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轩辕离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355 字 2020-09-08

四姐妹行了个礼,便跟着那个一直站在长公主身边的女孩退了出来。

这个叫灵儿的女孩野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名义上虽然是长公主的贴身侍女,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知道,长公主对这个女孩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长公主膝下没有孩子,也就讲灵儿当成自己的孩子般看待,就算名义上依然是长公主的贴身丫鬟,待遇却是郡主的级别。

跟着灵儿走出大厅在长公主看不到的地方,言紫嫣冷冷的盯着言汐若,那目光似乎要将她凌迟,她就不明白,言汐若那张虚伪的脸为何如此的讨人喜欢,她来长公主府多次,长公主才愿意勉强松开让她可以偶尔到长公主府,而言汐若,不过第一次来,长公主居然就许诺她可以经常出入长公主府。这般不公平的待遇让她好生嫉妒,嫉妒言汐若那与生俱来的亲和感,明明那般虚伪,却偏偏人人都喜欢她。

狠狠的瞪了瞪言汐若,见对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转身挽着一旁安静待着的言紫曦:“四姐,我们去后花园看看吧。”

言紫曦看了眼言紫嫣,微笑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语气也温温柔柔的到是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好。”转头看着言汐若:“七妹,小八,也一起去吧,你们不曾来过这长公主府,可别自己走着走着碰到了长公主的忌讳,跟着灵儿姑娘一起,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言紫曦的话看似是在关心言汐若和言汐瑶,可了解了她一世的言汐若怎么会没有听出那话里的意思,那带着浓浓炫耀的意味,普通人听不出来,她要听不出来可就白活了那一世了。

“多谢四姐关心,看来这长公主府四姐是常来啊,这般的了解,都快赶上自己家了,也难怪长公主如此喜欢四姐,四姐可是为我言府长脸不少呢?”睁着眼睛说瞎话,言汐若比谁都在行,她笑盈盈的看着言紫曦,看着她一直完美的笑容有着瞬间的僵硬。

言紫曦是聪明人,又怎么会听不出言汐若话里的讽刺,她在讽刺她攀高枝。

言紫曦没有再说话,只是重新勾起笑容,跟着一旁默不作声的灵儿往走廊走去。

“汐若,你说四姐这么好一个人,又漂亮又温柔,怎么至今都未成亲呢,也不知道大伯母是怎么想的,自己想要攀高枝,还偏要耽搁了四姐。”言汐瑶在一旁默默的抱怨着,为那个温柔的姐姐抱不平。

言汐若看了她一眼,跟上了言紫曦她们的脚步:“你确定是大伯母想要攀高枝么?”或许她这个四姐姐自己想要攀高枝呢。

“不然呢,大伯母要不是想要攀高枝,干嘛要阻碍四姐姐嫁人啊,我可听说了宁国候的公子可是向四姐姐提亲了好多次呢,都让大伯母给拒绝了。我就不明白了,这嫁给皇家人和嫁给普通人是有什么区别啊,难道身份的尊贵就那么重要?”言汐瑶一边快步跟着他们的脚步,一边说着。

言汐若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她不想在继续和言汐瑶说下去,于其她现在告诉言汐瑶,还不如等未来她自己发现,毕竟现在的言紫曦确实完美的没有一丝破绽,如果她不曾亲身经历过她的阴狠,或许她也依然会以为她是一个温柔的姐姐,是那个小时候会保护她们的好姐姐。

“四位小姐,这里便是花园了,你们是要自己去玩,还是我陪你们?”一直到花园口,灵儿停下脚步,才缓缓的开口。

言紫嫣看了言灵儿,对她尊卑的态度明显的嫌弃,摆摆手:“你回去吧,这里不用你陪,你一个下人还是回去陪着长公主吧。”

言紫嫣的话让灵儿有些略微的尴尬,站在那里一时间既然没有动。

言紫嫣可不管这些,对于下人,她从来就没有给过什么好脸色,拉着言紫曦便向着花园里最热闹的地方走去。

“灵儿,你别在意六姐的话,她这人就这样。”言汐若就站在灵儿的身边,开口道。倒不是她好心为言紫嫣解释什么,她不过是不希望言紫嫣一个人毁了言府所有人的形象,那毕竟还是她未来的屏障呢。

