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613 字 2020-09-08

“什么事儿如此的急,若儿这般着急的找本王?”轩辕墨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不一会儿便走了进来,跟着轩辕墨身边的除了去唤他的柳浩,还有当朝太子轩辕夜以及言汐若的大哥言瑞景。

“汐若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大驾光临,未能迎接,还望殿下见谅。”言汐若一眼就看到了在轩辕墨旁边的轩辕夜,不急不慢的起身行礼,所有一切都完美的无可挑剔。

“妾身李玉儿参见太子殿下。”远远地看着轩辕墨走过来,比起五年前,如今的轩辕墨似乎更让人移不开视线,她痴痴地盯着轩辕墨,既然都没有注意到他身边还跟着其他人,一直到言汐若叫出来,她才回过神,匆忙行礼。

“起来吧,本殿下今儿也是来凑热闹的,你们不用管我。倒是弟妹,你的身体可好些了?”太子随意的挥挥手,直径走到一边坐下,这才看着言汐若,问道。而李玉儿,从头到尾,太子殿下就没有给过她一个眼神。

“谢殿下关心,汐若已经好多了。”言汐若对于轩辕夜的态度也算是改进了些,虽然还有些防范,但不至于像以前一般,毕竟这个男人可是和她站在一边的。

“若儿这么着急找我是为何事儿啊?”轩辕墨见言汐若没有理自己,索性拉着她坐在一边,又问了一次。

言汐若低头看了眼被轩辕墨拉着的手,难得没有挣开,抬头看了眼言瑞景,笑容里到是多了几分真挚:“大哥您也坐啊。”

言瑞景看了眼那相握的手,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轩辕夜的身边坐下。

李玉儿见进来的人没有一个人看到自己,一股不甘心涌上心头,但却被极快的压抑了下来,往轩辕墨的方向走了几步,笑容盈盈:“妾身见过王爷,王爷这些年可好?”

轩辕墨抬头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又回头看着言汐若,语气淡漠的问:“若儿,她是谁?”

不过五个字而已,却让李玉儿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他居然不记得自己是谁,看着轩辕墨对言汐若的态度,李玉儿觉得心里头的嫉妒之火都快燃烧到头顶了。

“王爷,我是玉儿啊,五年前皇上下旨嫁入王府的玉儿,王爷您不记得了么?”李玉儿那一副娇滴滴如同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如果是平常人看到,说不准还真会心疼不以,可如今这厅里坐着的人,哪一个不是见惯了这些的,又怎么会觉得有什么心疼的。

“王爷,这便是我找你来要说的事情,今儿这位夫人直接找到我这,说是王爷您的妻子,恕臣妾有些不懂,当初皇上下旨让王爷娶我时,可不曾告诉臣妾,王爷您是有妻子的,您说这让臣妾如何是好。”

言汐若难得放软声音,倒是让轩辕墨有些受宠若惊,如果他的汐若能一直这般温柔对他说话多好啊。

“若儿是这墨王府唯一的王妃,这一点本王可没有骗你,至于这位自称是本王妻子的人,本王记得,五年前只接受过一位父皇送来的侧妃,可后来失踪了,本王也不知眼前这位是不是那位失踪的侧妃。”

言汐若看了眼脸已经有些苍白的李玉儿,心情大好的把玩着轩辕墨修长的指尖,她今儿才发现,原来轩辕墨的手指这么漂亮:“那王爷,这事儿可要怎么处理呢。”

轩辕墨享受着言汐若难得的亲近,闭上眼睛,很是随意的说到:“既然若儿是这王府的女主人,这些事情还是交给若儿你处理吧,这后院的事儿,本王不知道该如何管。”

“哦。”言汐若挑挑眉,看了眼李玉儿,这可不能怪她了,是她身边这个人太不靠谱了:“那夫人就先住着,怎么着也是皇上赐给王爷的,本妃也不好怠慢了,夫人请便吧。”

李玉儿有些幽怨的看着轩辕墨,她以为,她回来了,轩辕墨会高兴看到她,毕竟当年,他们也算的上是青梅竹马,当然这不过是李玉儿自以为的,轩辕墨从头到尾就没有记住过这么一个人。

“王爷,妾身先告退了。”李玉儿知道再呆在这里也讨不到任何好处,便自觉地退开了,反正只要在王府里住着,总有一天轩辕墨会看到自己的。

等到李玉儿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以后,言汐若松开了把玩着属于轩辕墨的手指,没有看他,反而看着坐在另一边的太子和言瑞景,漫不经心的问道:“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么?”

轩辕墨对于言汐若放开自己的手有些微微的不满,但看今儿的态度,他很知足了,至少,没有在对自己不冷不热嘛,只要在加点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轩辕夜喝了一口茶,看了看旁边明显置身事外的言瑞景,又把目光放到和言汐若并肩而坐的轩辕墨,见对方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完全没有丝毫想要解释的意思,轩辕夜默默地叹息一声,他这个做大哥的摊上这么一个弟弟可真真的有些可怜。

“那个李玉儿是镇远将军李将军的女儿,五年前父皇赐给阿墨的,本来是准备以正妃的位置赐婚给阿墨,但被阿墨拒绝了,父皇只能退而求此让她以侧妃的身份入府,虽然当时父皇没有说什么,但当时所有人都知道,阿墨的府里没有任何通房妻妾,只要阿墨想要娶妻了,那个李玉儿就会被扶正为王妃,可谁知道后来出了那么一件事儿呢,李玉儿当年在阿墨受伤后一声不响的离开了,明面上说是为阿墨去庙店祈福,但事实只要有眼睛的都看的出来,她当时并不想照顾痴傻和重伤的阿墨,不过找了一个看似不错的借口逃开而已。父皇也知道这件事儿,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当没有这么一个人。”

“那个李将军都没有闹过么?”好歹是大将军的女儿,却做了妾,这位李将军难道就没有任何不满么,像李玉儿这样的身份,别说做王妃了,就算是当皇后她都是有资格的,可是却被皇帝以侧妃的身份赐给了轩辕墨,最后甚至都没能扶正,这位李将军是真的放得开,还是怎样呢?

轩辕夜挑了挑眉:“当年是李玉儿主动同意的啊,李将军从来就不怎么喜欢这个女儿,用李将军的话说,他们一门都是虎将,偏偏出了李玉儿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较弱小姑娘,弟妹应该知道,在武将的家里,出一位只文不武的人是不受欢迎的。所以对于李将军来说,李玉儿是为妃还是为妾对他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反而后来李玉儿逃跑了,倒是让李将军好气的,甚至差点将李玉儿逐出了他们李家的族谱。”

“哦?”没看出来,这个李将军还真真的是一个正直的人啊,身为将军,手里掌握着几十万兵马,居然没有向上爬,或者说居然没有想要和皇家攀亲戚的想法,如果她是李将军,有李玉儿这么一个女儿,一定是疼爱有加,将来不管将她嫁给哪位王爷皇子,对于他们离家都绝对的是好事儿一桩,而这位李将军,居然嫌弃自己的女儿太弱,不待见?就连嫡女做妾都不阻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