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盛宴风波 一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354 字 2020-09-08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不过转眼而已,就到了皇上接待外来使者的时间。

这天一大早的,言汐若就被芷云收拾妥当的随着言老夫人和几位舅舅去往皇宫。

和上次的心境不同,这一次的言汐若很是平静,平静到有些犯困。

“怎么,汐若昨晚没有睡好?”在言汐若连着几个秀气的哈欠落下,言老夫人关心的开了口。

“嗯,想着今儿要进宫,有些紧张,便有些失眠了。”这话算是半真半假。真的是她昨晚失眠了,假的是她压根就没有因为要进宫而紧张。

这座皇宫,她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她甚至比自己舅舅以及奶奶更清楚。

因为这里,曾是她的地狱。

“你呀。”言老夫人宠溺的摇摇头,轻轻拍拍她的手:“离皇宫还有一段路程,要不你在小憩会儿,等到了,奶奶叫你。”

“不了,今儿芷云给我弄的这般漂亮,我要是小憩会儿弄乱了,芷云会生气的,不如奶奶陪我说说话吧,反正舅舅他们在另一辆马车上,您也无聊。”言汐若反手拉着言老夫人的手,像一个孩子一般。

言老夫人本就一起喜欢和这个孩子在一起,这会儿,她主动提起要陪自己说说话,也刚好这一路无聊的很,便点头答应了:“汐若想和奶奶说什么?”

“奶奶,我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在幻谷时,师傅告诉我,我的父亲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与世无争,却心怀天下,其他见过父亲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奶奶,真的是这样么?”他一直想要知道自己的父亲,那个从小就离开自己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师傅不愿过多的提起,却每每说起都是一脸的敬畏,她知道,那是因为父亲是幻家的少主,是他的主子。

言老夫人没想到她会和自己提起她的父亲,愣了愣,却很快的笑开了:“虽然我与你父亲只见过几面,但他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不爱权势,追求最平淡的生活,或许啊,这也是幻家会与世无争的原因吧。”

“是吗?我真想见见他,见见你们所有人口里那个温和了不起的人。”以前她一直想要见见自己的父亲,问问他为何要离开自己,后来从师父的口里知道了一切,也明白了他是为自己好,却依然想见他,只是想要见见那个男人是那般模样,和自己脑海中的样子是否一样,这些年过的好么?

“总会见到的,等时候到了,总会见到的。”言老夫人拍拍她的手,细声安慰,她心疼,心疼这个孙女,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只能从别人的口里知道那模糊的一切。

“那么奶奶,我的母亲呢,她又是什么样的人,能被父亲爱上,她一定很漂亮很温柔很善良吧?”突然间,她那么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生母的模样,她总是听别人提起她的父亲,却没有任何人提起过她的母亲,师傅曾经说过,母亲是父亲心里一道永痕的疤痕,谁也碰不得。

可她就在此刻突然间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让父亲这么多年一直思念着不让人碰触。

言老夫人的手就那么僵硬住了,比起听到她提到她的父亲是的微楞,此刻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汐若的生母,那个自己最疼的女儿,那个即使不是自己亲生,却甚是亲生的女儿,那也是她心里一直不愿提起的伤心往事,可此刻,面前这个女孩却突然的提起。

她不是没有设想过,终究有一天,她的汐若会问起她的母亲,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来的这般的突然,恍惚间是否有什么东西从心里闪现过,却快的抓不住。

“你的母亲,她是这个世上最温柔最漂亮最善良的人。”

言老夫人只愿意留下这短短的一句话,便不再开口。

言汐若知道,她的母亲不止是她父亲的伤口,更是奶奶和舅舅心里的伤口。

“奶奶,对不起,让你想起了伤心事。”

“没事儿,只是啊,奶奶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汐若,很多事情你现在还不能知道,但你只要记住一点,不管是你的父亲,还是你的母亲,他们都很爱你,很爱很爱,懂吗?”言老夫人的语气中不觉中带了些许的沧桑,仿佛瞬间老了许多。

“我知道。”

言老夫人的话让言汐若有些疑惑,她总觉得她的母亲与父亲之间有着一个故事,一个很大,很了不起,甚至关系甚大的故事。

那是她从曾经到如今都未能明白的事情。

曾经的她不愿明白,如今的她想要努力的还原当年的真想,想要了解自己父母的一切。

“奶奶,我不想再隐藏了。”言汐若很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告诉自己的奶奶。

言老夫人没有说话,却表情淡定的好像早就想到了一般,带着慈爱的笑容看着言汐若,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奶奶,我不想让自己后悔,也不想要你们在替我去承担什么,更不想未来有一天赔上整个言府以及幻家,所以奶奶,我不想隐藏了,也隐藏不了了。”

“只要你做好了决定,那么就只管放手去做就好,奶奶和你舅舅们都支持你,我相信你的父亲,整个幻家都会支持你,汐若,奶奶不知道你选择的这条路有多难,但奶奶希望你,不要放弃心里的执念,不要忘记,你是言家的人,更是幻家的人。或许将来天下对你会有很多的议论,但奶奶却只希望你不忘初心。”言老夫人从言汐若的眼里看到了坚定,那就如同当年她的母亲选择时一般的坚定。

她知道,眼前这个女孩早就长大了,早就学会自己去为自己的路负责,早就学会了隐忍。她也许不舍得,却更明白,此刻她只能放手让她去做自己的选择。

就如同她所说的那般,很多事情,根本就藏不住,她应该早就知道她今儿的目的了。

身为幻家近五十年来唯一的女儿,她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责任,让她不能像平常人一般的生活,她注定要与那皇权纠缠,要么主动出击,要么被动争夺。

而此刻,她选择了主动,便也代表,她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