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爽的少婦

妙爽的少婦 佚名 18720 字 2020-06-04

艾玲今年27,身高1米65,是公司的美人。光滑修的玉,凝脂般的玉,晶曲玲,光滑的腰身,指可破且肉的屁股,常令我想入菲菲。

最近公司了很多,需要一起去酬,中午就艾玲好了,要晚上陪客人一起吃。

晚上,艾玲穿了件白色真衫,艾玲的面被映的愈加白晰,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人又比含蓄。胸前高的乳把衣得高高隆起,上而下看去,著著的口只白嫩肥的奶子在艾玲胸前堆著,深深的乳分外人!黑色的半截裙,使得原本就十分的柳腰,得更加突出。

了付客人,我吃、到了很晚了。由於艾玲老公出差又多喝了杯,我只好送艾玲回家。

此的艾玲醉得不省人事。我把艾玲放到大而舒的床上,只艾玲黑的成尾拖在雪白的枕上,手曲著放在小腹上,人的胸部著呼吸起伏,身稍稍,艾玲美的身曲暴露疑,黑色的半截裙只遮到大腿的根部,小的不能再小得蕾乎不能遮住羞,一些的毛在外面。

整皓白的腿都露在外面,光滑柔嫩,那光的足踝,晶的足趾,能令每男人都火焚身。

我早就想和艾玲一,恰巧他老公又不在家,我了,三下便去了衣服,一又黑又粗的巨大挺立在我的跨下。

我走到床前,掉艾玲的衣服,白而透的肌,一瑕疵可,就像是一上好的玉雕,玲剔透。

小巧而菱角分明的唇,直著,像是呼救似的,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

光柔嫩的脖子,平滑嫩的小腹,修的大腿,挺的肥臀,凹凸分明高挑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更是神秘的像是深山中的幽谷,好一幅美女被啊!

我摸艾玲的身,由於我的刺激,艾玲在酒醉中醒,看我站在床,艾玲得蜷成一,「你,你要什」。

我立刻堵住艾玲的嘴,艾玲在我身下拚命扎,我一耳光甩在艾玲的上,艾玲得不敢再叫喊了,我低吻艾玲的,吻艾玲的唇,「把舌伸出。」

在我的淫威之下,艾玲只得眼含水,乖乖的伸出舌,我舒服的含在口,有的舔吮,而一切的屈辱艾玲只能默默的下去。

由於有,我定慢慢的享用眼前美的艾玲。首先令我起的是艾玲的一白皙可小丫,迷人的踝,嫩的好似柔弱骨,十枚精的趾尖像一串的玉石著人的光。

看得我呼吸困,力的著口水。不我有些的是艾玲把嫩生生,白修的美腿的著,我看不到神秘的花,只能那且充性的肉臀遐想了。

「自己把衣服掉。」看著艾玲是恐望的眼眸,我明白艾玲的意志就快要被摧垮了。

果然在沉默了片刻後,艾玲的哭泣著,在我的逼下慢慢的掉了衣服,到一,而同掉的,有少的尊。

那巍巍的,挺的雪白乳球向,有任何遮地裸露在眼前,的乳立,助地抖著,汗水覆整乳房,著人的光亮,著呼吸起伏,等待著酷的蹂。

「我的啊!」看到美的景,我的子地起,有些呆。才摸揉的候感手感很好,想到眼睛看的感更好。

我地吞了一口唾沫,伸出手抓住了那一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的乳房揉搓,一低下去,含住了色的小乳用舌尖地舔著,一右手食指、拇指捏住艾玲乳搓著,一股股流一的刺激直艾玲全身,艾玲忍不住身微微,乳硬了起。

可的艾玲只得胸口好像有火焰在燃著,烤得艾玲口乾舌燥,雪白的身暴露,被我玩弄,的事艾玲以前想都想,料到今天真正地生在艾玲身上了。

「啊呀,不,不,求求你,」,艾玲仍作著力的扎和哀求。

我嘴巴移到了艾玲的肚,又慢慢移到毛,著的肉唇引起了我大的淫心,我用舌去舔吸艾玲的唇,而死死摁住艾玲的我,近嘴,想艾玲的小嘴。

‘嗯,不,不要,嗯呀!艾玲死命著艾玲的,嘴唇,企避我的吻。我急了,使用手掌扇了艾玲耳光。

在艾玲力地流下,快地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著艾玲的嘴唇和舌。

艾玲的真漂亮!用舌舔吸艾玲唇的我,不地移手去摸艾玲的小腹,艾玲放大哭起,可是很快道流出了一股股粘液。

我跪在艾玲大腿,迫不及待的艾玲的屁股抱起,把嫩藕似的腿放在肩,那迷人的正好著自己的嘴,毫的暴露出。

放眼望去,是片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透了,中紫柔嫩的小唇微微的翻著,滴透明的淫珠在上面,欲滴。的毛,濡黑亮,整的在雪上。

整阜在少的幽香更漫著一股臊的息,我更加的亢了。的姿艾玲羞辱的乎快要去,艾玲噙著珠,明知道有用,但仍用抖的、微弱的音求著。

「求……求你,不要……,不要……」

我淫笑著瞟了艾玲一眼,低下一口含住了艾玲正淌著蜜汁的花房,滑的舌巧的伸窄的肉舔啜,那迫火的感。

在下面,艾玲的哀求越越短促力,到了後就成了哼哼唧唧的呻吟。一比才要烈的酥麻感自下,艾玲的又重回混,辱的感的淡漠,油然而生的竟是分落的渴求。

了,我把艾玲的腿放下,握住自己粗硬的具,在艾玲的毛和唇磨,手指在艾玲充粘液的唇上沾了多粘液後,它抹在粗大的四周,然後,在艾玲的力下,硬高著的具,狠狠地插入了艾玲的道。

