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926 字 2020-09-08

皇上将言府四小姐赐婚给三皇子的消息很快便在帝都传遍了,虽然许多人都表示不能理解,这三皇妃才刚刚离世,便马上要娶新皇妃,且还是亲姐妹,就算是百姓也不能理解,但一想到,马上要成为新的三皇妃也是言家人,人们又似乎有些释然了,都说皇帝对言家好,这刚刚离世一个女儿,便马上将另一个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算着也是在弥补言家。

言汐若坐在天香楼上,听着下面的人在议论纷纷,本来她是准备回言府的,结果不曾想才走到半道上,便遇见了几位舅舅和汐瑶,想想言府里的大舅母,言汐若怕自己忍不住会去讽刺她,便临时决定邀舅舅们到这天香楼来了,反正这是二舅舅的产业。

“唉。”大舅舅一声长叹,就这个事情出来后,他整个人似乎都老了许多:“荒唐啊,荒唐。”

“大伯,你别这样,四姐嫁给三皇子也不算太坏啊。”言汐若递给言大老爷一杯茶,轻声安慰到。

言大老爷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汐瑶,你不懂,你五姐姐刚死都还未有一个月,皇上就下旨要将你四姐姐赐婚给你五姐的夫君,这样老夫怎么不觉得荒唐啊。”

“大舅舅,你也别这么想啊,从古至今,姐妹同时嫁给一个人又不是没有先例,再说了,这事儿现在不是都成定局了么,你在叹气,在不愿意又能怎么样,还不如开开心心的送四姐姐加入三皇子府邸呢。”言汐若缓声说道,虽然大舅舅疼自己,但是对于这件事情,她确实没想过要安慰谁,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我也想啊,汐若,大舅舅是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啊,紫曦和紫兰都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只要一想到紫兰的死,我就,我就难过啊,我不是反对紫曦嫁给三皇子,而是,只要一想到紫兰尸骨未寒,亲姐姐便嫁给了自己的姐夫,取代了亲妹妹的位置,我就,我就难过啊。”言大老爷一想起自己那死去的女儿,想到那还没有出事的外孙,整个人就弥漫着悲伤,让言汐若以及其他几位舅舅都不知道如何去劝。

何况,他们在怎么劝又有什么用呢,圣命难违,做臣子的,除了遵命还能怎么办呢。

最终,言大老爷在不甘心,也只能送女儿上了花轿。

皇上的择日成亲确实来的挺快的,圣旨下来也不过一个星期而已,言紫曦便在全帝都百姓的面前嫁入了三皇子府邸,正式取缔了自己亲妹妹的位置。

轩辕濯与言紫曦成亲当天言汐若也带着轩辕墨在现场,看着面前那些阳奉阴违说着违心话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隐约的感觉到不安,身为幻家人,她的直觉一向准的可怕。

言汐若拉住轩辕墨的手,不敢让他离开身边半步,轩辕墨似乎也感觉到了言汐若的不安,一直安安静静的待在言汐若的身边。

“柳絮。”言汐若低声唤了声身后的人,见柳絮低下头,她才伏在她的耳边小声说着:“你赶回王府一趟,去找秦统领,我觉得不对劲。”说完将那个面具男人给自己代表暗影身份的令牌给了柳絮,见她悄无声息的离开后,才微微有些放心。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就连空气中似乎都隐藏着杀机,她不敢保证今天会发生多可怕的事情,她只能尽她最大的努力护着轩辕墨的平安。

轩辕濯与那些宾客寒暄了一番后,终于发现了一直站在一边的轩辕墨和言汐若,端着酒杯便朝着他们走来,刚好在这时,太子轩辕夜和言瑞景也缓步走向他们,就连言汐若那许久没有见到的二个言瑞庭也出现了。

不过转瞬间而已,言汐若的身边便多出了许多人,她不露痕迹的皱了皱眉头,强压住心里的不安,扬起一个笑容看着面前向自己走来的轩辕濯:“恭喜三皇兄,弟妹在这祝您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轩辕濯原本还扬着的笑容在听到早生贵子的时候有些微微的松动,言紫兰肚子里的孩子是他心口上的一把刀,每每听到孩子,便是在深深的拽那把刀,磨得自己的心疼的滴血。

“借弟妹吉言。”扬扬酒杯,轩辕濯的目光看向言汐若与轩辕墨握在一起的手,眼里的光芒一闪而过,这个人原本应该是他的,可她却宁可选择一个傻子,也不愿意选择他。

言汐若没有错过轩辕濯眼里那一闪而过的隐晦,嘴角不露痕迹的勾起,却也是一瞬间而已。

身为驸马爷的言瑞庭站在言瑞景的身后,微微眯着眼睛打量着言汐若,这个妹妹,他与她从下就不怎么亲近,虽然算不上讨厌她,只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更像是陌生人,曾经小时候,她嚣张跋扈,没少给家里惹麻烦,偏偏奶奶,父亲和几个伯伯都疼她,这让言瑞庭一直不怎么喜欢这个妹妹,明明是言家嫁出去的女儿所生的孩子,却偏生比他们这些言家的嫡子更受宠。

“三弟,恭喜。”轩辕夜站在轩辕墨的身边,举起手里的酒杯,笑的温润好看。

轩辕濯收回停留在言汐若身上的目光,也笑着扬扬手里的酒杯。

一群人就围在轩辕墨和言汐若的身边一边说着各种祝福的话,一边喝着酒。

言汐若根本就没有心情去管他们说了什么,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不露痕迹的将轩辕墨往轩辕夜身后送了一点,轩辕墨如今就像一个小孩子,连最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没有。

