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幻家之女 一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428 字 2020-09-08

次日一大早,清风苑就迎来了清晨的第一位客人,或者应该说是三位客人。

言汐若睡得正熟的时候被告知,太子殿下带着墨王爷和大少爷正在前往她的清风苑,虽然有些许的起床气,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了起来,任由芷云折腾,还要一边听着柳絮叽叽喳喳的说话,说什么太子殿下真的好帅啊,大少爷好温柔啊,墨王爷好可爱啊之类的。言汐若忍着想要翻白眼的冲动,绷着一张笑脸,僵硬的笑着,偏生那丫头还是一个这方面没有什么眼力见的,倒也是浪费了她的表情啊。

最后被收拾妥当的言汐若在芷云的带领下来到自己院子里的小花园里面,那三个身份尊贵的男人早就坐在亭子里的石桌上喝着茶了,一点也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

“汐若参见太子殿下,墨王爷,见过大哥。”虽然心里不停的抱怨,可该有的礼数还是没有忘记,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低眉顺眼的等着对方发话。

“行了,别这般见外。”轩辕夜挥挥手,心情看上去很是不错的样子:“今儿是小墨吵着要来的,说起来还是我们打扰了言七小姐。”

“太子哪里话,您能光临汐若的寒舍,汐若可是求之不得呢。”言汐若也没怎么客气的直接在一旁空着的位置坐下。

刚坐下,身边就蹭来一只名为墨王爷的大型犬:“汐若说要来找小墨玩的,可是小墨等了好久你都没有来,小墨很难过的,汐若是不是不喜欢小墨了,还是小墨不乖惹汐若不开心了?”

轩辕墨本就是一副低沉磁性的嗓子,如果放在正常人的身上那甚是好听,只是用这幅嗓子撒娇,还真是有些让人不习惯呢。

“汐若没有讨厌小墨,汐若最近刚刚回家,忙着忙着就忘了去找小墨了,小墨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给你吃好吃的。”言汐若摸摸轩辕墨的头,像是在安抚一个赌气的孩子,连着嘴角的笑容都带着一丝调皮。

“好,我要吃桂花糕。”轩辕墨用自己的头去蹭了蹭言汐若放在他头上的手,像极了一只撒娇的豹子。

“好,吃桂花糕。”任由轩辕墨对自己撒娇,拉着他的手往亭子外面走去,用空出的一只手拿过芷云送来的桂花糕,递到轩辕墨的嘴边,看着他张口慢慢的吃下去,眼里是满满的笑意。

她似乎从他的身上找到了那段最无忧的日子。

而另一边的轩辕夜和言瑞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画面,他们原本以为言汐若的脸上只会有一种微笑的表情,低眉顺眼的像所有一切都与之无关一般,可此刻他们看到了一个灵动的言汐若,真诚美好的笑容才仿佛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还有那眼里一闪而过的调皮,让他们不由得有些动容,原来这个女孩也可以有这样的表情,原来这样的表情在她的脸上是那般的合适和绝美。

而一旁的轩辕墨更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不曾失忆前的轩辕墨就如同一座冰山,谁也融不化,更像地狱里的修罗,可怕却又让人心生敬畏,谁也不敢去轻易的靠近;失忆后的轩辕墨虽然变得如同孩子般的单纯,可或许毕竟骨子里还是存在一点过去的痕迹,即使心智不全,却也不是谁都能碰,就连最疼他的太子哥哥都没怎么碰到过他。

而此刻的轩辕墨却安静的待在言汐若身边,任由她碰触,甚至会去回应,会撒娇讨好。

为此,轩辕夜既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可,不知道为何,轩辕夜和言瑞景却发现面前的那副画面美好的不得了,男的的俊美无比,女的温柔可人,仿佛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仿佛那原本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一般的和谐。

“其实看到五弟这样,偶尔想想其实也不算坏,虽然有些惋惜,至少远离了那肮脏的一切,挺好的。”轩辕夜看着轩辕墨开心的笑着的模样,轻声的开口。

“是啊,曾经那个立过赫赫战功的五皇子,那个破敌百万的轩辕墨,早就成为了皇上眼里的一根刺,功高终究会震主,我早些年在外地时,就无意中听过,皇上有意想要消弱他的势力,所以想想,变的痴傻也不是一件坏事儿,如果不是突然痴傻,或许命运又会不一样了吧。”言瑞景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边的两个人身上。

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的回头,看着轩辕夜,眉头微微的皱着:“殿下,你有没有觉得王爷当年中毒的有些蹊跷?”

“嗯?”轩辕夜被他这话弄的有些糊涂了:“瑞景,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现在才突然想起来,我当年就在小墨的军营里。他是被一道圣旨请回京城的,却在半路遇了埋伏,受了伤,中了毒,而后便变成了如今的样子,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现在想想,言瑞景才发现这其中的问题,不由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的意思?怎么可能,如果是有人想要救五弟,可你也知道,当年,他差一点就活不过来了,如果是有人要救,又怎么会下这般死手,如果是父皇,那便更不可能,父皇或许当年是有些忌惮五弟的势力,但那毕竟是亲生儿子,五弟的母妃曾是父皇最疼的妃子,父皇在怎么忌惮五弟,也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看着此刻有些激动的轩辕夜,言瑞景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可是话都说出了口:“我没有怀疑皇上,我只是觉得小墨当年受伤有些蹊跷而已,就如你所说的如果有人想要帮助小墨,又怎么会对他下死手,也许对方早就猜到了呢?”

轩辕夜盯着言瑞景,适宜他继续说下去:“殿下可曾听过幻家?”

“幻家?”轩辕夜微微的皱着眉头,这两个字他岂止听过,还熟悉的很,那个神秘到没有人知道的家族,一直是皇家人心里的谜团,只是不知道为何言瑞景此刻提起了:“听过,怎么了?”

“幻家是当今天下最神秘的家族,传言说幻家的人都会巫术,神乎的不得了。这些殿下也听过?”

“听过,瑞景,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言瑞景看了看早就在远处玩耍的言汐若和轩辕墨,确定他们不会听到,才低声的在问:“既然殿下听过,那一定知道幻家的传说,幻家近五十年来几乎全是男丁,不曾有过一个女孩,这个事情,殿下也一定是知道的吧?”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轩辕夜让言瑞景的神神秘秘弄得有些耐心全无,声音也不由得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