「哎呀,痛啊,你放了我,放我啊!」

我全然不,腹下挺的具,更是死命地送。艾玲的下身水很多,道又很,我一抽插就出淫水「滋滋」的音,乎每下都插到了艾玲道深,每一插,艾玲都不由得身一,唇微,呻吟一。

我一了百多下,艾玲已是身汗涔涔,,我艾玲一腿架在自己肩,另一腿此也只能著高高起了,伴著我的抽送回晃。

「嗯嗯……」我停了一,又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拉到道口,在一下插去,囊打在艾玲的屁股上,「啪啪」直。呻吟,音越越大,喘息越越重,「啊嗯……」

每一呻叫都伴著的出,上的肉著一下,我只感到艾玲道一的收,每插到深,就感有一小嘴要把含住一,一股股淫水著的拔出著屁股流到了床上,已了一片。

艾玲一的乳房像浪一在胸前,已成黑色的小乳在上面十分眼。我又快速了下,把艾玲的腿放下,又趴在艾玲身上,艾玲痛苦地承受著我的抽插。

我的很粗,艾玲的道被得的,包著它,任它便出。著的肆虐,阻力也越越小,道也起了「滋滋」的水。

我手在床上,力地挺下身,看著艾玲著自己的撞痛苦地抽泣,大乳在身上上下著,了,狠地抽插。

硬有力,每次插到子都艾玲一酥麻,艾玲辱地著眼,抗拒著身的反我又把艾玲抱起放到沙上,艾玲背靠著沙,提起艾玲的腿,立在沙了起。

艾玲一披散的秀分成肩上披落到胸前,只雪白的胸脯前秀披散在乳前,著我的挺,身不停地晃著,秀在跳的乳去,黑白相,有情趣,直看得我眼冒金火,越插越猛。也是作太激烈了,我忽然得烈的快感正在下身起,我忙放下艾玲的身,住艾玲,最後的。

我呼吸得又粗又短促,出的速度也然加快,艾玲明白我的高潮快到了,艾玲心感到悲和羞辱,艾玲不知道自己什,只能去,任男人在艾玲的身上迅猛地,眼再一次流出了眼角。忽然,我重重在艾玲身上。

艾玲感到道的深深抵在自己的子,正一跳一跳地射出的黏液--男人把精液射了艾玲的身。

我被了!」艾玲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子一片空白。道在一下一下的收,精液沿著秀美白嫩的腿根流下。

我艾玲的身上起後「把你的送我,你不我到就把它送你老公」。便走了,艾玲只是呆的看著天花板。

由於艾玲老公出差回,使得我一直有和艾玲做。正好最近公司派我和艾玲出去,我心中大喜。到了外面晚上人生地不熟,也有什事情可做。我想起上次淫艾玲的景,巴硬了起,便想在外面玩玩艾玲。於是我艾玲房打了一。

「喂,艾玲?我房一下……」

艾玲看了看,夜11了,不禁疑地:「在?」

「是,我有事你。」我完就把放下了。艾玲套上衣裙,穿,趿著白色拖鞋到我的房口,按了一下。

我笑著迎上,一把握住艾玲的小手,另一手去艾玲的腰,嘴:「,艾玲,坐……」。

艾玲:「大吧……」我的,著去找控器。

我尬的笑了笑,坐到床上,欣著俏的少,只艾玲穿一件米色的衣裙,走起路欲得亭亭娜娜,曳生姿,性感常,光著白的大腿,皮就像白玉一富有光,尤其是艾玲的那一趿著白色拖鞋的更是人,那趿著拖鞋的白嫩常,窄窄的板使得艾玲的整得非常的修秀,拖鞋前端露出的趾的,尤其是艾玲的大趾直直的拖鞋伸出--是一非常典型的方女人的丫!踵很窄、趾很、皮白肉嫩。

艾玲把的音小之後,坐到沙是:「有什事?」。

我有到回答,艾玲看了我一眼,我正在呆地望著自己的,艾玲光的上浮起一片,艾玲把雪白的小腿向後了一下。

我靠著艾玲坐了下,「艾玲,天不累吧……」著又要去艾玲。

艾玲一躲,「你有什事?」我站了起,走到口把房上,又把上。

艾玲忙站起,「我要休息了,您有事明天在好不好?」

「在我休息吧」。我又向了艾玲。

「不!!!」艾玲反抗著,使推了我。

你的好香啊,我每天把上次淫你的都拿出,要不你老公。艾玲愣在那,一不。

了五分才做在床,美的出,伸手拉衣裙背後的拉。同,是最後一次,完了後你把我的我。我好好。

我著令我垂涎的少火的身,把那白嫩的在了大腿上。我低看著艾玲的玉足,好美的一啊!艾玲的白皙嫩,皮如羊脂般,十趾短有致,趾甲晶光。

我猛地把在艾玲光的面上,的唇就地吻在了艾玲的裸足上。艾玲那美得人心碎的足震了我,艾玲上特有的馨香浸入我的鼻孔,我捧住艾玲的,舔舐。

艾玲的保得很好,瑕,我一根根含在嘴好地吮吸,艾玲的任何一趾微微的曲都能起我性的。

艾玲的後跟有著性感的弧度,充了挑逗,我咬噬艾玲富有性的足跟,舌尖快活地勾著艾玲的心。

艾玲的俏扭曲了,眼睛也朦。我撕艾玲的衣裙,面只有乳罩和。

艾玲上次是被而裸露身,次是主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露出身。

羞感使艾玲的身,趴到床上,艾玲身背著全身也能感受到我火的。

少的肉可以是品,由於充分吸收了男人的精液,散出雌性的色香味,三角的叉相大,三角的雪白大腿尤其醒目,白晰的大腿得能看到。

我後面解艾玲乳罩的,把艾玲的身向上面。艾玲用臂掩的胸部,半裸的肉呈在我面前。在面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上只剩三角。

