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狩猎 二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454 字 2020-09-08

三天后的秋猎,当言汐若和轩辕墨出现在众人眼前时,瞬间如同炸开的锅一般,各种的质问言语小声议论开来。

而这其中最多的,无疑是猜想她为何要带轩辕墨出现。

轩辕黄帝虽然早就听到了公公的回话,但真的看到了轩辕墨出现在秋猎场上,他还是几不可闻的有些诧异。

将目光转向一旁的言汐若,见对方也正看着他,微微的笑着。

很多时候,轩辕黄帝觉得言汐若的胆子也是够大的,从来只有人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从没有谁敢像她那般直视他的目光,可更多时候,他明明知道,却选择了纵容她这般的习惯,轩辕黄帝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他会纵容这个女孩如此放肆的行为,或许,她是第一个敢直面她权威,却有懂得不去挑战的人。

收回目光,轩辕黄帝轻轻的笑了,他似乎有些明白言汐若为何要带轩辕墨来这里,自从轩辕墨出事以后,他便不再让轩辕墨出现在任何公共的场合,也对外封了口,可他很明白,封了口又怎么样,轩辕墨痴傻的事情,他又能封住多少人的口,他虽然不是一个多么好的皇帝,但至少也算是一个明君,断然不会做出屠杀的行为,所以即便是他让人封了口,可轩辕墨痴傻的事情还是传遍了京城,他禁止轩辕墨出现在任何的公共场合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或许更多的,是他自己的原因,他不愿见到这个儿子,这个曾经为他立下过无数功劳的儿子,明明应该是最的他心的儿子,他却一直选择漠视他,轩辕黄帝知道,自己在害怕,害怕面对这个儿子,害怕看到他,每一次见到他,他总会透过他的脸看到另一个人,那个让自己爱到骨子里,也恨到骨子里的女人。

而如今,他的儿媳妇公然的带着轩辕墨出现在他的周围,出现在大众的眼前,无疑是在告诉他,有些事情他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如今边关虽然未有任何战事报回,但谁又能去确保这份平静能维持多久呢?越是平静,反而会越让人害怕,那边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宁静。

“你怎么把墨王爷带到这里来了?”言瑞景从言汐若带着轩辕墨出现时就一直紧紧的皱着眉,这会儿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小声的质问言汐若。

言汐若看了眼自家大哥,轻轻的笑着:“大哥这话说的,他也是皇上儿子啊,秋猎不是要每一位皇室子弟参加么,所以,我相公出现在这里很奇怪么?”

言瑞景被言汐若的话堵住了,一时间既然不知道怎么去反驳,是啊,轩辕墨也是皇帝的日子,秋猎要求的便是每一位皇子王爷都必须参加,轩辕墨并没有不来的理由,可是:“但前几年墨王爷不是都不曾参加么,他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言汐若反问言瑞景,随后又自问自答:“大哥你是想说,因为我相公痴傻了,所以他不能来参加秋猎。是吧?”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言瑞景的每一句话都让言汐若堵的死死的,既然让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接下去。

言汐若看着言瑞景,第一次在他的面前卸下笑容,她平静的看着言瑞景,嘴里的话却如同冰刀一般句句刺进言瑞景的心里:“大哥,我相公虽然痴傻了,但他还是一位王爷,既然是王爷又凭什么被区别对待,我知道,你们曾经是最好的兄弟,你关心他,怕这样的场合他会受伤,可是大哥是不是忘记了,这个男人曾经是有多骄傲,如果有一天他恢复了记忆,再回想起你们对他的保护,你觉得他会感激你们么?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或许你认为这样对他是最好的,可是大哥,你不可能永远去保护他,时时刻刻在他的身边,我也不可能,我们谁也不能确保他是否会像几个月以前突然消失了。大哥,你知道几个月以前如果不是我及时路过,或许你便再也见不到他了。”

言瑞景被言汐若的话镇住,一时间无力反驳,言汐若说的一点都不错,他们谁都不能永远在轩辕墨的身边保护他,他必须先走出来去接触别人,这样或许他能慢慢的好起来也说不一定,但如果一味的将他护在身后,也许他永远都想不起来,便只能一直这样下去。

“你说小墨几个月前差点死掉是什么意思?”轩辕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言汐若的身后,抓住了她话里的重点。

言汐若连头都懒的回,依然盯着言瑞景,看着他回过神来,也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

“几个月前,他不是失踪过一段时间么,你们以为他是自己走丢的,但你们却从来没有想过,他已经痴傻了,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走丢呢,一个痴傻的人记忆只会停留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而墨王府无疑是轩辕墨最熟悉的地方,失去记忆的人就如同一支雏鸟,只会待在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又怎么会出现在京城外呢?”

“你是说,小墨根本不是自己走丢的,他是。。。。”轩辕夜发现自己根本不敢去想象,如果轩辕墨当时是被人带走的,那么如果没有遇见言汐若,他是不是已经。

“太子殿下,很多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相公或许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像一个孩子一样,但他有曾经,或许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曾经的他有多么耀眼,又有多少人忌惮着,你们努力想要将他保护好,却又总是给别人可乘之机,太子殿下,那不是保护,是间接的在将他推出去,推到最危险的地方去。”言汐若的手一直拉着轩辕墨,眼神坚定的看着他们。

“我们。。。。”轩辕夜也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言汐若的质问,她所说的是他们从来不曾想过的,他们一直以为,只要将轩辕墨保护好便好,从未想过,或许他们的保护对于轩辕墨来说并不是最好的。

“汐若。”就在轩辕夜无力反驳时,不远处传来言汐瑶浅浅的声音。

言汐若顺着声音看着不远处的言汐瑶,点点头,随后看着轩辕墨,小声的哄着:“墨儿,汐若有点事情要离开一下,你先和大哥他们一起玩好不好?”

“恩。”

得到轩辕墨的回答,言汐若便将她交给了轩辕夜:“还要麻烦太子殿下帮我看着下我家相公,瑶瑶找我好像有事情。”

轩辕夜看了看身边的轩辕墨,又看了眼已经离开的轩辕若,他突然发觉自己似乎从来没有看透过这个人,明明前一秒还在质疑他们对轩辕墨的保护是伤害,下一秒却又将他推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