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062 字 2020-09-08

韩伊洛推门进来时,言汐若正坐在床上发呆,失血过多的她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经过一夜的休息,精神还是挺好的。

“伤口还疼么?”韩伊洛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温柔的问她。

言汐若看了看韩伊洛,微微笑着摇摇头:“不怎么疼了。”

怎么可能不疼了,那伤口将她的胸口整个贯穿了,甚至擦着心脏过的,如果不是韩伊洛医术过人,并有着足够的定力和理智,她此刻又怎么会坐在这里撒谎。

即便韩伊洛知道这些,也没有打算拆穿她,言汐若有多倔强,韩伊洛是了解的,他陪在她身边十年,陪着她蜕变,看着她改变,他不曾插手她任何的事情,只会在身后默默的保护她,如同她的家人一般保护着她。

韩伊洛知道言汐若所有的秘密,包括她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对于幻谷来说,这些并不是什么鬼魅传说,也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幻谷对于这些本就相信。

“三师兄,我四舅舅还好么?”言汐若苍白着一张脸看着韩伊洛,他既然回来了,那是不是说明她四舅舅已经没事儿了。

“你不相信我么,有我在,他怎么会有事。”韩伊洛很想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像小时候那样。

听到四舅舅没事儿,言汐若松了一口气,这些日子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虚弱的闭了闭眼睛,在慢慢张开:“三师兄一路上可发现了什么?”

韩伊洛当然知道言汐若说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前世那个害她没有好结局的那个女人,当时言汐若让她身边的辰回来找她去边境救她四舅舅时,就让自己留意看能不能发现那个女人的踪迹:“没有任何发现。”

“看来,她把自己藏的挺好的。”微微勾着唇,本就苍白的容颜配上略带讽刺的笑容,让人莫名的心里一冷。

“她藏的再好也会有露出尾巴的那天,比起这个我更关心这一次明目张胆的刺杀。”韩伊洛看着言汐若,见她也一副想要知道的表情,问她:“在回到京城时,我听说墨王府也被偷袭过,你觉得这一次轩辕濯婚礼上的刺客是不是上次偷袭墨王府的刺客之一?”之所以是之一,韩伊洛知道上次墨王府遇刺不是一个人所指示,而是由许多不同的人派遣的。

言汐若低着头去想轩辕濯婚礼上那些刺客的武功招式,到是有几分熟悉,但却又不是很确定:“我不清楚,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有一点我很肯定,他们是冲着我家王爷来的。”当时如果不是她发现不对劲,估计现在受伤的应该是轩辕墨了吧,虽然言汐若并不知道轩辕墨的武功到底有多厉害,可在那样的环境下,要全身而退还是有困难的吧。

“这个墨王爷,可真实从来没有让人省心过啊。”韩伊洛轻笑出声,带着些许的无奈。

“三师兄好像与王爷很熟悉?你们以前就认识?”韩伊洛从来不会再他们面前对别人露出这般真实的表情,唯一的解释只能是韩伊洛认识轩辕墨,且关系还不错。

“我与轩辕墨从小便认识,我们是朋友,亦或者说是兄弟。”轩辕墨虽然有些冷漠残忍,但却对兄弟是极好的。

“可我却从来没有听三师兄提起过,原来你们早就认识,所以轩辕墨如今的模样你也早就知道了,我曾经还想带他找你看看呢,看来到是我傻了。”想到现在的轩辕墨,言汐若发现面前的男人没有一丝的惊讶,如果不是早就接受了,那便是早就知道,甚至参与其中。

韩伊洛知道言汐若指的是什么,没有反驳,也没有点头,轩辕墨的事情他本就参与过,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有他,轩辕墨根本不可能隐藏的了五年。

当年轩辕墨身受重伤,是他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也是他一手参与轩辕墨的计划帮他隐藏痴傻的秘密。

“汐若,轩辕濯下月便要出征了,你是知道的吧?”不想继续讲话题停留在轩辕墨身上,有些事情于其他这个外人告诉她,还不如轩辕墨本人亲自告诉她。

“恩。”漫不经心的点头,言汐若当然知道韩伊洛在转移话题:“三师兄难道觉得不妥么?”