我用眼睛少的半裸身,吞下口水,下身已硬梆梆了。

艾玲法承受暴露出只有三角裸的羞感,艾玲把左臂在乳房上,逐右手向旁移。

然後像撩起披散在上的一抬起右手,乳房乎要弱的手臂溢出,大的性感姿使艾玲的肉成一火。

好美的乳房,恨不得咬一口……我急忙到艾玲的身,手放在肩上。

我凝就在眼前的少的乳房,到使胯下生感的香,制不住的情突然爆炸,呼吸急促的把艾玲的左臂拉。

「啊……」的乳房暴露出,可的粉色的乳向上起。我在望的下抓住雪白的乳房。慢慢的揉搓。

「啊……不要……不能摸乳房……」艾玲用力的推我的胸膛。然而,女人的力量性爆炸的男人毫作用。

「艾玲,你的乳房好美。每天晚上你老公都慢慢的吧。」

「不……不能做事。」美的乳房在我的手型。

我揉搓乳房。「啊…………不行了…………」甜美的流穿身,艾玲的音抖,「乳特有性感是不是?」看到少的敏感反,我更,捏弄乳。

「啊……不行……求求你……不要……」推我胸膛的力量越越小。

「艾玲,你的乳硬起了。」

「不……不要……」乳本就是敏感的地方,加上暴露的快感,身深一麻。

「艾玲,看我的巴。」跳出陋的肉,呈在艾玲的面前。

「不要!」艾玲的到耳根,立刻把的。

「和你的老公比起如何呢?」我抬起艾玲的,把肉棒送到嘴。

「你,你了……」

「我有。看到你性感的半裸,只要是男人,都成子的」我向艾玲的三角伸手,想解腰的子。

「不要!」看到黑色的影子,艾玲大叫。

「不能,我是有丈夫的。」艾玲拚命的反抗,少的性感,情的我,遭遇到反抗,望也越炙。我找到,屁股的方向拉下三角。

「不要……」露出的臀。「艾玲,好美的屁股,你老公有用吧。」我得食指伸入方向的臀。

「啊……要做什!」肛被摸到,艾玲感到,但抓住三角的手在那也了露出魅惑人心的毛。就好像整理。我一面摸肛,一面在毛上。

「啊……不行呀……」艾玲赤裸的身上,抗拒的力量逐消失。

「了我的屁股吧……你老公碰呀……」艾玲用弱的音哀求。女人赤裸就毫招架之力了。

「那,就可以了?」

「不……了我吧。」艾玲向我哀求。怨尤的神色使我之震憾。我欣摸毛的感。

「啊……啊……」半的嘴露出微的哼。然是丈夫以外的男人的手,但是有一感,反而有常的感在身。

我抓住艾玲的右手到的上。

「不……要……」

「艾玲,我摸一摸吧。」我恐不摸的,手指要插入。

艾玲的弱手指握住我的性器。

「我的怎?」

「大……很大……」艾玲深深一口。

「艾玲,喜大的?」

「我不知道……」艾玲不意似的,

手指的揉搓。感受到手有雄的,下得更,少原有的理智乎要消失我的手指在肉上下游移。的使艾玲急燥女人成熟的肉在要求肉棒插入。

「我想把肉棒插入艾玲的。」我摸毛的手指在勃起的核上一下。

「噢……」甜美的波直,花充蜜汁。

艾玲摸肉棒的手自然的增加力量。啊下去我成女人,要快一想法「艾玲,我生男女吧。」

「不行……吧……我用嘴你弄,就可以放我了吧。」艾玲得自己在吐血。

「是口交?」

「嗯……我你弄……」我把艾玲的到立的肉棒:「含在嘴吧,艾玲。」

艾玲只有方法可以避免肉的合,把靠近立的肉棒。

丈夫不同的雄性味道,乎使艾玲昏迷。黑色的三角在艾玲的小腿上,就跪著立的肉棒出火的呼吸。

「啊……太……好了……」在明亮的光下看浮出的,是第一次。像奴一跪在下奉口交也是第一次。

艾玲上眼睛,悄悄握住肉棒的根部。用自己的嘴唇住肉棒的面,然後移香唇在各吻。

「快一我舔吧。」我迫不及待的。

艾玲起落在上的,在的端吻。

艾玲露出的舌尖在的口上摩擦。

艾玲的舌尖向冠和舔去。身上只有小腿上有,艾玲的理性逐消失。啊……」出使我的胯下溶化的火呼吸。

在上唾液。「快含入嘴!含去吧。」少的美妙口交使我全身力。不知何,已掌握在艾玲的手中。「好吧……」艾玲露出妖媚的眼光看我,嘴,唇含在上。充性的陋肉棒塞少的嘴,碰到喉……艾玲嘴唇,吸吮我的肉棒。

「晤……好了……艾玲。」舌尖磨擦到的肉,我忍不住出哼。「我好好的吸吮,在就了我吧。」

「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肉棒插入你的肉洞。」

「啊……艾玲……」在艾玲的嘴生的快感,使我的屁股不的抖。我披散在艾玲上的,看自己的肉棒在少的嘴出的情形。

「求求你,把了吧。」艾玲摸我的胸膛。

「吧。我想在光下看清楚你用什的表情吸吮我的肉棒。」

「你看到……我羞死的……只是用嘴你弄已情了」美的因而,沾上唾液出光的肉棒,如此淫浪又性感的子,使我的情在艾玲的嘴爆炸。

「啊……晤……」艾玲在瞬起眉,上在我的胯下,把我射出的精液全吞下去。

是生平第一次,丈夫的都有吞。在什能吞下去,艾玲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艾玲起身要走。

「什?」

「回房呀?」

「就完了?」我一把抓住艾玲的秀,把肉棒在艾玲的嘴入到根都,碰到喉,好好的舔吧,艾玲。」

艾玲的被我抓,只好凹下,吸吮塞嘴,全是精液的肉棒。做出更香的子吧!」

「啊……不要…………不要的……」艾玲我的身,掉抬,只剩下一小泡。

艾玲吻我,然後香唇沿著身向下舔到胸部,一下後,把含在嘴。

我在床上拿一小瓶液喝下,之後上眼睛,精神集中在胯下。

「艾玲……」我抱住艾玲,在身下,抬起腿,把褪在小腿的扯去。

艾玲的微,度和暴露的陶醉感使艾玲得意模糊,能感得出花瓣,乳和核勃起。

艾玲又身面向床,充性感的臀惑似的扭著。我好像被吸引似的到高高起的屁股後面。

臀的深看到有毛的唇。那淫浪且充魅惑的景色,使我乎忘呼吸的盯。放的淫花在屁股深,向我惑。

色的菊花蕾也不停的蠕。我把少的身子,看著想用食指和中指掩乳的少的害羞作,更使我虐待狂的血沸。

艾玲的到耳根,「了我吧……」是,但羞使艾玲的色更。

「艾玲,把乳露出。」

艾玲的手乳。上眼睛,把完全暴露的胸部向前挺出。

我拉充性感的乳,用手指在向上起的乳一下。烈的刺激使艾玲仰起露出妖治的眼神,露出雪白的喉,乳生痛感的同,下。

「啊……了我吧……不要折磨我了……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淫的女人,今晚就了我吧」艾玲在男人注的情形下,羞得乎不能呼吸。

