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皇后娘娘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674 字 2020-09-08

言汐若跟在言振名的身后慢慢退出大殿,退出去的那一刹那,不知道是外面的阳光太刺眼,还是屋里太黑她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

“还好皇上没有问起十年前的事情,先前我还担心呢,看来是舅舅多虑了。”言振名对言汐若在大殿上的表现很是满意,也彻底的放下了心里压着的石头。

“皇上是一代明君,又怎会为了曾经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呢。”轻抚着怀里小狐狸的毛,她这句话倒是说的真心。

抬头看了看天空,似乎想到了什么,言汐若楠楠低语:“要变天了呢?”

言振名不解她的话,也看了看天空,发现万里晴空,哪像是要变天的样子,对于这突然的一句话有些反应不过来:“汐若这是什么意思。”

言汐若看着他摇摇头,许久:“舅舅,如果有一天汐若做了错误的选择,您会怪我么?”

“傻丫头,不管是什么选择,哪怕是错的,舅舅都会支持你,不会怪你。”揉揉她的头发,总觉得这个丫头的心里藏了很多的事情,他不知道那是否和她的身份有关。

“那便好,汐若想要舅舅记得,不管汐若将来做了什么,汐若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亲人,不会伤害舅舅们和奶奶,你们是汐若最在乎的人。”是我愿意倾尽一切护着的人。

“汐若,你想要做什么?”言振名莫名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总觉得,眼前这个丫头会做出什么超出她想象以外的事情。

“舅舅,有些事情遮不住的。汐若希望舅舅不要阻止汐若,也请您替汐若守护好家人。”只要家人平安,她便什么都不怕。

“汐若。”言振名的脚步停了下来,伸手拉住那个女孩,他当然知道她说的那个事情是什么,可:“一定要这样么,就不能,就不能忘记它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吗?”

“舅舅,有些事情不是想要忘记就可以忘记的,您比我更明白,从我背负起的那一刻,平凡的日子就与我无缘,我知道舅舅您心疼我,可,那是我的命,是我不得不面对的命运。”她笑着安慰他,一边驱散他的担心:“舅舅,我能保护好自己,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你呀。。。。”轻叹一声,知道自己改变不了她的想法,也就任由她去:“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舅舅在多说也无益了,舅舅希望,有事情你能第一时间告诉舅舅,不要一个人去硬撑。”

“我知道,但现在,还请舅舅替汐若瞒着奶奶,她若知道,一定不会同意的。”她不愿任何一个人为她担心,所以,她的每一步必须要走的稳稳的,容不得半点失误。

回头看了眼那大殿,微微勾起嘴角,如果命运注定了她的结局,那么她就逆了那乾坤。

“言七小姐,请留步。”言汐若随着言振名还未踏出皇宫大门,一声清脆的声音便拦住了她的脚步。

回头,身后站着一个五官清秀的女子,虽然此刻恭敬的半弯着,可双眼睛却是看向言汐若的,那眼睛里带着一丝傲骨,语气也不是普通宫女的卑微,倒是带着几分胆识,而且看着那穿着也不像普通的宫女,倒是勾起了言汐若的几分兴趣。

言振名因为对方有些过傲的姿态微微皱着眉头,正想说什么,被言汐若拉住了。

言汐若对他摇摇头,往前走了一小步,含笑的看着那个女子:“不知有何事?”

女子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声音依然不卑不亢:“言七小姐,皇后娘娘有请。”

“哦?”皇后有请倒是言汐若没有想到的,这好端端的请自己,就连言汐若也有些不懂。

“我陪你去吧。”言振名也不懂皇后为何突然要见汐若,她不过才回来几天而已,难道也是因为墨王爷的事情?

“皇后说了,只请言七小姐一人。”还没有等到言汐若开口,对方已经替她拒绝了。

“你。。。。”

“舅舅,你先回去吧,我去见皇后娘娘就好。”言汐若安抚了言振名的情绪,让他先回去:“皇后娘娘定然有事儿才会见我,而且,皇后娘娘那般温柔,定然也不会为难汐若的。”

“那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早些。”知道拧不过面前的女孩,也就任由她去了。

直到言振名的身影完全看不到了,言汐若才回头看着身后依然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没有变过的人,挑了挑眉,看来还是一个练家子啊:“请带路。”

“言七小姐,这边请。”女子起身,率先走在前面。

言汐若微笑的跟在后面,只是那双眼睛里却是寒霜一片,前面的女子一看就是有武功底子的,她刚刚故意没有让她起身,就是为了测试一下,看来,她不止会功夫,应该还不弱,皇后身后有着这么一个人,倒是让人有些好奇。

