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疑心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885 字 2020-09-08

“父皇,您可有被吓着?”最后,是轩辕濯打破了皇帝的猜疑,轩辕濯起身站在言汐若的身边,满脸的关切。

言汐若偏着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朕没事儿,还是你孝顺,还知道关心朕。”皇帝收回自己的目光,有些欣慰轩辕濯对自己的关心。

“父皇可别夸奖儿臣了,儿臣相信太子也是关心父皇的,只是事出有些突然,吓到了吧?”说话间,还关切的看了看明显还没有回过神的太子。

太子轩辕夜坐在那,看似似乎真的被吓到了,但只有轩辕夜自己知道,他不是被那一匹失控的马吓到,而是被眼前这个女孩,这个言府的七小姐,轩辕夜怎么也想不明白,她当时到底是怎样突然的出现在父皇的面前,那速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匹敌的,在加上北燕使者突然提起的幻家人,让他更疑惑,以至于陷入自己的思绪中连自己的父皇都没能关心。

这会儿听到三弟突然提到自己,才发现自己真的有些失职了,急忙站了起来:“父皇,儿臣。。。。”

“好了,朕知道你有心,你也被吓到了,朕没怪你。”到底是自己最疼的儿子,比起其他人,太子在这一点上无疑是占了些便宜。

“你今日救了朕,可有什么想要的赏赐?”皇帝将目光从新移到依然站在面前的言汐若,问道。

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他是很感恩的,他不是一个狠心的皇帝,只是有些多疑罢了。

言汐若恭顺的笑了笑,行了一个礼,才缓缓开口:“臣女暂时没有想要的,但臣女可否斗胆请皇上答应臣女一个要求。”言汐若微微抬头看着皇帝紧皱的眉头,随后后说道:“臣女的要求定不会为难陛下。且陛下一定能做到的。”

皇帝紧皱着眉头想了想,问道:“说来听听,你的要求是什么?”

“臣女暂时还不能说,可能否请陛下先答应臣女。”她现在不能说,是因为她要的效果还没有得到。

“好,朕答应你,只要是朕做的到的,朕便答应。”皇帝考量了这其中的利害,还是点头答应了,毕竟这可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子,他若不答应,岂不是给人落下了话柄。

“那臣女就先谢过陛下了。”言汐若行了一个大礼,这才慢慢的退到言老夫人的身边。对上老夫人担忧的眼神,笑着安抚她。

“想必今日各位爱卿也都受到了惊吓,就先散了吧。”轩辕皇帝揉了揉有些犯疼的额头,原本好好的一个聚会,既然让一匹疯马给搅和了,还真是出乎人的意料啊。

“臣等叩谢陛下,臣等先告退了。”大臣们一个个的起身离开,不一会儿的时间,整个大厅就只剩下了太子以及各位皇子,还有言府的人。

轩辕皇帝看了眼正准备离去的言府人,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那个转身离开走在最后的言汐若,让他突然有些兴趣,不知道是因为北燕使者口里的那个幻家人让他感兴趣,还是,那个女孩能与动物沟通感兴趣。

他突然有些期待,这个女孩往后的日子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如果她真是幻家人,那民间的传言是否也都是真的,如果这个女孩真的能决定他江山未来的走向,那么又会是谁得到他,是他的皇子们,还是其他人。

“父皇,可是有心事?”太子一直是一个玲珑的人,只是一个细微的表情,他便能看出别人在思考什么,这也是皇帝一直对他很放心的原因。

轩辕皇帝看了眼太子,这个儿子总是最细心的,也是最贴心的:“夜儿,你觉得这个言府的七小姐怎么样?”

他的问题让轩辕夜微微有些发愣,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父皇这话的意思:“儿臣不明白父皇的意思。”

“朕是问你,觉得这个言汐若是个怎样的人?”轩辕皇帝难得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轩辕夜这才明白过来,看来刚刚北燕使者的话他的父皇是有听进去的,并且一定也知道那民间的传言:“言七小姐是个挺不错的姑娘,纵使十年没有回到帝都,但她身上属于言府人的特征却是一点也没有变过。”

“可朕听说,十年前的言七小姐可是一个刁蛮骄纵的人,当年还差点害死了小离?可有此事?”轩辕皇帝毕竟也是六十几岁的人了,即使身体看着很是硬朗,可记忆却是日益的减退,更何况十年前的这个件事儿,虽说当时言汐若差点害死自己最疼的女儿,可到底是自己的女儿不对,在加上言家人的求情,以及皇后的不追究,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甚至于再一次见到言汐若时,他既然都没有想起这件事情。今天突然提起,不过是忽然间想起了,有些意外,这十年这个言府的七小姐到底是经历了一些什么,怎么性子与他曾经听说过的完全不一样。

轩辕夜似乎也没有想到轩辕皇帝会去翻起这件往事,一时间既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父皇,儿臣觉得,这人都是会变得,或许当年就是因为小离的事情,让言七小姐意识到了害怕,所以也就改了性子也说不一定不是么?”开口的是一直站在轩辕夜身边的轩辕濯,轩辕濯最后带着好看的笑容,温润的接过话头:“儿臣听说,当年言七小姐之所以被送走,便是因为小离的事情,所以儿臣觉得,言七小姐会改变性子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轩辕皇帝认同的点点头:“或许吧。”想了想,他又看着轩辕濯和轩辕夜问道:“那你们相信她是幻家人么?”

也许这才是轩辕皇帝最终想要问的吧。

“儿臣不知,也不敢随意的猜测。”轩辕夜恭敬的低着头,他的心里也满满的都是疑惑,看来待会儿他是要去一趟言府了。

“儿臣认为,不管言七小姐是否是幻家人,她都不会是大梁的威胁,如果她是幻家人,对于我大梁来说也是一件益事,如果她不是,那便是甚好。”轩辕濯比起轩辕夜更会看待事物,也难怪轩辕皇帝如此器重他。

“说的也是,好了,你们也都退下吧,朕有些乏了。”摆摆手,他确实是有些累了,刚才被疯马惊吓到的感觉此刻突然涌向全身,让他一阵的发软。

“儿臣告退。”轩辕夜是在轩辕濯之后转身离开了,轩辕皇帝有些晃动的身体他是看的真真切切的,想要上去搀扶他,却在他看过来的眼神中转身离开。

毕竟是大梁的皇帝,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不愿意让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另一边的言府马车上,言丞相皱着眉头不解的问言汐若:“你今日是在干什么?”

言汐若看着他,笑了笑:“大舅舅,我说过,纸是保不住火的,不管我今日隐藏的再好,也终有被发现的一日,与其等到有一日被人发现,还不如我主动让他们发现。”

“那当他们问起时,你又为何不承认呢?”眉头越皱越紧,对于言汐若的做法,他们是一点倒也莫不清楚。

“如果我当着北燕使者的面承认了,不就间接的告诉别人,我能主宰这天下的命运,不就是在挑起战争么?而我明明没有主宰天下的命运的能力,也不能挑起战争,那些针对于幻家人的传言,不过是传言罢了。”言汐若依然笑着,笑的很轻,却很不真实。

“好了,别再问了,汐若也有些累了。”言丞相还想要问什么,却在老夫人的阻止下没能在问出口,也只好就此作罢。

其实他也不需要问什么,言汐若或许还很年轻,但她所做的事情就一定会有她的考量,他们只需要当好她的后盾就好,其他的,他们都相信,这个女孩想的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