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4039 字 2020-09-08

言汐若摇摇头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的芷云,又看看面前被芷云噎的只能反白眼的言汐瑶,有些无奈:“好了,你们啊都别说了,走吧,去天香楼吃点东西吧。”

“还是汐若最好,不像某个小没良心的。”言汐瑶一听有吃的,瞬间笑开了花,往前一小步拉着言汐若撒娇,还顺带给了芷云一个白眼。

芷云朝着她做了一个鬼脸,也跟着言汐若的脚步往一旁不远处的天香楼走去。

天香楼算的上是帝都京城最好的酒楼了,在天香楼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所以京城的达官贵人以及皇室众人都喜欢到天香楼吃饭,更有一点,天香楼的菜品繁多,价格却很事宜不仅仅是针对达官贵人皇家子弟,就连普通老百姓都能吃的起,所以生意好也是情理之中的。

而且啊,天香楼的牌子还是当今皇帝亲手写的呢,当然更重要的是,天香楼的老板是言家二爷,言汐若的二舅舅言振扬。

言汐若和言汐瑶刚踏进天下楼,掌柜就立马的迎了上来,一张脸笑的跟朵花似得,看的一旁一楼大厅吃饭的人很是疑惑。

天香楼的掌柜可是出了名的面无表情,铁面无私,就算是达官贵人皇家子弟的人来了也没见他露出过多少笑容,今儿笑的这么灿烂到真是让人有些吃惊,也不由的对那刚刚进来的三个女子感兴趣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能让一向不言苟笑的掌柜笑的这般殷勤呢?

“七小姐,八小姐,你们怎么来了,怎么不让人事先通知我一声,我也好准备准备啊?”陈掌柜一开口便解了所有人的疑惑。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言府的七小姐和八小姐啊,这待遇可是连皇家子弟都没有享受到的啊。

言汐若不理会众人的目光,笑着对陈掌柜说:“我们也是临时决定来的,刚好走到这里,瑶瑶说有些饿了,也就没有让人来通知你,怎么,没座了?”

“没,七小姐和八小姐来了,哪能没座呢,老爷啊一直给你们单独留了一个房间,今儿可算是用上了。”陈掌柜急忙摆摆手,说道。

言汐瑶原本看着满座的大厅还有些失望可能没有座的时候,陈掌柜的话就如同一场及时雨,让她瞬间来了精神:“什么,二伯有单独给我们留房间啊,果然还是二伯疼我呢。”

言汐若笑而不语,示意掌柜在前面带路,然后便不再多做停留的往楼上走去。

至于四周的窃窃私语,她全当没有听见。

“那个两个人就是言府的七小姐和八小姐啊,你说这八小姐还好,性子到没怎么变,可是那个七小姐,怎么看着也不像啊,以前那可是一个娇蛮的不得了的人,怎么性子一下子变的这么好了?”

“哎呀,这人是会变的嘛,这个七小姐都十年没有回来过了,会变很正常嘛,而且你不觉得现在的言七小姐比以前讨喜多了么,人长得漂亮,又温柔,可惜啊,我们只能是看看了。”

“你们是不知道啊,我可听说了,这七小姐的性子啊还是和十年前离公主的事情有关系呢,听说啊,当年这个言七小姐把离公主推进了湖里,差点淹死了离公主,为此,言府的人不得不把言七小姐送走呢,你说当年闯这么大的货,这性子能不收敛点么?”

“这道也是,不过这七小姐现在真是比以前好了太多了,不像这个言八小姐,人长得倒是漂亮的没话说,可那性子,真不知道谁敢要?”

“谁敢要,不怕死的呗,反正不是你我。”

“……….”

“………..”

楼下的议论一直没有停止过,言汐若和言汐瑶的出现就像是一颗石头投进了平静的湖面,久久不能平息。

可是忙着聊天的人们没有发现,跟着掌柜上楼的言汐若言汐瑶也没有发现,从他们踏进天香楼那刻起,就一直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

那是一双有着鹰一般目光的眼睛,一直锁定在言汐若的身上,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中。

“主子,要我跟过去看看吗?”二楼一个靠窗的房间里,男人站在门口收回自己的目光,慢慢踱步回到屋子里,在慢慢走到窗边,顺着打开的窗户往外看,很久,好似才想起身边的人还在等自己的回答,才慢悠悠的说着:“不用。”他的声音磁性好听,虽然只是短短的两个字,却让他说的仿佛是一个故事般的动听。

“是,属下明白。”站在男子身后的黑衣侍卫面无表情的回应着。

“魅影,你说言府七小姐是一个怎样的人?”男子随手端起放在窗台的茶杯,慢悠悠的问着身后的。

“属下觉得,言七小姐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的心思很重,且完全看不透,明明是幻之女,却又过于冷漠。”被叫做魅影的人说话的声音一直很冷淡,但却分析的井井有条。

男人勾起嘴角,转身露出那张带着面具的脸,那是掳走言汐若要她帮助太子的男人,只是今日的他带的不是那张遮住整张脸的面具,而是一张半截的面具,只遮到了鼻子以上的部位,唯独留下了一张嘴。

男人的嘴型很好看,薄薄的,看着有些冷情,特别是但他微微向着一边勾起的时候,及时看不到那张脸,也能知道他此刻的表情很是邪魅。

“她确实不简单,也确实心机够重,就如你所说,身为幻之女,她是太过冷漠了,幻家虽说神秘的没有人知道,可这世人也知道,幻家的人都是心地善良之辈,他们心怀着苍生,总是见不得任何欺辱行为,对于这一点,她确实不怎么像幻家的人啊?”