「你。」艾玲成熟的雪白身在男人的目光之下微微染成粉色,有用手掩毛,及而起手露出腋下。那是整理有一毛的白哲掖。而肉深已溶化,溢出透明的淫液,沾毛。

我的手指突然插入艾玲的肉,溶化成淋淋的花蕊受到侵入,艾玲感到昏,全身抖,艾玲下意地扭性感的裸,赤裸的身依在我的身上。

我用右手腰,左手的食指在淋淋的肉洞游,手指深入到子附近。

啊……不要太深了……放了我吧……」艾玲的音沙,身更感到力,任我肆意玩弄,的火黏膜就一一的,而仍保持粉色的乳向上起,好像等待男人的。我趴到艾玲的身上,猛然把肉棒插入到底。

「啊……噢……」尚未完全的艾玲起眉,掀起床。我有甜言蜜,只有拚命抽插。

「晤……柔一……」艾玲把我推,我拉起艾玲,到子前。

「啊……」艾玲的裸出在三面子的上,屁股的肉高高起的美裸。

「啊……羞死了……」那一,都看到赤裸的雪白肉。

「艾玲,仔得看吧。」我抓住艾玲的,用力拉起。

「喔……放我的……我看……」艾玲看到中有的乳房和腰,可得肚以及形成烈比的黑色毛。然是自己的裸,好像看到彩色的裸照一,心感到。

「艾玲,你的身真迷人,使男人狂。」我站在艾玲後面,伸出手,抓住的乳房。手指陷入肉,用力揉搓。

「啊……」艾玲看自己的乳房在我的手受到揉搓的情景。我的手乳沿身的曲向下移。

「啊……好……」摸到腰部,艾玲忍不住扭性感的身。我拉艾玲的左手到自己的跨下,艾玲握住在力的催下又已勃起的火的肉棒。硬……好硬……」

艾玲看著子,柔的握住我的,雄的感使艾玲身深感到火。啊……西要入我的面……啊不行呀……,

有夫之的操念和情在艾玲的起突,我的手指黑色草中找到神秘的肉,向左右分露出粉色的黏膜,艾玲不敢看,呼吸急促,的乳房之起伏。你看清楚自己的是多淫浪的吧」我得手指在核上用力捏一下。

「啊!」肉裂般的痛楚,使艾玲拚命的扭屁股。

艾玲看到自己的淋淋的肉壁像物般的蠕……就是用吞男人的……啊……我的肉是多的淫……看到中淫的情景,艾玲感到自己的火。啊……不能做……事……」艾玲希望借的少背叛丈夫生的疚。

「不要的就停止吧。」我把火的呼吸射在艾玲的孔,同用手指挖弄淋淋的肉洞。

「啊……不要……」

「你不要,到底是不要什呢?」

「不要弄……我有丈夫。」艾玲像一般的,如溶化般的灼。

「你要自己想想,在又是在。」

「我回去,我……我回房去吧……我已你……那……那了」艾玲然如是,但肉我的手指不肯放。你大概想性交了吧,是不是忍耐不住了?」

「不……啊啊…我回去……不可以……不可以呀。」握在艾玲手的更加硬,的感使艾玲的手法……

我用二根手指在肉洞抽插。啊……不要弄啦……」艾玲的音充性感,甜美的漪,下散到全身。

艾玲已站不。跪地,手也著地。艾玲的的屁股落在後跟,不停的扭。我蹲下身,抱住的屁股,拉很深的肉,艾玲的背後正肉洞口。

「啊……不行呀……」

著一比淫浪的音,我入艾玲的下,受到丈夫以外的男人的插入,罪感使艾玲的身常敏感,艾玲慢得下在燃,「啊…」忍不住出光的唇,露出甜美的音。啊……的……原我吧……」

我的粗大肉棒後面插入,使艾玲乎法呼吸,全身的血液直奔。我抽插。冠和敏感的淫肉摩擦。

「喔……」艾玲曲背後,指尖陷入地毯。「艾玲,你真不得了,只是插一下就出淫浪,有夫之的女人就是不同」肉洞著肉棒的感,使我感分。「啊……不要…………不要……之舞。充力的男人的精力的作,使成熟女人的肉完全,拚命忍耐肉洞的美感,使出全力攻美的有夫之。

「不行啊……已不行了……我快要昏倒了……」艾玲忍不住扭屁股,似乎要硬的肉棒。反而引起刺激,全身冒出汗汁。

狗趴姿出的充性感身出烈的臭。那是比世界上任何香水更有魔性的使跨下的味道。

我握著艾玲胸前一因身被得前後不停而晃著的乳房,地搓揉著,用指磨擦著粒挺得硬硬的小乳。

「啊……啊……受不了……我快要了……我怎……啊……我快要了……」艾玲出的哭求,的屁股高高起,艾玲已力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了,剩下的完全是本能的反。

我根本有到艾玲的哀求,我又把艾玲按到地毯上,如以地趴在俏少的身上,猛烈的抽插……

「哇艾玲,你深也在了,」我把我的男根向艾玲那柔的深力地刺去。力下我的肉棍。

足足比艾玲丈夫大一倍,像棍棒一般硬的肉根,急速地抽送著,用道的肉壁,用骨碰撞的核,使艾玲的不由得我起,艾玲得翻著白眼了,我仍不停地著,那作有律得好像器一。

房的液撞出奇妙的音。

我的的前端抵著子,乳房吸吮的快感,似流般的走,使艾玲的眉、目光迷,的不地左右,我的臀部肌肉烈地抽搐,的肉棒,在秘肉的包中微抽搐著。

艾玲也全身抖著,肉穴的黏膜包裹著肉棒,用力向吸引。艾玲的手指深深陷入男人的背肌,透著我的身,趾地收在一起。我出巨大吼,猛烈射,艾玲的子口感受到有精液射,立刻到高潮的,呼吸的力量都了。

人完後,活像泥般倒下,肉分,艾玲的道口洋溢出我的精液……之後,我把艾玲的了艾玲,回到位後,我什事情也有生,大家互不。

自上次一起出差後,月有玩弄艾玲了。

一天,艾玲到我公室前,艾玲叩了叩。

我到後,道:「是啊?

