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3058 字 2020-09-08

言汐瑶终究还是嫁进了尚书府,婚礼的当天,言汐若才真正的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纨绔子弟只爱美人的娄敬轩。

她曾找人调查过他,知道他除了纨绔外,心到并不坏,也算是比较放心,如今见到真人,到是让她有些吃惊。也明白了为何娄敬轩名声如此不好,却依然有这么多人愿意为他要死要活的,除了一个尚书公子的头衔,那张脸也为他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不能否认,娄敬轩有一张称得上漂亮的脸,五官精致好看,虽然眼睛不大,确实极好看的丹凤眼,而那睫毛,估计许多大家闺秀的美人小姐都要嫉妒,有浓有密,很是好看,一双薄唇让他看上去有些薄情,却又巧妙的被那脸上两个一深一浅的酒窝化开,让他看上去人畜无害。他的脸也不似其他男人那般是古铜色或者偏暗色,他的皮肤很白,白的让人嫉妒,却又该死的好看。

这样一个男生女相的男人如果不是身高比一般的女人高出太多,还真的很容易让人错误的认为是一个美人。

言汐若站在人群中,只是远远的看着,她没有上前去祝贺,只是拉着轩辕墨待在一个角落里,看着那个男人身边围着各色的人,看着那个男人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莫名的,她却感觉到了一丝的危险。

她不确定她劝言汐瑶嫁给那个男人是对还是错,她甚至无法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分清对错。

“既然来了,为何不去看看汐瑶,你们不是最要好么?”言瑞景不知何时走到了言汐若的身边,与她的目光一致的看着那个笑容满面的人。

言汐若知道来人是谁,索性连头都没有回:“大哥似乎忘记了,新娘嫁入新郎家的头一天,任何人不可去看望新娘。”

言瑞景当然知道,他不过是想要找一个话题开始罢了,低下头,看了看身边的言汐若,越发觉得她神秘:“那汐瑶出嫁的时候呢,你为何不去看看她?”

“为何要去,去了我又该跟她说什么,早就既定的事实,根本就改变不了,我又干嘛要去,更何况,汐瑶嫁了人,反而是另一种解脱也说不一定呢。”

“解脱,你是这么认为的么,你明知道。。。。。。”

“我知道什么?”言汐若终究还是回头看向了言瑞景,只是那眼里的冷漠让言瑞景莫名的一震,之间言汐若如同步步紧逼般的逼问他:“我知道什么,我应该知道什么,知道娄敬轩是一个纨绔子弟,知道汐瑶嫁给她不会幸福,那大哥你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汐瑶该怎么办,他们的婚约是皇上亲自下的圣旨,谁敢去抗拒,大哥你敢吗?”

她的步步紧逼让言瑞景无话可说,言汐若说的本就没有错,即使明白又怎样,他又能改变什么。

言瑞景躲开言汐若的目光,不在说话,这一切的原因,其实他都知道,可即使知道又怎样,那是他的母亲,是他根本不能去忤逆的人,所以即使言瑞景知道是自己的母亲使了手段让言汐瑶嫁给了娄敬轩,他也只能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汐若,汐若,这里不好玩,墨儿要去那边玩。”言汐若的手被一直拉着的轩辕墨摇了摇,他高大的身子在人群中本就比较显眼,更何况那张让人忘不了的脸,此刻一说话,身边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

言汐若收拾好眼里的情绪,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完全不去理会周围的目光,她看着轩辕墨,又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向不远处的地方。

那是一处小花园,花园的中间只有一个简单的开满了荷花的塘子,而荷花池的周围,小花园的其他的地方全部被种上了树。

“汐若,我要去那里玩,你陪我去好不好。”轩辕墨见言汐若不回答他的话,又摇了摇她的手臂。

“好。”

