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进宫封赏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862 字 2020-09-08

不知觉中,言汐若既然已经回到言府好几天了,这几天除了每天准时去奶奶那里报到,其他的时间她都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哪里也不去。说来这府中的人也算识趣,也没怎么打扰她。

除了第二天大夫人带来的丫鬟,日子过的倒也不错,让言汐若都不由得有些无聊了。

而且最近,柳絮和柳浩又常常让林嬷嬷带出去,只有芷云陪着自己,想着也是有些无聊啊。

“汐若,快梳洗梳洗。”正在言汐若无聊的想要找些事儿做的时候,言大老爷急冲冲的来了,一来二话不说直接让她梳洗,看样子还挺急的。

“大舅舅这是怎么了?”微微皱着眉头,这是被什么追赶了么?

“皇上召你进宫,让你速速随我去。”说着瞪了眼旁边还在傻愣着的芷云:“愣着干嘛,赶紧的给小姐梳洗梳洗。”

“哦,哦。”

不消一会儿,言汐若就被芷云梳洗好了,此刻正坐在马车里往皇宫去,跟在身边的是还没有回过神的芷云和被临时叫回来的柳絮。

“大舅舅,皇上这是找我做什么?”无缘无故的这是要生什么事端?

“我也不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儿吧?”他也不是很清楚,但直觉告诉他应该不是坏事儿,汐若回来好些日子了,一直乖巧的很,没有惹什么事端,如果是十年前的事情,那件事情后来闹的那么大,皇上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却没有怪罪言家,那件事也就早过了,皇上不是一个翻旧账的人,这一点言振名算是很了解,毕竟他与皇上也算是生死与共过。

“哦。”没有在说什么,只是顺手掀开了马车的帘子,看着外面热闹的街景,那人来人往的景象似乎代表着这片天下的安宁。

其实在听到进宫时,言汐若已经猜到了原因,无非就是为了自己救墨王爷的事情,皇上纵使在不喜欢这个儿子,但那毕竟是他的儿子,是那个五年前为他平定多方叛乱的儿子,他是皇上,却也是一个父亲,多少还是会心疼的,而自己救了墨王爷,不管是那点父子亲情还是那明面上的面子,皇帝都不会当这件事儿没有发生过,所以,这一次会召自己进宫,无非是为了奖赏自己救了他的儿子。

最后看了眼那外面的热闹繁华,那洋溢在人们脸上的笑容,那孩子之间的欢声笑语,勾画着最美的皇朝。

只是不知道,这幅美景还能维持多久,不知道这宁静背后的暴风雨到底有多可怕。

放下帘子,她不愿再去想,天下的事有着皇家人操着心,她又何必多管,更何况,她本就是一个心冷之人。

“丞相,到了。”马车外传来的声音把言汐若的思绪拉了回来,对上言丞相的眼,她温和的笑着。

“走吧。”言丞相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低低的叹息一声,先下了马车。

“老奴见过言丞相,七小姐。”刚下马车,一个公公便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魏公公,无须客气。”

“言丞相,皇上已经在大殿候着了。”魏公公微微抬头看了眼一直站在言振名旁边的言汐若,那般的安安静静,带着温和的笑容,满意的笑了笑。

“那还麻烦魏公公前面带路。”

言振名带着言汐若跟在魏公公的身后,慢慢的走在那富丽堂皇的皇宫。

言汐若看着周围的场景,那般的熟悉,也是那般的让她想要逃开,这里纵使富丽,却满是阴谋和危险,那不远处的正殿更是如同一只张着大口的狮子,仿佛要吞下所有走进去的人。

“言丞相,请先稍等一下,容老奴进去通报一声。”魏公公停下脚步,回头微微欠身。

“有劳了。”

“怕吗?”言振名似乎感觉到了身边女孩的心不在焉,以为她在害怕。

“不怕。”有什么好怕的,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汐若。”言振海的声音不大,却清楚的传到了言汐若的耳里:“舅舅在。”

不过三个字,却让她眼眶有些发疼,那三个字犹如千金重般的压在她的心上,既然让她有些喘息不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在,不管我做过什么,不管我变得怎样,你们都在。

就是因为你们在,所以我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你们在才让我更加坚定自己的目标。

“傻丫头。”言振名笑了笑,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大殿,小声的叮嘱:“待会儿见了皇上不要慌张,皇上问什么,你就如实的回答就好,如果,皇上问起十年前的事情,你就别说话,让舅舅来说。”

“好。”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丞相,皇上有请。”推开门,恭敬的迎接着他们的进入。

“微臣参见皇上。”

“臣女参见皇上。”

大殿之上,那个身着明黄衣服的男人威严的坐在属于他的宝座,淡然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或者说是打量着言汐若。

“起来吧。”