」艾玲回答道:「是我,艾玲」。

「吧!」走我公室後。接著,艾玲走向我的公桌道:

「是我爸爸看病的票,要你字明一下。」

正在工作的我,突然一般婉的脆音,不禁抬看去。

只笑容面的艾玲,略施粉黛,穿了一套白色的套裙,秀的面容配上一明亮的大眼睛,嘴角,含春,情漾。

挺的乳房胸前的衣服高高起一座山峰,尖的肉包著高跟鞋的律上下抖。

透明的肉色裹著修的腿,行修白嫩的大腿,踏著白色的拌高跟鞋,扭著的屁股一步一步走到了我的公桌前。

接著,艾玲把票放到我的桌上。然後,站在了一旁。

看到如此美的艾玲,我心起。「的,小,打般惹人。」

正在此,艾玲「,你快字啊!」

我心一:「尤物好有艾玲了!今天正好」於是,我道:「你,我看不懂。」

到後,艾玲走到我右手旁。「是哪?」

「就。」我一面用左手指著票,一面右手放在艾玲撅在我旁的臀上。

艾玲彷有察,在看票。

艾玲如此,我的右手摸了艾玲的裙。

艾玲叫道:「不要!」一面手力的去推我的手。艾玲如此做作,我明白艾玲想求我事!

我右手抓住艾玲的美臀用力向我一,左手一把住艾玲的小腰。艾玲也倒坐到我的大腿上。

「不要,你…你想什?」艾玲用力抗拒起我。「什,你?」艾玲我。

「玩我是你玩,但你得答我的件。」

「你吧!」

「我爸爸等著看病,你答我,那我今天你玩。」

道艾玲的要求後我:「只要你今天我玩的爽,我一定答成你的心。」

「你可要算噢!」

「放心我怎你。完艾玲不再扎。

「今天落在我手,我要死你!」我想著隔著衣裳起艾玲的乳房,入手柔之。一吻著艾玲。

久,艾玲的乳有些起,艾玲的呼吸有些急喘。我在艾玲的耳吹著,放了艾玲的玉乳,一手抱著艾玲的腰肢,另一手伸向艾玲的臀部,艾玲的臀十分且富性。

艾玲地在我中,任我。我下艾玲的衣裳。解衫的扣,傲人的大胸脯上,穿戴著白色且上半半透明、下半蕾有肩的胸罩,形成了深的乳槽。

哇!人的乳,深不底,著文胸的花,鼓的玉乳在小小的乳罩起伏著,一粉色的乳都半露了出,我的巴急速的了起。再巧的胸罩的暗扣,一白嫩的玉乳一下了出。

胸前的一乳峰而挺,粒粉色的乳大小有如桃一般,以及在若若的小蜜桃。

我一面吻著艾玲的嘴,一面摩著艾玲粉白的玉。接著我的手握向艾玲的玉乳,柔手,按下去,又起,一手掌把握不住。我用力弄起艾玲的乳房。

「啊,你那大力」艾玲不禁疼的叫喊。此我火焚身哪管艾玲的死活!

我自自的大力揉搓著艾玲的美乳。弄得艾玲是秀眉蹙,但於有求於我,艾玲又怎敢有什呢?

艾玲今天穿的是一白色的三角,鼓鼓的包裹著艾玲的『禁地』,我下艾玲的三角,,艾玲的下身就坦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修美腿的,腿的中,一黝黑的嫩草呈倒三角的覆著艾玲神秘的『禁』,像是一座小山,上面了密密的芳草,只是些芳草非常的柔嫩。

我不禁用手摸艾玲的毛,黑亮亮的光滑而,像一般柔,艾玲的部都像艾玲的身材一人,真美!

我艾玲雪白的玉腿分,若若的迷人肉沾著淋淋的淫水,片的唇一一合的著,就像艾玲蛋上的唇小嘴同充惑。我上直奔蒂的所在,我用手先摸了穴口一番,再用指了艾玲的唇,感有,捏了捏那嫩嫩的唇,捏得艾玲既麻又酸,不禁身抖著。

慢慢地我感到手都了,我就使的弄著蒂,手指毫不留情的向深插去,艾玲又不禁地哼了一。

我的手指不地艾玲的壁那些突出的小肉球摩擦著。

片肉色的小唇著已被我弄得潮的息半的在那喘息著,其上有一粒小小凸出的核,我用手搓揉小核,艾玲竟出一的浪叫:「啊…啊…」身不的迎合著我搓揉核的作在不的抖著。

「啊…啊……你弄得我…我受死了…你真…」艾玲被摸得入心底,快感流般,肥臀不停地扭往上挺、左右扭著,手抱住我的部,出喜的嗲喘息:「啊…我受不了了…哎呀…你…摸得我好舒服…我…」

艾玲如此狂我更加用扣挖著的穴肉,更加起的加一一出的速度,手指艾玲的道壁互相摩擦。

如此的子片刻後,艾玲的淫水有如崖瀑,春朝怒,潺潺而出,把艾玲如雪的大腿弄得漉漉的

。此,也艾玲禁不住全身,艾玲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把小穴更高凸,我更底的深入艾玲的淫穴。

下面忙碌著,然上面也不了,另一手在艾玲的波中耕耘,好有性呀!用手指乳,晃了晃,哇!太爽了,真有想上把艾玲了!手在波峰之游逛去,只可何不多生手呢!

