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宴会风波 三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699 字 2020-09-08

当言汐若随着言老夫人他们到宴会时,北燕的使者都已经到了,正坐在皇帝的右下方。

“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跟着舅舅们行过礼,便在一旁安排好的位置坐了下来。

一直到坐下来,言汐若才能好好的大量周围的环境,她一直以为,皇上会在大殿招待北燕使者,却不想是在户外。

言汐若大致的看了看周边的装扮,很快便得出了结论,这里应该是皇家赛马场,看来这北燕使者还是有些分量的。

大量的差不多了,言汐若收回目光时却和不远处的轩辕濯对上了,轩辕濯就坐在言汐若正对面,此刻正端着一杯酒,嘴角含笑的看着她,见她发现了自己,扬了扬手里的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言汐若的目光一转,没有在去看他,那个男人太危险,她暂时还不能惹。

只是,她刚刚大概的看了看,却怎么也没有看到轩辕墨的身影,想必这个皇上是将他禁了足,毕竟今天接待的是北燕的使者,虽说大梁与北燕这几十年来都相交甚好,但轩辕墨这个曾经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人还是北燕不敢动大梁的原因之一,如果今日让北燕知道了那个战神般的轩辕墨变成了一个痴傻的人,必定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事情,甚至是战争。

言汐若抬头看着皇帝,或许他现在隐藏的很好,但有能隐藏多久,整个皇城都知道轩辕墨傻了,就算皇上能封住京城人的嘴,那么他又怎么能保证出了京城的门这个秘密不会泄露呢。

再或许,敌国早就已经知道了轩辕墨傻了的事情,没有对大梁发兵,只是因为还是有些忌惮大梁的实力。

而这大梁能有如今的实力,其中的三分之一都要归功于轩辕墨,功高终究会镇主,微微垂着眼帘,言汐若想起了另外一个手握重兵的人,她的四舅舅,皇帝对自己的儿子都能如此,那么舅舅呢,即使是从小一起长大,即使那个人曾经用命帮他巩固江山,可在面对自身的威胁,他一定也会起疑心吧。

她突然想起了四个字,人心薄凉,原来不管曾经多么要好的朋友,终有一日会为了利益而相互猜疑残杀。

而她曾经见证过那段可怕,如今想起来都心有余悸,言汐若不知道自己是否会逆了那命运,但她想要搏一搏,不会那些所谓的天下苍生,她没有那么伟大,她为的不过是自己身边的亲人,那些疼她爱她的人。

“保护皇上,快点保护皇上。”耳边突然传来的惊呼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向着这边而来。

言汐若抬头看去,之间一匹不知道怎么失控的马正疯了一般的向着他们而来,或者准确的说是向着那高高在上的人去的。

中途许多人想要去阻止那匹已经疯了的马,却跟不上那速度,想要将它斩杀,却又发现那是皇上最喜欢的马儿,没有皇上的命令他们也谁不敢对那马下死手,只能努力的试图用自己的身躯去抵挡。

可那疯了的马岂是能抵挡的住的。

眼看疯马离皇帝越来越近,皇帝估计也被这阵势吓到了,居然都忘记了反应,更忘了下命,只是傻傻的愣在那里,而一旁的北燕使者早就被吓的躲到了一边。

轩辕濯刚想要起身去牵制住那匹疯马,一个比他更快的身影已经挡在了皇帝的身前。

言汐若并没有想太多,在看到马奔像皇帝的那一刻,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他必须活着,只有他活着,她才能逆转命运。

所以只是顷刻间,她便挡在了皇帝的面前,看着那匹马以疯了般的速度向着自己而来,她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汐若。”言老夫人几乎快要晕过去了,那个自己最疼的孙女此刻正孤身挡在天子的前面,那份决然既然和她的母亲有着十分的相似。

就在所有人都为这个女孩惋惜时,觉得她一定躲不过去了,奇迹般的事情发生了。

那匹疯了一般的马在离言汐若只有短短一掌的距离时突然停了下来,鼻子里还喘着粗气的疯马低着头盯着眼前这个拦下它的女孩,就这么突然冷静了下来。

就在所有人都送了一口气的时候,面前的女孩突然笑了,没有一丝的害怕,也没有一丝的胆怯,突然笑的像一个还在,温柔而美好,只见她抬起手轻抚这面前还有些焦躁的马儿,轻声的安慰着,那温柔的嗓音犹如在安抚一个不听话的小孩:“乖。”

明明不过一个字而已,却从她口里听到了无限般的美好,似乎所有人都被那个简单的字给安抚了,现场既然静的没有一丝的声音。

“皇上,您没事儿吧?”最后开口打断那一室宁静的还是言汐若,她一手牵着马儿,回头看着有些受了惊吓的皇帝,恭敬的问着。

皇帝毕竟是天子,很快的回过了神,并找回自己的威严:“朕没事儿,倒是你,可有事儿?”

