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再见面具男子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629 字 2020-09-08

言汐若嫁给轩辕墨一个月后,她再一次见到那个带面具的男人。

这一次同样是在夜晚,却不是在睡梦中。

言汐若习惯晚上用膳后一个人去花园走走,刚到花园口,她就敏锐的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抬眼看去,那被隐藏在黑夜中的花园深处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天太黑,如果不是拥有一双即使在黑夜也如同白天的的眼睛,言汐若也发现不了那个一身黑衣,完全融入黑夜的男人。

男人一身黑衣,墨色的长发只轻轻挽起了一半,另一半头发散落开来,随着夜里的风飘扬着,一张看着有些恐怖的面具遮住了整张脸。他就站在那里,盯着言汐若,许久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生来就带着一股侵略会让人甘愿臣服还是什么原因,他不过是勾勾手指,言汐若就发现自己的双腿既然不受控制的向他走了去。

男人见言汐若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转身往更深处走去。

言汐若嫁给轩辕墨一个月了,这个墨王府前前后后她自认为以及很是熟悉了,哪一处有多大,她也是知晓的。可今儿她跟着这个男人,明明是在花园中,却总觉得她跟着他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上。随着越来越深入,天空中那仅有的几颗星星也让四周多出了的大树给遮住了。

言汐若有些诧异,她并不记得墨王府的花园后面有什么林子。

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让后面跟着的言汐若差点撞了上去。

“你好像对墨王府挺熟悉的,看来没有少光临啊?”言汐若稳住自己的脚步,轻声的说着,这个男人与生俱来一股子的危险气息,让她捉摸不透,即使自己比别人多活了一世,可在面对比自己强大的人,依然会有压迫感。

男人回头,微微弯着腰盯着言汐若的眼睛,低沉的嗓音在寂静的黑夜里格外的好听:“你想知道原因么?”

言汐若从男人的语气中听出了愉悦,那双好看的眼睛就像是带着蛊惑一般,近距离的接近,让她能够清楚的听到男人浅浅的呼吸声,以及从他身上散发的热气,以及一股淡淡的,却和魅惑人的味道。

言汐若往后退了两步,让自己与男人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她曾经以为,只有在女人身上可以用到魅惑,可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比女人更加让人觉得魅惑。

言汐若纵使比别人多活了一世,可接触的男人却寥寥无几,更何况这般危险的男人,她更是从未遇见过。

“你的原因我猜的到,无非便是你要告诉我,你与轩辕墨是旧时,且关系不一般,在轩辕墨没有变成如今这样之前,你经常往来于墨王府,所以你对墨王府很熟悉,且墨王府里的人见了你也不会拦着。”言汐若分析的头头是到,男人几不可闻的随着她没说出一句便点一下头。

“你果真聪明的很,但有一点你可能忘记说了,我确实经常往来于墨王府,但除了曾经的轩辕墨以及墨王府里的人,没有人在知道我,所以,不要试图去打探我,你什么都问不出来的。”男人直起身子,随意的靠在一旁的书上,说着。

言汐若微微皱着眉头,她刚刚便在想说回去调查看看能不能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时谁,眼下便被这个男人识破:“别人不知道,那我问墨王府的人,你不也说他们知道么,我就不相信我一个王妃,问他们他们还能拒答?”

“呵呵。”男人笑出了声,也不知道是言汐若此刻有些恼怒的表情取悦了他,还是言汐若的话取悦了他,男人笑的很愉悦:“相信我,即使你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你也得不到你要的任何回答,他们的身份你不是都知道了么,既然知道了,那你就应该很明白,他们有多忠诚。”

男人的话让言汐若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她不解的问他:“忠诚,你是说他们会忠诚你,我可是听说,暗影会忠诚的是他的主子,而墨王府的暗影忠诚的不是曾经的轩辕墨么,怎么会忠诚于你,难道?”

“就是因为他们忠诚于轩辕墨,所以他们什么都不会告诉你,这是我与轩辕墨的秘密。”男人依然懒洋洋的靠在树上,连语气都没有多大的起伏,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男人的话让言汐若无言以对,仔细想了想,确实找不出任何的破绽,她也便不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方正她相信,终究有一天,她会知道一切的事实。

这么想来,心情也放松了不少,言汐若看着男人,问道:“你今儿找我又是为什么?”

男人见她终于问到了点子上,直起身子,从身上掏出一个东西递给言汐若。

言汐若接过后才发现是一块月牙形的玉佩,她不解的看着男人,不懂他给自己这个玉佩是为什么?

“这个玉佩曾经是轩辕墨给我的,一共两块,一块在我这,一块让我代为保管,现在我把它给你,我相信,他一定也会是这个意思。”男人缓缓的解释。

言汐若拿着玉佩反复的掂量,许久:“这个玉佩有什么用?”

“它能让墨王府的暗影听你的命令。”见她还有些迷茫,男人换了一个方式:“说简单的,你有了这个玉佩,便是墨王府暗影的主子,你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会答应你。”

“他们的主子不是轩辕墨么?”言汐若将玉佩放在眼前,仔细的打量着,许久才问。

男人突然转过了身,看着远处,那个方向是墨王府的方向:“只是暂时的,你只是暂时是他们的主子,等有一天轩辕墨恢复了,他依然是他们的主人,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言汐若没有在说话,也顺着男人的眼光看向墨王府的方向,她对轩辕墨突然越来越好奇了,她好奇那个男人曾经到底有多厉害,能让这么多人对他忠诚。

想想也知道,如果轩辕墨不厉害,皇帝又怎么会忌惮他,如果他曾经不张扬,又怎么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你该回去了,一会儿他要找不到你,又该闹了。”他们在寂静的夜里静静的站了良久,知道男人开了口。

言汐若微微勾着唇,点点头:“是该回去了,你今天找我就只是为了给我这个玉佩?”

“不然呢?”男人盯着她,反问:“你期待我还要做些什么?”

言汐若笑笑没有回答,她发现,面前这个男人兴许很危险,但绝不会伤及无辜。

言汐若与男人错开身,往来的路返回,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发现男人还在,想了想,还是问了出口:“一直没有问过你的名字,方便告诉我么?”

男人的身子一愣,随后笑了起来:“我告诉过你的,在第一次送荷包给你的时候就告诉你了。”

“告诉我了?”言汐若努力的在想,而后恍然大悟:“你叫圣?”

男人耸耸肩,没有在说话,只是慢慢的让自己隐匿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