“那或许从一开始所有人都弄错了,这个言七小姐根本不是幻之女?”魅影沉稳的说着自己的看法。

“不,她是,她是幻之女,她之所以冷漠,不过是被伤透了心而已,对于言七小姐来说,这个天下的苍生与她何干,她又不是女娲,更是不救世主,她要顾的不过是她想顾的。”

“可属下觉得她太危险了,主子把这样人放在太子的身边,真的好么?”魅影微微的皱着眉头,那般冷漠的女人,放在太子的身边真的合适么?

男人勾唇笑着:“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了,她的心里有着仇恨,够狠,却又有着致命的弱点,除了她,没有人会更适合。“

魅影虽然不知道言汐若心里的仇恨是什么,也没想要问,他是面前这个男人的影子,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他很清楚:“属下多言了。”

“对了,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男人喝了一口茶,问道。

“那个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最多也就一个月时间,便可到达京城。”

“是么?看来,我们的速度要更快才行啊?”男人相似在跟身后的人说话,又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而另一边房间里,言汐若和言汐瑶相对而坐,她们面前的桌子上放满了美食,言汐瑶一直都在埋头使劲的吃,反观如同饿了几天的言汐瑶,言汐若就优雅了很多,她只是偶尔吃一点,然后放下筷子,半眯着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

“汐若,你怎么不吃啊?”言汐瑶在终于吃的感觉差不多之后抬头一看,言汐若坐在她的对面正在发呆,她面前的菜几乎没怎么动过,不由的好奇的问道。

言汐若抬头看着她,笑着摇摇头:“我早晨吃过的,现在还不是特别饿,你若是饿了就在多吃些。”

言汐瑶一看她的笑容便知道,她此刻一定是有心事,便放下筷子,端端的做好,两只大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汐若,你有心事,我看出来了。”

言汐若看着她,很多时候,她都觉得,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言汐瑶更玲珑剔透的人了,她虽然平日里感觉很是泼辣,大大咧咧,却在很多时候心思细腻,不管隐藏的多好的情绪,她总能一眼就看出来:“瑶瑶,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利用了你,你会恨我吗?”

言汐若记得,前世的自己便是利用了一直都相信着自己的言汐瑶,那时候的言汐瑶也如同现在这般相信着他,就算到死,她都没有对她有过一丝一毫的怀疑。

言汐瑶笑了,起身坐到言汐若的身边,拉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轻轻的安抚着:“你是言汐若,我是言汐瑶,瑶瑶永远会相信汐若,就算有一天你要利用我,我也不会恨你,但是,汐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可不可以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我不希望最后发现你利用我是从别人的口里,也不想要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看到此刻的言汐瑶,言汐若有些不忍心,那般美好的瑶瑶,那般相信她的瑶瑶,她真的不愿利用她,也真的不愿意伤害她,如果可以,言汐若真希望她可以有一个完全之策,不会伤害到身边任何的一个人。

可她也更明白,即使是最亲的人,她最终也会将他们拖进这个漩涡中,但她告诉自己,这一次,她会用尽她的所有来护着他们的平安。

“瑶瑶,我永远不会是伤害你。”即使有那么一天我迫不得已要利用你,我也一定不会伤害你,这个我给你的承诺,也是我给所有在乎我的人的承诺。

“我知道。”即使有着千言万语,也抵不过这短短的三个字。

“汐若,你到底要做什么?”言汐瑶看着此刻的言汐若,她此刻有些不真实,就像心里压着很多事情,让她变的神秘莫测。

言汐若起身,透过打开的门看着楼下的场景,微微勾起嘴角:“瑶瑶,你知道我的身份吗?我是幻家人。”

“我知道。”言汐瑶一点也不意外,轻松的笑着:“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或许比你更早,但是他们不让说,我也就没有说过。”

言汐若看了她一眼,觉得将秘密说出来以后,轻松了很多:“那最近的传言呢,江湖上对于我的传言?”

“听过了,得幻女者得天下。这些人也真够傻的,幻家人就算在厉害,也不能决定天下的归属吧。”言汐瑶的话里满满的是不认同:“汐若,你也别放在心上,那些都是不知道哪里传的谣言。”

“可若我要让这谣言成真呢?”她的表情依然微笑着,却让言汐瑶突然有些陌生。

“汐若,你想要做什么?”

“我现在不可以说,但是瑶瑶,我不会伤害任何一个无辜的人,这个天下是太子,就一定会是他的。”她的话模棱两可,但聪明如同言汐瑶,又怎么会听不出她不愿多说的苦衷呢,话都说到这里了,她也不再问了。

她要做的不是知道言汐若要做什么,而是相信她,相信她不会是伤害任何一个在乎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