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长公主 二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861 字 2020-09-08

“七小姐,八小姐,长公主府到了。”马车停在了长公主的府邸,马车外传来车夫的声音。

言汐若跟着言汐瑶下了马车,抬头看着面前很是气派的长公主府,歪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走了,汐若,想什么呢?”言汐瑶拉了拉言汐若的手,不解的问她:“我发现你最近特别爱发呆,你到底在想什么?”

“没什么?”言汐若摇摇头,极快的收拾好心情,笑着说道:“一直听大家说起长公主是一个多么受人尊敬,想着有生之年一定要见上一面,却没想到,这马上要见到了,到有些紧张了。”

“紧张什么,长公主人挺好的,不过你别说,长公主到还真挺受人尊敬的,就连皇上啊都要让长公主几分面子呢。”言汐瑶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崇拜,对于言汐瑶来说,长公主就如同她的表率,是她一直想要成为的人。

言汐若看了眼言汐瑶,笑着摇了摇头,跟着一旁刚刚到身边的言老夫人以及另外两位姐姐走了进去。

“言老夫人到。”在管家高声的通报中,言汐若跟着言老夫人慢慢走近大厅,此刻的大厅里已经满满的都是人。

大家瞬间像是有默契一般的都停下了说话声,转头看着他们。

在众人的目光中,言老夫人带着自己的孙女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直到一个妇人来到跟前。

“言老夫人,你可来了。”来人一身喜庆的红衣,妆容精致,且雍容华贵,一张脸更是保养得体,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长公主早已五十好几了,此刻一定会有人认为她不过四十出头而已。

“老身见过长公主。”

“老夫人你这是干什么,于我你还这般客气。”长公主伸手扶起言老夫人,这才发现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个女孩,此刻正弯着腰行着礼。

“平身吧,别拘礼了,到我这啊就和在家一样,没有那么多讲究。”长公主让一旁的下人搀扶着言老夫人,这才笑脸盈盈的看着言家的四姐妹。

一边看一边还颇为满意的点点头:“四丫头和六丫头来了啊,你们都好久没有来看过本宫了。”长公主走到言紫曦和言紫嫣的身边,笑着说道。

言紫曦微微弯着腰,行了一个礼,语气温柔,且说话小声,很是有大家闺秀的感觉:“紫曦见过长公主,祝长公主福如东海。”

“好,你这丫头有心了。”拍拍言紫曦的手,将她拉了起来。

言紫嫣一看,也笑脸盈盈的迎了上去:“紫嫣见过长公主,祝长公主越来越年纪,越来越漂亮。”

“你这丫头,到真是嘴甜的很。”长公主敲了敲她的头,倒是没怎么用力。

转头,长公主转向了言汐若和言汐瑶,看着他们,好久笑开了:“想必你们就是七丫头和八丫头吧,好些年不见了,可真是越发的水灵了。”长公主说着便看着言汐瑶:“你就是八丫头吧,到真是越发的漂亮了。”

“谢谢长公主夸奖,汐瑶在这祝长公主心想事成,想什么有什么?”

“你这丫头,这调皮的性子到没怎么变啊。”

转了转,长公主终于在言汐若的面前停了下来,看着她,有那么一刻的失神:“你就是七丫头,言汐若?”

“我是言汐若,见过长公主。”言汐若微微弯下腰,没有说任何恭维的话。

长公主伸手拉住她,然后细细的打量着:“你与你的母亲真的好像,看到你,我仿佛就看到了你的母亲。你这丫头,十年都不曾回来,现在看来,变化可真大啊,以前那般调皮的丫头,如今到是变的温柔了。”

“以前年纪小,不懂事儿,总是让家人为我操心。”言汐若任由长公主拉着,脸上的笑容温柔。

面前的这位长公主,言汐若太熟悉不过了,当今皇上能够坐上龙椅,这其中一半的功劳都要归功于面前这位长公主。

长公主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也是上一任帝皇最疼爱的女儿,当年朝廷大变,老皇帝病重在身,齐王起兵谋反,直逼皇宫,那时候的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帝不过才三十而立,手里的兵权不多,与当时手握百万大军的齐王相比,可谓是以卵击石,当时的齐王带兵几乎都已经打到了京城,那时所有人都以为齐王会夺了太子的皇位,却不想,长公主带着十万禁军死死守住了京城最后一道防线,坚持等到了言大将军搬来的救兵。

那一场仗打的很惨烈,与长公主一起死守京城的十万禁军几乎全部战死,而太子与长公主也满身伤痕。

当年,更是为了保护太子,长公主以身挡箭,为大梁现在的皇帝挡下了最致命的一剑,身体也为此落下了病根。

也因为这样,皇帝对于自己的这位妹妹很是疼爱有加,凡事都会与她商量。

当年,言汐若嫁个那个男人的时候,也曾想要说服长公主支持自己的夫君篡位,却终究没有成功。

言汐若记得,当那个男人登上皇位后,第一件事情便是灭了长公主府,罪名便是:刺杀君王之罪。

言汐若前世最后一次见到长公主,便是在刑场上,即便到了那个时候,她依然目光坚毅,扬天狂笑着诅咒自己不得好死。

不得不说,她也终究应了她的话,没能得到一个好结局。

此刻能够再一次见到她,言汐若觉得有些庆幸,还好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让她可以减少一些罪孽,那么请你一直这般好好的。

“七丫头,你在想什么呢?”长公主拍了拍言汐若的手,将她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没什么,只是觉得长公主的身上有母亲的味道,突然想起了母亲,即使从未见过,但我想,母亲一定和长公主一样是一个伟大的人吧。”言汐若这话是发自内心的,眼前的人真的让她感觉到母亲的温暖。

“唉,你这孩子,也是让人心疼,你呀,要是不建议的话,以后就多到本宫这里走走,来陪陪本宫,可好。”长公主对眼前这个女孩的感觉很好,似乎他们冥冥之中就该这么相处。

“我可以吗?”言汐若问的小心翼翼,她还可以吗,她曾经间接的害死了她,她还能被救赎吗?

“当然可以,刚好本宫也挺喜欢你的,本宫一生享有荣华富贵,名利双收,却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待在这硕大的公主府,也是孤单的很,你要是能常常来走动走动,陪本宫说说话,甚好。”长公主的目光很慈爱。言汐若知道那是发自内心的。

就如长公主所说的,她的一生即使享有荣华富贵,名利双收,却也是孤单一个人,当年那场夺嫡之战,让她得到了荣耀,却失去了丈夫,这些年,长公主一直都没有再嫁,对于她来说,她的丈夫只有一个,死在了那场惨烈的战争中。

言汐若现在才理解,前世为何长公主不愿帮助那个人夺嫡,在长公主的眼里,只有太子才能名正言顺的做皇帝,其他人都是逆臣,她是长公主,又怎么会助纣为虐呢。

“汐若知道了。”她乖巧的点头应允,笑容谦和。

长公主笑了,拍拍她,又看了看满屋子前来祝寿的人:“离饭点还有些早,你们姐妹四人估计也与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待不惯,我让灵儿带你们去花园里走走,花园里有很多你们的同龄人呢,那里更适合你们。”

长公主表面上是怕他们在大厅待不习惯,让他们出去走走,实际是让她们去花园看看,那里此时也有好些公子小姐,让他们去看看是否能看到一个如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