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梦境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464 字 2020-09-08

梦里,言汐若看到了前世的自己,看到从幻谷离开的场景,那熟悉的一幕幕让她以为自己活在真实里。

梦里,她走在那条她走过两世的路上,那条路上,前世她遇见轩辕濯,今世因为提前一天,她遇见了轩辕墨,两世遇见了不同的人,也让她的人生便的不一样。而现在,梦里,她又站在了这条路上,她不知道前面等待她的是谁,又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命运。

言汐若顺着那条熟悉的路一直往前走,离遇见他们的地方越来越近,言汐若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浓烈,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觉得,这一次,她看到的将会是她的意料之外的。

模糊中,她似乎闻到了血的味道,以及有些急促的脚步声。

加快了脚步,面前所看到的一切让她睁大了眼睛,面前的一幕是她从未想过,甚至不敢去想的画面。

她亲眼看到轩辕濯将剑刺进了轩辕墨的胸口,轩辕墨睁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哥哥会杀自己,而从轩辕墨胸口溅出的鲜血也染红了轩辕濯的白衣以及他的脸。

言汐若看到他勾着唇,没有一丝怜惜的脸,妖艳的让人害怕。

她听到他说:“幻之女快到了,你们先把尸体处理了。”

她看到,他换下那沾满鲜血的衣服丢在轩辕墨的身上,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手下抬走丢掉,表情一直平淡的很,仿佛那一切都与他无关。

言汐若还看到,做完那一切的轩辕濯拿起腰间的想小刀,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手臂,而那受伤的位置,与前世自己遇见他时他身上伤口的位置一模一样。

言汐若想要尖叫出声,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也发出来,就连想逃走都做不到,她整个人愣在那里,看着轩辕濯的所作所为。

“啊。”从梦里惊醒言汐若惊的坐了起来,转头,她急切的想要确定轩辕墨是否还在,当看到身边依然熟睡的男人时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一个梦。

言汐若赤着脚下了床,走到窗边,皇上和太子对她真的有够好的,这个屋子的设计完全是照着她在言府的房间设计的,就连那窗外的花园几乎都是一模一样。

言汐若看着外面,回想着刚才梦里的情景,感觉到一阵的后怕。言汐若一直都知道轩辕濯狠,她前世嫁给他十年,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有多狠,又怎么不知道他会为了皇位不择手段。她一直以为是自己遇见了他,嫁给了他,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他才慢慢的有了夺嫡之心,才慢慢的便的狠心,却从来没有想过,从自己遇见他开始,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如果梦里的一切都是前世她不知道的真相,那轩辕濯远远的比她想象以及了解中的可怕太多了。

言汐若不由的在想,这一世是不是因为自己提前一天离开,所以才救下了没有被杀害的轩辕墨,而她的命运,以及那以后遇见的人或事,是不是也就因为自己提前的那一天改变了。

言汐若突然想起了师傅的话,师傅告诉她,她会在路上遇见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会是她以后的信仰,所以她原本前世应该遇见的也是轩辕墨,只是因为在自己遇见他之前,他被自己的兄长所害,才让她遇见了处心积虑的轩辕濯,才会有了后面的所有事情。

“小姐,你醒了?”身后的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林嬷嬷端着水轻轻的走了进来,她原本是不想打扰到夫妻俩休息,却看到自家小姐早就醒了,正在窗口站在。

“恩,醒了,还有,嬷嬷,以后要叫我王妃,这里不是言府,我不知道谁可以相信。”言汐若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看着林嬷嬷,轻声的说着。

“是,我记住了,只是叫习惯了,一时间适应不了,不过,我会慢慢适应的。”林嬷嬷放下水,低头便看到言汐若赤着脚。皱着眉头,急忙拿过一旁的鞋送到她的身边:“王妃,你怎么不穿鞋啊,这地上凉,会受风寒的。”

“林嬷嬷,我昨天做了一个梦。”言汐若安静的坐在那,由着林嬷嬷为自己穿鞋,轻声的开口。

“王妃是梦见了什么?”