我一番前期工作,艾玲有微微地喘著,我的具已有硬了,便抓住艾玲抱著我的手往下探到我的胯下。

一碰到我子硬的西,艾玲的小手有些,想回去,但被我按住不放,艾玲稍稍扎了一下,於放手隔著子摩起我的具。

也躺在我我服有些不便,艾玲站了起。接著我笑了笑,就跪在我面前的地上。

艾玲先解我的,拉下拉,掏出我的大巴,然後用手握住我的慢慢套弄,只艾玲先用手慢慢套弄,直到它站起。

「用你的小嘴替我好好服。」我命令道。

到我的,艾玲慢慢嘴巴靠近。艾玲桃小嘴的含住那紫亮的大,再用舌舔著大,舌在我的下面的槽滑,不又用香唇吸吮、用玉咬,接著艾玲的上上下下我也配合著艾玲的速度挺起我的腰,希望能的深一,屁股急速的,我的巴在艾玲的嘴加速抽插,只艾玲柳眉深,嘴的腮得鼓鼓的,乎被我到喉去了。

候我也用右手摸艾玲高高撅著的屁股,艾玲的屁股非常大,我弄艾玲的屁眼,艾玲不停地扭身,但是嘴巴始都有我的巴。

「啊…好舒服…你…你的桃小嘴像小穴般的美妙…啊…好舒服…好…」

我的巴被艾玲品著,只得一包著我的部份,麻麻的快感散到全身四肢百骸,大巴被舐吮套弄得硬如棒,青筋暴露、粗大比。

眼看就要被小妖精把我的全吹出了,我暗想:「的,就想,那不太便宜你了。不行!老子要爆你的X!」

於是,我按住艾玲正在努力工作的,道:「了,在我要你了。去,趴在桌子上。把屁股高高撅著!」

完後艾玲就像狗一的趴在桌上,露出性感的片人的美臀,有那已亮晶晶的。

然後,我行我的工作。我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由淫水沾的部份及嫩的肉洞。

「我…快…人家等不急了…哦…快啊…」艾玲狂地叫著。美女的召,如何忍心艾玲久等呢!景象令我愈加忍不住,立刻把老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艾玲的肉洞行塞了去。

「滋」的一直到底,大住艾玲的花心深。

我得艾玲的小穴又暖又,穴嫩肉把巴包得的真是舒服。看艾玲才媚淫、渴耐的表情,刺激得使我性高,猛插到底。

了半晌,艾玲才喘呼呼望了我一眼:「你真狠心啊…你的巴大…也不管我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唉…唉…」

不,如泣如、楚楚可人的子我一有也有,只刺激我,只我更狠的艾玲!

同,伸出手握住艾玲的乳情地揉搓捏,使艾玲原本的大乳房更得挺,小奶也被揉捏得硬如豆。

我著狗交配的姿,急速的前後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到艾玲的花心,使得艾玲手抓了桌子,一秀被我憾得四,甩著配合著我的作淫叫了起。

我次毫不留情地著艾玲的小穴,肉棒出,艾玲穴口的唇也著肉棒的作而不地翻吐著,艾玲的像澎湖的女孩跳著舞般上下甩。

我使著,看著我的小弟在艾玲那粉的肉洞中出出,每一下都把艾玲那唇得翻了出,出不少的淫水,伴以「嗤、哧」的。

我忍不住手抱艾玲的倩腰,使往後拉,艾玲成一片的屁股和我胯部不停的撞著,出「啪啪啪」的音。

了百下,艾玲在我的身前不停地大叫著:「啊…啊…受不了了,快,好哥哥,我不行了…要死了…」

艾玲肉著巴插穴的奏起伏著,艾玲巧的扭肥臀迎合著,激情淫浪叫著:「哎呀…你的大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痛快…我要你了」一股的淫水直而出,我感到被淫水一舒服透,刺激得我的原始性也暴出,不再惜地改用猛插狠抽,用研磨花心、九一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弄艾玲。

艾玲的好似火焚身,艾玲的抱著我,只到那巴抽插出入的淫水「噗滋、噗滋」不於耳。

艾玲感到大巴的插穴艾玲限的快感,舒服得使艾玲乎狂,艾玲把大肥臀猛扭猛,更不出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美死我了…我快要被你插死了」。

艾玲不起我的猛弄猛,全身一抖,小穴嫩肉在著不吮吻著我的大,突然淫水又而出,得我限的舒。

我拉著艾玲的手,艾玲的手反剪在背後,然後前後挺送著,艾玲候成上半身在空中,然後被我後面不地攻。

了艾玲百下後,我那健的已我快控制不住的要射精了,我不禁叫道:「我死你…我快射了…」。

「射…射………射…去…啊…啊啊…」艾玲已受不了我的急攻般,身烈的抖起。

接著艾玲也身般再也不住我人的重,「砰」的一趴在桌床上一也不,只是急急的喘著。

我起身一看,才我的在才由艾玲的道中移出,而且尚在半著。於是,我又座到椅子上。

道:「,我舔乾它。

艾玲立即就甩著,趴下吸舔我的,上面沾的精液和淫水舔得一乾二,而我也配合著艾玲,伸手抓住艾玲的大乳房搓揉了起。

一下子我的巴又恢了活力,在艾玲的嘴急速的膨,艾玲的嘴了的。

就艾玲吹了一段後,我跟艾玲「可以了,我再真正的爽一次吧!」著我出了巴,站起。

「艾玲,到吧。」我助艾玲地上站,然後到沙上坐下,艾玲的後背靠在椅背上,乎接近仰的姿。

侯拉起艾玲的腿放在左右扶手上,向下垂。艾玲看自己被我弄成姿,腿成一字形,向左右大大掰,清楚露出面淫水淋漓的洞,羞得想要,知一身,反而令道口的嫩肉收蠕,似乎更加迫切需要我的巴插去。

艾玲知道我要艾玲,力阻止我唯有求求我:「我求求你…抽插,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

身香汗淋漓,尚在喘著抖著艾玲,一幅楚楚可的子,得更美、更媚迷人。

不,艾玲愈是如此,就愈刺激我!看得我望又一次高起!老二是血膨,以遏抑!

