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589 字 2020-09-08

言汐瑶已经不记得把自己关在房间多久了,也不记得到底有多少人来敲过房间的门,开始的时候她还会去开门,最后,她甚至连门都不愿意在打开。

打开门能怎样,那些来到自己房门前的每一个人几乎都说着同样的她,告诉她那是皇上的旨意,让她任命。

任命,她凭什么任命,又为什么任命,她言汐瑶十七年的人生中从来就没有任命这两个字,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她就是不想要就这样将自己的命运定格。

她想过逃走,可每次只要想到奶奶和父亲,却有狠不下心,就如那些人所说的那样,这是皇上赐的婚,她若逃走了,整个言府,都会跟着她遭殃,她是任性,但也不会拿别人的生命做赌注。

言汐瑶不知道可以怎么办,只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与世隔绝,借此来安慰自己那一切都是假的。

言汐若到言府时,刚好遇见了从言汐瑶院子里出来的奶奶,奶奶的身后跟着大舅母。

言老夫人看到言汐若的那瞬间突然有一种如负释重的感觉,她走向她,拉着她的手:“汐若啊,你和汐瑶从小最要好了,你去帮奶奶劝劝她好不好,她这样不吃不喝身体会受不了的。”

言老夫人语气里的关心言汐若明白,言汐若微微抱着奶奶,不过短短几日而已,她的奶奶却仿佛老了十岁,言汐若懂言老夫人的身不由己,知道她的苦衷,那是她疼爱的孙女,做奶奶的有谁不希望自己孙女有一个好人家。

“好,我去看看她。”言汐若不知道如何去安慰面前这个明明悲伤,却还要强装平静的老人,这个家一直都是她在撑着,言汐若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这个老人倒下了,言府会变成什么样子。

“汐若,把这个给汐瑶吧,她都好些日子没有吃过东西了,就算心情在不好,可不能饿着自己的啊。”大舅母将手里端着的托盘给了在言汐若后面的芷云,说着。

言汐若看着她,此刻的她一脸的悲伤,仿佛那屋里不吃东西的是她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看了看托盘里的东西,言汐若微微点了点头:“有劳大舅母了。”

“哪里的话,汐瑶是老四的宝贝女儿,从小母亲就不在了,父亲有常年不在身边,我早就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哪有什么有劳不有劳的。”大夫人一脸的心疼模样,如果是外人看到了,到真的会信以为真。

可惜了,她演戏错了对象,她的对面站的是言汐若,是对她了如指掌的言汐若。

言汐若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话,抬脚往言汐瑶的院子走去。

她怕,她在呆在那里会忍不住去大声质问那位说把汐瑶当成亲生女儿的大舅母,质问她为何要如此对待她所谓的亲生女儿。难道整个言府给她的还满足不了她吗,难道那所谓的权利,所谓的荣华富贵真的可以比亲情更重要么?

言汐瑶并没有住在自己的院落里,而是住在言汐若在言府的院子。

当言汐若踏进清风苑唯一的感觉之留下冷清。

当初她离开言府搬进墨王府的时候,便将这个院子给了言汐瑶,并让那些原本伺候她的丫鬟们都搬到清风苑就近照顾她,言汐瑶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所以这个院子从来就没有冷清过。

可如今,那本该热闹的院子却冷清的仿佛从来没有人住过一般。

言汐若的脸色慢慢的凝结着,她没有多做停留,直直的走向言汐瑶的房间。

接过芷云手里端着的托盘,眼神示意芷云离开。此刻言汐瑶一定不愿意见太多的人。

轻轻的敲了敲门,她就站在门口,耐心的等着里面回应。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想吃,也什么都不想说,您走吧,我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屋里等了许久才传来言汐瑶的说话声。

言汐若的手几不可闻的抖了抖,原来的言汐瑶连着语气中都带着属于她的张扬,可如今,她却从那语气中听出了绝望和悲伤,言汐若甚至可以想象到此刻的言汐瑶的面容,一定瘦了很多吧。

“瑶瑶,是我。”言汐若不敢开口说太多的话,她怕自己声音里的心疼太过明显。

屋里又陷入了好一会儿的安静,才慢慢的想起了脚步声。

门被打开的那瞬间,言汐瑶下意识的用手去挡住眼睛,她已经太久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也太久没有见过阳光了,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等眼睛适应了阳光,她才抬眼看着面前的言汐若,突然觉得自己的委屈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言汐瑶什么都不顾的扑进言汐若的怀里,哭的像一个孩子:“汐若,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言汐若用一只手搂着她,任由她肆意的大哭,现在她或许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放纵自己宣泄除心里的不满:“没事儿,瑶瑶,我在呢,我在你身边。”

