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长公主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184 字 2020-09-08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慢慢的溜走,只不过转眼间而已,初夏已经悄悄的来临,距离皇帝上次的宴会也过去好几日了,而长公主的寿辰也以临近。

每年一到长公主的寿辰,各家达官贵人们,凡是有未婚配女儿的人家都会早早的开始打扮自家孩子,因为每年长公主的寿辰对于他们来说就如同一场相亲宴,除了皇宫里的皇子王爷们,还有各个显贵达人带着自己的孩子,说是给长公主祝寿,其实还不如说是长公主借着自己过寿辰的日子帮各家公子小姐拉红线。

言府原本就有四位老爷,虽说四位老爷都不曾纳过妾,可这之女也不算少。

言大夫人算是言府最争气的人,为言大老爷生育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分别是大儿子言瑞景,如今虽说是太子的好友,却一直都在江湖历练,且也是言府的顺位继承人,四女儿言紫曦,一直待嫁闺中,五女儿言紫兰嫁给了当朝的三皇子,是三皇妃。

言二夫人膝下只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府中排行在第二,叫言瑞庭,是当朝的驸马爷,妻子是皇上的四女儿轩辕敏,女儿便是六小姐言紫嫣。

三夫人膝下只有一个儿子,便是三少爷言瑞平,早在三少爷年满十五岁那年,三老爷便将他送到了言四爷的军营中历练,极少回来过。

至于言四夫人,生下八小姐言汐瑶后不久便死了,言四老爷因为深爱着妻子也一直都不曾再娶过。

所以今儿的言府特别的忙碌,言府今年因为七小姐和八小姐的回来,一共就有四位未出阁的小姐,除了刚刚回来的七小姐言汐若、八小姐言汐瑶,还有四小姐言紫曦、六小姐言紫嫣。

相比较于七小姐和八小姐,甚至于六小姐他们三个原本年纪就相差无几不说,四小姐言紫曦的年纪就有些偏大了,言紫曦今年已经二十有二了,却一直没有许配人家,倒不是说这四小姐长相不好,要论这长相,言紫曦到也是漂亮的很,虽然比起身为京城第一美人的五小姐言紫兰以及八小姐言汐瑶略输那么一筹,却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这些年来,到言府提亲的也是不少,其中更不乏高官达贵,可这四小姐就是谁也没有看上,一直拖到了如今的年纪。

在大梁,女子大多在十七八岁便嫁了人,如果到了二十好几还未嫁人,那就是老姑娘了,会被人说闲话。

关于这一点,言大夫人却一点也不着急,她的女儿虽然已经快到了老姑娘的年纪,但因为长得漂亮,提亲的人到一直没有断过,可这言大夫人曾说过,她的女儿要么不嫁,要嫁便要嫁给皇家之人,最好是人中之龙。

所以今日,言大夫人算是特别的用心,将自己的女儿打扮的很是漂亮,为的就是在皇家子弟的面前露脸,争取能嫁给皇子,成为正妃,这样也算是飞上枝头了,她也可以跟着沾光。

“汐若,你看,大伯母今儿笑的,都快比那院子里的花还灿烂了。”言汐若和言汐瑶站在大厅门口,远远的看着大伯母陪着四姐慢慢走出来。言紫曦今儿到真是打扮的很认真,那一头的珠花看着都觉得脖子疼,但那妆容倒是漂亮的很,她原本就长得很娇弱,这刻看上去更是弱不禁风一般。

反观早早就站在大厅门口的言汐若和言汐瑶,就有些太过平淡了。

言汐瑶天生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如果不是因为早些年人在军营,不在京城中,可能如今这京城第一美人就是她的了,所以即使是一袭很普通的紫衣,也让她穿出了天仙的感觉。

而言汐若,虽然不似其他言家姐妹那般精致,但也是一个小家碧玉般的美人,此刻一袭白衣,头发也是轻轻的挽起,上面插着一根很精致却很素雅的簪子,加上她一直微笑的唇角,倒是有着另一番的风味,就如同初夏的荷花,干净美好。

言汐若站在言汐瑶的身边,也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言紫曦,微微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你们这是准备去踏青么?”就在言汐瑶想要摇摇旁边一直不说话的言汐若时,身旁传来一个有些尖锐的嗓音。

言汐瑶回头就刚好看到一团花花绿绿的东西向着她们走来,仔细一看,笑了:“原来是六姐啊,你这是准备干什么去呢?”

