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493 字 2020-09-08

“你们说什么?”言汐若的房间里传来一阵暴怒的声音以及东西破碎的声响。

轩辕墨周身的煞气越发的下人,一张原本俊美无双的脸此刻布满了寒冰,那双眼睛更是满满的杀气。

那原本干净的屋子此刻满地的狼藉,几个身背药箱的大夫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即便是满脸的汗水也不敢伸手去擦。

“回王爷,王妃受伤的地方靠近心脏,且被贯穿,臣等不敢轻易拔箭。”其中一个大夫鼓足勇气唯唯诺诺的回答,虽然不知道为何那个原本痴傻的王爷一下子不痴傻了,但谁也没有胆子去问,面前的这个男人可不是痴傻时那般任人欺负,此刻他就如同地狱的修罗,哪怕是说错了一句话,他们都可能把小命弄丢。

更何况,就王爷现在的样子,他们也能知道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王妃是对他有多重要,王妃受伤本就极深,还靠近心脏,如果他们贸然拔箭,说不定就会伤到王妃,导致无法挽回的结果,他们谁也不敢去冒这个险。

轩辕墨半眯着眼睛,眼里的杀气已经全部泄露了出来:“如果你们治不好本王的王妃,本王就将你们全部杀光。”

他的话没有多大的起伏,却如同架在脖子上的刀,没有人回去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轩辕墨从来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男人即使曾经如同阳光般存在,但那绝对是会灼伤人的阳光,无人敢去碰触。

跪在地上的大夫全身都在不停的发抖,谁也不敢往前走一步,床上昏迷的人因为箭在胸口没有拔出来,止住了一部分的血,反而还要安全些,一旦箭被拔出来,大量的出血得不到及时的制止,只会让一切便的更糟糕。

这群大夫谁也没有十全的把握,谁也不敢上前。

轩辕墨被他们的举动弄的恼怒,他们是真的以为他不敢杀了他们么?

“王爷,洛公子来了。”就在轩辕墨忍不住想要杀了面前这群人的时候,陈管家的声音透过紧闭的门传了进来。

这句话无疑是一块免死金牌,洛公子,这天下谁人不知,那个十几岁便名满天下的神医,传言,没有洛公子救不了的人,只有他不愿意救的人。

“快让他进来。”轩辕墨没有在看一眼地上那群瑟瑟发抖的人,转身坐在床边,抓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的手。

刚刚,就差一点,差一点他就杀了那群庸医。

“你们全都给本王滚下去。”连看不不愿意在看一眼那些胆小的人,那种人是轩辕墨最不屑见的。

韩伊洛推门进来时刚好和几个匆忙跑出去的人遇见,眼神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快步走向了床边。

看到床上人的伤时,韩伊洛一直冷漠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以及心疼,他看了眼坐在床边的轩辕墨,问他:“是谁将她伤成了这样。”

轩辕墨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头去,只吐出两个冷冷的字:“救她。”

韩伊洛也没有去管他的态度如何,伸手拨开言汐若的衣服,伤口的血大致止住了,只是那刺伤她的箭却依然还在。

“那群庸医不敢拔箭,说会伤到她。”轩辕墨用袖口轻轻的擦去言汐若脸上因为疼痛流出的汗水,语气淡淡,却含着的杀气。

“如果是那群庸医,到真可能会伤到她。”如果那群大夫真的拔了箭,此刻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救的了她。

轩辕墨看着韩伊洛:“你能救她对不对?”轩辕墨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有这般用祈求的语气说话,就连痴傻的那五年,他也不曾有过,可现在,面对生死未卜的妻子,他第一次放下了自己高高在上的姿态。

韩伊洛没有看他,而是仔细的检查着言汐若的伤口:“他是我的小师妹,从小与我一起长大,我疼她不比谁少一分,就算今日你不说,我也会尽我所能救她,我到要看看,阎王敢不敢在我手里抢人。”

韩伊洛是幻谷的人,言汐若被送到幻谷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可以说,韩伊洛陪着言汐若长大,他将言汐若的变化一点点的看在眼里,这世间韩伊洛可以算的上是最了解言汐若的人之一。

“我可以做些什么?”

“出去便好。”

轩辕墨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听话的起身离开屋里,他相信,只要韩伊洛在,他的王妃就一定会平安。

从屋子里出来的轩辕墨有那么一瞬间的不适应,不适应这太过光亮的世界。

他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门口,静静的,用他的方式陪着她。

轩辕墨从来就没有痴傻过,那五年,那被称为傻子的五年一直都是他的伪装,轩辕濯婚礼上的那场刺杀,其实他完全可以全身而退,甚至让所有人全身而退,可他没有,他选择等,五年了,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言汐若的受伤。

他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他甚至没有想过要这么早就褪去自己的伪装,可言汐若的伤,她毫不犹豫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让他所有的算计,所有的忍耐化为了乌有,他甚至深深的自责,为何要将她处于那般的危险中。

轩辕墨知道,从这个女孩嫁给自己那一刻,或者说他们才遇见的那一刻,便注定了他们之间的纠缠,他不想要感情束缚自己,却从来没有发现与她相处中,自己早就深陷其中无法挣脱。

他自欺欺人过,欺骗自己,他们之间或许有感情,却不至于他为她放弃自己,可直到她不顾一切保护自己那一瞬间,他才明白那刻骨的心痛,他早就将她融入的骨血,剥离不了。

轩辕墨看着那紧闭的门,如果她真的有任何意外,那么他一定会让这天下血流成河,让这山河为她作祭。

轩辕墨从来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甚至比谁都心狠,比谁都残忍,即使曾经他被称为帝都如同太阳般耀眼的存在,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太阳不会温暖谁,只会灼伤靠近他的人。

曾经的轩辕墨只想要为轩辕夜稳固本就属于他的江山,纵使他还只是太子,可此刻的轩辕墨却有些迷茫了,如果为了稳固那本就属于轩辕夜的江山会让他失去一生最挚爱的人,值不值得。

不值得,那曾经迷茫看不清的答案,在今天,在言汐若受伤的那瞬间他突然看清楚想明白了,如果为了这个天下,这个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天下而失去最爱的人,不值得。

轩辕墨很自私,自私的想要用这天下换那个女孩的笑颜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