言汐若不知道自己和言汐瑶站在门口多久,她唯一的感觉便是那一直拿着托盘的手从疼到麻木,再到完全没有了感觉。

言汐瑶终于是哭够了,从言汐若的怀里离开时,发现她半边的肩膀都让自己打湿了,而言汐若的另一只手一直都保持这抬起的姿势,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两步,示意言汐若进去。

言汐若放下手里的东西时,几不可闻的松了口气:“吃点吧,听奶奶说你好些日子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就算心里在不甘心,在不开心,也不能饿着自己啊,身体是自己的,垮了,受罪的还是自己。”言汐若拉着言汐瑶,将她按坐在桌子旁,将那托盘往她面前推了推。

这一次言汐瑶没有在抗拒,或许是因为刚刚哭过了的原因,也许是言汐若的话她也觉得有些道理,她此刻真的觉得很饿,也没说什么,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言汐若就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慢慢的吃着东西,他们之间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呆着,空荡的房间里只有言汐瑶偶尔夹菜碰触盘子的声音。

言汐瑶兴许是真的饿坏了,不小一会儿,那托盘里的东西都让她给吃光了。擦了擦嘴角,言汐瑶看着言汐若:“你都知道了,对吗?”

“恩,芷云告诉我的。”言汐若的语气听上去很平静,但了解她的言汐瑶知道,她的心里此刻一定也酝酿着一团火。

言汐若垂着眼,苦笑了下:“汐若,我是不是很失败,所有人都说言府的八小姐张扬自信,可是我却连自己的婚姻都主宰不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活的好失败。汐若你说,如果当时我不曾回来,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言汐若拉着言汐瑶的手,感觉这她所有的悲伤:“瑶瑶,你不失败,我们谁不都是失败者,我们或许改不了那些既定的事实,但是你依然是你,你依然可以是那个张扬的,自信的言府八小姐。或许,你是对的,如果当初你不曾回来,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可瑶瑶,回不去当初了。”

“汐若,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不甘心我的一辈子就这么没了,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不敢逃走,我怕奶奶,舅舅,和父亲收到牵连,可我真的好不甘心。”言汐瑶的眼里再一次掉了下来,这些日子她想过很多,却总是将自己陷入到一个死胡同,怎么也出不来。

言汐若站起身,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轻抚这她的头发,细细安慰:“瑶瑶,没有人可以决定你的一辈子。我也曾经不甘心过,嫁给轩辕墨我也挣扎过,也同样没有选择,我的身份让我只能选择如此,可是你看,我现在好好的。老天爷是公平的,他剥夺了我们一样东西,就一定会偿还我们另一样东西。瑶瑶凡事都会有两面性,就看我们能不能发现它。”

言汐若安静的待在言汐若的怀里,细细的思考着她的话,许久:“汐若,你后悔过吗?”

“没有,从选择嫁了,我就没有后悔了。曾经的不甘心,曾经的挣扎在嫁了以后都没有了。嫁给了轩辕墨,我才知道,那不会是我人生的终结,而是我另一段人生的开始。”

“另一段人生的开始?”从言汐若的怀里抬起头,言汐瑶盯着言汐若,她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

知道此刻,言汐瑶才得以好好的观察言汐若,她似乎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言汐瑶突然像是想通了一般,站起身,笑了:“是啊,我为什么要不甘心,为什么要将我的一辈子就这么定义了,就算那个男人在花心,就算他不爱我又怎么样,我是言汐瑶,我干嘛要去在乎他的感受,他花心,我就让他不花心,他不爱我,我就让他对我死心塌地。我就相信我改变不了这一切。”

言汐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言汐若,嘴角的笑容从未消失过。

言汐瑶的反应是在言汐若的意料之中的,言汐若确实为言汐瑶不值得,但她却不觉得这是最坏的。

娄敬轩是娄尚书唯一的儿子,而娄敬轩的姐姐又是皇上最信任的人之一,如果演戏要真的可以改变娄敬轩,那么有什么不好呢,至少,未来娄敬轩可以为他们所用。

言汐若知道,自己有些卑鄙,有些心狠,但事情都到了如今的地步,她不甘心,她为言汐瑶不平有什么用,她改变不了皇上的想法,也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她能做的,便是去评估那个人的价值。

娄敬轩或许是很花心,但除了花心却没有听到他其他的传言,那至少证明了,这个男人的本性并没有坏透,他还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