言紫嫣看了眼一脸笑意的言汐瑶,眼里是满满的嫉妒,她如此用心的打扮,却抵不过眼前这个笑容盈盈的女孩,想到此,她冷冷的哼了一声:“八妹这是将奶奶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么,今儿可是长公主的寿辰,你们穿成这样,可是想要辱了我言家的面子?”

言汐瑶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我当然知道今天是长公主的寿辰,况且,我们这般穿着也没什么不对啊,倒是你,六姐,你这是去参加寿宴呢,还是去让长公主给你说媒呢?”

要论着嘴上的功夫,整个言府,言汐瑶敢认第二,就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

“你,言汐瑶,你别太过分了。”言紫嫣让人戳到了痛处,瞬间就如同炸了毛的野猫,眼睛半眯着:“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你。。。。”

“六姐。”言汐若拉住有些动怒的言汐瑶,一步上去挡在她的面前,目光直直的看着言紫嫣:“说话可是要考虑后果的,你和我们一样流着言家人的血,而且她还是四舅舅的亲生女儿,你说她不是东西,那你又是什么,言家其他人又是什么?”她的声音平平,没有任何的起伏,但那眼里的冷意让言紫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言紫嫣忽然觉地一股子的冷意从脚底窜了上来,让她整个人都如同身在冰窖中,脑子里不由得想到上次言汐若握住她手腕的那抹痛,微微皱着眉头,她似乎觉得那已经好了的手腕又在开始泛着疼。

“言汐若,你。。。。”

“你们全在这干什么,马车都在外面等候多时了?”言紫嫣还想要反驳几句,却被自己的父亲打断,只好恨恨的看了言汐若和言汐瑶一眼,转头又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般的离开。

“汐若,嫣儿跟你们说什么胡话了?”言二爷走到言汐若的身边,关切的问着,他自己的女儿他这个做父亲的是了解的,从小让她母亲给宠坏了,什么事情都想要争个最好,刁蛮又任性。

“没什么,二舅舅不用担心的,六姐姐也是关心我和瑶瑶,觉得我们这样的穿着有些失了体面,好心提醒我们摆了。”言汐若微笑着说着,一只手扯了扯还在一旁不高兴准备要告状的言汐瑶。

言汐瑶不情不愿的翻了一个白眼道:“是啊,六姐姐那是关心我们,怕我们丢了言家人的脸。”

言汐瑶不像言汐若那般,总是能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她是一个很直接的人,有什么就会说什么,如果不是此刻言汐若眼神警告她,她一定会向二伯告状的。

“嫣儿那孩子,都让她母亲给宠坏了,她的话你们也别放心上,我到是觉得你们这一身挺好的,素雅又不失气质,哪有不符合我言家人的身份,明明很符合嘛。”二老爷一手一个拍拍她们的头,就如同小时候一般,眼里是满满的宠溺。

“还是二伯有眼光,我和汐若本来就是单纯的给长公主祝寿嘛,干嘛穿的那么花哨,是吧,汐若。”说着还摇了要一旁的言汐若。

言汐若已经不想在说什么了,只是告别了言二爷,拉着言汐瑶往马车方向走去。

“汐若,你刚刚为什么不让我跟二伯告状啊,你刚也听到了,言紫嫣简直太过分了。”一上了马车,言汐瑶就开始抱怨。

还好她们的马车是两人一辆,没有在一起,不然,言紫嫣听到言汐瑶的话又是一顿的争吵。

言汐若坐在马车的左边,看了看马车外的景象,回头盯着言汐瑶,嘴角淡淡的勾起,带着一丝冷意:“如果一条疯狗咬了你,瑶瑶,你会咬回去吗?”

“昂,当然不会。。。”原本还有些茫然怎么偏题了的言汐瑶瞬间睁大了眼睛,笑了:“我知道了,汐若,你可有够坏的。”

言汐若笑而不语,对于那些不重要的人,她本就没想过要花多少时间去管,前世言紫嫣不是她的对手,这辈子也不可能翻起什么风浪来。于其去想着除掉言紫嫣,她还不如花一点时间去防着言紫曦,比起言紫嫣来说,言紫曦到值得言汐若花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