皇帝是九五之尊,明知道面前的女孩救了自己,也拉不下脸说一句谢谢,只能僵硬的关心着她是否受伤。

“多谢陛下关心,臣女没事儿。”

皇上皱着眉头看了看她,又盯着她拉着的那匹差点伤了自己的马,眼里闪过一丝杀气:“这匹马已经疯了,来人,将它杀了。”

言汐若并没有阻止禁卫军从自己手里牵走马,任由他们牵走它,即使她知道等待这匹马的是什么命运,但她并没有那么善良的为了一匹马去求情。

皇上微微收敛着自己眼里的杀气,转身去看一旁明显受了惊吓还没有回神的北燕使者:“使者大人可是受了惊吓,要不先去休息休息,这宴会下次朕在为你补上。”

“多谢皇帝陛下的关心,在下确实有些受惊了,就先去休息了,至于宴会,还是算了吧,在下明日还要回北燕呢,就不劳烦陛下了。”北燕使者连着说话都有些哆嗦,手更是不受控制的在抖。

想他不过是一介文官,虽然出使大梁,但一路上都是有人护着,这突然将离死亡这般近,能不受到惊吓么。

“那朕也就不留使者了。”皇帝也没有多做挽留,他现在最关心的莫过于眼前这个女孩是如何让一匹疯了的马突然停了下来。

“等等,皇帝陛下,在下突然想起一事儿,想要求个解答。”明明前一秒还说要去休息的北燕使者不知道想起什么,突然又停了下来,手也不抖了,连说话都利索了。

皇帝挑挑眉,虽然没有说话,但也默许他的要求。

之间这个北燕的使者拍了拍自己还有些发软的腿,慢慢的走到言汐若的身边,看着面前这个长相漂亮的女孩,问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回使者,小女子言汐若。”言汐若早已收起了刚才的温柔,此刻虽然笑着,却很是疏离。

“言汐若?不知言振海将军是姑娘什么人?”能到这皇宫中来的人必定是大户人家并且高官之家的人。

“那是小女子的四舅舅。”

“原来你便是言府的七小姐,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言七小姐不但长相出众,还很胆识啊。”北燕使者笑着看着面前这个低眉顺眼的女孩,虽然此刻的她乖巧的很,但他总有一种错觉,这个女孩像一只狐狸,看着乖巧,指不定这肚子里在思考些什么。

“多谢夸奖,我想,使者不会就是为了夸奖小女子几句吧?”言汐若隐约能猜到他会问什么,那样也好,好过自己还要去寻找机会。

“言七小姐果真聪慧,那我也就直接问了,不知刚刚言七小姐是用什么方法让那匹已经失了控的马儿停下来的?我见小姐手里可是什么都没有拿啊?”北燕使者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她,仿佛只要她有一点的撒谎迹象也能被看出来一般。

皇帝明显也对这个问题敢兴趣,此刻也是看着言汐若,等着她的回答。

言汐若勾着唇轻轻地笑着,终于还是问出来了啊:“也没什么,小女子只是从小便于这些动物很有缘分,它们只要与小女子对视,便自然能安静下来,小女子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话都说道这个份上,她相信在做的都不会是啥子。

“能让动物从对视的双眼中安静下来,这可是读心术啊,言七小姐既然会读心术,可据我所知,这个天下只有一种人会读心术,不知言七小姐知道否?”

“小女子不知,还希望使者大人可以说的明白一些。”言汐若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那表情到真像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天下会读心术的只有幻家人,言七小姐可曾听过。”

幻家人三个字刚出口,大殿上的人都沸腾了起来,那是一个对于他们来说即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幻家神秘到世人都知道,却没有人见过。

可此刻这个北燕的使者却说出只有幻家人会读心术的话,这个言七小姐又偏偏会,那是否这个言七小姐便是幻家人呢?

如果言汐若真是幻家的人,那民间流传的那句话是否会被应正呢?

“使者这是说的什么话,小女子只是颇得动物缘而已,岂会什么读心术,是使者多虑了吧?”言汐若浅笑回答,她并不打算承认,因为她知道,如果此刻承认了反而会被忌惮,还不如让这颗猜疑的种子先种下,以后慢慢来。

“是吗,但愿是我多虑了。”北燕使者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恭敬的对皇帝行了一个礼,便先行离开了:“陛下,我已经得到了我要的答案,就先告辞了。”

“来人,送使者。”皇上挥挥手,眼睛却一直在打量着言汐若。

面前这个女孩从头到位都是保持这淡然的笑容,就连听到幻家人都没有任何的波动,皇帝半眯着眼睛,探究般的在想,她是真不知道,还是隐藏的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