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秘密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716 字 2020-09-08

言汐若站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打开的窗户,她的窗外是正对着园子的,当初会选这个房间,是因为每天只要推开窗户她就可以看到窗外的美景,而此刻,她站在这里,眼睛虽然看着外面的美景,可心却在思考其他的东西。

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太过可怕,可怕到她既然反抗不了,他知道自己的一切,知道自己的身份,甚至知道前世的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他就像一抹影子,她的所有一切他都曾参与过,见证过。

抬头看着远处慢慢开始亮起来的天空,此刻府里那些早起的丫鬟嬷嬷们已经开始了一开忙碌的工作,奔波在府里各处。

言汐若勾起嘴角,她突然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她自从从新活过来后,便强迫自己不去回想前世的自己,她以为她已经忘记了,只是记得仇恨。

可遇见那个男人后,她发现,那个曾经从未从她的记忆里消失,只是被她刻意的隐藏了起来。

她想起了前世的自己也喜欢站在这个位置看着窗外的美景,那时的她有着和同龄孩子一般的天真,虽然张扬任性,却心地善良,如果不曾遇见那么男人,或许她会一直善良下去。

前世的她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了属于自己的所有东西,甚至为了那个男人不惜动用自己身为幻之女的身份,帮助他一步一步的夺得皇位,为了爱那个男人,她替那个人裆下了一切黑暗,为了那个男人褪去天真,放下善良,双手沾满了无辜人的血,她爱的卑微,以为,只要她为他扫平了一切障碍,就可以完全拥有那个男人,直到最后,亲人被杀,幻家一族被全灭,她才发现,原来从头到尾,她不过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是他为了保护另一个女人的棋子,他借自己的手铲除了所有的后患,他用她的肮脏换取那个女人的纯洁无暇,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多天真,直到死的那一刻,她看到那个男人拥着那个一身白衣如同仙女的女人时才知道,自己错的多离谱。

那时候她便告诉自己如果可以从来一次,她一定不会爱上那个男人,一定不会让那个女人得逞,就算和前世一样,她的双手会沾满血,她也一定会护自己的亲人完好无损,她绝不会让任何人动她的家人哪怕一根头发,这一世,她要让世人都知道幻家,绝不会像前世一样,直到幻家整族被灭都无人知晓。

只是,皱紧了眉头,言汐若并不记得前世的自己遇见过这个面具男人,或者说从来不记得有这么一段事情,冥冥之中,好像有很多事情都从她重新开始那刻变得不一样了。

她说不清楚到底哪里不一样,只是觉得很多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曾经被自己忽视了所有不曾发现,不曾经历过,还是真的因为命运的改写而错乱了什么。

但不论是改变了什么,她都绝不会让自己的命运如同前世一般凄惨,就算不为她自己,为了家人,她也绝不要在沦落到前世的结局。

至于那些突然多出来的事情,那些突然多出来的人,只能是走一步是一步。

只要人不犯她,她定不会主动犯人,但若谁要敢动她家人一分一毫,她定会让他们后悔存在这个世上。

就算命运被注定,她也要逆了那乾坤,改了那命运。

“小姐?你今儿怎么起的这么早?”林嬷嬷按着往常的时间给言汐若送洗漱的东西过来,打开门便看进自家小姐衣着整齐的站在窗前,像是起来好一阵子了。

言汐若收起眼里的情绪,转身微笑的摇摇头:“没有睡意,便起的早。”

“那小姐怎么不叫我们,我们也好来伺候你啊。”林嬷嬷放下手里的东西,从一旁取下一个披肩,搭在她的肩膀上:“这还没有入夏呢,早晨的还是有些里凉,你啊,也不多穿点,要是受了风寒可就不好了。”

言汐若感受到林嬷嬷手里的温暖,笑的很开心:“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嬷嬷你啊,总是将我保护的太好了,你明知道我不是柔弱的女子,我可是在幻谷待了十年呢,在师傅手里活了十年的我哪有那么脆弱啊。”

因为想通了很多事情,言汐若的心境也不由的放开了,连语调都比以前快乐的很多。

林嬷嬷盯着她,总觉得有些什么变化:“小姐,我怎么发现你好像变的开心了。”

“有吗,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有这么明显吗。

“有,以前的小姐虽然在我们面前也很快乐,可我总觉得有些什么心事,而今天的小姐笑的像个孩子。”林嬷嬷说的很是欣慰,这才该是她的小姐该有的样子,老爷要是看到了,一定很开心。

言汐若笑而不语,就在刚刚,她突然想明白她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想要改变前世的命运,想要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曾经的她以为只要杀了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就好了,可就在刚刚她突然间想明白,她的心里除了仇恨,还有亲情,那些曾经用生命相信她的人是她的牵挂,也或许会是她的软肋以及弱点,可她更愿意将他们当成自己无所不能的盔甲,为了他们,她要更努力,为了他们,她要做回曾经的自己,那个快乐的言汐若。

