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250 字 2020-09-08

“那若儿还知道一些什么?”轩辕墨含笑看着她,带着从没有过的爱恋。

“我在等你告诉我。”或许是轩辕墨的眼神太温柔了,让言汐若没有办法硬起心肠,她索性在一旁坐下,等着轩辕墨开口,她想知道,这个男人是否会对自己诚实,如果他对自己诚实了,也许她可以试着相信他。

轩辕墨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言汐若,嘴角扬起的那抹笑容温柔至极:“其实若儿应该知道我的很多事情,甚至你那聪明的小脑袋早就知道我不是真正的痴傻对么?”

言汐若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当年我确实受了很重的伤,差一点就没命了,是韩伊诺,也就是你的三师兄及时赶到,救了我,我猜若儿一定特别好奇我与你三师兄是怎么认识的对么,韩伊诺是韩家堡的少堡主,他的爷爷曾经是当今皇上的老师,我与他还有太子以及你大哥从小就认识,只是后来,他被幻谷的人带走,我们中间失去过一段时间的联系,在相见时,就是我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时候。当时他救了我,却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那时候外面因为我受伤的事情已经闹到了极致化,隐约中那些隐隐欲动的不安因素也在慢慢的浮出水面,那时候我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没有死的消息一定是瞒不住人的,我伤好是迟早的事情,如果我的伤好了,那些隐约出现的不安因素一定会更深的藏起来,于是我便于父皇密谋了痴傻一事儿,这件事情除了父皇和伊诺,我们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我最信任的太子大哥和你的大哥也没有说过,可我知道,了解我如他们或许如你一般早就察觉出了什么,只是没有拆穿而已。”轩辕墨的语气平淡的诉说着这五年的事情,那般平静的表情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可言汐若知道,当年不过二十岁的他,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难,瞒着所有人,被所有人当成傻子一般的对待对于曾经张扬的轩辕墨是有多委屈。

“你说,你当年与父皇一起密谋这件事情,所以,父皇一直都知道对么,那些所谓父皇不待见你,甚至冷落你全是做给别人看的是么,那么你母妃呢,太子说她当年试图弑君?”言汐若发现,其实她一点都不了解轩辕墨,她甚至不如一个下人了解他,她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别人口里说的,从没有真的认真的去了解过这个男人。

“其实太子大哥并没有说错,当年母妃确实是因为弑君而死,但不是因为败露自杀,而是为了给父皇一个名正言顺消灭宁琅的机会,母妃用死堵住悠悠众口,给了当时站在悬崖边无路可退的父亲一条退路。父皇从来没有没有冷落过我,是我当年在母妃死后主动疏远的他,我知道,我的身份将来必定会让人拿来大作文章,所以我选择待在皇后的身边,她毕竟曾经是母妃最好的姐妹。”轩辕墨看着言汐若,眼睛里有着淡淡的忧伤:“若儿,我想陈管家应该告诉过你,我所拥有的权利,暗影是太子大哥亲手为我选的人,并且组建起来,当时只是为了保护我,后来我四处收留一些无家可归无父无母的孩子加入暗影,给他们一个家,所以,我手里暗影共有五万人之多,他们每一个都是精英中精英,跟着我上过战场,杀过人,我把他们分散在帝都的各处,需要时,只需要一声令下便可,而这一切,父皇知道。若儿,你说,如果父皇真的忌惮我,会让暗影完好无损的全部留下来么,更何况,我手里还有一支五十万人的长林军,那是父皇给我的。”

言汐若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自己所听到的一切,轩辕墨与轩辕黄帝之间没有任何的膈应,甚至轩辕黄帝将一支五十万的长林军交给了轩辕墨,在大梁,最精锐的不对莫过于长林军,长林军的人数并不多,却绝对是一支精良的军队,甚至民间有传言说,只要长林军出马,就没有赢不了的仗,而且,能够号令长林军的除了当今的天子,便是被天子指定的人,因为这支军队太可怕,在大梁的历史上,从来就是由皇帝亲自掌管,而如今轩辕黄帝却将全部的长林军交给了轩辕墨,这其中的信任又怎么会有别人所说的膈应呢。

“太子知道你手里的实权么?”轩辕墨手里所拥有的早已经超过了当今的太子,甚至如果轩辕墨有了一点反叛之心,他要得到那个皇位都是轻而易举的,这样的权利难道不会被忌惮么?

“他知道,因为当年就是他亲手将可以号令长林军的令牌给我的。”

“那他......”难道就不担心么?

“太子大哥虽然有着治理天下的雄韬伟略,可是他并不适合带兵打仗,从小我们就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他是太子,注定君临天下,而我,是灭国公主与当今皇帝的儿子,注定不能君临天下,况且,我并不想要这天下,我只盼望有那么一日,当天下太平了,我能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功成身退,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也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平淡活着。”轩辕看着言汐若,眼里是满满的认真:“我见过了太多的生死,最期盼的不过一弯平静,我想要陪着我爱的人一直到老,给她最平凡最真实的幸福。”

或许是轩辕墨的表情太认真,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专注,言汐若似乎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他所描绘的未来,那未来里,有他有孩子,还有自己。

“想必王爷这些日子也有些累了吧,还要好好休息休息吧,别太劳累了。”言汐若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刻的轩辕墨,她只能仓皇的逃走。

此刻的轩辕墨太温柔,温柔的让她在一点点的动摇,她能做的唯有逃开。

轩辕墨看着言汐若仓皇逃走的背影,淡淡的笑着,眼里是势在必得的自信,他相信,只要他真心待她,终究有一日,她会走进他所描绘的未来。

若儿,我给你时间让你逃,但别逃的太远,我再也无法承受会失去的痛。

若儿,我们有很多的时间,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