皇帝并没有收回一直打量言汐若的目光,而是随着她起身移动,微微皱着眉头,眼前这个温和的丫头真的就是当年那个敢将自己最宠爱的女儿推入湖中的人么?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兴许是没有从对方身上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老皇帝收回了目光,开口问道。

“回陛下,臣女言汐若。”不卑不亢的回答,低眉乖顺的模样让老皇帝对她有了些好感。

“听说是你救了朕的儿子?”他并没有点名哪个儿子,可只要知道的人都明白皇帝此刻说的是墨王爷。

“王爷是金贵之躯,福大命大,是臣女福气,能够遇见王爷。”

言汐若讨喜的话让老皇帝对她的喜爱又多了几分。

“好一句福气,你这丫头看着年纪不大,到挺会说话的。不错,这言府出来的丫头就是不一样,瞧这张嘴。”说着不由得笑开了,也褪去了刚刚的威严:“丫头,那你告诉朕,你想要什么赏赐。”

言汐若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不解的抬头看着皇帝:“臣女什么都没有做,又何来的赏赐?”

“就当是你一路陪王爷回来的赏赐吧,你也看到了,朕这个儿子有些痴呆,所以这一路应该没少给你添麻烦,再者说,朕还挺喜欢你这个丫头,所以啊,应该赏赐。”对于面前这个丫头的不卑不亢,老皇帝是越看越满意。

“那既然这样。。。”言汐若的目光四处游离了一番,最后定格在了大殿一个角落里,在那里放着一副铁笼,一只纯白色的小狐狸正卷着身着在里面睡的正香,一点也没有被外界所打扰。

“那皇上可否将它送与我。”指着那只小狐狸,言汐若微笑的看着面前的皇帝。

皇帝顺着她的手看去,就看到角落里的小狐狸,挑挑眉:“你就要它?”

“嗯,臣女就要它。”小狐狸似乎感应的在说它,慢悠悠的张开了眼睛,微微偏头,看着不远处微笑的女孩,不解她为什么指着自己。

“这可是今天领国大使送来的,听说这只小狐狸野性难驯,你确定吗?”不是皇帝舍不得,而是这小东西今儿才咬了要捉它的人,野的很,眼前这个女孩哪能驯服它,到时再大殿受了伤,他也不好对言家人交代。

“臣女确定,臣女想要它。”她的目光坚定执着。

“那好,如果你能驯服它,那朕就将它送给你。”他到要看看这个小丫头有和本事。

“谢陛下。”

言汐若慢慢的接近那只小狐狸,她盯着它,而它也盯着她。

最后,言汐若在它的笼子边蹲下,没有急着去打开笼子,而是如同与人谈判一般的开口:“你想要自由吗?”

小狐狸歪着头盯着她,似乎能听懂她的话,吱吱的叫了两声。

“我放你出来,你跟我走可好?”

小狐狸瞪着圆滚滚的眼睛,好一会儿又吱吱的叫了两声。

随后言汐若才慢慢的打开笼子,将手伸了进去。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只狐狸会扑上来咬她时,却不想,那个小东西只是盯着她,又看了看她伸来的手,最后居然慢慢的走向她,四肢扑上来,抱住了她的手臂。

言汐若的眼里满满的是笑意,小心的伸出另一只手将抱住自己一支手臂的小家伙抱出来,安置在怀里。

老皇帝和旁边见识过那只狐狸撒泼的人全都愣在那里,怎么也不敢相信,只不过几句话,居然就真的驯服了那只满是野性的小狐狸。那个连送来的人都说不好驯服的小狐狸,居然抱着言汐若的手臂在撒娇。

言汐若抱着小狐狸,任由它在自己的怀里蹭来蹭去,慢慢走回到皇帝的面前:“多谢陛下的赏赐,汐若一定会好好照顾它的。”

“昂?也罢,就送你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代君王,说出去的话当然不能收回。虽然他确实有些舍不得,毕竟这种纯色的狐狸是很难见到的。

“那,可还有想要的赏赐?”见那丫头肆无忌惮的逗着她怀里的小东西,而那小东西也不知怎么的,动也不动的任由她对自己百般蹂躏。

“陛下,臣女没有想要的了。”

“嗯,不错,你这丫头确实不错。”不攀龙更不会狮子大开口,也不要什么奇珍异宝,她救了自己的儿子,却没有对自己要求金银绸缎,仅仅讨要了只小狐狸。

“多谢陛下夸奖。”言汐若笑的温和,只是那眼里有着一闪而过的光芒,没有人知道是什么。

“既然如此,言爱卿你们就先退下吧。”想来也没有什么事儿,今儿本来就是心血来潮想要看看太子几次在自己面前提起的这个救了自己儿子的女孩,现在看到了,也就这样了。

“臣告退。”言丞相听到此话,没有来的松了一口气,还好皇上没有问起十年前的事情。

“言爱卿,几日后朕要接见大渝来的外史,到时将这丫头带上吧。”

这句话是在言汐若转身后说的。

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