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暗影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483 字 2020-09-08

吃过早饭,言汐若拉着轩辕墨来到院子里,已经快要今日夏日的天已经慢慢的有些炎热了,那院子角落边的栀子花在春日百花绽放后,也绽放开来,那醉人的清香能让人片刻放松。

言汐若拉着轩辕墨就站在院子的走廊上,也站在唯一的阴凉处,面前的院子里,烈阳下便站着墨王府所有的家仆下人。

言汐若安抚好轩辕墨,便走向院子中,与他们一起站着阳光底下,她的嘴角始终含着一抹微笑,淡然而美好。

言汐若细细的打量这面前家仆,前前后后算起来,既然也有三四十人左右,且大多都是年轻的男仆,女的到是有一个,言汐若听林嬷嬷说起过,那是一直照顾轩辕墨的嬷嬷,因为是个哑巴,所以府里的人都唤她哑嬷嬷。

“管家,人可到齐了?”言汐若停在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她看着面前的男人,明明是一个管家,却没有管家该有的姿态,反而站的直直的,目光中更是只有坚毅和忠诚,那不像一个管家,倒像一位将军,或者说,经历过生死,杀过人的人。

“回王妃,都齐了。”就连他的声音都不卑不亢,没有丝毫的服软以及谦卑,仿佛他不是管家,而是战士。

“那便好。”言汐若根本就不在乎他是否有对自己不敬,反而,她挺喜欢他的骨气:“今儿让大家来,只是想要相互认识一下而已,并没有其他什么意思,我既然已经嫁了过来,便是你们的主子,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个道理。且从今日起,这府中便由我来管。”

最后一句话,言汐若是看着管家说的。

“奴才知道了,这就让人将府中的支出收人账本交予王妃。”管家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不要账本,那个东西你管着挺好,我只是想要你们知道,凡是以后有任何事情,我都有权知道。”言汐若的嘴角依然含着那笑容,可是眼神变的冰冷。

管家的眼神微微的闪烁了下,目光往言汐若身后看了一眼,很快的收拾好情绪,低头:“奴才知道了。”

“那便好,你们下去吧。”

言汐若回头看了看身后,除了一直站在身后的林嬷嬷,便就只有轩辕墨,言汐若不知道管家在看谁,但她知道,管家的承诺,便是她正式履行王妃职责的开始。

“奴才告退。”管家带着一众家仆行过礼后便离开了。

言汐若一直站在院子中,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轻轻的笑开了。

“王妃,你在笑什么?”林嬷嬷就站在言汐若的身后,疑惑的问她。

言汐若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走廊边独自玩耍的轩辕墨,反问林嬷嬷:“嬷嬷,你觉得我在笑什么?”

林嬷嬷摇摇头,对于她这位小姐,她从来就没有彩头过:“我不知道,还希望王妃告知。”

“嬷嬷,你发现了么?”言汐若看着管家消失的地方:“这个墨王府很不一样?”

“恩?有和不一样?”

“墨王爷是一个不受宠的王爷,皇上就是因为不想见到他才册封他为大梁唯一的王爷,按理说,他的家仆不会超过十个人,可你发现了么,墨王府里的家仆共有四十一人,除去一个一直照顾王爷的哑嬷嬷,其他全都是男子,且都很年轻的男子。”言汐若看着林嬷嬷,似笑非笑的继续说:“我刚刚认真的观察过,那些人和其他普通家仆不一样,他们不下跪,且站立的笔直,没有一般家仆眼里的维诺以及小心翼翼,他们的眼里是坚毅以及忠诚,他们就像是士兵,或者说浴血奋战的战士。铁骨铮铮。”

林嬷嬷被言汐若的话吓到了,下意识的看了眼身后的轩辕墨:“难道,他们?”

“他们不会伤害墨王爷。”言汐若知道林嬷嬷在想什么,所以极快的否定了。

“那他们。。。”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便是大哥口里曾经提到过的暗影。”言汐若的表情便的严肃了,她只是那次无疑中庭言瑞景和太子谈起过,那是的她对所谓的暗影没有任何的认识,那是她前世根本就没有遇见过的。

她只能从言瑞景和太子的口中大概的了解这所谓的暗影。

暗影是一支影子部队,没有人知道到底暗影有多少人,但唯一可以肯定的便是,暗影很危险,他们曾经是轩辕墨的手下,是轩辕墨一手带出来,并跟着轩辕墨南征北战过。

暗影处理的事情往往是一些明面上不能处理的事情,所以他们极其的强大。

暗影只会听命与一个人的命令,而那个人是轩辕墨。

言汐若还从他们的口里知道,当年轩辕墨遇袭变成如今的样子,皇帝曾想要杀了暗影,最终在太子的求情下,与暗影定下了协议,他们留在墨王府,但不能离开墨王府,直到有一日,轩辕墨恢复。

言汐若原本以为,那不过是夸大其词,但今日当她见到这王府中的家仆,她才知道,原来是真的。

刚刚那些站在自己面前的家仆,每一个人的身上她都能闻到浓浓的血腥味,那是杀过很多人,沾过很多血才会留下来的消不散的味道,而能成为那种人的,要不就是杀人如麻的恶魔,要么就是在战场浴血奋战过的士兵。

那群人,不是恶魔,他们的眼神太过忠诚,只能是在战场浴血奋战过的士兵了。

“暗影?”林嬷嬷也让言汐若的回答弄的有些迷糊:“王妃的意思是说,他们就是传说中那支无所不能的暗影,那支由墨王爷亲自带领的暗影?可是,不是说五年前墨王爷遇袭后,暗影就消失了么?传言,他们都被皇上秘密处死了。”

言汐若笑着摇头:“皇上不会杀他们的,毕竟很多事情,只有暗影可以做的到,如果我没有猜错,五年前墨王爷遇袭,暗影便隐居在了这墨王府,这也便是为何墨王府人数如此多,且都是男仆的原因。”

“怎么会?”林嬷嬷明显的有些消化不了这个事实,如果现在王府里的人都是曾经的暗影,那皇上为何要这么做,他就不怕暗影会造反么?

“暗影只会听命于一个人,那个就是轩辕墨。”言汐若回头看着身后依然在玩耍的轩辕墨,接着说:“他们只会听命于轩辕墨,那个自信张扬,被誉为战神的轩辕墨。”

林嬷嬷也回头看着轩辕墨,更不解:“我更不明白了,如果暗影只会听轩辕墨的命令,那么他们怎么甘心呢?”

“他们在等,等这个男人恢复到从前,这也是暗影与皇帝签下的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