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421事件完整版 囿囿 2767 字 2020-09-08

言汐若没有看到娄敬轩和言汐瑶离开自己视线后发生的事情,同样离开了的言汐瑶和娄敬轩也错过了后面的一切。

言汐若在娄敬轩和言汐瑶消失在眼前后,等了好一会儿,在确定周围都没有人后,摇响了一直在自己手腕的铃铛,有节奏的铃铛声在寂静的空间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

铃铛声刚刚落下,一个男人便飘然出现在言汐若的身后:“小姐。”

男人一身白衣,长相更是出众,明明是一个迷倒众生的美男子,却对言汐若意外的恭敬。

言汐若看着他,脸上是不变的笑容,可周身的气场却完全的变了,变得有些压迫,让人不由的想要去诚服:“辰,回趟幻谷,让三师兄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边境去,让他不管用什么方法,治好四舅舅,还有尽快的查出是谁给四舅舅下的蛊,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在发生了。”

“是。”被称为辰的男子来时无声,去时也无声。

言汐若看着远方,眼里是冷冷的压迫,那与生俱来的的气场让她周围的空气都变的压抑。

那个叫辰的少年是一直在她身边的影卫,加上他,言汐若的身边共有四个影卫,四个影卫都特别危险的情况下,他们不会主动出现在言汐若的身边。

言汐若的手上一直带着一个铃铛,那是特别为召唤四名影卫而设计的,除非言汐若摇响它,不然他们便不可以出现在言汐若的眼前。

言汐若以为,摇响这个铃铛一定是在最后,是在最最不得已的时候,至少在今天以前,她从未想过要摇响它,言汐若似乎一直固执的认为,只要不摇响这个铃铛,她便只是言汐若,而不是那个被所有人神话了的幻之女。

纵使世人都明白她的身份,她也想要试图在心里说服自己,这一世,她会不一样。

就连在第一次遇见那个叫圣的男人,明明知道那个男人危险,却从来没有想要摇响铃铛,哪怕去查查那个男人的底细。

这一次,她是真的被逼急了,如果受伤的是其他人,或许她依然不会摇响铃铛,但这一次受伤的是她的四舅舅,从汐瑶的话语中,她很清楚的知道,四舅舅中的蛊绝对不简单,不然汐瑶不会主动来求自己。

汐瑶虽然一直很黏她,却从来不会求她任何事情,言汐瑶比所有人想象中的更坚强,也更厉害,能让她开口主动求她,那么事情一定严重到了一定的程度。

现在的言汐若只希望,她的三师兄可以有办法解了那蛊,如果连三师兄都没有办法,那她便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三师兄是神医,也是用蛊的高手,如果他都不可以,那这个世上便再也没有人可以了。

言汐若回到秋猎赛场的时候,轩辕黄帝已经带着皇子和众位官宦公子去狩猎了,只留下了一众女眷。

言汐若挑挑眉,有些意外的发现,除了留下女眷外,当朝的太子也被留了下来,在太子轩辕夜的身边,是已经玩累了的轩辕墨。

“太子殿下怎么没有去狩猎啊?”言汐若完全没有将太子看向自己带着怨恨的目光放在眼里,还明知故问的问他。

轩辕夜很想对着她那张一直微笑的脸翻一个白眼,却又觉得那会有损他的形象,最后只能更加怨恨的看着她:“你问我?”

以往哪一次狩猎不是他陪在父皇身边的,今年还是第一次被留了下来,理由很简单,轩辕墨除了喜欢粘着言汐若,便是他了,而言汐若又久久不见回来,他便成为了被留下的人。

言汐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太子,心情不由的变得有些愉悦。走过去,将轩辕墨一直撑着脑袋的手轻轻的放下,在将他移到自己的肩上,让他睡的舒服些。

轩辕墨并没有被言汐若的动作吵到,反而在将脑袋移到言汐若肩膀上时习惯性的蹭了蹭,继续安心的睡觉。

言汐若被他信任的动作逗笑了,发自内心的,真心的笑容。

那笑容让一旁的轩辕夜都有些被蛊惑了,一直习惯温和却疏离笑着的言汐若,突然笑的那般真心,难道不让人吃惊么。

“我看得出来,小墨很黏你。”轩辕夜感叹的说着,以前轩辕墨黏他的时候都不曾这样过。

言汐若低头看了看靠着自己肩膀睡得正香的轩辕墨,又看着轩辕夜:“因为小墨喜欢我吖。”她的这话带着一丝丝的调皮,就连脸上都带着些许的活泼。

那模样让轩辕夜看的有些呆了,他看见过温柔的言汐若,也看见过狠绝的言汐若,而眼前这个完全不一样的言汐若他确是第一次见,这个带着一丝调皮的言汐若似乎是被那个温柔的言汐若所隐藏的最真实自己。

“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轩辕夜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再去看言汐若,他怕自己真的被蛊惑了。

“恩?”言汐若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动作,只是一门心思的照顾着轩辕墨,就连回答都带着敷衍。

“十年前,你为什么要推小离下水?她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那个让他耿耿于怀了十年的事情,那个让他对面前这个女孩一直抱着怀疑的事情,他突然很想要知道事实。

言汐若因为他的问题抬起了头,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这似乎是第一次,有人主动问起了十年前那场事故的原因,让她有些诧异:“你们不是已经认为是我的不对么,又干嘛想要知道原因,那原因还重要么?”

“我只是想要知道事实。”轩辕夜还是迎上了言汐若的目光:“十年前,你或许刁蛮任性,但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推当今公主到湖里,那是灭九族的死罪,即使你当年还是一个孩子,但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言汐若盯着轩辕夜,突然笑了:“你真的想知道么?或许,你即使知道了又怎样,那是你的妹妹,不是么?”

对啊,即使知道了又怎样,事情都过去了十年了,而受害者又是自己的妹妹,他能怎样:“我只是想知道事实。”

轩辕夜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固执,让他一定要知道十年前的真相,即使他已经想到了,或许十年前的真相错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妹妹,却依然固执的想要听到这个人亲自说出来。

也许只有轩辕夜知道,他那么固执的想要知道十年前的事情,不过是想要找一个不恨面前这个女孩的理由,一个没有由来的坚持。

言汐若看着轩辕夜,她发现她突然有些看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被誉为太子的男人,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那么执着的想要知道十年前的真相,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难道他还能为了他去责罚自己的妹妹么?

“太子殿下,事情都过去了十年,您又何必去执着事情的真相呢,有些事情,不知道真相反而是一件好事,如果太子一定要执意的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你便当时汐若当年看公主不顺眼吧。”言汐若不愿在提起十年前的事情,至少在她没有弄明白轩辕夜的目的以前,她并不想跟别人提起十年前的事情。

轩辕夜见言汐若不愿提起,也知道自己再怎么问都不会有结果,也就不再开口了,只是那心里明显的失望却是自己怎么也隐藏不了。

言汐若,我只是试图去找一个不讨厌你的理由,为什么你都不愿意给我呢?