我立即屈跪著,手握住硬挺的大巴直入艾玲的小穴,「唧」的一趁著淫水的滑,巴直到底。

「喔…啊…好大喔…捅到我花心啦…。」

艾玲的窄穴被我後,道的我密的包著。我手握住艾玲的大乳房又揉、又捏、又搓、又扭的,我抽慢插,而艾玲也扭艾玲那光滑雪白的肥臀配合著。

艾玲自地起足,勾住我的腰部,更加突出,迎得更切。我不臀部下,使大在花心深研磨一番。

被我猛插猛抽爽得粉狂、秀、身抖,用受般的淫浪叫著:「喔…喔…不行啦…受不了啦…」

一的抽插後,我抬起艾玲的左,艾玲躺著身被我,入的角度改後,艾玲的道得更窄,也大,艾玲呻吟得更大了。

的艾玲已被我插得生,眼冒金星,招架力量,可是我是生活虎般猛不息。

艾玲整人抖著,咬著嘴唇,露出一美的舒表情。道被大上上下下,深深的不停抽插。

我愈更加力地狠抽猛插,然喘如牛,仍然猛烈比地刺!

「不行啦…快把我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我的小穴要被你插…插破了啦…你…你了我啊」

艾玲的浪使我更加力抽插,似乎誓要插穿艾玲那人的小穴才甘心,艾玲被插得欲仙欲死、披散、喘、媚眼如全身舒比,香汗和淫水弄了一片。

到艾玲如此狂,曲意奉迎,得我魂都了,越加的用吃奶的力,拚命狂地猛插!

肉棍子直上直落,雨一般,在艾玲的花心上,「嗤!嗤!」的抽插不。

含著的小穴,著抽插的奏,一翻一,水一地,著艾玲白嫩的屁股流在地上。

艾玲的一小嘴微微著,大口大口的喘著粗,那神羞美,那神情好不。

艾玲歇斯底里一般地吟叫著,粉嫣,媚眼欲醉,艾玲已欲仙欲死,水直冒,花心,下拚命、挺高,配合著男人的抽插,小腹著胯,出有奏的「啪!…啪!…」。

一再了身的艾玲的在椅子上,我的大巴正插得比舒,艾玲突然不了,使我以忍受,於是手抬高艾玲的美腿放肩上,再拿起枕在艾玲的肥臀下,使艾玲的小穴突挺得更高。

之後,我握住大巴艾玲的小穴中猛的一插到底,再次狠狠地肉棒入艾玲的道,直抵子!然後就用力地前後抽送。

一次又一次使艾玲骨骼作的穿刺,「好美的穴啊!」我一著,一更加力地突刺。

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加上那欲仙欲死的「老推」技挺,只插得艾玲抖。

我在艾玲的穴反覆抽插,眼睛就盯著自己的老二推著小唇一下子去一下子出,洞越越,而冒出的淫水也越越多,那溢出的淫液就像唾液一般晶亮而透明,漫流到艾玲的肛上形成亮亮的一,好似敷上面膜一般。

我插的面耳,喘吁吁,而艾玲呼吸又一次沉重急促起。

「了我吧…我在受不了……」

我的腰用力不停回抽送,深入艾玲的不一已到道的,我感到自己大的已抵在艾玲的子口上。我密集而快速的抽插令一下一下的撞著艾玲的子,於攻陷了艾玲的子口。

我一下子就艾玲的子,艾玲被我抽插得不浪哼哼,身也好像在主迎合著我的抽送。我感到艾玲的整子也吸啜著我的蠕著,我知道我翻的刺激艾玲推上了番不的高潮,令艾玲的子充斥身而出的卵精。

片刻之後,快感逐加深,人都已接近峰,尤其是艾玲,被我抽撞一猛攻,忽道一,一股精潮般著向子口出,道壁一收,住不放,同胯拚命上挺,使道方的生殖器全部吞,修的玉腿,住我的腰身。

「好,你…你再忍耐一下,我快要了…」

艾玲知道我要到高潮了,只得提起肥臀拚命上挺扭,迎合我最後的刺,使穴肉一吸一放的吸吮著大巴。

「我又要了…」「啊…我…我也要了…啊…啊…」艾玲猛地一,地抱住我的腰背,的淫水又是一如注。

我艾玲一弄,具又艾玲的精一射,一,一舒爽直透心底,猛一快抽,刻,我猛地伏在艾玲的身上,扳住艾玲的肩膀,全身抖打冷,下著艾玲,一股白色的粘稠液自我的中射出,射入了艾玲的道深。

「啊!」我出一。最後,我到底,手捉著艾玲的屁股,用存的力量猛烈抽送。

艾玲可大嘴巴喘也不敢大叫,微著嘴:「喔…喔…喔…我不行了…」艾玲完整人就在椅子上。

被抱住的屁股,美的快感象波浪一席全身。感到黏滑的精,包住自己的大肉棒,小穴的花心一一合地吸吮著自己的大,而艾玲也再一次到了高潮。

是法用言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而「咻咻」射出的大量的精液又把艾玲的小穴填,征服美女的比的快感持了很久很久。

