平常,她的眼打我,我心,但是在她的眼有如催化,不刺激著我身男人意的征服欲。

[佳慧,,,,,,第一次?]我沙地,只她著眼助地,下子,我心喜,想不到可以搞上女!有意思![是女啊!那叔叔不客!]我抹了口口水到佳慧私,套弄自己的具,使佳慧下凹陷的隙,邪地在她沾有我唾液的花瓣上回弄。

我挺的具刺入她密的花穴中,佳慧敏感的肉壁迅速地我的吸住,[啊…好痛…快住手!好痛!]突然入的物令她感到不安。

[佳慧!好啊!叫得我心好!]我故意用煽情的言刺激佳慧,不吻著她的唇。

[叔叔,,,不要!好痛,,,我好痛,,,,,,,,,]

佳慧眼一大的眼中落下,她力地著,望的眼睛直盯著我,好像不相信我的挺肉棒真的能入她的。

[噢!老天!好呢!放,比好去!]

我在腰上使力,嗜血的肉棒往她深深插入,佳慧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痛苦的呻吟咬的嘴唇出,[好痛,,,叔叔,,,叔叔!不能!我掉,,,,,,]

她的音梗住的同,我的前端也受到了阻,法再前,一有性的薄膜阻了我的前,那是真少女特有的女性特徵。

只要它突破的,佳慧就完全臣服我,也完全於他我了!我退出挺,接著一鼓作地用力往她的深去。

[啊──]她痛叫一,我用手按住她的嘴,上提臀,狠狠地向佳慧去,[啊────]佳慧叫,是她告女的呼喊,她保存了17年的薄膜瞬瓦解,突然失去了抵抗,我的挺肉棒全根入。

佳慧不著,但我的肉棒已完全入她的道,享受著嫩肉包覆的快感,[噢──女──女真爽!]佳慧的小穴收著、摩擦著我的。

[啊──叔叔,什,,,什要我?,,,,,,][好舒服啊!佳慧!]我著下,肉棒向更深。

[,,,我恨你!我恨你!我一直把你父看待,,,什?什要我?,,,][佳慧,,,嗯啊,,,在爹面前,是女!在乾爹面前,是女人啊!嗯,,,嗯啊!]我喘著,眼中著噬血的光芒,令她感自己好像是我的物,被我完整地有著。

佳慧一啜泣,一起粉拳捶著我的胸口,但是她怎用力,都阻止不了他我的有,我一深深地吻住她片微的唇,姿意地品著佳慧人的丁香小舌,一慢慢地挺腰抽送。

[多叔叔搞次,就不痛了!]我一下一下地狠著佳慧的嫩穴,我每次插入,佳慧就是一寒,我肉棒的度,我相信足插佳慧子有了,她的第一次有、有,只有捱痛的份。

[噗滋,,,噗滋,,,啪啪啪,,,噗滋,,,噗滋,,,啪啪啪,,,]我用一令她乎喘不的力量出抽送著,每一次都佳慧深深息,她一啜泣一去,我感受到自己的肉棒在她是那充、那足![喔!佳慧!叔叔好爽喔,,,噢,,,的小穴在太棒了,佳慧!噢,,,好舒服,,,噢!我好!]我一面抽插,一面抓住她的盈乳房不停搓揉,她的身像波浪一不停地起伏,她痛苦的表情,激起了我更烈的征服望,更用力地搓揉她的乳房,下的挺肉棒也更快速地抽送著。

[嗯啊,,,嗯!佳慧!好!]我的手抱住她雪白的屁股,手指乎要掐出指痕,每我深深插入,她就出痛苦的哼,起美的眉。

[啊啊,,,嗯嗯,,,啊啊,,,]我傲人的雄肉棒,在佳慧17的密花猛烈出,乎法呼吸的痛苦,她得全身好像要破碎了一。

她意地啜泣呻吟,希望快束令人法承受的噩,但我插得更深、更用力,挺肉棒不在她的花心上。

突然,她的身子得僵硬,我她的道正猛烈收著,於是便用力地挺,[啊!我快死掉了!叔叔,,,]佳慧拚命著,失去抵抗的音,取而代之的是急促的呼吸及喘。

[嗯?怎?是不是很舒服?]

我邪魅地她,她的散,身心都被性交快感所征服了,她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本能地著,小穴始收,有抖,有生短的,她高潮了![啊!叔叔!]在佳慧身的瞬,她出的一喘,手抓住我,[哈哈哈,佳慧,,,很舒服吧?]下子,我足地笑了,小野於被我所征服了吧?我眼泛著一清晰的血,用力的腰部,在她找快感,[啊,,,啊,,,啊,,,啊,,,佳慧,,,叔叔要射了,,,要射了!]

她漆黑如瀑的凌地披散在床上,透出激情的汗珠,一一地,知道男人射精女人孕,佳慧晃著,手用力掐住我的臂膀,指尖戡入我的皮出血液,佳慧慌地叫著:[不要!不要!求求你,,,,叔叔,,,求求你不要射在面!求求你!]

我爽快地叫了一:[嗯!噢!]不及了!我抱著佳慧,前端在她道最深以後,快感,肉棒一跳一跳地射出白色精液,我地射了足足有10秒,噗滋一,佳慧扎著,我的肉棒她小穴滑出,下,我的正吐出最後一股精液,射了她白的屁股。

看到幕,我感到啼笑皆非,[看!扎嘛?叔叔的精液得到都是!]我笑著起身,佳慧薄被在胸前,哽咽地:[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看的、摸的我都看了、摸了,有什好害羞的?]我富挑意味地她挑挑眉,故意扯走她的薄被,佳慧狠狠地瞪著我,眼不禁流下:[你知道你走的是一女人清白?]我冷冷地穿上子,好整以暇地睨著她:[清白?清白是什?是要人操的!][更何,我了那久,我用一下不少肉!休息一下,又恢力!]佳慧有,一等我走出房,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著,然後床拆下,抱到浴室去清洗。

也那天起,我食髓知味,一直都跟佳慧保持著禁忌的肉,我威她,假如人知道了我的事,她和弟弟就流落街,被我。

甚至,因怕被我老婆我和佳慧的不,所以我完全不做避孕的,一用的保套被,怎?下,苦了佳慧,她一次又一次接受我她的行,不敢,直到後,不小心搞大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