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言家五小姐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268 字 2020-09-08

言汐若见到言紫兰时有些微微愣住,她常常在从别人口里听到关于自己这位五姐姐的事情,每一个人说的几乎都差不多,漂亮,很漂亮。

可当此刻自己真真的见到这个人的时候,才知道,面前这个人或许用漂亮已经不足以形容她了,如果说言汐瑶的美是张扬自信带着刺的玫瑰,那么面前这个人的美那边是含蓄端庄的牡丹。

“你便是汐若吧?”面前的美人见言汐若有些发愣,主动上前示好,那柔柔的声音凡是男人听了都会酥了骨头吧。

但言汐若毕竟与面前的人一样,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女人,她很快的整理好自己的惊讶,笑着点点头:“汐若一直想来拜访五姐姐,可苦与没有机会,这么久才来看五姐姐,您别生气才好。”

面前的美人的确便是言汐若口里的五姐姐,当今的三皇妃,言家的五小姐。言紫兰笑着拉着言汐若的手,往房间走去:“七妹说说的哪里话,你能来看五姐姐我已经很高兴了,只是刚刚我真有那么一瞬间没有认出你来,你这十年变化可真大,不止变漂亮了,这性子也随和了好多呢。”

言汐若任由言紫兰拉着,她只是安静的待在一边微笑的听言紫兰说着话。

前世她与这个姐姐的接触到真是不怎么多,当年她嫁给轩辕濯的时候,她已经被轩辕濯休了,理由便是她不守妇道,最后甚至被逼的悬梁自尽。

这一世,她既然与她坐在一起,拉着家常。仔细想想,面前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可怜人,虽生的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却耐不过那红颜薄命的命运。

“五姐姐到是没怎么变,还是那漂亮,到真是让汐若好生羡慕呢。”言汐若这话说的到是发自内心。

可对面的人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高兴,言紫兰叹了叹气,张口几度想要说什么,都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最后只是苦笑一声:“漂亮有什么用,再漂亮,得不到一个人的心,它便是没有用的,很多时候我到是挺羡慕哪些自由洒脱的人。”

言汐若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她以为言紫兰会对着自己炫耀一番,或者笑着说她过奖了,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般景象,她的苦涩似乎是积怨已久却得不到任何的宣泄,而自己无疑之中似乎触碰到了她的伤心之处。

“五姐姐这话说的,我瞧见三殿下不是对你挺好的么,我啊,常常从别人的口里听到你们的事迹,可真真的是羡煞旁人呢,怎么五姐姐看着不开心呢?”言汐若盯着言紫兰,装傻充愣着。

言紫兰的脸上连最后的苦笑都没有了,起身看着背对着她,许久才开口问道:“七妹也觉得我们很相爱么?”

她的问题让言汐若有些微愣,既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她,她对那个男人到时熟悉的很,知道那个男人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面前这个女人,她倒真是有些不明白,说她心机深沉,却又觉得她简单易懂,说她简单,却又感觉她藏着许多秘密。

“七妹,你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很多事情不是表面看着的那样,不管是人还是事物,都不会那么单纯。其实我听羡慕你的,虽然说墨王爷有些像孩子,但至少他单纯好懂,不会有那么多的小心思。”言紫兰的语气里都透着一股子的哀怨,配上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到是很让人为她心疼。

言汐若的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或者今天她与言紫兰的谈话本就是在自己的意想之外,是她所没有想到过的。

“我或许不明白五姐姐所说的,但我能看的出来,五姐姐并没有那么快乐,很抱歉,我似乎今儿给五姐姐带来了不痛快,汐若很惶恐。”

言紫兰回头看着她,摇摇:“不怨你,反而我还要感谢你,我嫁到这里这么久了,你是第一个愿意安安静静坐下来陪我说话的人,以往她们来,问的最多的从来就不是我,也不在乎我是否过的开心不开心,对于她们来说,我只不过是一块垫脚石,有谁回去在乎一块石头呢。”

言汐若起身,走到门口,推开门,那门外的热气瞬间拥了进来,她站在那里,转身逆着光,看着言紫兰,嘴角勾着笑容:“五姐姐,你知道吗,很多人都不喜欢夏天,他们觉得夏天太热了,会让人心情浮躁,可我,很喜欢夏天,因为只有夏天才有荷花,我喜欢荷花,就像我喜欢梅花一样,我喜欢夏天,可我也喜欢冬天。五姐姐,你说我不明白,那便是不明白,有时候糊涂一点有什么不好的,至少我糊涂一点,就可以自我安慰,自我调节,就像在这烈日炎炎中,我可以告诉自己其实一点都不热的,心静了自然就凉爽了嘛。”

言紫兰被言汐若的理由弄的颇有些无奈,笑着摇摇头:“你到真能自我开导,这样很好,至少你的心里没有什么烦恼,我真羡慕你。”

“五姐姐,如果愿意的话,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试着告诉我啊,把事情压在心里终究不是一件长久的事情嘛。”

“好。”言紫兰没有任何疑心的应许着。

从见到言汐若到此刻,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突然造访自己的女孩是否有什么目的,她甚至将最真实的自己展现在她的面前,或许就如言紫兰说的那般,已经有太久没有人愿意静静陪她聊聊天了,而言汐若的出现,无疑就如同在黑夜里期待光明时那及时的一道光,及时微弱,却被她当成了救赎。

言紫兰甚至没有想过,那道被自己当成救赎的光会不会是地狱的幽火,会将她拖入地狱万劫不复。

言汐若就站在门口,看着言紫兰,嘴角原本勾着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下去,眼里是满满的危险。

她知道,即便眼前这个人与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她知道,或许眼前这个女人也不过是一个苦命的受害者,但她没有选择,也不可以让自己心软,她想要报复,这双手上就注定了会沾上无辜人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