“轩辕濯若出征,必定会遇见那个女人,即使这样,你也不担心么,更何况我可听说轩辕濯和北燕四皇子莫离的关系不错呢?你就不怕?”

言汐若勾着笑容,看着韩伊洛,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怕什么,怕轩辕濯会和北燕合作攻打我大梁?三师兄,你真觉得北燕四皇子莫离傻呢,还是轩辕濯傻?”

“什么意思?”对于言汐若的表情,韩伊洛即便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她了,但现在他发现好像他还不是特别的了解。

言汐若扬扬下巴,指着屋子旁边的一个位置,示意韩伊洛将那里的东西拿出来。

一个起身,不过转瞬之间,韩伊洛的手里多了一个小盒子,他递给言汐若,对方却摇摇头示意他打开。

盒子里放着的是一枚令牌以及几封信,那是言紫兰的丫头拼死交给自己的东西。

“这个怎么会在你手上?”韩伊洛看着那枚令牌,又看了看那些信,不敢相信的问言汐若。

“这是我那四姐姐给我的,也是因为这些东西要了她的命,我想上次王府遇袭,估计有至少有一队人马是为它来的。”

“所以呢?”

“所以,你觉得轩辕濯的手里没有了与莫离之间的信物,莫离还会帮他么,三师兄,如果是你,你与别国有秘密协议,可是对方却把信物弄丢了,你会怎么想?”言汐若含笑看着韩伊洛,凭着她三师兄聪明的脑袋,这些事情一点就会通的。

“我会觉得对方出卖了我,汐若,你。。。。。”韩伊洛不可思议的看着言汐若,明明是一个十几岁的丫头,可是那心机这世上估计也没有几个人比的了。

言汐若淡笑不语。

“可是你就不怕轩辕濯和那个女人遇见,那个女人心机可不一般呢,要是她怂恿轩辕濯帮助北燕从后方夹击言大将军怎么办,轩辕濯的手里可是有几十万大军呢。”

“你真当轩辕濯是傻子呢,他的戒心那么重会那般轻易的相信一个半路遇见的人么?”言汐若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就算轩辕濯相信了那个女人,与北燕两面夹击四舅舅,三师兄你真的以为,轩辕濯活的了么,他手里的那几十万大军活的了么。就算轩辕濯要帮北燕,北燕会留下他么?”言汐若的声音不大,但说出的话却让韩伊洛如同被重锤敲打过似得。

“轩辕濯不管怎么样,现在他都不会做出任何与大梁有害的事情,三师兄,我了解那个男人,比了解我自己更甚。”她曾用了一辈子去了解那个男人,即便重生,可重生的只是她而已,那个男人并没有变,所以言汐若了解他,知道他的弱点,更知道他的底线。

“你就那般有把握么,如今轩辕墨恢复了,你就真的觉得一切都还在你掌控之中么?”

“为何不在?”言汐若看着韩伊洛,笑的云淡风轻:“轩辕墨恢复了,轩辕濯就更改认识到自己如今翻不起风浪,当然如果他一意孤行,那败果就只能他自己吃了,只是到时候可怜了那几十万跟着他的将士,都将要因为他一个错误的决定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韩伊洛觉得面前的言汐若让他从心底生出了一股恐惧,他知道她拥有前世的记忆,也知道她前世的事情,他以为自己很了解她,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刻般怀疑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似乎已经不再是他认为只是心冷淡漠的小师妹了,面前的这个女子,轻易的将几十万将士的生命握与手中,没有丝毫的怜悯:“什么时候汐若变的这般狠心了?”

“狠心?”言汐若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三师兄,狠心的人从来不是我,你如果为轩辕濯手里那些将士不值得,那我只能说你想多了,战场上生死本就由不得自己,况且他们站在轩辕濯的那边,就注定会得到那般结局,三师兄我本就不是善良的人。”比起自己曾经双手染满的鲜血,现在的一切又算的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