听到言汐若说好,轩辕墨拉着她也不管周围的人就向着他的目的地走去。

等到走近了,言汐若才认清楚,那满园子的长满绿叶的树既然全都是梅花。

“汐若,汐若,你看好漂亮啊。”轩辕墨指着荷花池笑的满足的像一个孩子。

言汐若没有回答他,只是微笑的陪在他的身边,她知道,轩辕墨不喜欢太过喧闹的地方,所以才会拉着她到这清静的园子里来。

言汐若看着轩辕墨,对他近段时间的改变很是欣慰,若换成以前的轩辕墨,若是不高兴,不喜欢他会直言说出来,丝毫不会去顾忌自己的话会不会无意中伤害到谁,而如今的轩辕墨,虽然依然那是哪如同孩子般的智商,但至少他学会了委婉,不会再像以往一般讲情绪表现的那般明确。

“哟,我当是谁在这呢,原来是五王嫂啊。”

在这个声音出现的那瞬间,言汐若明显的感觉到轩辕墨的手僵硬了下,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每次她想要安安静静待一会儿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这么多不合宜的人和事。

拉着轩辕墨转了一个身,刚好与身后的轩辕离对上眼,微微勾着笑容,确实面笑心冷:“哟,我当时谁呢,原来是离公主啊,没想到公主也有如此高雅情趣呢。”

“言汐若,你当你谁啊,敢这么跟我说话。”轩辕离的目光一冷,语气中都带着冷意,自从上次被言汐若打了一巴掌且在她手里吃了亏以后,她走哪里都会带着许多的下人,所以此刻她才敢这般的嚣张直接站在言汐若的面前。

言汐若并没有将她的表情以及语气中的狠意放在眼里,她只是淡淡的笑着,带着讽刺:“我是谁,公主应该很清楚吧?”

“你……。”轩辕离知道论口头上的功夫她根本就说不过言汐若,眼睛危险的眯了眯:“言汐若,你真以为我怕你么?”

言汐若站在那里,笑而不语,而这表情无疑中让轩辕离更加的冒火,反正身后有人撑着腰,她不由直说的上前几步想要给那张讨厌的笑脸一个巴掌。

“坏女人,不许你打汐若。”轩辕墨原本一直被言汐若拉在身后,眼见着那个坏女人要打他的汐若,转身就站在言汐若的面前,接下了轩辕离的巴掌。

“啪。”那清脆的声音在清静的花园里特别的刺耳。

轩辕离见自己的巴掌没有打在想要打的人身上,而是被另一个人接了下去,心里的火更重,也开始口不择言:“滚开,你真还当你是那个人人敬畏的五皇子,我轩辕离的五哥么,你现在就是一个傻子,一个傻子干嘛挡我的路,滚开。”说着便要上手去推轩辕墨,无奈轩辕墨虽然智商停留在小孩子的阶段,但身材却也是一个成年男人,轩辕离本就柔弱,根本就推动不了他分毫。

见自己拿轩辕墨完全没有办法,轩辕离抬起手一巴掌便是又要打下去。却被一双纤细的手抓住。

言汐若将轩辕墨再一次拉到自己身后,伸手抓住轩辕离的手,死死的扣住,脸上的笑容早就在轩辕离那打在轩辕墨脸上那一刻消失了,此刻的她全身泛着冷气,眼里是满满的杀气,她盯着有些后怕的轩辕离,冷冷的开口:“谁准你说他是傻子的?”

她话里的冷漠不仅吓到了轩辕离,更让她身后跟着的下人一动都不敢动一下,只能傻愣愣的待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公主被别人抓住了手腕。

“轩辕离,你是不是忘记了,父皇曾经可是下过旨意的,若有谁敢说轩辕墨是傻子,上至皇亲国戚,下至令黎明百姓,我都可以处罚。”她的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站在轩辕离身后的下人。

如果刚刚她的气势让他们动也不敢动,那如今她的话变更是让他们不能动。

当今圣上确实在轩辕墨成亲那日下过这个旨意,如果他们此刻上去了,那边是抗旨,抗旨是会被杀头的。

“言汐若,你大胆。”轩辕离明显的被言汐若吓到了,她的眼神太过可怕,可怕到似乎下一秒她就会将她生吞活剥了般。

“我大胆,你弄错了吧轩辕离,是你比我更大胆,我只不过是威胁了你,而你却完全不将父皇的话放在心里,你我之间谁更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