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真正的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352 字 2020-09-08

“言汐若,你大胆。”轩辕离明显的被言汐若吓到了,她的眼神太过可怕,可怕到似乎下一秒她就会将她生吞活剥了般。

“我大胆,你弄错了吧轩辕离,是你比我更大胆,我只不过是威胁了你,而你却完全不将父皇的话放在眼里,你我之间谁更大胆?”

“你胡说,我没有。”轩辕离有些着急了,她的眼里是满满的惶恐,如果前一秒她还气焰嚣张,那么这一刻,言汐若的话无疑就是一盆冷水,将她的气焰完全浇灭。

“我有没有胡说,公主你比我更清楚,但我希望公主记住一点,我是你的王嫂,他是的王兄,我不希望再从你的口里听到任何有辱我相公的话,轩辕离,你最好记住这一点,否则你会后悔,你最相信,十年前我敢做的事情,十年后我只会变本加厉,我不是白莲花,学不会去原谅给过我以及我的家人伤害的人,我只会以牙还牙,相信我,你不会愿意看到那个时候,因为真到了那个时候谁也救不了你。”甩开她的手,言汐若拉过一旁的轩辕墨,直径的走开。

轩辕离被留在原地,傻傻的许久都回不神来。轩辕离很多时候自己都不明白,她明明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多危险,是自己根本就不能去招惹的,从十年前她被她推下水差点淹死的时候她就知道,可是每次见到她,却又总是忍不住上前,每次都会让对方抵的狼狈不堪。

言汐若拉着轩辕墨直径离开后并没有去前厅而是直接离开了,连招呼也没有打一个。

反正不管打不打招呼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些曾经阿谀奉承的人早在轩辕墨变得痴傻后一个一个的离开了,现在在那些人的眼里,轩辕墨哪是一位位高权重的王爷,在背后指不定怎么说他呢。

言汐若眼里的戾气未能消失分毫,看着那一张张虚伪的脸,她告诉自己,总有一天,她要让那些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后悔。

“汐若,不生气,生气不漂亮。”坐在回王府的马车上,轩辕墨拉着言汐若的手,摇了摇,轻声带着撒娇般的安慰。

言汐若看着他,看着那张如同雕刻般完美的脸,这个男人曾经是所有女人心中最佳的夫婿,这个男人曾经是这京城中最张扬自信的的人,可如今,因为痴傻,他只能如同孩子一般的或者,什么都不记得,也什么都做不了,就连这王爷的位置,也不过是因为当今皇帝可怜他才给的一个虚拟的职位罢了。

“墨儿,如果以后在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要跑到我身前来,不要让别人伤害到你,知道吗?”伸手轻抚他的脸上,轩辕离的那一巴掌是用尽了力气的,以致于轩辕墨的脸此刻都有些微肿,让言汐若有些心疼。

轩辕墨依然拉着言汐若的手,享受着她冰凉的指尖轻抚脸上的感觉,随后确实坚定的摇头:“不要,汐若会疼。”

那如同孩子般的话语却让言汐若的眼里溢满的泪水,多少年了,加上前世,她已经活了几十年了,这还是第一次,除了家人和师傅外,第一次有人关心自己疼不疼。

“不会的,汐若会保护自己的,不会让自己受伤,墨儿也要答应汐若,不可以让自己受伤,好么?”

“恩。”轩辕墨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可是看着言汐若他还是肯定的点了头,汐若说的话都是对的,他要听话。

“等过一段时间,墨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言汐若任由他拉着自己,喃喃的说。

早该带轩辕墨去师兄那里了,他不可能一直这么痴傻下去,虽然,她希望他可以一直这么单纯的或者,可她更明白,他是轩辕墨,注定了不能这么或者。

早早离开的言汐若不曾知道,她刚刚在尚书府花园中的一切都被人看在了眼里。

轩辕夜与言瑞景原本也只是想要去花园里谈一些事情的,却不想他们到花园时,花园里已经有人了。

原本在轩辕墨为了保护言汐若被打的时候,他们就想要出来的,可还没有等到他们走出来,言汐若却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那个全身满是冰冷气息的女孩,那个眼里溢满杀气的女孩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一直都有怀疑过言汐若不似表面那般温柔,却也从未想过会是这般模样。

那个如同幽冥而来的女子既让他们两个大男人瞬间连动都动不了。

那满眼的杀气,那冰冷的话语,就算换成一个男人,估计也会被吓到吧。

知道言汐若拉着轩辕墨离开好久,轩辕夜才回过神来,他看了眼身边明显还没有回过神的言瑞景,还有些心惊:“那才是真正的言汐若吧。”

像是问句,却又很肯定。

言瑞景回过神也看着他,刚刚那一幕对他的冲击确实挺大的,上次轩辕离打她的时候他就一直觉得不对,他一直都知道,言汐若绝不会是表面的那个样子,言瑞景虽然不常回家,但对于言汐若的一切他还是能从父亲口里知道,所以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言汐若会变得那般温婉,只是那个满身杀气,眼神冰冷的言汐若,他也确实是第一次见。

“或许吧。”他能回答轩辕夜的,只有这一句话。

轩辕夜看了眼言汐若和轩辕墨消失的地方:“把这样一个女人放在小墨身边真的可以么?”那般可怕的一个女人,真的会好好的照顾他的弟弟。

言瑞景低垂着眼睛,想了想,肯定的告诉轩辕夜:“汐若不会伤害小墨。”

她怎么会伤害他呢,没有看见么,刚刚便是小墨让她变成了那般可怕的模样,言瑞景相信,即使言汐若很可怕,但她绝不会伤害轩辕墨,言瑞景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这样肯定着。

“那样最好。”如果真是那样,到也不是一件坏事。

只要她不会伤害到小墨,轩辕夜便会当今天的事情不曾看见过。

言汐若,但愿我和瑞景所想是对的。

谁也不曾发现,在那黑暗中,还隐藏了一双眼睛,也将花园里发生的一切看的真切。

黑暗中的人勾起嘴角,借着那星星点点的月光,那勾起的嘴角妖艳又危险。

原来,那才是真正的你,言汐若,拭目以待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