轩辕夜似乎感觉到了言汐若的动作,微微回头,不解的看着她,却没有挪动位置,反而更往轩辕墨的方向靠了靠,将他几乎半个身子挡在了身后。

言汐若注意到这样的小细节,看了眼面前正和言瑞庭说话的轩辕濯,言汐若小声的开口:“殿下,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里会出事儿,待会儿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可否请你照顾一下王爷。”

轩辕夜是值得相信的,这一点言汐若从来没有质疑过,更何况,她相信,她刚刚的话,站在轩辕夜另一边的言瑞景也一定听到了,因为她看到,她的话刚落,言瑞景便几不可闻的向着他们这边靠了靠,挡住了轩辕墨的另一边,将他彻底护在了身后。

轩辕夜盯着言汐若,想要判断她话里的真实性,可他的心里,却早就认定言汐若不会说谎,身为幻家人,她的直觉准的可怕。

还没来得及让身边的影卫将轩辕墨保护起来,一支带着风的箭便向着他们的方向势如破竹般的飞了过来。

言汐若将轩辕墨往轩辕夜和言瑞景的身后已退,一个侧身,那箭便擦着她的肩膀飞过,定在不远处的柱子上,箭头完全没入了柱子,而她的衣服,也被那箭头划破了。

“来人,有刺客。”

言汐若不记得是谁喊的这一嗓子,她只知道那支箭仿佛就是一个信号,那箭刚刚定如柱子,四周的屋顶上就出现了许多的黑衣人,每个人手里都拉着一直满弦的箭,甚至不给他们任何缓冲的时间,那箭便脱离了弓,向着他们铺面而来,那一瞬间,天上似乎如同下起了箭雨。

仅一瞬间,原本欢欢喜喜的院子变成了鬼哭狼嚎的地狱。

还好轩辕皇帝早早就携着皇后和贵妃回宫去了,不然,他们会更麻烦,可是这里还有一位太子以及其他的皇子。

言汐若灵巧的躲过那乱飞的箭雨,皱着眉头看着那些训练有素的黑衣人,到底是谁给这些人这么大的胆子,胆敢当着当成太子以及所有皇子的面杀人,还是说他们的目的就是这些人?

院子里已经躺下了很多尸体,那些有幸活着的人全部都在鬼哭狼嚎的四处逃窜,原来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这些平日里大义凛然的大臣们也会有着这般胆小如鼠的表现啊。

房顶上的黑衣人收起了弓箭,从背后抽出剑,从四面八方扑向院子里,准确的说是扑向言汐若他们所在的地方。

因为刚刚一切来的太突然,轩辕夜以及轩辕濯他们全都和自己一般被逼到了一块儿。

轩辕濯低头看了看被乱箭不小心划伤的胳膊,眉头紧皱,眼里闪过一丝寒光:“这都是一些什么人,胆子可真大,敢刺杀皇室中人。”

言汐若没有理他,而是看着轩辕夜,冷声到:“带王爷走。”说话间,一个黑衣人向她扑了过来,没有丝毫犹豫,言汐若的手腕一翻,一把匕首划向对方的脖子,一刀毙命。

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向他们围了过来,但保护他们的侍卫却迟迟没有来。

言汐若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看来这些人是有备而来的,估计那留在外面的侍卫早就一个不剩了。

轩辕夜和言瑞景也抽出武器,将轩辕墨护在身后,他们的身上因为刚刚那一阵的乱箭都有些些伤口,但在他们身后轩辕墨却连衣角也没有少一点。

言汐若的眼睛微微眯着,那眼里闪过的是狠意,手腕一用力,另一个人的脖子也被她划破了。

黑衣人仿佛没完没了一般的从各处涌上来,一批倒下了,另一批又跟了上来。

言汐若将匕首刺进一个准备偷袭言瑞庭的黑衣人胸口,一转身拉过轩辕濯,让他避开了那直奔他脖子的危险。

言瑞庭拧断一个黑衣人的脖子后,回头将手里的剑丢向言汐若的身后,一个黑衣人应声倒下,他看着言汐若点点头,无言。

轩辕濯低头看了眼被言汐若拉过的手臂,又看了眼那个差点要了他命的人,毫不留情的一剑刺去。

“谢谢。”如果不是言汐若拉他那一下,估计他此刻已经没命了。

言汐若没有回答她,而是一直挡在轩辕夜和言瑞景的前面,替他们挡掉大多的攻击。

言汐若会帮轩辕濯,完全是觉得这般的死法太便宜轩辕濯,她恨轩辕濯,恨不得他死,不但是因为前世他害的自己不得好死,更因为这一世他通敌叛国,可即便那样,言汐若反而觉得不能让他死在这些乱贼手里,如果今日轩辕濯死了,那么他便是为这大梁死的,死的正大光明,说不准死后还可以落得一个好名声。

对轩辕濯恨到极致的言汐若又怎么可能让他这般光荣的死去,对于轩辕濯的结局,言汐若要的是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她要让他尝尝,前世她所受的所有苦楚的百倍之痛。

言瑞景想要上前帮他,可是看到身后的轩辕墨,终究还是讲脚步停在了轩辕夜的旁边,他们刚刚答应了言汐若,会保护好轩辕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