等到完全化我才它拔出,著艾玲在沙上休息,艾玲在沙上抖不停,腿大大的撇著,被我得通的X洞著,就像永合不上一。

我起眼回味著那一股仍在的快感,一手抓著艾玲血後紫的乳房,一手搭在艾玲的屁股上面。

只艾玲道口流下我的液。我了控制艾玲,接著拿起相艾玲拍了多的相片。

艾玲:「你怎可以,不要拍啊,手相。」

我相拿了去,但我也我的言艾玲了他爸爸的用。

上次在公室的激情,我又想和艾玲了。於是我艾玲「我想到你的家中玩。」

艾玲「哪怎可以,我老公在家啊!』

我:「怎不想爽啦,把照片寄你老公看看如何,他看你的。」

我地如此硬,艾玲可兮兮地:「好吧,你吧!」想到小之後又可以美女,我忍不住的。「。

「,才乖嘛!一我和你玩新花,保你欲仙欲死!」

我立刻到了艾玲家。一敲他老公,:「今天怎有我家。」

我「以前啊,你不在家。」

艾玲房出了,艾玲慌忙「是啊!是啊!你出差,他看我修的房。」

艾玲老公:「哦!原如此」。

我一看艾玲都了一大半。

是我:「我和艾玲工作上有急事要。」

艾玲老公:「你吧,我你倒水去。」

我趁他老公倒水的,在艾玲的臀部和胸前摸了把,艾玲忍著有出音,是艾玲老公把水我端,用。

我心想,你老婆被我搞了三次,在在你家中,著你的面玩你老婆,你我到水,真他蠢。

艾玲深怕我不老,被他老公看,「雨田,你街上菜,招待客人,可以?」

艾玲老公:「招待客人是的,我就去。」

艾玲老公一出,我立即好,一下子抱起艾玲,把艾玲扔了房,:「小,老子於可以在你家又你了。上次是你喝多了酒,得有意思,次老子要好好和你玩玩。」

我立即去衣服,上了床。把艾玲的衣服行的拉下,知道用力猛,把艾玲的衣服撕破了,艾玲:「看你的急,衣服破了,他回肯定是如何搞的。」

我管他,只要老子爽。我嘴唇咬住艾玲高的乳,而腰部又不停的在艾玲的下磨擦,液又我的肉棒弄得了。

我立即猛烈的搓揉艾玲的乳,艾玲笑:「我都等死了,我好想你。」

「想我,是想它。」我一作,一指著大巴著。

「你好,我都要。」艾玲羞得。

「那就不了,就你!」

我艾玲趴在床上,巴白面般的屁股中插入道,用全身的力量往下刺,我的大腿用力拍打著艾玲的屁股嫩肉,每一下都出「啪啪啪」的巨,床都被我得凹陷去。

姿然法深入,但是能更刺激道口,加上女方的乳及蒂磨擦著床,面相之下,舒爽的妙真是美的不可言喻。

果然艾玲一就高潮迭起,出淫精,把整床都弄得答答的一大片。

「啊啊…喔啊啊…好爽喔…我要天啦…啊…啊啊…哦…死啦啊…。」

「啊…好爽啊…你的X自啊!」

我的具被艾玲的道住後生不可言喻的快感,不禁扭屁股拌了下,慢慢地往外抽出,只的具著晶的淫水,待抽至穴口,我快速地插入那淫多汁的小穴,押著子了下,然後再慢慢抽出。

重次後,艾玲也忍不住暗自臀吸穴,被我揉子也哼出「喔…喔…」的浪,水汪汪的杏眼流著迷的水光,粉泛出桃色的姿,那副羞赧中著淫的旖旎春色令我再也不能把持,我狠狠地向前一。

「啪答!」阜撞。

艾玲被得仰起下,蹙著眉心吐出了一鼻音的呻吟:「嗯…好深哪…我受不了的…子好酸…」

我忽忽重地挖掘活像珊瑚手的肉褶子,的角左右回地刮著出壁液的秘肉。

尤其是被深邃地侵抵花底部蕊般地酷似要女挖出子的候,那炮管出的沉重力道一定得艾玲的身不往前。「嗯嗯…好猛烈呀…好…好麻…嗯哼好爽喔…」

我看著自己的沾黏液在艾玲的肉穴出,滑,被光照得光,有一征服的足感。

我一手握著艾玲的乳房,一手握著艾玲的腰,把艾玲的白皙的臀部拉撞向自己的小腹,出啪啪的。艾玲的右腰背部有一黑色的痣,上得性感而淫。

我放艾玲的乳房,手都把著艾玲的腰,不地摸捏艾玲背後的那黑痣,快速猛烈地抽插起。望之火猛烈燃著,很快人身上都冒出汗珠。

艾玲下身被我的粗硬入,得自己的道包裹著它,但由於滑的故又不能把它握住,道一一的感艾玲精神恍惚,鼻子哼哼不,乳房著我的撞被一前一後地,相互摩擦著,看起非常刺激。

艾玲的喉出抑不住的呻吟:「啊…嗯…」我艾玲低呻吟,道:「臭婊子,爽就大叫,不要哼哼唧唧。」然後又加快抽插的速度,猛烈地挺。

我的速度越越快,作幅度越越大,艾玲的手在下已不住自己的身,艾玲曲起手臂用手肘靠在床面上支,整身乎是趴著,乳房不地撞到床上。

艾玲把埋在自己的手臂中,被我一捅,不由自主地又仰抬起,出喘和魂的呻吟。

我看著艾玲在自己的身下被得情不自禁的淫模,著自己的和勇猛,不禁越,伸手抓住艾玲的乳房,推拉著艾玲的身加速配合肉棒的退。

天很,人又都已是大汗淋漓,艾玲白的乳房更加滑不留手,揉起滋滋作,和肉棒在道抽插的音很似。

艾玲感受著越越狠地捅自己的子,知道我已快到了,艾玲想借好好好一下自己的我,於是艾玲弓起脊背,大呻吟:「哦…我…你…好害…我…快…快不行了…啊…」

「你好硬…啊…插得好深…哼…我受不…不了了」

艾玲喘息呻吟著,抬起下巴,著眼睛著嘴,半我看艾玲迷的。

我拚命地腰部刺,到了高潮的最限,全身毛孔都舒,腰眼的精失去了控制,我大吼一,把累在的精液全部射出,「噗噗噗」的白色精液向艾玲子面。我一爬在了的艾玲身上。

了好一,突然想了,艾玲的都白了,忙接,那一:「老婆,菜我了,是否要酒。」

艾玲:「然啊。」完忙穿衣服爬起,同也我快。

我穿好了衣服,她老公,我已在沙前公事。

他老公:「艾玲,你身上的衣服,在哪被子破,也不注意形象,去衣服。」

艾玲此搞的通,回到房衣服去了。

而我呢,在他家吃,搞了艾玲,他一一不知道。

次的完弄,艾玲於成了我的情人,我常在酒店和她的家中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