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幻家之女 二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475 字 2020-09-08

言瑞景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回头去观察对面的两个人,见他们没有听到才放下了心:“殿下,我在江湖上听到了一个传言,说,幻家有女孩了,是幻家少主子的女儿。而且,传言还说。。。。。。”

言瑞景没有在说下去,他在等轩辕夜的首肯,知道轩辕夜点了头,他才慢慢的开口:“传言说,得此女者得天下,若谁得到此女的帮助,便能得到整个天下。”

“荒唐。”轩辕夜拍桌而起,虽然情绪激动,到还是压住了声音没有叨扰到正在花园里玩耍的两个人:“这天下归谁,岂是她一个女子能够决定的,就算她是幻家五十年来唯一的女孩,那也最多是特别一点,难道还能左右了这天下不可?”

“所以,我说了,是传言。”言瑞景试图安抚有些愤怒的轩辕夜:“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可能与小墨有些关系。”

“能和五弟有什么关系,难道他就是被择定的人?”身为太子,本就是这天下未来的主人,可此刻却又传言说有一个女人可以觉得这个天下是谁的,让他如何不生气。

“小墨当然不是被择定的人,只是,这个传言是从小墨遇袭以后传出来的,几乎就在同一天,让人不由得有些奇怪?”这才是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是说有人故意造的谣言?”

“不排除这种可能?”

“那你查过了吗?”

“正在查,只是还未有任何收获。”说道这里,言瑞景也觉得有些奇怪,从知道轩辕墨受伤起,他就派人去查过,五年过去了,却依然一无所获,就连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但,我有一个想法,只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言瑞景看着轩辕夜,看着他同样紧皱眉头的盯着自己。

“说。”轩辕夜揉揉有些发疼的额头,静静的等着言瑞景接下来的话,轩辕夜虽然身为未来的储君,但却也是一个贤良的人,他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人的话可以听,什么人的话又不可以听。或许他也如同所有皇室中人一般多疑,但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言瑞景他是相信的。

言瑞景偏头盯着花园里的两个人,看着轩辕墨孩子般的笑容:“或许殿下可以去找找那个传言中的幻家之女,只要找到她传言可以不攻自破,也许小墨的身上的秘密也能解开。”

回头,言瑞景对上轩辕夜的眼睛,因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因为他们彼此了解彼此,因为言瑞景知道轩辕夜是一个贤良之人,所以他可以口无遮拦也不怕他怪罪:“阿夜,就算是帮帮小墨吧,哪怕只有一丝机会,我也想要知道小墨出事当年的真相,当年我没能陪在他身边,我内疚了五年,如今我只想查明当年的真相,尽我所能去治好他,他现在或许很好,可是他却不该是这样,那个张扬自信的轩辕墨不应该是这样的。”

言瑞景的那句阿夜让轩辕夜的身子愣了愣,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言瑞景叫自己阿夜了,好像自从小墨出事以后,他便只愿叫自己殿下:“你以为我不内疚么,我也想要知道当年的真相,可是,天下这么大,我又只是区区的一个太子,没有兵权在手,你让我去哪里找那个幻女?”那是他的弟弟啊,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他比任何人都心疼他,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好起来,不仅仅因为他是他的弟弟,是他最得力的左膀右臂,更因为,轩辕墨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是战场是战无不败的少年将军,是京城里最张扬的五皇子,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却总爱伪装冷漠残酷的傲娇男人。

就如他们所说的那般,或许现在痴傻的他很好,消除了父皇的担忧,还有着亲王的称谓,可他们都明白,那不会是轩辕墨希望的。

“兵权?”言瑞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的站了起来,伸手抓住轩辕夜,眼里是满满的惊喜:“阿夜,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一群人?”

“什么?你是说?”

“对,小墨手里的那支暗影,当年皇上心疼小墨,不是将他们全部留在了墨王府么,这么些年,我们都几乎把他们给遗忘了。”言瑞景连着语气中都带着浓浓的兴奋,那支由轩辕墨亲自调教出来的暗影或许人不多,却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且绝对的忠诚,却相当的神秘,当年轩辕墨受伤后,兵权被收回,唯有他们没有被重新编制,并在他们的恳求下和太子的请求下留在了墨王府,也从那以后,他们彻底的隐藏在了黑暗中,被世人遗忘。

“你想动用他们,你应该知道他们和父皇的约定,若五弟不能恢复,他们将永远在黑暗中,不得离开墨王府半步。瑞景,你应该知道,父皇有多忌惮他们,当年若不是他们主动要求留在墨王府,在五弟未恢复之前绝不踏出墨王府,绝不会威胁到任何人的话,他们早就死了。”

轩辕夜对那支暗影当然印象深刻,他们只听轩辕墨的话,其他任何人也休想驯服他们,这么些年,他们守着承诺一直呆在墨王府,不问天下任何事。

“我当然知道他们和皇上的约定,当年我也在场,可是,阿夜,现在或许只有他们了。”

“那你就应该更明白,他们只会听小墨的话,那些人或许是我当年送给小墨的,但调教他们的确实小墨,他们只会听他的话,你知道吗?”轩辕夜不是不想动暗影,而是他也不一定动的了。

对呀,暗影只会听轩辕墨的话,当年也因为这个才让皇上那般忌惮。

言瑞景如同被抽干了力气般的坐了回去。

“或许,我们根本不用找,如果她真的如同传言那般,那么她一定会自己主动出现的。”轩辕夜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喃喃地说着。

“但愿吧。”但愿真如他所说的那般吧。

各怀心事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那原本在花园里陪着轩辕墨的言汐若抬头看向过他们,虽然只是匆匆一眼。

言汐若飞快的收回自己的目光,看了眼旁边独自玩的开心的轩辕墨,低下头掩盖住眼里的情绪。

言汐若或许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可身为幻家的人她却有着另一种本事,她会唇语,更能透过一个人的眼睛看到他的内心。

她知道,轩辕夜和言瑞景在说她,她更知道,轩辕夜和言瑞景是真的在乎轩辕墨,或许在这个乱世中,也只有他们的心里还藏着那一丝清明。

再一次抬起头,她已经为自己做好了准备,或许未来会与她所想不一样,可她想要赌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