只是,言汐若的眼睛转了转,她为何不知道。

“言七小姐,到了,皇后就在花园的亭子里,还麻烦言七小姐自己过去,奴婢就先告退了。”自称奴婢的女子将言汐若送到凤宁宫的后花园入口便退了出去。

言汐若只是挑挑眉,什么也没说的直接走了进去。

远远的便看到亭子里那一抹身着皇后服的身影,四处看看,既然一个侍卫都没有,更不要说下人。

“臣女参见皇后娘娘。”虽然弄不懂面前的人是和用意,但是该有的礼数她还是有的。

“不用多礼,来到本宫身边坐。”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她坐在她的身边。

“谢娘娘。”听话的走了过去,言汐若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她的身边:“臣女不知娘娘找臣女所谓何事?且只有臣女和娘娘两个人,娘娘就不怕臣女有什么不轨之心么?”

“你不是那样的人。”皇后看着她,嘴角的笑容很是温柔。

“皇后何以见得。”不知道为何,言汐若突然觉得她看不懂面前的这个人,在她的记忆力,皇后不该是这个样子,虽然还是那般的温柔,却总觉得她的眼睛里有自己看不懂的东西,就像能洞悉一切一般。

“本宫对你本就没有恶意,你是言府的七小姐,且常听言丞相说起你近几年很是温柔识大体,又能对本宫什么不轨之心?”皇后的话似乎句句都在理上,可言汐若还是隐隐觉得不安。

“那娘娘找臣女又是为了何事需要遣散所有下人。”

“本宫只是想要感谢你救了小五。”皇后的表情很真诚,至少在言汐若看来是如此。

“王爷本就是大富大贵之人,谈不上救。”倘若真的是为了感谢自己救了墨王爷,那也不用遣散所有下人吧。面前这个皇后根本就不是言汐若印象中的那个温柔识大体的皇后,纵使眼前的人笑的温柔,纵使她的眉眼依然隐藏着善良,可是,言汐若就是莫名的觉得不安。

皇后将言汐若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小五是逝去宸妃之子,本宫与宸妃原本就情同手足,她离世后本宫见小五没了娘亲甚是可怜,便让他跟在太子身边,可是你也知道,这些年皇上一直对小五很是冷淡,现在小五又变得痴呆,便更不讨皇上的喜欢,这深宫之中每一个人每天都费尽心思想着如何能得到陛下的恩宠,谁又愿意去顾虑一个不受皇宠的痴呆王爷呢,你或许还不知,皇上之所以会给小五王爷的称谓,让他成为大梁唯一的王爷,不是因为他曾经的劳苦功高,而是想要他离得远远的。”

言汐若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听着面前的人用最温柔的嗓音诉说着大梁唯一的王爷的凄惨身世。

“既然同为皇上的儿子,就算痴傻了,那毕竟留着皇上血,况且,曾经皇上不是最宠宸妃呢,为何要在宸妃逝去后如此对待他们的孩子?”见皇后停下来没有要在说下去,言汐若开了口,那些事她曾经不知道的。

皇后看着远方,苦涩的笑着:“或许就是因为曾经宸妃是皇上最宠的妃子,所以在她死后皇上才不愿意见到小五吧,毕竟会勾起很多伤心的往事。”

“想必这就是皇后娘娘遣散下人只留下我们的原因吧,您心疼墨王爷,可是这宫中人多眼杂,又难免会有几个嘴碎的人,如果让他们知道您一直背着皇上偷偷的对墨王爷好,想必会大作文章吧。”言汐若知道皇后口里还有话没有说,她不愿说,那么她便不听。

言汐若不傻,怎会听不出她话里有话。

皇后看着言汐若,很是欣慰:“你这丫头果真是聪明,可惜了身为了女儿身,若是男儿必有一番大作为。”

“谢娘娘夸奖,可臣女还是喜欢自己的女儿身,臣女只希望可以在这繁华之中平凡的过一生就好。”

“天色也不早了,本宫也不便留你,不过本宫是真心感谢你救了小五,本宫备了一些薄礼已经让人送到府上,还希望你能喜欢。往后你若想来这里,本宫随时欢迎。”看了看天色,似乎已经不早了,怕人多眼杂,皇后便让她先离开。

“好,那臣女谢过娘娘,就先告退了。”微笑的告辞准备想要离开时,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了脚步:“皇后娘娘,可容汐若问句不该问的话?”

“你说。。。。”

“娘娘身边那个丫头可不是普通人,娘娘放心?”想起那个目光带着傲气的女子,言汐若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

“她是从小就陪在我身边的丫头,是我让她习武的,你知道的,这宫中不似你想的那般单纯。”

“既然这样,那便是汐若多嘴了。先离开了,娘娘还请照顾好自己。”

皇后没有在说话,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眼前,回头看着那满园的美景,轻轻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