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341 字 2020-09-08

言汐若的伤因为太严重,被迫在屋子里修养了一个月之久,这一个月里,陪在言汐若身边最多的除了几个贴身的丫鬟嬷嬷外,就属韩伊洛了,言汐若身上的伤几乎都是他一手包办养好的,包括那一个月的饮食都是他安排的,为的就是能让她更好的恢复,当然,养伤的一个月里,言汐若也没有闲着,除开刚醒来的几天外,几乎每一天她都会接待不同的打着看望自己名义的人的探视,有真心关心自己伤势的,就像几位舅舅以及言汐瑶,也有想来瞅瞅热闹,顺便炫耀的,如言汐若的四姐姐,刚刚当上三皇妃的言紫曦,以及喜欢跟在言紫曦身后的言紫嫣等等。

但身为墨王府的主人,言汐若的丈夫,轩辕墨自从言汐若醒来那次看过她以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在言汐若的眼前,后来,言汐若还是听管家说起,才知道,那一个月,轩辕墨天天都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除了偶尔见见太子和言瑞景,以及亲近的几个下属,其他的人全部让他拒之门外。

当言汐若终于得到赦令可以走出房间时,一个月已经过去了,轩辕濯在言汐若得到赦令可以离开房间的前一天带着他的人马也离了京城,边境又开始打仗了。

言汐若并没有离开房间多远,而是选择在离房间很近的花园坐着,那里不仅离她休息的房间很近,也离轩辕墨的书房很近。

言汐若是知道的,这些日子,轩辕墨虽然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可是每夜当自己熟睡的时候,他总会陪在自己的身边,直到天微微亮了才离开。

言汐若更知道,那些打着看望她名义的人其实最想要看到的是轩辕墨,即使言汐若被关在屋子里养伤,但是外面的一切她依然了如指掌,比起自己被刺伤,轩辕墨突然不痴傻了无疑更震撼,那些人当面想要见轩辕墨,被拒之门外,只能委婉的换一种方式,利用看望受伤的自己的名义来打探轩辕墨的虚实。

言汐若看着书房的位置,这样一个月里,除了进宫两次,其余的时间他几乎都在书房里。

拾起腰间的腰牌,那块可以让暗影听命的腰牌言汐若一直将它保管的很好,勾勾唇,好像应该还给它的主人了。

起身,她慢悠悠的往书房的方向走去,言汐若知道,她醒来那天对轩辕墨的态度或许过于冷漠了些,但她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当时的轩辕墨。

轩辕墨不痴傻言汐若不是没有怀疑过,甚至她从来就没有相信过那个曾经张扬自信,冷漠的轩辕墨会突然痴傻,只是,她习惯了那个单纯如同孩子般的轩辕墨,习惯在他身边做回最真实的自己,即使那是假装,她也愿意将他当成真的。

“王妃。”言汐若在书房的门口遇见了刚刚从书房里出来的陈管家和秦风,两人恭敬的向她行过礼后便安静的离开了。

微微侧头看了眼离开的两个人,他们的表情有些严肃,看来是遇上了棘手的事情了。

推开书房的门,远远的就看见轩辕墨埋首在伏案边认真的看着什么东西。

如墨的头发并没有如同往日那般规矩的束起来,而是随意的用一条蓝色的绸带绑着,甚至还有几缕随着轩辕墨低头的动作垂首在伏案上。

轩辕墨有一张会让人嫉妒的脸,言汐若从来就知道,只是,她从来只是看到那个如同孩子般的轩辕墨感觉的俊美,如同阳光一般,却从未见过此刻正常的轩辕墨,即使此刻的轩辕墨低着头,让言汐若看的不是很真切,但她依然能够描绘出那张俊美的脸。

轩辕墨紧紧的抿着唇,都说唇薄的人冷情,像是想起了什么,言汐若的眼神闪了闪。

悄无声息的往前走了两步,她以为男人应该没有发现自己。

“伤好些了么?”还没有走到轩辕墨的身边,轩辕墨到先抬起了头,一脸温柔的看着她。其实在言汐若刚走到门口时他就已经发现了她,即使陈管家他们不叫她,轩辕墨也能清楚的知道来的人是她。轩辕墨太熟悉言汐若的气息,不管相隔多远,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分辨出她的气息。

言汐若微微的挑了挑眉,嘴角勾着一个淡淡的笑容,她以为她已经将自己的气息隐藏的够好了,结果这个男人早就发现了自己。是因为他对自己太过熟悉,还是他的武功真的如同传说那般深不可测呢。

“好多了,听下面的人说王爷一直在书房里,臣妾便想来看看,看看臣妾能否为王爷分担一些。”

言汐若的疏离让轩辕墨原本含着期待的目光暗淡了下来,学着她的模样微微的勾着唇,却不似她那般淡然,反而带着些许落寞。

“你的伤才好,应该多休息,这些事情我能解决的了。”轩辕墨想要对言汐若好,不是因为觉得亏欠了她,而是这个人值得轩辕墨对她好。他懊恼过,如果当时他从一开始就选择保护她,是不是他们现在就不会是如今的样子:“若儿找我,可还有什么事情?”

言汐若往前走了两步,将一直拽在手里的令牌放在伏案上:“这个是王爷曾经给我的,现在该还给王爷了,臣妾用不上。”

“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我?”对于言汐若能够如此快速的猜出那个带面具的男人就是自己,轩辕墨还有些惊讶,他认为这个世上不会有人知道,江湖上最神秘的那个组织头领便是自己,可他的妻子却轻易的猜了出来。

言汐若直到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不由的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在今天之前,不对,是在刚刚进入书房之前我是不知道的,可刚刚看到你,我突然觉得你就是他,现在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此刻的言汐若已经忘记了,面前这个男人是她自己发誓要远离的,甚至连对他的称呼也变了。

轩辕墨的眼里含着一抹温柔,他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看着她脸上的得意之色,此刻的他们好像距离被拉近了许多,她不会再自称臣妾,而是如同以往般。

想到此,轩辕墨觉得,就算她知道自己全部的秘密也没有关系,只要她与自己能这般亲近,不要更亲近才好。

“那若儿还知道一些什么?”轩辕墨含笑看着她,带着从没有过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