“我梦到了另一个我,嬷嬷,你会相信么,我曾已言汐若的名义经历过一世。”言汐若不知道怎么开口,但又希望有一个人可以替自己分担,哪些秘密压在自己的心里太久,久到她需要一个人来聆听,而林嬷嬷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她是幻家派来的,从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在自己的身边,虽然中间有十年的空白,她却依然会相信她,她经历过一次,所以她知道什么人她可以相信,这个前世愿意用命护着自己的嬷嬷便是她可以完全相信的人。

“我知道,从你醒来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不在是你,你带着一世的记忆重新开始这段人生。王妃,我在幻家几十年了,从你出生那天开始,老爷便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这些年你不说,我们也就不问。如今,你愿意说出来,那就告诉我,你梦到了什么?”林嬷嬷的表情没有一丝丝的震惊,这一切对于她来说本就是已经知道的秘密,她现在只是想知道,她的小姐是梦见了什么,让她愿意对自己说实话。

“呵呵。”林嬷嬷的反映或许不再言汐若的影像之中,但想想也就明白了,她能在幻家呆几十年,没有点本事怎么待得了那么久,幻家人本来就神秘的不得了,对于他们来说本来就没有什么秘密,所以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没什么奇怪的才是。

言汐若偏了偏头,看了眼依然在熟睡的轩辕墨,缓缓的开口:“我梦到前世的轩辕濯杀了轩辕墨,在我原本应该遇见轩辕墨的那条路上,他杀了他,并取缔了他。我不知道你是梦,还是真实的。”言汐若看着林嬷嬷,语气有些低莫:“嬷嬷,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和我曾经经历的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不知道我到底该怎么做,我又能怎么做?嬷嬷,你能告诉我么?”

林嬷嬷轻叹一口气,拍了拍言汐若的手安慰她:“小姐,凡事你不能去问别人,你要问你自己,问问你的心,只要跟着心走就不会错的,我给不了你任何的帮助,凡事只能靠你自己,但你一定要记住一点,不要去否定你心里最初的想法,那或许便是你要的答案。”

“跟着心走?”前世的自己便是因为跟着心走,结果酿成了大错,这一世她还可以跟着心走吗?

“汐若,汐若。”床上一直熟睡的轩辕墨慢悠悠的醒了过来,张开眼,连着神都没有回过来,便张嘴开始叫言汐若的名字。

言汐若好笑的看着他坐在床上,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叫着自己的名字。

起身让林嬷嬷把水准备好,才走到轩辕墨的身边,拉下他还在揉眼睛的手,温柔的矫正他:“我在这,小墨,以后不可以用手去揉眼睛,对眼睛不好知道了吗?”

“恩,我听汐若的,汐若不让揉,小墨就不揉了,可是,汐若,眼睛会难受怎么办?”轩辕墨好看的脸上带着撒娇的表情既然没有一丝的维和感。

“以后小墨眼睛难受就告诉汐若,汐若给你吹吹就好了。”

林嬷嬷站在离他们不愿的地方,看着待在一起的两个人,男的笑容憨厚,女的笑容美好,那在一起的画面既然美的就像一幅画。

林嬷嬷有些欣慰的笑了,这样的小姐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了,或许就如同她说的那般,嫁个面前这个男人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儿,轩辕墨或许智商还停留在一个小孩子,但那却让他更单纯。她的小姐一个人伪装了太久,需要的或许就是这份单纯。

“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林嬷嬷喃喃自语,一直这样开心的发自内心的笑着,不用去管其他的所有自己,做真实的自己。

“嬷嬷,要不你先出去吧,我来就好。”言汐若安抚好轩辕墨,重新回到林嬷嬷的身边,接过她手里的脸巾,笑着说着。

“也好,我去看看早饭怎么样了。”

“恩,等吃过早饭,我也要去和王府的其他人见见面了,可别让人说我第一天嫁进来就给他们脸。”看似一句玩笑的话,只要有心,便知道这话里有话。

“那我准备去了,今儿芷云她们也会过来的。”林嬷嬷看了看言汐若,又看了看轩辕墨,笑着退出去。

本来按照常理,今儿一大早皇宫会来人检查新婚床上是否有落红,但因为墨王爷的特殊,这个环节也就省略了。

“汐若,汐若,我饿了。”轩辕墨见那个笑容慈祥的嬷嬷走了以后,便也跟着下了床,拉着言汐若的手撒娇。

言汐若笑着拍拍他的头:“等你洗漱好了,我们就去吃饭。”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虽然知道走出了这个房门她便又要绷紧神经去面对,但至少此刻,她可以放下一切。

有那么一瞬间,言汐若希望轩辕墨可以一直这样,永远不要恢复,就这样,像一个孩子一样,快快乐乐的。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而已,轩辕墨必须恢复,这一点,言汐若很明白,她必须要让那个自信张扬的男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