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神秘的面具男人 二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974 字 2020-09-08

言汐若微微的皱着眉头,感觉男人的气息与自己越发的接近,就在自己面前三步的距离,男人停了下来:“我知道你所有的秘密,不止你是幻家人的秘密,还有你回来的秘密。”

男人的声音从头到尾都没有过多的起伏,却莫名的让言汐若从心底发寒,语气也不似开始的镇定:“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不是言汐若,更准确的说,你是言汐若,却又不是言汐若,你是一个异常聪明的人呢,你懂我的意思。”

他的话让言汐若莫名的有些发冷,面前这个男人太可怕,她在他的面前几乎藏不住一丝的秘密:“那你找我干什么?”

“终于问到点子上了。”男人拍拍手,似乎还吐出了一口气,只见他又往后退了两步,减少了言汐若身边的压迫感:“我来请七小姐帮一个忙?或者说,我来讨要那支珠花欠下的要求。”

“那支珠花并不是给你的,你没有资格提那支珠花的要求。”男人的远离,让言汐若好受了很多,语气也不由的生冷了起来。

“可你当年不没有说啊,所以,那珠花的要求是成立的,况且,即便没有那珠花,你也会答应。”男的话里满满的都是自信。

言汐若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论口才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同样,论身手他也不是,更重要的是,言汐若能够从那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她的气息被完全的压制,面前这个带着面具的神秘男人可比六年前赢她的那个男人危险了许多,她看不透他的内心,却能清楚的知道,他能压制自己,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就是一个小孩。

“你想提什么要求?”此刻,言汐若除了顺着他的路走,并没有任何的退路。

男人很满意她的表现,将修长好看的手背在身后,才慢慢的开口:“我要你帮太子登上皇位。”

他的话很平淡,却让言汐若瞪大了双眼,她盯着眼前的男人,有些不明白自己听到的,可她毕竟是言汐若,很快回了神,说道:“他贵为太子,这江山本就是他的囊中之物,又何来我帮他?”

男人突然笑了,语气听着既然有些愉悦:“言七小姐,我说过,我知道你的一切,同样,我相信你应该也没有忘记吧,他是太子不错,可他最终有没有坐上那个位置,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么?”

他的这句话,让言汐若更加的坚信这个男人知道她一切的秘密,她确实知道太子最后的结局,因为那是她一手造成的,这也是她回来的原因。

言汐若知道,话说道这一步,她根本就不需要再有任何的隐藏,面前这个男人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她在隐藏就显得有些矫情:“你既然知道我的曾经,那么便也看到了,这一世我并没有选择站在任何人一边,你应该很明白,我恨那个男人,因为他让我一无所有,所以,我不可能帮他,我都退出了,太子的江山难道不是保住了?”

“看来,七小姐真的是忘记了,你最后可不是毁在那个男人手里的,而是他身边另外一个女人,就算你此刻没有选择那个男人,可那个女人会选择他,太子一样得不到这个江山,况且,那个女人害的你那么惨,你不想报复吗,难道这不是你最终的目的吗?”男人的话带着蛊惑,让言汐若一点点的想起那段她最不愿意想起的过去。

男人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此刻的言汐若并不是真正的言汐若,她是拥有一世记忆重新回来的言汐若,前世里她经历着如今经历的一切,最终却选择了一个最不应该选的男人,她帮那个男人夺下了江山,甚至为了他害的自己家破人亡,可最终她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甚至惨死在另一个女人手里。

再醒来时,她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从新开始这一段她不愿回想的往事,那一刻她便告诉自己,这一世她绝不会在心软,这一世她要做一个狠毒的人,即便不择手段也好,只要能保护自己的家人,朋友,她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她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她以为这只会是她一个人的秘密,却不想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比她更了解她的过去。

“我恨那个女人不错,可我并不需要你的帮助。”言汐若当然想要杀了那个女人,她从醒来后就告诉自己,这一世她绝不会让那个女人在动自己的家人分毫。

“你需要,你需要一个很强的人替你撑着,你比我更明白,不管是言府还是幻家,他们或许是你最坚硬的盔甲,可那只能让你一味的防守,而我可以为你制造最锋利的尖刀,让你可以主动进攻,而且我想,你应该很想要知道你父母的事情吧,我能帮你,前提是你答应我。”

“你到底想我做什么?”言汐若的语调变的有些尖锐,如同自己身上的刺被一根一根全数被拔掉,露出最软弱以及伤痕累累的自己。

男人知道她已经在妥协了,直接了当的说:“我要你嫁给轩辕墨,然后帮助太子登基稳固这个江山,我相信身为幻之女,你有这个本事。”

“我可以帮太子,可是为什么要嫁给轩辕墨,他痴傻了,什么忙都帮不上,嫁给他,我还要照顾他,会分心的。”言汐若的心里如果说还有一点除了家人以外的善良外,可能就是轩辕墨了,对于言汐若来讲,轩辕墨就如同她仅有的那点善良一般,她不愿这最后的善良也蒙上不干净的色彩。

“不,嫁给轩辕墨,你才能更好的帮助太子,轩辕墨是太子最疼的弟弟,你嫁给他,无疑就会成为太子最愿意试着相信的人,你说的或许对,轩辕墨痴傻了,你若嫁给他,还要分心去照顾他,可你是否想过,如果你嫁给了轩辕墨,他又是痴傻的,那么墨王府谁说了算?到时候墨王府是你的,你可以任意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轩辕墨那么喜欢你,一定不会阻止,那不是很好?”

“你为什么那么自信,轩辕墨一定会娶我,或者说,你难道就那么肯定,皇帝一定会让我嫁给轩辕墨?”这个男人的自信让她有些害怕,更多的确实不理解。

“皇帝不是还欠着你一个要求么,况且我相信,你有办法说服他。”

言汐若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好像真的无所不能:“可我不想利用他。”这是实话,从头到尾,言汐若的计划里都不曾有过轩辕墨。

“那不是利用,是成全。”男人还是那语气,可言汐若却从那语气中听出了一丝的情绪,像是无奈。

“为什么是我?”言汐若知道,自己在一步步的妥协,她现在只是想要知道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因为只能是你,你的过去,你的身份,无疑都是最好的选择,你心里有恨,你够心狠,最重要的是,你有想要保护的东西,而这一切便必须是你的理由。”

言汐若突然笑了,笑的云淡风轻,却很轻松:“我是一个女人,我或许可以帮助他,但我无法帮他守住江山,就算我搬倒了他面前最大石头,可我无法保证那石头后面没有其他的东西,我保证不了他每一步都能走的干净。”

“那一切不需要你担心,你只要帮助他守住江山,其他的那些杂碎的事情由我来做。”

“你是一个江湖人吧?”言汐若突然的问道,只见对方楞了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既然是你是江湖人,又为什么要摄入朝廷,你是太子的人?”言汐若对面前这个人的身份有些好奇,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引起她的兴趣,这个男人无疑挑起了她难得的兴趣。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男人转头看着远方慢慢透出的光亮:“天快亮了,我送你回去。”

说着搂过她的腰,在言汐若还没有回过神时点足消失在了树林中。

“我还会来找你。”这是男人将言汐若送回清风苑留下的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