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狩猎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968 字 2020-09-08

自从上次从尚书府不告而别已经过去了一两个月了,这一两个月的时间里,许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那原本艳阳的夏日也开始进入了凉爽的秋天,言汐若也彻底的接手了墨王府的所有事情,并且在管家以及府里人有意无意的帮助下将王府打理的比以往更好,更有人气了。

言汐若从头到尾也不曾找过府里任何一个人问过关于暗影的事情,就连那个叫圣的男人给她的那块令牌,她也一直放在最隐秘的地方不曾动用过,对于言汐若来说,既然他们选择了这样的方式守护,她又为何要将他们这么快的再一次拉入漩涡中。

如果墨王府里的暗影真的如同传说中那般强大,那么将他们留到最后又有何不可。

至于言汐若的大舅母,她到真还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对于言汐若来说,如果她将那个人当成了自己的猎物,她便绝不会让自己的猎物这么快被自己弄死了,她如果想要置一个人于死地,更习惯的是慢慢来,言汐若享受的从来不是一刀下去的快感,她更喜欢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深入骨髓的去折磨。

“王妃,皇上传话来说,三日后狩猎,问王妃与王爷可否参加?”芷云轻声在意言汐若的耳边说着。

言汐若一边陪着轩辕墨玩,一边听她说话,想了想,勾起唇:“父皇什么时候学会问我们的意见了?”

“听传话的公公说,自从王爷受伤后,便不曾参加过每一年的秋猎,今年因王爷娶妻,所以派人来问问,如果王妃不想去,奴婢这就回话。”

言汐若看了看芷云,有低头看了看有些犯困的轩辕墨,挑挑眉:“芷云,你去告诉传话的公公,就说今年墨王府会去。”

“是。”

管家一直站在旁边,见芷云离开后,皱着眉头,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王妃,恕奴才直言,王爷这般模样似乎并不适合参加狩猎。”

言汐若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管家,她进墨王府已经好些日子了,这还是第一次管家主动过来跟她说话,到还真是让她有些吃惊:“谁说他要参加了,我们只是去狩猎场,又没说一定要去狩猎。”

“可是。”

“管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难道你信不过我?”言汐若的嘴角含笑,却盯得人毛骨茸然。

“奴才不敢,只是王爷他........”管家极快的低下头,表情恭恭敬敬的。

“我会照顾他,管家,我们不可能永远将他护在身后,你真以为轩辕墨痴傻的事情能瞒多久么,全京城都知道了,其他国家又怎么会得不到一点风声呢。我知道,你们想要保护他,可是,管家你是不是忘记了,这个男人曾经是大梁最坚硬的铠甲,就算他变成如今的样子,他骨子里依然是那个张扬的轩辕墨,难道管家不想看到曾经的他回来么?”

言汐若的眼神太过执着,她的话也太过有说服力,管家低着头久久不曾说话。

“奴才知道了,奴才会去安排人的。”管家毕竟曾经跟在过轩辕墨的身边,他当然更希望曾经的王爷回来。

“好。”言汐若没有问管家要安排什么人,她知道,如果管家也是暗影的人,那么他一定不会伤害轩辕墨。

“对了,管家,尚书府会去么?”像是想起了什么,言汐若出声叫住正准备离开的管家,问道。

“每年的秋猎除了各位王爷皇子要参加外,朝中的大臣们也是要参加的,今年又刚好尚书府娶亲,所以应该会去的。”管家恭敬的回答她的问题,久久见没有再提问的声音,便离开了。

言汐若看了眼已经枕着自己腿睡着的轩辕墨,思绪有些飘远了。

既然秋猎尚书府会去,那么汐瑶应该也会去的吧?汐瑶已经成亲两个月了,除了赐婚圣旨刚下来时四舅舅反对过后,便在也没有了四舅舅的消息,就连汐瑶成亲这么大的事情,四舅舅也不曾捎来只言片语,更不曾亲自参加。

言汐若不知怎么的,总是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她总觉得四舅舅应该被什么事情拖住了,最近她也没有听到边疆战事吃紧的消息,也没有收到任何不利的消息,可是她的四舅舅就莫名的与他们两个月未联系过了。

最让言汐若觉得不安的是,以往如果几个月得不到消息,汐瑶是一定会告诉自己的,而这一次已经两个月没有四舅舅的消息了,汐瑶却依然无动于衷,言汐若觉得,汐瑶一定知道什么事情,只是还没有告诉她,或许几个舅舅都知道了,唯独她被蒙在鼓里。

所以,她想要趁着这次狩猎,问问汐瑶,看能不能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轻抚着轩辕墨的头发,言汐若几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她发现自从重新活过来以后,一切的一切早就偏离了她的掌控,前世,四舅舅一生都在边疆镇守沙场,却也一直保持着每月寄一封家书报平安,从未间断过,更不曾出现过两个月不联系的情况。她不知道这以为着什么,但言汐若很清楚的知道,她不可能在单纯的照着前世的记忆活着,如果一切都与前世不一样了,那么在这背后,一定有一个比轩辕濯更让她忌惮的东西存在。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她知道,只要一步走错了,结果一定是万劫不复。

低头看了看熟睡的轩辕墨,伸手去描绘他的眉眼,如果说每一个人都是上天的一个作品,那么轩辕墨无疑是最完美的那一件,不管轩辕墨的哪一点,都完美的没有丝毫的缺点,而如今这个完美的男人躺在她的双腿,睡的像一个孩子,对,性格也是一个孩子。

言汐若曾在幻谷的时候常常听大师兄说起过这个男人,说他如何的骁勇善战,明明有着一副温润公子的脸,却在战场上屡战屡胜,从未吃过一场败仗;大师兄还说,这个男人,是为战场而生,是天生的战神,在战场上,这个男人是敌人最害怕的对手,褪去战袍,这个男人是最张扬自信,如同太阳般的存在。

曾经,言汐若最喜欢的便是每次盼着大师兄回来,听他说起他的一切,那个前世不曾了解过的男人,这一世,她曾细细的了解过,她甚至期盼着见到他,那个被誉为最完美的男人。

当她终于遇见他时,他已经变成了世人眼里的痴儿,言汐若说不出第一次见到轩辕墨的感觉,只是见到他的第一眼,她便知道,这个男人便是他,那时候的言汐若自己都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是因为师傅的话,还是她动了恻隐之心,她救了他,并陪着他一路回到京城。

所有人都以为,言汐若与轩辕墨的缘分是从那次相遇开始,甚至很多时候言汐若自己都这么以为,只有极少的时候,她会清楚的意识到,与这个男人的缘分是早就注定好的,原本前一世就该遇见的人,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错过,这一世,他们的相遇,不过是前一世的延续而已。

言汐若很多时候是庆幸的,在这步步为营的世界里,她的身边有轩辕墨,有着他单纯的陪着自己,让自己觉得,或许她还是善良的。

“轩辕墨,我忽然好想见见曾经的你。”言汐若的手停在轩辕墨的唇边,都说唇薄的人心冷,轩辕墨,曾经的你是否也一样呢。

靠着背后的亭柱,言汐若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安宁。

梦里,她似乎看到了那个曾经京城中最张扬的少年,正微笑的看着自己,那薄唇勾起的笑容,带着最致命的诱惑。

陷入梦境时,她并没有注意到,那原本枕着她腿睡得正香的人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里没有孩子吧的纯真,有的是一抹看不清的情绪,却含着最深的宠溺,那被誉为唇薄心冷的嘴唇轻轻勾起一个倾城的笑容。

微微起身,他在她的唇边留下一个浅浅的吻,那低喃声几不可闻:“谢谢你。我的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