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562 字 2020-09-08

“王爷,太子殿下和言大少爷在门外,可否接见?”陈管家站在轩辕墨的面前,不得不打断他的沉思。

轩辕墨没有回头,依然盯着那紧闭的门,冷冷的丢出两个字:“不见。”他的王妃此刻在一门之隔的地方生死未卜,他还有什么心思去见谁,别说太子大哥,就算此刻是轩辕皇帝来,轩辕墨给的也只会是这两个字。

“是,属下知道了。”陈管家看着面前这个浑身散发冷气的主子,没有问理由,他是主子,是他们的王爷,是这大梁最坚固的屏障,他的话他们只要无条件服从便好。

况且,陈管家看了看那紧闭的门,他们的王妃还在里面昏迷不醒,就算有洛公子在,要说不担心也是假的,洛公子是神医,但毕竟不是神仙。

轩辕墨不知道自己在门口站了多久,那期间秦风找过他,他没有理,只告诉他自己要结果,陈管家找过他,说言府的几位老爷来了,被他打发了回去。

房门终于在临近三更时被打开了。

韩伊洛一身的白衣上面早已经血迹斑斑,那高度紧绷的神经放松后让他怎个人都憔悴不已,打开门韩伊洛一点也不意外看到轩辕墨,向他点了点头,声音里有着自己都能听出的庆幸:“已经没事了。”

韩伊洛不知道他是如何这般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五个字,或许只有他知道,这五个字有多重,重到几度压垮了他。

即使多年以后,韩伊洛回想今天这一幕,都会觉得胆战心惊,他甚至想,如果不是言汐若求生**太强烈,他又是否真的能从阎王手里把她抢回来。

“谢谢。”一天滴水未沾的轩辕墨嗓子有些沙哑,但这谢谢两个字却是发自内心,他真的谢谢面前的人,是她将他的王妃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谢就不用了,现在给我一个房间让我好好睡一觉吧。”韩伊洛却是太累了,刚从边境解了言大将军的蛊,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原本只是想要给言汐若报个平安,结果平安没有报到,到让自己惊吓了一场。

“来人,带洛公子下去休息,好好替本王照顾着。”轩辕墨头也不回的招呼来人,带着累到极致的韩伊洛去休息。而他自己踏进了面前的屋子。

他想要陪着她,至少让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自己。

轩辕墨脚步轻轻的走到床边,随性的坐在床沿上,看着床上脸色苍白还没有苏醒过来的女子,韩伊洛说她没事了,那就一定没事了。

伸手轻轻的描绘她的轮廓,轩辕墨知道,曾经自己躺在这个床上,她也曾描绘过他的轮廓,只是那时的自己是清醒的假装睡着了,而现在,她却是真正的感觉不到。

“若儿,你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身为幻之女的你,却没有悲悯苍生的善良,明明是一个心狠的人,却又总会为了家人一步步退让,真让人不懂,这到底是善良还是心狠。

“怎么办,我突然想把你藏起来。”轩辕墨喃喃自语,他想要将她藏起来,藏着自己的怀里,任何人都不能窥探,更不可以伤她分毫。

言汐若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晌午,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她似乎有一种是不是又重生了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她看到了自己前世的点点滴滴,看着自己从一个天真善良被家人期待的幻之女,为了一个男人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双手沾满鲜血,心狠手辣甚至不择手段的毒蝎女人,她看到自己临死时那眼里浓浓的恨意,她看到那个男人搂着那个女人如同看笑话一般的看着垂死挣扎的她。

而她只是看着,然后告诉自己,她要活着,她必须活着,活着去让那些曾经给过她伤害,利用过她的人相应的报应,她不求苍天,不信鬼神,谁若伤她一分,她定百分回敬。

想要抬手揉揉还有些犯疼的头,却不想牵扯到了胸口的伤口,那刻骨的疼痛让她皱紧了眉,发出一声掩饰不了的闷声。

她细微的举动没有逃过旁边一直拉着她手,短暂陷入睡眠的男人。

轩辕墨被言汐若轻微的动作惊醒,直起身,一脸担忧的看着已经睁开了眼的言汐若,关切的问:“怎么样,是不是很疼,要不要我去找韩伊洛来给你看看?”

看到轩辕墨的那瞬间,言汐若是呆滞的,她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男人,或者说这个此刻一脸担心却绝不痴傻的男人。

“我没事儿。”疼痛让她找回了理智,皱着秀气的眉,她不客气的指使男人:“我有些渴了,给我到点水吧。”她是因为他受的伤,让他给自己倒一杯水也不为过吧。

“好。”轩辕墨的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容,带着宠溺和包容,起身为她端来一杯水,送到她的嘴边,看着她就着自己的手慢慢的喝了下去:“还要么?”

言汐若摇摇头,看着男人将杯子放了回去后又坐到自己身边,拉着自己的手,那双好看的眼眸中映着自己的影子,轩辕墨语气柔柔的,轻轻的,好似怕会吓到她:“对不起,让你受了伤。”

“没事儿,这不是好好的么。”言汐若没有过多的意外男人突然变的正常了,只是有些不习惯轩辕墨此刻的温柔,那会让人着迷的温柔是她害怕靠近的,她怕前世的种种会在这一世再一次上演,她怕自己一旦沉溺在了对方的温柔中,最后万劫不复的又将是自己。

轩辕墨痴傻时,言汐若可以丝毫不犹豫的陪着他,护着他,可此刻的轩辕墨,正常的轩辕墨,这般温柔的轩辕墨,却让言汐若有了退怯的心。

她不敢赌,也不能赌。

“若儿。。。。”

“王爷刚刚是不是说韩伊洛在府上?”言汐若打断轩辕墨的话,她怕从他口里听到会动摇自己的话,她能做的,是躲起来。

轩辕墨也看出了言汐若眼里试图的躲藏,他没有拆穿她,更没有逼迫她,只是顺着他的话,回答她:“是啊,若儿想见他?”

“恩,她是妾身的三师兄,妾身与师兄有些时日没见了,不知道王爷能不能让妾身见见他。”她不在自称我,而是用妾身拉开了与轩辕墨的距离。

他不在是那个如同孩子般纯真的轩辕墨,现在的这个男人,言汐若不敢靠近。

“好,我让人去唤他。”轩辕墨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痛,却极快的隐藏好了自己。

“王爷照顾了妾身这么久,想必也累了吧,王爷先去休息吧,妾身没事儿了。”言汐若微微垂着眼帘下着逐客令。

“好。”轩辕墨知道,面前的女子需要时间,轩辕墨什么不多,唯独时间,对她的时间很多,他可以等,也不在乎等,反正最后她都会是他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