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狩猎 三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712 字 2020-09-08

言汐若随着言汐瑶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才停了下来,一路上言汐若与言汐瑶什么都没有说,就连停了下来,两个人也只是安静的待着。

言汐若看着面前的言汐瑶,不过是两个月的时间而已,这个曾经是言家最活泼的女孩突然变的安静了,没有了以往调皮的笑容,就连话都少了好多,让言汐若很是心疼,不由在心里质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汐若。”最终开口的还是言汐瑶,她看着言汐若,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睛里此刻却是慢慢的忧伤:“父亲出事了。”

言汐瑶的话是言汐若没有想到的,原本她想要问她为何四舅舅这么久不曾联系过自己,而如今,她没有问出口,言汐瑶已经说出了口。

“怎么回事儿?”怎么会出事儿呢,难怪这段时间都没有四舅舅的消息,可是不对啊,如果四舅舅出了事情,那为何京城里不曾传来一点消息。

“父亲中了蛊,就在两个月前,父亲身边的副将郭叔给我传过几次信,原本他们以为不严重的,但不知道最近怎么了,父亲的身体突然越来越差,郭叔没有办法了,只好写信求助于我。”言汐瑶看着言汐若,那双爱笑的眼睛里如今是慢慢的悲伤,那眼里含在眼里仿佛下一秒就会掉下来:“汐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父亲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事情,我没有办法,我想找你,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我知道,你最近也有很多的事情,可是汐若,你能不能帮帮我?”

言汐若害怕看到言汐若此刻的表情,更对她话里四舅舅的遭遇难过,小心的拉着言汐瑶,坚定的点点头:“瑶瑶,她不光是你的父亲,也是最疼我的舅舅,他有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不管不顾呢,你放心,我会想办法,但是瑶瑶,你必须要坚强,现在京城并没有听到任何四舅舅近况的事情,也就是说现在京城并没有人知道四舅舅中了蛊,我相信其他国家也一定还不清楚实际情况,我会尽快想办法。”

言汐瑶抱着言汐若,突然就哭了出来,那无助的模样就像一个孩子:“汐若,我该怎么办,我不该离开父亲身边的,如果我在他身边,他一定不会变成如今的样子,汐若,我好害怕,害怕父亲会被蛊毒控制,会身不由己去做出伤害国家的事情,如果真那样了,我们该怎么办?”

“不会的,瑶瑶,我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的,有我在,四舅舅一定没事儿的。”言汐若轻声的安慰着她,可自己的心里却也没有多少底,她现在能做的便是试一试,但愿三师兄会有办法。

“夫人,你怎么在这里,可是让为夫好找啊。”突然出现的男人的声音打断了姐妹俩的对话。

言汐若松开言汐瑶,转身看着身后树林里慢慢走出来的人,那张漂亮的过分的脸上挂着桀骜不驯的笑容,此刻正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们。

言汐瑶已经擦干了眼泪,站在言汐若身边看着那个男人,语气有些冰冷:“找我干嘛,又不是小孩子,害怕丢了不成?”

走来的男人正是言汐瑶的丈夫,娄尚书的儿子娄敬轩。

娄敬轩站在离他们几步远的距离,盯着言汐瑶,看着她明显哭过的眼睛,微微的皱着眉头,语气满是关心:“你哭了?”

“关你什么事情。”言汐瑶往言汐若的身后退了一步,转过脸不去看他。

“娄公子,或者应该叫你一声妹夫。”言汐若轻轻的挪了挪脚,看着对面的男人,笑着开口:“不知道你找瑶瑶可是有什么事情么?”

娄敬轩收回停留在言汐瑶身上的目光,这才好好的打量着言汐瑶身边的这个人,虽然没有倾城之色,但也是清秀可人:“不知道七姐也在,敬轩失礼了,早要知道瑶儿是与七姐在一起,敬轩也就不用如此担心了。”

言汐若因为娄敬轩的话微微挑眉,看他的表情到真不像在说谎,看来这个男人对瑶瑶的关心至少有一半是真的。

“现在你知道了,还不赶紧走。”言汐瑶似乎对娄敬轩没有一丝的好感,总是想着方法赶他走。

娄敬轩也不恼,只是微笑的看着她,像是在看发脾气的爱侣:“瑶儿,父亲在找我们呢。”

“我…….”

“瑶瑶,先回去吧。”言汐若将言汐瑶从身后拉出来,说道:“别耍小孩子脾气,你现在是成了亲的人,知道吗?”

言汐瑶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任由娄敬轩拉着自己离开。

言汐若就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离开,看着他们,言汐若突然有一种感觉,好像汐瑶嫁给娄敬轩并不是一件坏事儿。

那个男人或许有些花心,但她却感觉,这个男人是个痴情的人,花心或许只是他的伪装,这个男人的骨子里一定住着另一个人。

至少就现在来看,这个男人对言汐瑶的好是真心的。

娄敬轩带着言汐瑶慢慢离开言汐若的视线,在言汐若看不到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他拉着言汐瑶,让他看着自己,那双好看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言汐瑶:“瑶儿,你为什么要哭?”

言汐瑶试图挣开他的双手,却发现那双手仿佛长在她身上一般,怎么也挣脱不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瑶儿,我是你的夫君,你可以试着相信我的。”娄敬轩被言汐瑶的话刺激到了,却又拿她无可奈何。

或许言汐瑶不知道,甚至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真的对她动了情,不是在尚书府的那一面,而是在更早以前,他便已经对她动了情。

尚书府的那一次见面,不过是给了他一个将她留在身边的理由,娄敬轩自己都不知道,他还可以忍耐多久,他知道如果再不将那个女孩放在身边,或许他便会失去她,想到会失去她,想到她会成为别人的妻子,他仿佛失了控一般,即使用了些手段,他终究还是讲她留在了自己的身边。他坚信,只要言汐瑶在他的身边,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爱上自己。

所有人都以为娄敬轩是一个纨绔子弟,是一个流连青楼的花花公子,却从来不曾有人知道,娄敬轩也是一个长情的人,只是有着太多的不能说的理由,让他不得不让自己变成一个纨绔子弟。

“娄敬轩,别再我身上下功夫了,我不爱你。”这句话,言汐瑶不知道自己说过多少次,可是面前这个男人似乎从来没有将它听进去过,依然一意孤行。

“那是你的事情。”娄敬轩的语气中有些挫败,却又不能拿她怎么办,谁让先动情的是自己呢:“瑶儿,你不爱我没有关系,我爱你便好。”

娄敬轩有着足够的自信,也愿意花着过多的时间去等,去等待面前这个人爱上自己,他已经等了很久了,也不在乎在多等写时日,反正现在人在自己身边,剩下的不过是时间而已。

言汐瑶,我等了你十年,不在乎在等你十年,只是,不要试图逃离我身边,我可以给你自由,在你不会逃离我身边的前提下。

言汐瑶,永远不要去挑战我爱你的底线,也永远不要离开我的身边,否则我会折断你的翅膀,要你永生都只能在我的羽翼下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