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盛宴风波 二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289 字 2020-09-08

马车是停在宫门口的,因为今天招待的是外来的使者,且听说是北燕的人,北燕是与她大梁不相上下的一个国家,对方初来使者,也算是一件大事儿,所以这宫门里外在今日戒备也比往日更多了些,上至太子皇子们,下到朝臣百相都只能将马车停与宫门口,不能直接驶入其里。

言汐若扶着言老夫人下马车时,她的三位舅舅正与一位身着华服的青年说话。眼见她下来了,大舅舅几步上前扶着老夫人,还没有来得及介绍对面的人,那个青年倒是自己开了口:“老夫人,可还记得我?”

言老夫人上了年纪,难免眼睛有些花,盯着对面的人好久,才恍然大悟:“三殿下,参见三殿下,老妇眼拙,还望三殿下不要见怪。”说着拉了拉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言汐若:“汐若,快见过三殿下。”

“臣女参见三殿下。”言汐若听话的行礼,只是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隐去了。

“老夫人,不必多礼,你这样我会有压力的。”被叫做三殿下的是皇上的三儿子轩辕濯,自从轩辕墨出事以后,轩辕墨原本掌有的兵权一半被皇帝收了回去,一半交给了他,所以他在京城的时间并不多,这一切或许应为快到自己姑姑的寿辰,所以提前回来了,刚好赶上北燕使者的到来。

轩辕濯的目光从老夫人这里看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一旁的言汐若身边,带着大量:“想必这位便是言府的七小姐吧?听说七小姐一直在外面,可也是最近才回来的?”

言汐若没有抬头,只有语气不卑不亢,听不出任何情绪:“臣女正是言府七女言汐若,回京城也才一个月不到,有幸见到三殿下,是臣女的福气。”

“是吗,早些时日我也曾于言大将军见过面,聊过几句,也听他提起过七小姐,说了很多关于七小姐的话,今日一见,言大将军果真没有骗我。”轩辕濯的嘴角微微勾起,笑的如同一个贵公子,加上那以身俱来的皇族贵气,到还真将那军人的气息消弱不少,若不是世人知道,就单看着现在的他,也无法将他与那战场杀敌的人联系在一起。

“三殿下,宴会就快开始了,咱们还是先进去吧,在这说话也不是一个好地方可不是么?”言大老爷开口打断了轩辕濯接下来可能会说的话,笑脸相迎着。

“也是,这确实不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我们进去吧。”说着率先走开。

“对了。”走了两步,轩辕濯又突然停了下来,转身:“我昨天刚回来听王妃说有些无聊了,如果七小姐有时间不妨去我府里走动走动,你与我的王妃也算是姐妹,多年不见,她也一定很想你的。”这话轩辕濯是看着言汐若说的。

言汐若原本抬起的头就那么突然的和轩辕濯对上了,对方眼里的笑意一丝不漏的被她尽收眼底,极快的隐藏好自己的情绪,言汐若微微勾着嘴角,扯着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多谢殿下提醒,若有时间,汐若定会去陪姐姐。”

轩辕濯没有在说什么,转身继续走着,只是那眼里的笑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可不认为自己刚刚有看错,那个叫言汐若的女孩眼里,虽然只是一眼,可那其中的东西他却看的一清二楚,那是讨厌,是憎恨。他虽然不知道为何对方会对自己有着这般大的敌意,但至少,那个小丫头勾起了她的兴趣。

言府的七小姐,幻家之女,可真有意思。

“汐若,走了。”言老夫人催促着还在发呆的言汐若,示意她该走了。

言汐若应了声,便乖乖的跟在老夫人的后面,可心里却是对刚刚轩辕濯转身的那个笑容起了疑,那个笑容包含着太多的东西,似乎看透了一切。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吗?

言汐若的心里隐隐的不安着,直觉告诉她,轩辕濯很危险,甚至比她认知中的更危险,那个男人曾经是她的致命伤,如今却也是她要忌惮的人。

“汐若,小心。”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言汐若有些恍惚,连路都没有看,如果不是言三爷及时拉住她,估计就撞柱子上去了。

被自家三舅舅拉住的言汐若一下子回过神,面前不过一掌的距离便是一根柱子,还好被言三爷给拉住了。

言三爷皱着眉头,看着恍惚的言汐若,不经数落了起来:“汐若,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啊?”

自知理亏的言汐若低着头,乖巧的认错:“对不起,三舅舅,汐若想事情入了神,一时间没有注意到,还好多亏了舅舅。”末了还扬起一个讨好的笑容,让原本还有些稳怒的言太傅也没了脾气。

只能摇摇头,一副你总是这样的表情:“你呀,总能让我没法对你生气,你就是吃定了我们几个舅舅不会拿你怎样。”

“舅舅那么疼汐若,汐若哪舍得让舅舅生气嘛。”语气微扬,带着之对家人才有的撒娇,让一旁其他的两个舅舅和言老夫人只能笑着看着她。

“好了,就你嘴甜,一会儿到了陛下面前可要放机灵点,知道吗?”言丞相揉揉她的头发,轻声的嘱咐着,上次是因为只有他们与皇上,所以即便放肆了点皇上也不会放在心上,可今天不同了,今天到场的都是皇家人以及一些位高权重的人物,容不得出现半点岔子。

“我知道了,大舅舅放心吧,汐若知道分寸的。”她当然不能让舅舅们担心了,今天的场合确实不能有半点的岔子,要不然会给北燕的使者留下话柄,到那时可就是闯大祸了。

她的曾经本就给京城的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即使十年过去了,很多事情事情或许会被遗忘,但不代表不会被想起,如果此时在这般重要的时刻出了什么岔子,还是由她的手上出的,她的那些曾经定然会被世人重新想起。

言汐若虽说并不害怕被知道过去,毕竟那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如果在此刻因为她的过去将事情恶化的话,便会让她的计划偏离原来的轨道,会变的很麻烦,而她,最讨厌的就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