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堂姐言紫嫣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657 字 2020-09-08

言汐若跟着芷云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在经过花园时言汐若突然停下来脚步。

芷云不解,但也跟着停了下来:“七小姐,您怎么了?”

“芷云,你跟着奶奶几年了?”言汐若盯着芷云,嘴角含笑,可眼里却没有任何笑容。

芷云心里一惊,眼前的这位小姐虽然笑着,但却让人不由得害怕,她以为自己是做错了什么,吓的跪倒在地,连着声音都有些颤抖:“七小姐,奴婢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您别生气,奴婢一定改。”

言汐若就这么看着芷云,看着她跪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那张清秀的脸上满是害怕,许久,笑了出生,这一次,到时发自内心:“起来吧,我只是问你跟了奶奶几年,你怎么就吓成这样了?”

“回,回七小姐,奴婢跟着老夫人十年了。”芷云连头都不敢抬,就怕面前这个小姐不高兴,眼前这个小姐虽然笑着,可却比不笑更吓人。

“十年了。”喃喃自语一般,随后抬起脚继续走:“以后,你便是我的丫头了,不用这般怕我,只要你真心当我是你主子,我定不会对你怎样,切在我面前,你不用一奴婢相称,我不喜欢,但芷云,我希望你记得,千万不要有任何不好的想法,相信你听过十年前的事情吧。”

言汐若一直往前在走,可嘴里的话却声声进入芷云的耳朵了。

芷云当然知道十年前那件事情,当时八公主可是差点让人溺死在湖里,若不是太子殿下即使赶到,估计八公主早就没命了吧?

难道说,当年那个推八公主下水,差点杀了八公主的人就是面前这个笑容温和的人么,天啦,她到底跟了一个什么样的主子。

“芷云定当誓死跟随七小姐,绝不会背叛七小姐的。”

“那便好。”言汐若嘴角的笑容如同初见般美好,仿佛刚刚她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那边是哪来的野丫头,言府的花园也是你这等丫头可以随便进入的么?”一阵嚣张跋扈的声音止住了言汐若的脚步。

顺着声音望去,不远处一个打扮精致的美人儿正摇着一头的珠花向着自己走来,让人很是担心,下一秒她头上的珠花会不会掉下来。

言汐若看着她,扁了扁嘴,明明生的一张好看的脸,非要涂着厚厚的胭脂,还有那嚣张跋扈的语气,瞬间好感为零。

“说你呢,哪来的野丫头,言府的花园也是想来就来的?”言汐若走神的期间,那名女子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不由分说的要伸手推她。

芷云见状也顾不得主仆之分,两部上前挡在言汐若的面前:“六小姐,她不是什么丫头,她七小姐,今天刚刚到家。”

对于芷云这种户主的行为言汐若倒是挺满意的,看来这个丫头是将自己刚刚的话听了进去,这样也好,免得自己将来头疼。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言紫嫣看着面前的丫头,眼神不悦,她当然知道对面的人是谁,那个夺了奶奶的宠不说,还抢走了她父亲的宠爱的女人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她就不明白了,她为什么要回来。她刚刚那么说只不过是看她不爽而已。

“她是奶奶身边呆了十年的丫头,六姐姐不认识么?”言汐若将芷云往身后一拉,自己站在言紫嫣的面前,嘴角勾起,语气温和。

“言汐若,你少拿奶奶吓唬我,你不就仗着奶奶宠你么?”言紫嫣或许曾经对言汐若是害怕的,毕竟十年前的言汐若可是一个连公主都敢杀的主,可现在看着眼前这个温温和和的人,她可一点都不怕,毕竟她潜意识的认为,当年言汐若之所以被送走,就是因为她要杀公主,送走是为了惩罚,然而十年过去了,如今她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自然她就认为言汐若现在是一颗软柿子,可以任由人欺负。

言汐若回来的消息,她今天一早就听说了,也早早的让人去打听了,这十年她就像变了一个人,既然这样,她还怕她做什么?

“哦,可是舅舅也宠我啊。”言汐若怎么会看不透面前的女子在想什么,她真的以为十年能改变一个人么,或许对于想要改变的人来说,十年或许可以,但对于一个从头到尾都不曾想过要改变的人来说,十年不过是让她学会隐藏了。

“言汐若,你是在跟我炫耀么?”父亲宠她比宠自己更甚本就是她心里一直的梗,如今被她亲自提起,不由得有些火大,扬起手就想要给她一巴掌:“你不过是一个没爹没娘的野种,也配给我炫耀。”

“小姐。”芷云明显被言紫嫣的怒气吓到,看着她抬手要打自家小姐,就想要上前,结果被言汐若挡在了身后。

言紫嫣的巴掌并没有如期落在言汐若的脸上,而是被言汐若抓住了手腕,她褪去了嘴角的笑容,眼里是冷冷的寒霜,言汐若捏着言紫嫣的手,语气冰冷的吓人:“六姐刚刚说什么,汐若是没爹没妈的野种?”

言汐若周身的冰冷气息不知让芷云打了一个寒颤,言紫嫣更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她不是被磨了性子么,为何比起十年前更可怕了。

“六姐,有些话说出来是要付出代价的。”手一用力,既让言紫嫣叫出了声。

“言汐若,你要杀我?”

“杀你,脏了我的手,今天不过给你一点教训而已。”她的嘴角邪魅的勾起,松开手,刚刚她用了很大的力气,可却在言紫嫣的手腕上什么也看不出来,只是那肉里的骨头可就不一定是什么样子了。

“言汐若,你。。。。”言紫嫣疼的几乎已经说不出话,偏偏她今儿够笨,想着要好好羞辱一番言汐若,所以匆忙中既然连个下人都没有带出来,此刻受了欺负,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

“言汐若,你就不怕我告诉父亲你弄伤我?”手腕的疼让她说话都有些颤抖。

言汐若好笑的看着她:“哦,你告我什么,我又弄伤了六姐你哪里,可有证据。”

“我的手腕就是最好的证据。”说着要扬起来,但又怕被言汐若在此抓住。

“是么,证据在哪,六姐你的手腕可什么事儿都没有,难道六姐你要对自己下狠手来冤枉汐若么?”言汐若的力道她自己知道,她有的是本是让她的手腕看上去完整如初,却又能让她疼的死去活来。

“你。”言紫嫣这才发现,刚刚被言汐若狠狠捏过的手腕居然一点痕迹都没有,依然白皙,可那手腕处传来的痛确实那般明显。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没有证据证明言汐若伤了自己,言紫嫣有些气急败坏。

“六姐,记住了,别让我听到不该听到的事儿,否则下次我会做出什么事儿,我自己都不知道。”

丢下这句轻飘飘的话,言汐若带着芷云离开了,留下言紫嫣一个人在原地跺脚,她看着自己白皙的手腕,不是没想过对自己下狠手,可言汐若离开时的眼神太可怕,既让她不敢,也就只能哑巴吃黄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