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轩辕墨的曾经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463 字 2020-09-08

言汐若靠墙而坐,望着眼前如画的美景,抬头,阳光倾泻在她的身上,有些刺眼,她微微眯着眼睛,没有伸手挡住,或许是因为那阳光太温暖。

脑海中不停地回想着轩辕墨描绘未来的样子,那般的温柔就如同此刻照射在自己身上的阳光,有些刺眼,却舍不得离开。

言汐若觉得,自己似乎不一样了,她不能在如同以往一般淡漠的看着时间,她隐约的感觉到,曾经心里慢慢地仇恨和复仇居然在一点点的流失,仅仅是因为轩辕墨的温柔,因为他描绘的未来,让她突然间想要放下一切,陪在轩辕墨身边,走进他描绘的如画未来。

“呵。”低下头,言汐若自嘲的笑了声,就算她真的可以放弃前世对轩辕濯的仇恨,可是,又让她怎么放下心里的执念,又怎么去相信轩辕墨不会成为第二个轩辕濯,言汐若的胆子很小,她曾经爱过,用尽所有爱过,可是被伤的太深,深到她没有勇气再去尝试着爱一个人。

“主子。”

书房里,轩辕墨重新坐回到伏案后,低头看着最新传来的消息。一抹黑鹰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他的身前,低跪在那。

轩辕墨抬起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跪着的人便恭敬地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边:“主子吩咐的事情属下已经查到了。”

“说重点。”

“当时现场的刺客皆是宁琅国的残部,他们的目标并不是王妃,而是王爷你。”

“这些本王都知道,我只是好奇,他们蛰伏十年之久,怎么突然沉不住气了?”这些人的存在,轩辕墨一直都知道,只是懒得去管,在他看来,就算他们蛰伏再久,也不过是跳梁小丑,掀不起风浪来,可这一次,这些人却伤了他的妻子,就算是跳梁小丑,他也不会在允许他们存活在这时间。

“属下查到,宁琅的残部潜伏进帝都已经一个月之久,而在那之前,有一个女人去过宁琅,她走后,宁琅便对帝都有所行动了。”

“哦?什么样的女人有这般手腕,能让男权当下的宁琅国听她的?”宁琅国的风俗即使轩辕墨从未带过,但小时候也从自己的母妃口里听到过,在宁琅,女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地位,对于宁琅人来说,女人只不过是男人的玩宠,当年她的母妃之所以被派往大梁和亲,也不过是当时宁琅老皇帝送给大梁的一份附加礼物而已。而如今,仅仅因为一个女人到过宁琅,宁琅便开始对大梁下手,可见这个女人的手腕不简单啊。

“属下查过,但查不到那个女人的任何信息。”说到这里,魅影惭愧的低下头,他是主子一手交出来的,曾经他自信的认为这天下间没有他查不到的事情,可这一次,他却着实打了自己的脸,那个神秘的女人,不管他怎么查,都依然一无所获,折让他高傲的心有些受挫。

轩辕墨看了他一眼,这个人跟在自己身边快二十年了,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挥挥手:“算了,你下去不,接着查。”

“是,主子。”魅影从来不叫轩辕墨王爷,从他记事以来,他就一直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叫他主子。

轩辕墨没有在理会魅影,单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连魅影都查不到的女人,想必肯定不简单了,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和韩伊洛口里所说的那个女人是否是同一个人,那个让言汐若恨进了骨子里的女人。

如果两个人真的是一个人,那这手段到真该让人忌惮了。

相比较言汐若对轩辕墨的了解只是片面,轩辕墨对言汐若的了解可以说是全面的。

轩辕墨见证过言汐若的曾经,也知道她所经历的所有,所以他才会以圣的身份出现在她周围,一步一步的牵引着她,为她铺好所有的路。

没有人知道,就连最熟悉轩辕墨的太子和韩伊洛都不知道,其实轩辕墨也是一个带着前世记忆的人。

前世他在于言汐若相遇的路上被自己的三哥杀害,因为心有不甘,他化作一缕飘魂,亲眼见证了言汐若从单纯美好的少女一步一步为爱变成双手沾满鲜血的妖怪,看着她从天真拥有一切到最后一无所有,看着她站在最后的审判台上笑的凄凉。

他也亲眼看着那个曾经强大的大梁,在轩辕濯以及那个女人的手里慢慢凋落,最终被其他的国家瓜分,他看见最疼自己的大哥一门被灭,他看见最忠于大梁的言家被扣上通敌的罪名,满门被株,他看到那被世人传颂的幻家在那个女人巧舌如簧下变成祸国妖孽被天下人追杀。

他看见了那一幕幕的悲剧皆是由自己的死亡而来,轩辕墨是自责的,如果自己当初早一点,或者自己多一点防备,如果当初的言汐若先遇见的是自己,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那时候的轩辕墨祈祷苍天,渴望能够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他告诉自己,如果一切可以从来,他定会让自己变成最强大的那个人,他会保护她,会保护这个国家。

或许是有太多的不甘心,或许是他感动的上苍,在一次睁开眼,轩辕墨惊喜的发现,自己回到了五岁之前,那时候,母妃还在,他依然是父亲手里最疼爱的儿子。

后来,母妃死了,轩辕墨知道,那是自己改变不了的事实,他知道,在他所有的计划中,母妃的死都是必然的,如果母妃不死,宁琅便会一直存在,而那将曾为大梁的又一大威胁。

母妃死后,轩辕墨开始疏远自己的父皇,听话的待在真心待自己的皇后身边,跟在那个最疼自己的大哥身边。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从轩辕墨从新活过来开始,他已经在慢慢地为自己累积实力,他不要天下,他只要这个国家能够长存。

言汐若或许不知道,其实她与轩辕墨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言汐若出谷的那天,而是在十年前,言汐若推轩辕离如水的那一次。

轩辕墨知道,当年言汐若是为了保护言汐瑶背下了那个罪名,仅仅从那一次,轩辕墨就清楚地知道,言汐若与自己一样,拥有着一世的记忆。

也是从那一次开始,轩辕墨一步一步的开始为自己铺路,也一步一步的将言汐若拖进了自己的羽翼中。

所有的一切如同他所筹划的那般进行着,曾经无数次,轩辕墨告诉自己,他不可以退一步,因为他要护着的是整个大梁。

唯一的意外,或许就是爱上了言汐若,那个清冷却有心软的女孩,那个说会保护自己,甚至为自己毫不犹豫档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