“我知道,其实言六小姐说的也不错,灵儿是下人,这样的场合灵儿本就不被允许的。”灵儿苦笑一声,低着头,声音里满满的都是落寞。

“灵儿,你错了,你不是下人,至少长公主不曾当你是下人,其实啊,这人本就没什么区别,不过出生不同罢了,你根本不用在意的。”这话是言汐瑶说的,她原本一直安安静静的待在言汐若身边,见到灵儿如此落寞的表情,也忍不住插了嘴。

言汐瑶平生最不喜欢的便是这尊卑的划分,赶紧因为出生不好就低人一等似得。

“多谢八小姐,灵儿没事儿的,大厅还有很多事儿要做,灵儿就先回去了,两位小姐就自己去走走吧。”灵儿似乎将言汐瑶的话听了进去,抬起头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说道:“只是,那花园最左边的地方不要去,那是祠堂,也是长公主府的禁区,长公主不喜欢有人靠近那里。”留下这个提醒,灵儿转身离开了。

“你也自己去看看吧,别老跟着我。”言汐若见言汐瑶一直盯着远处玩的很开心的人群,笑着说道。

“那你呢,要不一起去?”

“我有些累了,想去那边的亭子休息休息,就不过去了,你待会儿玩累了,记得来那找我就好了。”言汐若指了指不远处的亭子,说着。

“那好。”言汐瑶笑眼弯弯的跑远了。

言汐若对于言汐瑶那孩子气的动作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转身顺着一旁的荷塘往亭子的方向走去。

“大胆,谁让你去那的?”就在言汐若刚要踏进亭子入口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微微皱着眉头,这语调听着还有些熟悉呢。

“说你呢,谁让你到这来的,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本公主专属的地方么?”身后那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身后。

言汐若微微挑挑眉,她已经直到来人是谁了。

“见过离公主。”转身,言汐若恭敬的行了一个理,也有趣的看到面前那个漂亮的人儿原本嚣张跋扈吼着自己的人在看到自己时从有些疑惑道惊恐的张大了眼睛。

“言,言汐若,你是言汐若。”轩辕离几乎是尖叫出声的,即使面前这个人笑脸盈盈,一脸的温和,即便眼前这个人和十年前有着许大的区别,可她不知道怎么了,就一眼认出她便是那个差点害自己没有命的人。

言汐若勾唇一笑,似乎对轩辕离的反应很是满意:“能被公主记得,可真是汐若的荣幸啊。”

轩辕离看着面前这个笑容满满的人,恨的牙根直痒痒,她恨不得冲上去扯掉她脸上那让她看着恶心的笑容,说出的话都带着咬牙切齿:“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你,就算你言汐若化成灰我也会记得,当年你可是差点杀了我。”

“原来公主是在记恨当年汐若的无心之过啊,可是公主不也说了吗,是差点,现在公主不是活的好好的么?”言汐若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但却能够想象的出来轩辕离此刻的表情,那一定是恨不得杀了她的表情。

都十年了,这位皇帝最宠的小公主可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那般沉不住气啊。

言汐若对任何人都还可以假意的伪装一下,但对轩辕离,她连伪装都不想,说她小心眼也好,说她爱记仇也罢,十年前这个小公主当着她和瑶瑶的面侮辱他们的场景她现在都记得,虽然当年是瑶瑶不小心将她推到水中的,但当时如果只是单凭瑶瑶那小小的力气,是根本就不可能将轩辕离推到一米外的湖中,是她在背后动了手脚。

侮辱她可以,但是侮辱她的家人那就不可以,言汐若是护短的,这一点从来就毋庸置疑。

“言汐若,你信不信本公主杀了你。”轩辕离的眼睛半眯着,对于面前这个人她真的恨不得碎尸万段,从小到大,她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就连父皇都对她有求必应,宠的不行,可眼前这个人却敢把自己推到水里,害自己差点死掉,更可气的是,父皇居然第一次没有为她出气,只是让言汐若离开了而已,而如今,她居然又堂而皇之的回来了,让她怎么不生气。

“你有那本事么,十年前你没有,十年后,你有吗?”言汐若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盯着轩辕若,冷冷的说着。

“你。。。”轩辕若此刻最后悔的便是,她为什么要把身边的人支开,越想越气,抬起头狠狠的给了言汐若一个巴掌。

“啪。”清脆的巴掌声在这有些宁静的亭子里响了起来,言汐若偏过头,秀气的脸上很快的红了一片,她没有躲开轩辕离的巴掌,即使她能够躲开。

“小离,你在干什么?”远处有些盛怒的男声从远处匆匆传来,言汐若在后面匆忙赶来的人看不见的地方勾起了嘴角,冷冷的带着些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