或许她没有曾经的天真,也没有了曾经的善良,那至少,把快乐留下也好。

言汐若可以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言汐若也可以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但至少,在在乎的人面前,她还能是那个快乐的言汐若。

“嬷嬷,我饿了,你帮我去看看瑶瑶起来没,今天啊,我想带她出去走走。”言汐若轻柔的微笑着,清晨的阳光在她的身后散开,那一刻的她美得不可方物。

“好,你也别在窗口待太久,先到饭厅等着,我去叫八小姐。”林嬷嬷摇摇头,笑着离开了。

言汐若在林嬷嬷的身后慢慢的收起笑容,她又想起了与那个男人的约定,看着远方,她知道,此刻她已经没有了选择,如果最终她一定要嫁人,或许嫁给轩辕墨是不一个错的选择,至少,在他的身边,她可以不去理会那些尔虞我诈,只是,要将那人拖进来,她还是有些于心不忍啊。

在大梁,如果一定要问哪里最繁华,那无疑是帝都了,就连帝都的街道都比一般的地方繁华许多,想当然了,毕竟是在天子的脚下嘛。

言汐若一早就带着言汐瑶出了言府,言汐若虽然比言汐瑶先回来,但那些日子她也不过是在府中或者皇宫中传说,也没有好好的逛逛帝都,比起十年前,这里似乎更繁华了呢。

“汐若,你看,这个好看吗?”言汐瑶出了言府就像回归山林的狐狸,开心的到处乱窜,言汐若也没有阻止,相比较自己,言汐瑶对帝都反而更熟悉一些。

此刻的言汐瑶站在一处卖灯笼的地方,手里提着一只精致小巧的灯笼,像极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

言汐瑶拿在手里,眼睛笑成了月牙,开心的问身后的言汐若。

“恩,好看。”言汐若也几步上前,站在她的身边,仔细看了看她手里的灯笼,肯定的说着。

“是吧,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对了汐若你要不要也买一盏,听这个大伯说啊,今天是立夏呢,算是一个节日哦,是节日就要放灯笼,你也买一个嘛,我们晚上一起放好不好。”

言汐若拧不过言汐瑶,笑着在面前的灯笼里随便选了一个:“就这个吧。”

她似乎从回来了以后,还真就没有在做过放灯笼的事情了,或许是因为曾经被伤的太深,让她不敢去轻易碰触,今日再一次提上灯笼,反而觉得没有什么。

“汐若,我饿了。”言汐若刚刚结果灯笼,就听到身边传来可怜兮兮的声音。

只见言汐瑶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她,那神情到是像及了她送给她的那只小狐狸。

“你早晨没有吃吗?”言汐若略带疑惑的问着,他们也刚出府一个时辰不到啊,也就是说离刚吃过饭也就一个时辰,她这就又饿了?

“小姐,你是不知道,八小姐啊一听说可以出府玩,可是连饭都没有吃呢?”一旁站着的芷云见状直接上来就是告状,气的言汐瑶对着她翻了好几个白眼。

“芷云,你怎么可以告我的状。”言汐瑶的声音虽然提高了,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对于她和言汐若来说,芷云都是一个可以当成姐妹的人,既然是一家人,她又怎么会真的生气呢?

“奴婢才没有告状呢,奴婢说的是真话。”芷云站在言汐若的身后,一脸调皮的说着,反正有七小姐撑腰,她才不怕八小姐呢。

很多时候,芷云觉得她是幸运的,因为她遇见了两个最好的主子,以前七小姐不在言府时,她一直陪在老夫人的身边,也算是陪了八小姐些日子,八小姐虽然性子有些泼辣,但对人挺好的,特别是对他们这些下人,更是从来就没有过架子,后来八小姐也走了,她就一直承蒙着老夫人的照顾,直到七小姐回来了,芷云一直都记得,她才进言府的时候,七小姐刚刚被送走,那时候她常常会听到很多人说七小姐是一个坏孩子,刁蛮任性,而且小小年纪心就特别的毒,那时候的八小姐每次听到这些话,就像是一只小刺猬,恨不得堵上所有说七小姐坏话的人的嘴,芷云那时小,并不懂得八小姐为什么一定要那么做,明明七小姐那么坏,可是八小姐却总是说别人冤枉七小姐。

直到后来,七小姐回来了,她被送到了七小姐的身边,她才知道,七小姐是一个特别温和的人,或许她有些时候很冷血,却对下人特别的好,也知道那刻,芷云才知道,八小姐一直都相信着七小姐,他们的关系好到会无条件的去维护对方,为不顾一切的为对方做任何事情。

因为知道两个小姐的性子都是嘴硬心软,芷云的胆子也就慢慢的大了起来,偶尔还能和他们开开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